單樂兒尷尬的笑笑,「她平時不這樣,你別見怪,欒南。對了,那信給我,我讓蒼瑤送過去。」

欒南瞪大眼睛,事實上,蒼瑤從前就是被卜半覓關在地下室里2,3年的時間,這次肯定不敢再單獨過去了。

沒想到,欒南把信一拿出來,蒼瑤就從欒南的手上,奪了過去。

「我會交給她的,我可不像某人,總是嘴上說幫,其實背地裏卻不是那麼回事。」

說到這兒,蒼瑤又瞪了欒南一眼。

欒南咬了咬雙唇,小宇宙飛速的運轉着,蒼瑤該不會把她爺爺的去世,怪罪到欒南的身上了?

正當欒南想辦法解釋的時候,伍劍進來了。

葉玉趕忙起身,招呼著伍劍坐到她的對面。

而此時的單樂兒,一下子認出了葉玉。

「這不就是你讓我把信轉交給她的那個葉玉?我當時把你寫的給她,她都哭了,看來,你們倆的關係一定特別好,那怎麼不跟她坐在一起?」

單樂兒沒心沒肺的問著欒南,可是,欒南的耳朵,卻豎起來,聽着葉玉那邊正在講的話。

「行了吧,人家都不稀罕搭理你,趕緊回醫院,不然被醫護人員發現,你下次就出不來了。」

蒼瑤拽著單樂兒的胳膊,兩人開始朝着娃娃店的門外走,「我的主治醫生浦濤,這些天度蜜月去了,所以沒人管我,再玩一會兒,我剛才光歇著了,都沒抓娃娃。」

「要玩你玩,我走了。」

單樂兒看到蒼瑤往門外走,趕緊跟了上去。

娃娃店只剩下葉玉,伍劍以及欒南三人了。

欒南躡手躡腳的朝着葉玉後面走着,重新坐到了那裏,聽着葉玉講話最清楚了,不然,真的搞不懂葉玉一個勁兒的傻笑,是聽到了伍劍多麼好聽的甜言蜜語。

要知道,會說那種的,無一例外,就是情場高手,而葉玉每次都吃這套。

「嘿嘿,你說得是真的?」

欒南伸長著脖子,搞不懂他們在講什麼話題,估計就是誇葉玉好看之類的俏皮話,畢竟葉玉可單純了,不然,也不能換了幾十任男朋友,而且,每次都被對方給甩了。

「孫力被打了?就是那個比你帥八倍的?」

「什麼?」

「不不,現在你比他帥八倍了。到底怎麼回事?你快給我講講。」

伍劍清了清嗓子,故弄玄虛的說着。

「還不是卜半覓的表妹,卜冉雨惹的事兒,本來我們占理,浦濤前女友在飛機上去世,那跟浦濤半毛錢關係都沒有,就是人家想要回國內玩玩罷了,結果浦濤前女友那家簡直了,就是想要多要點錢,說得是,律師費比較高,請的是國內的律師,往返差旅費什麼的,其實我猜就是他們想多要錢,結果卜冉雨竟然支持他們家。浦濤也被打得不輕,就我沒遭削。」 錢富貴本來就等著賣四合院的錢作為資啟動資金。

之前有三人也有買這四合院的意思,可四百萬的報價一出,有兩個人一聽報價連談都沒談直接就走人了。

另一個人聽了報價后雖然沒有直接甩手走人,卻比直接走人還讓他生氣,直接砍了一半還多,只還了一百六十萬的價格,而且一分錢都不加。

錢富貴的最低心理價位是兩百萬,一百六十萬當然不會賣了。

剛才錢富貴腦子一熱報出五百萬的報價,蕭毅雖然沒有直接甩手走人卻皺起了眉,心裡必定對他的印象變差了。

想到蕭毅也許有可能因此放棄買四合院,錢富貴的腸子都快悔青了。

蕭毅看著錢富貴,有些不高興地說道:「錢先生,你這報價比現在三進四合院的正常售價高了兩倍還多。

錢先生,你這是一點誠意都沒有啊!

你是不是看我年紀小,故意報這麼高的價來矇騙我啊?」

雖然看到了蕭毅說話時不高興的表情,不過錢富貴卻很高興。

蕭毅能這麼問,就表明他雖然不高興,卻沒有放棄買四合院。

「哈哈!」錢富貴打了個哈哈,滿面笑容地說道:「蕭先生說笑了,這個價格是高了點,可我絕對沒有故意矇騙蕭先生的意思。這個價格不是都是談好的嘛,你嫌我報價高,我們可以慢慢談的嘛!」

錢富貴這話,還真讓蕭毅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漫天叫價,就低落錢,這本來就是談生意的正常手段。

蕭毅也點頭笑著說道:「漫天叫價就低落錢嘛,錢先生說的沒錯。既然這樣那我就還價了,一百五十萬!」

聽到蕭毅的還價,錢富貴頓時就笑不出來了,他知道蕭毅這小傢伙,是故意將價格壓的這麼低,以此報復自己剛才的漫天叫價。

既然自己做出了初一,那就不能怪人家蕭毅做出十五了,所有他還不好意思自己打自己打臉,以此指責蕭毅。

無奈地暗嘆而來一聲,自己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錢富貴,苦著臉說道:「蕭先生,你這也砍得太狠了吧,連報價的一般都不到,沒有你這麼砍價的啊!」

這下輪到蕭毅笑呵呵的打趣錢富貴了,「錢先生,價格都是談好的這話可是才說的,就算我的還價沒有達到你的心裡價位,你也不用做出這副就像是啃了幾大口生苦瓜似的表情啊!」

至此錢富貴終於知道蕭毅年紀雖小,卻一點都不好對付,想要順利談價只能自己拿出誠意來才行。

「蕭先生,這樣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談好,我們還是都拿出誠意,真心實意的談吧!」

蕭毅笑著說道:「好啊,這樣虛頭巴腦的我也不喜歡,既然錢先生都這麼說了,那接下來我們就都不要在來虛的了。」

接下來兩人那都拿出了誠意,又經過十幾分鐘談價還價之後,最後談到兩百一十萬的價格時卡住了。

一個還想在要高點,另一個則想一分都不添了。

錢富貴最低心裡價位是兩百萬,兩百一十萬比他最低心裡價位還高了十萬元,見蕭毅不願意再加價了,他心裡已經同意了。

「蕭先生,這麼大,保存這麼好的四合院,二百一十萬真的低了點,再加點,兩百二十萬怎麼樣?」

抱著能在爭取到一點更好,不能在同意的想法,錢富貴做出了最後一次努力。

這四合院面積大蕭毅倒是不在意。

這院子四周基本上都是這樣的四合院,將對外的街門一關,就算是在裡面做沒羞沒躁的事也不會被人發現,這才是他對這四合院的私密性非常滿意的地方。

蕭毅雖然對著四合院非常滿意,卻不願意做冤大頭,看出錢富貴其實已經動心了,就算是自己一毛錢都不加,他也絕對會同意的。

蕭毅知道這種情況之,自己在給錢富貴施點壓,他肯定就會答應了。

於是蕭毅對錢富貴說:「錢先生,就二百一十萬,一毛錢我都不加了,要是這個價格你還不滿意,不想賣的話,那我就走了。」

說完見錢富貴沒有馬上回答,蕭毅就招呼劉靚穎和李海濤兩人,「靚穎,李經理,看來是談不攏了,我們走吧!」

本來還想端一端的錢富貴,見狀也拿不準,蕭毅這是和自己一樣裝腔作勢呢,還是真的要走人。

錢富貴正揣摩著蕭毅的心思呢,卻看到蕭毅真的轉身向外走了,他頓時就不敢賭了,只好趕緊喊道:「錢先生,別走啊,這院子就二百一十萬賣給你。」

蕭毅在心裡得意到:「剛才爽快地答應多好,非得讓小葉使出最後的殺手鐧才答應。」

這個時代可沒有手機轉賬,這麼大的交易要麼是給現錢,要麼就是轉賬支票,或者就只能交易雙方一起去銀行進行轉賬。

為了表示誠意,也為了打消錢富貴心中的懷疑,蕭毅讓錢富貴拿上這個四合院辦理過戶所需的資料,先去最近的銀行將錢轉給了他,然後在一起去房管所辦理四合院的過戶手續。

錢富貴答應后,蕭毅又讓李海濤給華清大學校園附近那個四合院的主人打電話,讓他帶上搬離四合院需要的資料,到和錢富貴說好的哪家銀行去,將購買四合院的錢轉給他。

華清大學附近那四合院的房主來的相當快,蕭毅他們道銀行沒一會兒,他就感到了。

錢富貴看到蕭毅竟然還買了一座四合院,不由得在心裡嘀咕著,自己還真看走了,沒想到這個少年原來是個有錢的主,四合院都一口氣買了兩座。

錢富貴雖然只是一個副科,人脈關係還是很光的,房管所就有和他關係不錯的朋友,非常順利地就將過戶手續辦好了。

辦好手續從房管所出來,劉靚穎還覺得這就像是在做夢似的,一臉不相信地問蕭毅:「那兩座四合院現在就是我們的了?」

蕭毅將手中的房產證,沖劉靚穎揚了揚,說:「當然了,你看,這房產證上的名字,已經是我們兩個名字了,這還能有假嗎?」

。 「飛天螳螂!」

楊誕屏住了呼吸。

天色漸漸變暗,遠處的樹林與樹叢,就好像被黑暗的天幕所籠罩,在晃動的枝葉旁,飛天螳螂如同陰影中的忍者,只露出它那一雙凌厲的雙眼,以及一柄……

凜冽著寒芒的鐮刀!

「飛……是飛天螳螂!」

食物充能站里響起了其他人的聲音。

一瞬間,充能站里響起嘈雜的腳步聲,人影交錯,參賽選手比斯等一行人,全都看向了樹林的深處。

有緊張。

有不安。

同樣,也有從內心深處激發的興奮。

這是在野外相當少見的精靈!

沒想到……

居然被他們給碰上了。

「是月見山中野生的飛天螳螂嗎……」

楊誕仔細打量了四周,確認附近樹林沒有出現別的類似的動靜,說明眼前的這一隻飛天螳螂,是單獨行動的!

「飛天螳螂是很稀少的野生精靈吶喵……不過看那群人蠢蠢欲動的樣子……好像要聯合起來對付飛天螳螂!」喵喵在一邊小聲說道,這次說的話,並沒有瞞著楊誕和波加曼。

「波加——」

聽到喵喵說眼前的那些人要聯合起來對付飛天螳螂,波加曼的嘴角就撇了一下。

只會以多欺少的屑!

波加曼最看不起這樣的訓練家了!

「雖然聯合起來對付一隻野生精靈說起來是有那麼一點不講武德,但是如果真的能捕捉成功,就不會這麼說了喵!特別是在月見山這樣的野外地區!」

「波加。」

波加曼嘟了嘟嘴,小翅膀一叉。

(‘)

反正,它就看不慣就是了。

「野生的飛天螳螂啊!看起來好想捉住它!」武藏在一邊緊張又興奮地搓起了手來。

小次郎也露出了嘿嘿嘿那樣的痴笑:「要不我們先讓他們對付飛天螳螂,等到後面他們的精靈或者飛天螳螂沒體力了,我們再……」

「嘿嘿嘿嘿……」武藏和小次郎兩人嘴都笑歪了,甚至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嗦~喃嘶!」

∠(>ω<)

楊誕看了眼武藏,又看了眼小次郎。

這是火箭隊三人組能幹出來的事情,只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