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說罷,祁凌陌一個油門踩下,車就像一條白色的游龍,快速的行駛着。不一會兒,他們就到了祁氏總部。

許清涵看了看這高聳入雲的大樓,疑惑的問道:“不是生病了嗎?怎麼還在公司。”

“明天大哥要接手學校,可是還有很多事情沒處理完。”祁凌陌皺眉,帶着許清涵快速走到了專用電梯前。

“真是要錢不要命。”許清涵嘆了口氣。

……

很快,頂樓就到了,許清涵一踏出電梯就感覺到了一股冰冷刺骨的陰森。這讓她忍不住皺眉,“你覺得冷不冷?”

“有點。”祁凌陌被問到的時候,才發覺,這周圍確實很冷。

“嗯,不應該這樣呀。”許清涵掃視四周,在走廊來回走動着,“這裏是個辟邪的陣法,怎麼會有邪物呢?”

“你什麼意思?”祁凌陌也有很不好的預感,趕緊追問。

“你沒找別人看過?”許清涵看向祁凌陌,疑惑的問道。

“沒有,大哥不讓找。”祁凌陌有些喪氣的回答,“他根本就不信這些。”

“那你找我,不怕他說?”

“如果是你,我相信他不會。”祁凌陌擡眸,眼神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

許清涵白了他一眼,無奈的回答,“你們倆還真是奇怪,我要進屋看看,你開門。”

祁凌陌拿出那張黑卡,一刷,銅門就打開了。撲面而來的並不是暖洋洋的陽光,而是一股更加陰冷的陰寒之氣。

許清涵皺眉,放眼望去,碩大的辦公室內滿是污穢之氣,可是卻沒有鬼氣。

“這陣法被人改過。”許清涵皺眉,認真的說道。

這時,一道清冷低沉的聲音響起,“小陌?”

“大哥,我帶許清涵來看看。”祁凌陌快走了幾步來到祁逸宸的牀邊,看到他還拿着一打文件在翻看。

祁逸宸擡頭,黑眸滿是不屑的看了一眼門邊的許清涵,便不再理會她,“小陌,明天我就要去接任了,你做好準備了嗎?”

祁凌陌微微皺眉,現在他哪還有心思想那些,他全部的心思都在祁逸宸的病上了。而且祁凌陌感覺他大哥已經在發怒的邊緣了,於是立刻解釋道:

“大哥,我擔心你,就帶她來看看,我知道你不信這些東西,可是我信,你就當縱容我了,而且她也沒有名氣,也不會有人知道這事。”

“我問你準備好了嗎?”祁逸宸聲音冷了下來,祁凌陌明白大哥的意思,便不再說許清涵。

“準備好了,爲大哥做事,我時刻準備着。”祁凌陌嘿嘿的笑了笑,一臉討好狀。

“嗯,忙去吧。”祁逸宸說罷,慵懶的低下頭,繼續看着手中的文件。雖然頻繁的咳嗽,讓他的狀態不如從前,可是銳利的眼神卻沒有絲毫的減弱。

祁凌陌起身,給了許清涵一個手勢,她這才走進屋子,四處研究着。

果然,原本這個辦公室的設計是震邪避煞,財源廣進的陣法,可是此刻卻變成了聚煞的陣法,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許清涵撓撓頭,思考着。

這時,她注意到了書房裏有一盆花,那盆花長勢極好,顏色也很漂亮,一般人見了絕對會喜歡,但許清涵卻覺得這花茂生的有些詭異,便走了過去動了動花的葉子,這時,她發現花葉居然像是有了靈性一般,躲閃了一下,而且上面還覆蓋着一層淡淡的黑氣。

許清涵回頭,看着身後跟過來的祁凌陌,輕聲問道:“這花,一直在?”

“嗯,這花一直都在,誒,好像最近長的不錯,花葉跟抹了油似的,那麼亮,還挺好看。”祁凌陌摸了摸花葉,忍不住讚歎道。

“問題可能就出在這盆花上,你給我個手套。”許清涵緊皺着眉毛,一臉的嚴肅。

祁凌陌見狀,立刻叫人送來了一副膠皮手套。

帶上手套的許清涵就開始挖花盆裏的土,不一會兒,她就看到土中有一個塑料小袋子,袋子里居然是一個未出生嬰兒的屍骨。這屍骨之上滿是嬰兒因胎死腹中而產生的極大的怨氣,而這怨氣也污染了這盆花本身的鎮邪之力。

“怎麼會有這種東西。”祁凌陌看到這塑料袋,臉色沉了下來,原本吊兒郎當的姿態瞬間變得陰冷。

“估計是有人想對付你大哥,知道他不信鬼神之說,所以就專用這招來謀害他。”許清涵冷笑,從兜裏拿出一道符咒貼在了塑料袋上。

“於祕書。”祁凌陌大吼一聲,一直候在另一個房間的於祕書很快就出現在了辦公室內。

“陌少爺,您有何吩咐?”於祕書恭敬地問道。

祁凌陌將那個塑料袋一下子就扔到了於祕書的身上,然後憤怒的吼道,“去給我查,立刻,馬上。”

於祕書眼疾手快,一把就接住了東西,可是當他看到裏面的物體時,不由的震驚了一下,“陌少爺,這……”

這時,一直半靠在牀上的祁逸宸也感覺事情不對,開了口,“咳咳,把那個袋子拿過來。”

於祕書不敢怠慢,拿着袋子就快速走了過去。

“少爺,您看。”

祁逸宸接過袋子,臉色就慢慢沉了下來,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眼神更是陰冷到了極致,“從哪裏發現的?”

ps:寶貝兒們,我們有家了!428605879,歡迎大家到來哦! 婚寵寶貝小妻 歡迎大家多多留言,多多投票,多多鼓勵,謝謝大家的陪伴!鞠躬!(會加更噠,但是需要等待!)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就在你書房的花盆裏。”祁凌陌回答。

“於祕書,現在就去查,這幾天有誰進入過我的書房。”祁逸宸將袋子扔給於祕書。於祕書也很識相的將一條幹淨的毛巾快速遞給了他。

“少爺,我這就去查,這是屬下監督不力,少爺息怒,屬下馬上去辦。”於祕書接過用過的毛巾就快速離開了。

祁凌陌依舊站在屋子的中央,眉頭緊鎖,憤怒的握緊了拳頭。

祁逸宸倒是淡定很多,他嘴角扯過一抹嗜血的笑容,低沉磁性的聲音響起,“小陌,過來。”

“大哥。”祁凌陌深吸一口氣,走了過去,氣憤的神色之中夾雜着一絲傷感,“都是我不好。”

“跟你沒關係。”祁逸宸將手中的文件放到一旁,拉過祁凌陌的手,“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要習慣。”

“大哥。”祁凌陌眼圈微紅,不知該如何回答。確實,他一直被自己的哥哥保護的太好,真的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裏怕摔了。

“哎呀,行了,你們兩個大男人別膩膩歪歪的了,討不討厭,那個什麼,任務完成了,我就先撤了。這次,這次我免費。”許清涵一句話就打斷了他們,然後嘿嘿的笑着,“兩位財神爺,明天見。”

“站住。”許清涵轉身剛要走就聽到身後祁逸宸冰冷刺骨還帶點命令口氣的話語。

“宸少,您還有什麼吩咐?”許清涵不情願的勾了勾嘴角,賠笑的問道。

“你也去調查。”

“啊?不是吧,宸少,我可是有學業在身的,而且調查這種事情應該是警察或是私家偵探,跟我有幾毛錢關係。”許清涵撅嘴,悻悻的回答。

祁逸宸沒有回答,只是嘴角噙着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看着她,許清涵被盯得發麻,自知不可能推辭了。於是點點頭,只好認命,只不過,該有的報酬她還是會爭取的。

“咳咳!”許清涵清了清嗓子,“那個,調查就調查嘛,不過報酬什麼的還是要有的,你知道的,幹我們這一行的也不容易,特別是我還是個學生,還需要兼職。宸少,醜話說在前頭,這次調查出來以後,我可是要根據檔期消費制定一個收費單的。”

祁逸宸冷笑道,“要錢?一百萬預付款還不夠?”

祁逸宸此話一出,祁凌陌和許清涵都愣了一下。祁凌陌尷尬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大哥,你都知道了呀?”

“我怎麼會不知道?你的財政支出,都要由我批准。”祁逸宸冷哼一聲,裝作生氣的樣子。

“哎呀,大哥,你早說嘛,我還以爲我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呢,你知道的,我只是關心你,而且她也不是一無是處。你看剛剛她就立了功啊。”祁凌陌又開始撒嬌,一臉討好樣兒。

不過祁逸宸沒理會他,而是繼續看着許清涵,玩味的笑着:“還想要多少?”

許清涵嚥了一口唾沫,臉色微微有些難看,“那個什麼,一碼歸一碼,也不能我收了一份錢,幹兩份活啊。”

“你的任務就是保護我,可是我現在卻躺在了牀上,這筆賬……”祁逸宸掃了許清涵一眼,邪異的笑着。

“你……調查就調查,沒問題,小意思。”許清涵立刻調節好自己的情緒,笑着回答。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嘴裏還時不時的咒罵着祁逸宸小氣,變態。

她也不得不感嘆,雖然他們兄弟二人比較相像,可是跟祁逸宸比起來,祁凌陌還真是一頭無害的小綿羊。

不過調查歸調查,許清涵還是先回學校比較好。

剛一走出祁氏總部的他,就被於祕書攔住,“許小姐,陌少爺讓我將您送回去,您請上車。”

許清涵想了想,就把行李遞給了於祕書,“麻煩您了。”

於祕書禮貌的回答,“這是男士應該做的。”

……

於是,許清涵就坐着豪車回到了學校。她的原則就是,對待祁逸宸這種摳門的傢伙,就必須各種的不客氣,各種的佔便宜,他絕對是周扒皮轉世,從來不拿別人的勞動成果當回事,可惡至極。

一路清閒,許清涵也體驗了一把專車接送上學的待遇。

終於到了學校,於祕書將車停到了許清涵的公寓門口,並下車幫她把行李拿了出來。

煙花易冷:君惜否 在所有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許清涵走進了寢室。當然,還有一個人的目光像要殺人一樣。

“呦,一個假期不見,我們的許清涵小姐居然傍上了祁家大少爺的專屬祕書?”說話的正是孟欣欣。

許清涵一挑眉,轉身看着身後陰陽怪氣的室友,笑着回答,“欣欣,怎麼一進屋就這麼大的火氣?誰說我傍上的是祕書?我像是那麼沒檔次的人嗎?”

“呵,就你這姿色,還想跟祁大哥在一起?簡直是癡心妄想,芸芸姐纔是正牌女友。”孟欣欣憤怒的目光射~~來。

“哦,那個蘇芸芸?確實漂亮,不過正牌女友也只是女友,不是老婆。”許清涵冷哼一聲,邊說邊把東西放到自己的櫃子裏。

許清涵有些後悔,當初還不如真的讓那紅衣女鬼殺了孟欣欣,這下可好,自己這絕對是自作孽。這種女人從來都不會記得別人的好,只要有一點不合心意,就會全盤否定一個人,特別是對這種家境懸殊的。

僵尸,快跑 至於那蘇芸芸,看來跟她也是一路貨色,人前一套,背後一套。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

許清涵長嘆一聲,真是有些無奈。不過,隨後出現的這個人,卻讓她的心柔軟了一下。

“柒柒,怎麼唉聲嘆氣的?”白悠墨一進屋就抱住了在那收拾東西的許清涵。

“沒事,今天讓狗給咬了。”許清涵聳聳肩,眼神瞟了一下孟欣欣。

“哦,沒事,這種小狗,咬咬更健康。”白悠墨特意大聲說道。

“你們說誰是狗呢?”一旁的孟欣欣終於沉不住氣了,上來就給了白悠墨一巴掌。許清涵一見墨墨受了欺負,哪裏能忍。

就這樣,三個人扭打了起來。好一會兒才分開,兩個對一個,孟欣欣自然是吃了虧,摔門就走了,留下一臉無奈的許清涵和白悠墨。

然而原本寢室還有一個人的,結果這學期卻因爲什麼事情退宿了,所以那個牀鋪換給了別人,巧的是,這個人,許清涵認識。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這也是她當晚才知道的,許清涵還感慨了好一陣,來的人居然是羅青。

羅青也有些驚訝,不過更多的還是開心吧,至少來了新寢室,不會誰都不認識。

這一夜,他們過的也算是平安,許清涵也沒有再遇到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學校廣播就把他們叫了出去,因爲新校長要到任,他們需要提前站位,練習迎接詞,所以,六點半還不到,全校所有師生都來到了學校正門口。當然,一大早就等候在此的除了他們這些苦逼的學生黨,還有一大羣身負重任的記者。一個個摩拳擦掌的,只盼着能拿到第一手勁爆的資料。

許清涵頂着兩隻熊貓眼看到如此龐大的場面,心中除了滿是抱怨,還有鄙視,鄙視祁逸宸這種形式主義的人。

終於,在他們撕心裂肺的練習戰之後。早上9點,祁逸宸到任的車遠遠的開了過來,還有另一位嘉賓,B市市長,顏國華。

“少爺,後面是顏市長的車。”坐在前排的於祕書側頭說道。

“讓路。”祁逸宸並沒有睜眼,只是簡單的回了兩個字,他所坐的車就減緩了速度,讓到了別的車道上。

顏市長的車就這樣暢通無阻的開了過去,這時,一大早就開始訓練的學生們開始了最後一次實戰,高亢的聲音,彰顯了當代大學生們的熱情。

一見祁逸宸與顏市長的車開了過來,那些記者瘋狂的涌上來想要採訪,場面很是盛大,只不過,於祕書早就安排了保鏢攔在兩旁。

祁逸宸接任奧比蘭醫科大學校長之事轟動了整個B市,也使得這所學校躋身了一流大學之列。同時,這個接任儀式也給了那些居心叵測的人絕佳的暗算機會,所以,於祕書早早就做好了安排。

wωω¤ттκan¤C O

顏市長的車先到了學校,他下車與學校的高層寒暄了幾句。隨後祁逸宸的車就到了,不過祁逸宸並沒有下車,只是將車窗打開了一些。

“顏伯伯,好久不見。”祁逸宸很有禮貌的說道。

“是啊,小宸長大了不少,聽說你最近病了,別下車了,直接開到辦公室吧,我替你跟這些人聊聊。”顏國華一臉慈愛的看着祁逸宸,並沒有過多的話語,可是裏面卻充滿了濃濃的疼惜。

茅山道士驅邪錄 “那就謝謝顏伯伯了,改天,我一定登門道謝。”說罷,祁逸宸就關上了車窗,示意開車。

“少爺,您與顏市長的關係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前排的於祕書忍不住說道。

“呵呵,那是因爲他想把女兒嫁到我們祁家,不過,顏夢那丫頭,有誰敢娶?”祁逸宸說到顏夢,嘴角扯過一抹類似看戲的笑容。這瘋丫頭,還真不是一般人能hold住的。

這期間,站在人羣裏的許清涵一直緊盯着祁逸宸坐的車。

一種極其不好的預感襲來,經過之前的那幾次,這種感覺自己已經慢慢熟悉了。

突然一個畫面衝入她的大腦,讓她渾身汗毛豎起,倒吸了一口冷氣。

她看着祁逸宸的車緩緩向這邊開來,立刻衝了上去。

“停車。”許清涵大吼一聲,迎來了一次驚險的急剎車。

祁逸宸的車停在她身前不到十釐米的地方,只要剎車再慢一點,許清涵絕對不死也殘廢。

祁逸宸沒有立刻說話,如黑曜石般的眸子,幽深的看着她,嘴角依舊噙着那抹讓人看不穿,猜不透的笑容。

而於祕書則是有些震驚,他感覺,許清涵這次又玩大了。居然敢在所有媒體和全校師生面前攔祁逸宸的車,這世上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下車,別過去。”許清涵見車停了,也沒多想,轉身就走到祁逸宸的車門前敲打着車窗,“下車,快下車,危險。”

祁逸宸側頭看着車窗外的許清涵,意味深長的笑着。

“哎呀,你看什麼?快下車。危險。”許清涵可愛的小臉因爲焦急而皺在了一起。

突然,前方砰的一聲巨響,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

聞聲望去,他們看到了前方坍塌的高壓電線。如果祁逸宸的車沒被許清涵攔下,一定會被這高壓電線砸中,後果不堪設想。

祁逸宸自然想到了這一點,他的眸色立刻冷冽下來,嗜血的笑容涌上他俊俏的臉龐,他危險的眯縫起雙眼,目光灼灼的盯着前方坍塌的高壓電線,冷冷的開了口。

“開車。”

祁逸宸一聲令下,黑色賓利在衆人震驚的目光中緩緩駛離。

許清涵並沒有再阻止,她看着遠處墜落的高壓電線,微微鬆了口氣。

剛剛她的腦中突然出現的畫面就是祁逸宸的車被那條電線砸中的畫面,所以,情急之下,她不得不這麼做。否則,後果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但是許清涵日後才發現,這一做法,爲自己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