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一道低沉的嗡鳴之聲響徹開來,旋即便是看到一柄足以百丈長的巨劍就這麼屹立在湖底,那般劍氣瀰漫開來,附近的寒元之氣潰散一空,空氣都爆炸了起來。

鏘鏘!

巨劍在前,冰麒麟在後,幾乎完全被劍身護持,旋即便是看到那漫天的利刃般的估計,便是擊在巨劍之上,撞擊出一陣陣清脆的巨響之聲。

嗡!

當最後一道利刃落在帝皇劍之上后,那片虛空泛起一陣漣漪,那足以斬殺六劫境修者的凌厲攻擊,就這麼被輕易的抵擋了下來!

光華閃爍之間,卻見巨劍之下那寒氣繚繞的巨獸,好像是那來自洪荒凶獸,猛然抬頭,露出一雙略帶猙獰的眸子,那眸光充滿了血腥之味。

「就這麼抵擋了下來!」天溟蛟眸露驚駭,這般神通攻擊已然是它全力出手了啊!

「現在該我動手了吧!」冰麒麟眸光猙獰,獸嘴之中浮現出一抹冷意,隨後那巨掌一伸,緊握那百丈長的巨劍,當空一斬,一道劍光掠過,便是斬裂了虛空,向著下方的天溟蛟斬去。

嗤!

劍光斬來,氣勢凌人,天溟蛟感到了一股無力,那種氣勢足以讓它的靈魂顫慄,有著一種要跪伏的衝動,便在它回過神來準備要應付那驚天一劍時,冰冷的劍鋒已然出現在前

劍光落下,血光濺灑,骨骼的碎裂之聲緊隨著傳出,那天溟蛟的七寸之處直接被一劍斬斷,就此氣絕!

呼!

天溟蛟隕落,湖底卻有著一道寒光掠過,那天溟蛟的妖嬰已經是脫離了泥丸宮及時逃出,不過在那股劍氣的波及下,氣勢也是有所減弱,眸中還帶著一絲惶恐之色。

「哇哇,妖嬰!」九炎天龍眸光火熱,身形一晃,直接是化為一道火光,向著天溟蛟的妖嬰席捲而去,幾乎是不給後者一絲反應的機會,火流已經是將之淹沒。

冰麒麟手掌一握收回帝皇劍,淡淡的瞅了一眼那趁勢襲向天溟蛟那妖嬰的九炎,隨後便將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青年身上,說道,「這東西,你將之煉化吧!」

韓宇訕訕一笑,也不推辭,身形一晃,那手掌一揮,就將天溟蛟的殘軀收入煉域鼎中。

「下面應該就是寒元玄脈的所在了。」冰麒麟恢復那半人半獸的形態,瞅了一眼下方的湖底說道。

「此地寒氣如此濃郁,想來應該有些什麼東西孕育出來吧!」韓宇眸光凝視著下方呢喃輕語。

咻!

此時,九炎天龍身形一掠,落在了韓宇肩膀上,在將那天溟蛟的妖嬰吞噬后,它的身形變得越發凝實了起來,咋一看去,已經難以發現它是虛幻的龍靈之體。

冰麒麟淡淡的瞅了眼,九炎天龍隨後身形一晃,直接向著下方湖底落下。

韓宇聳了聳肩,也是跟隨而去。

下面的湖底,寒氣極為冰冷,饒是韓宇最後也是在九炎天龍的本命龍炎的護持下,才安然到底湖底,不然估計那元氣都將被那股寒氣所凍住。

「這裡怎麼會如此冰寒?」落在湖底,韓宇很是疑惑,掃視了一眼四周旋即說道。

「這裡應該是被那天溟宮布下了特殊禁制才會如此冰寒。」九炎天龍說道,「不過,此地也有著一條頗為罕見的寒元玄脈,那傢伙應該已經找到了玄脈的緣頭。」

說完,九炎天龍便是向著前方瞅去,在那裡冰麒麟已經是停下了身形。

韓宇笑了笑身形一晃,便是掠向冰麒麟。

「這是一株,千年寒精芝,你將之煉化,對元神提升有著不小的幫助!」當韓宇落下時,那冰麒麟巨掌一拂,一柱仿若冰晶的精芝便是向著他閃掠而來。

「寒精芝!」韓宇眸露精光,緊盯著那掠來的精芝,同時也是感覺到有著一股似乎要冰封血脈的寒氣撲面而來,「這精芝所蘊含的精氣可不簡單啊!」

帶著一絲驚詫韓宇手掌一翻,便將那精芝收入囊中。

「這便是寒元玄脈的源頭了!」冰麒麟徒然身形一掠,落在了前方一處幽深無比的巨坑,說道。

這片湖底一望無際,幾乎被寒氣凝聚成了一個冰的世界看不到一絲泥土,在冰麒麟身前那裡,寒氣最甚,儼然就是通向地下玄脈的源泉所在了。

「我先在此汲取寒元之氣。」冰麒麟說道,「你先將那精芝煉化在助我將此寒元玄脈抽離,移入那煉域空間之中,這空間似乎擁有著攝取天地元脈之力。」

「恩!」韓宇點頭,他這煉域空間,還是一個不完善的界域空間,便沒有元脈存在,不過好在這空間,有著攝取天地元氣之力,如當初他踏入元神境,已經是可以催動攝元陣,攝取那些天地元氣,連一些修者的攻擊都可以攝去!

如今韓宇一舉踏入了陰神之境實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煉域空間的能力也是開始被他逐漸的掌握,不過要攝取這麼一條元脈,他的修為自然是越高越有把握了。

呼!

打定主意后韓宇就開始煉化那株寒精芝以提升元神之力。

冰麒麟也在開始汲取著附近的寒元之氣,努力使得自己修為攀升以求突破桎梏。

「似乎沒有動靜了?」

「大戰結束了么?」

當韓宇及冰麒麟在湖底汲取元氣提升修為的時候,附近的氣息波動也是逐漸平和了起來,那湖邊的修者很快就感應到了湖底的細微變化,當下不由開始呢喃了起來。

「會是誰取勝了?」眾人相視一眼都是露出怪異的表情。

湖邊的氣氛徒然變得詭異了起來,眾人都想知道這結果,卻無人敢下去探個究竟,畢竟那天溟蛟可是堪比七劫境的存在,若是遇到了它後果難料啊!

貿然進入裡面可謂是羊入虎口啊! 「邵師兄,可有韓盟主的消息!」 折桂令 八大宮府的修者在緊張的相互注視一番后,眸光一動,便是向著邵雷問道。

「我已經給韓師弟傳了消息,不過他似乎便沒有回復!」邵雷眉頭緊鎖也是滿臉凝重,說道。

邵雷和韓宇相互有著元神信牌,就算兩人遠在千里之外都可以以此聯繫。

「沒有回復?」眾人一臉凝重,氣氛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難道韓盟主遇難了?」有人說道。

「應該不會吧!」

「我們暫且在這裡等候一翻。」邵雷挑了挑眉,說道,「以韓師弟的底蘊,想來是不會這麼容易隕落的!」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八大宮府的修者眸中有著明顯的失落,現在他們已經習慣了以聯盟的方式在這戰域之中行走,若是韓宇隕落他們群龍無首,只怕會分崩離析,往後行走在這片戰域難免不會被人欺負啊!

「我們還留在這裡么?」葉家的修者也是議論紛紛,隨後一個修者向著葉翔問道。

「先等等吧!」葉翔說道,「那傢伙出身平凡卻有此底蘊,想來也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應該有著保命的手段!」

時間悄然流逝,不覺中眾人已經在這裡等候了兩個時辰可是下方卻依舊沒有一絲動靜!

各方修者都是開始有些躁動了起來。

「咦,附近的寒元之氣似乎有些減弱的跡象?」徒然一個擁有著寒靈體的修者說道。

「寒氣減弱了?」眾人眉頭一皺,「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那天溟蛟受傷了在大量汲取寒元之氣?」有人說道。

「真是奇怪,怎麼會沒有其他動靜了,莫非那韓宇真隕落在了下方?」八大宮府的修者開始議論了起來,現在他們感到了不安。

「不如,派些人去看看吧!」在葉家的人群之中,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向葉翔建議道。

「派人去?」葉翔眉頭一彎,道,「你願意去?」

「這個…!」那男子一臉苦澀,吱吱唔唔了起來。

旁邊的修者都是露出滿臉怯怯之色。

開玩笑,下面有著那堪比七劫境的存在,貿然下去是找死么?

「既然如此,便在等等吧!」葉翔說道。

八大宮府的修者也無人敢下去,這實在太危險了!

一天時間就此過去,眾人已經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附近的寒元之氣真的稀薄了不少!

「都過去一天時間了怎麼還沒有動靜?」邵雷眉頭一皺,呢喃道,「難道真出事情?」

「事情有些不妙啊!」旁邊的李仁宵說道。

「本能這麼等下去了。」邵雷一臉焦躁,隨後眸光一轉,瞅向旁邊的修者說道,「你們誰願跟我下去探個究竟?」

「這!」許多人縮了縮脖子。

銅羅鎮愛情 「我陪你去!」李仁宵說道。

「我也去!」

「我也去!」邀月宮的修者咬了咬牙紛紛附和道。

「好,果然是好兄弟,那我們一起去這天溟湖底探各究竟!」邵雷眸中有著火熱湧現,到了關鍵時刻,還是這些兄弟可靠啊!

「李師兄,你隨時準備動用伏天陣,若是遇到意外,我們及時撤出!」想了想邵雷說道。

「恩!」李仁宵說道,「就算有什麼意外,那蛟龍想必也是受傷不輕,我們應該可以自保。」

呼!

便在眾人打算動身的時候,頭頂之上徒然有著呼嘯聲響起,那些繚繞的寒元之氣,開始詭異的蠕動,向著四周潰退了開來,一股無比壓抑的氣息波動傾覆而下。

「這是?」邵雷等人一臉驚詫,連忙抬頭瞧去。

「好強的氣勢!」一聲驚詫聲在次響起,這次眾人卻是將視線向著前方的天溟湖瞅去,在那裡,正有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擴散開來,使得那些繚繞的寒元之氣都翻滾了起來,那模樣就好像有著蛟龍之湖底攪動一般。

「這是劫雲的氣息波動!」當那股莫名的壓迫氣息傾覆而下時葉家的修者也是露出滿臉驚詫,旋即葉翔猛然抬頭驚詫道。

「天劫?」

「誰要渡天劫了?」

眾人一片驚詫紛紛抬頭,也有人向著那天溟湖瞧去,現在感應而來,似乎真是有人要渡天劫了啊!

呼呼!

天溟山脈之中,一處常年被寒氣所繚繞的山淵,此刻有著雲霧繚繞,這些雲霧呈現黑紫之色,蘊含著一股可怕的天威,那般氣勢瀰漫開來,使得遠在千里之外的獸類都是不由蟄伏顫慄,發出不安的咆哮之聲。

「這劫雲氣勢如此可怕,該死何等存在方才可以引來這般天劫啊!」

「這氣勢,應該堪比一般的八劫境天劫的氣勢了吧!」天溟湖旁邊的修者抬望著虛空凝視著那不斷凝聚的劫雲,都是露出滿臉駭然,在這劫雲的氣息壓迫下他們都是不由感到呼吸一窒,那種壓迫好像將要把他們的血脈都生生震裂一般。

吼!

婚情緊急:高冷總裁約嗎 當劫雲的氣勢凝聚到一個極限后,在那山淵之中徒然有著一聲獸吼之聲震蕩開來。

這聲獸吼,充滿了狂霸之氣,那般氣勢傲骨長存,似乎有著一股絕不屈服的骨氣!

「這咆哮聲似乎是韓師弟身邊那麒麟聖獸啊!」聽得這徒然傳來的咆哮聲,邵雷眸中精光閃爍,說道。

「如此說來,韓師兄應該沒有事情了?」邀月宮的修者也是有著喜色浮現而出。

「那傢伙沒有死么?」葉家的修者都是一臉怪異的將前方的天溟湖給盯著,若是真如邀月宮的修者所言,那不是說明,那麒麟聖獸將天溟蛟斬殺了!

這可是一頭堪比七劫境的存在啊!

葉翔只覺自己頭腦有些暈眩,當初他們也是知道那麒麟似乎是五劫境的存在,若以此實力將那天溟蛟斬殺了,那得是多麼逆天的存在啊!

「吼!」

天溟湖底,咆哮聲不斷傳來,那由寒元之氣所凝聚成的湖面有著滔天駭浪掀動起來,隨後在一道道震撼的眸光注視下,隱約可以看見在那湖底,有著一頭全身覆蓋著白色鱗甲的巨獸,此刻正仰天咆哮,似乎要與天爭高,面對那天劫沒有一絲畏懼,那般狂熱的姿態讓得附近的修者,那顆心不由震了震,一股熱血開心涌動了起來!

「果然是它!」

「這傢伙氣勢果然不凡啊!」

「這般氣勢也難怪下手如此果決,連唐釗都敢殺!」眾人都是不由露出崇敬的眸光。

此獸連天劫都不怕,難道還會畏懼一個唐釗么?

「我們快退開!」在略微驚詫后,邵雷連忙向著身邊的修者說道。

現在這片山淵的氣息壓迫越來越強儼然就是天劫即將要降臨的模樣啊!

咻咻!

近千名修者連忙向著後方急速退去,他們修為不高,可不敢滯留在此,要是一個不小心被天劫的餘波衝擊到了,那可將得不償失啊!

轟!

當眾人掠出千丈之外后,一聲驚天巨響徒然響徹天際,隨後一道雷光仿若撕裂了天際,當空劈下!

雷光掠過,直接是撕裂了天溟湖,向著下方那道龐大身影轟去,一股恐怖的雷霆威勢衝擊開來,直接是將那下方的元氣震得掀飛數百丈,音爆之聲不絕於耳。

「這氣勢不簡單啊!」在湖底的深處,一個青年呆在數千米之外,掃視著這片湖底在劫雷之後的模樣,不由抿了抿嘴唇,也是被這劫雷的力量震了震。

吼!

面對劫雷,冰麒麟依舊是無所畏懼,發出一聲聲讓人感覺到熱血沸騰的咆哮之聲。

在此刻,這片山淵之中的修者皆是被此獸的氣勢所感染,不在有著一絲對獸類的偏見。

這麒麟有著如此氣魄,怎麼能不值得尊敬?

轟轟!

劫雷不斷劈下,那種波動讓得附近的修者都是不由為之捏了把汗,生怕那渡劫之獸一個不小心便將被劫雷所取了性命,可是在聽得那渡劫之獸依舊高昂的咆哮聲后,有的只是一腔熱血,似乎也想試試這般無所畏懼與天爭高的氣勢,一展男兒應有的風姿!

轟!

當第五十四道劫雷落下后,這片山淵所籠罩著的那股壓抑氣息波動終於是消散了開來。

「渡劫成功了么!」

為此,眾人那顆心也是就此放鬆了開來。

吼!

冰麒麟發出一聲類似勝利的巨吼,隨後身形一震,在掀起一股滔天巨浪后,便是沒入了湖底。

「此獸在五劫境時便斬殺了那六劫境的天溟蛟,現在渡劫成功踏入了六劫境,豈非連七劫境的存在都可斬殺了?」在震撼之餘,那葉家的修者相視眼,不由露出怪異的眼神。

七劫境,如此存在,就是在戰域之中也只是一方強者,唯有那些大族之中的佼佼者才有如此實力啊!

「我們真可以憑藉自己的實力在戰域之中闖出一片天下么?」八大宮府的修者,心情激動不已,有如此強者坐鎮,他們或許真可以不用依附旁人了。

「若真能如此,那該多好啊!」眾人紛紛仰頭深吸了口氣,不甚唏噓的呢喃著,那眸子中有著一絲精光閃爍,遙望虛空時似乎看到了一絲未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