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娘帶了接生的醫女過來,你現在全力的配合醫女做,我們一定會生下寶寶的,不會有事的。”

鳳玲瓏又親了親蘇綰的臉頰。

因爲鳳玲瓏的安撫,再加上蘇綰心裏放下了心,竟然有了一些精神,下面醫女已經開始俐落的檢查了起來。

而鳳玲瓏轉身掉頭望向了寢宮裏的太后。

太后看到仿似煞神的鳳玲瓏,生生的嚇住了,吞嚥着唾液叫道:“你想幹什麼?”

鳳玲瓏冷笑:“你說我想幹什麼。”

她上前一步一把拽住了太后,然後一路把太后拖拽出了寢宮,待到到了寢宮外面。

鳳玲瓏這個一向高端尊貴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心裏的怒火,而且這腔怒火旁人也沒辦法代勞。

所以她擡手一耳光狠狠的朝着太后扇了過去,太后當場被扇愣住了。

可鳳玲瓏並沒有停手,她瘋了似的擡起一腳對準太后狠狠的踹了過去,一腳踢倒太后,踩上了太后的手,太后的手咯吱聲響,她的手竟然被鳳玲瓏踩裂了,如此鳳玲瓏尤不死心,一把把太后的頭按到了地上,然後對着太后一陣狠踢,直踢得太后撕心裂肺的叫起來,可鳳玲瓏擡手撕了裙襬,塞進了這女人的嘴裏,再次狠狠的踢過去。

最後太后被打得癱到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起來。

完全是隻剩下幾口氣了,鳳玲瓏才放過她。

而這一切發生不過是眨眼的空檔,寢宮門前的太監和宮女完全的看呆了眼睛。

東海宮的皇后娘娘好厲害,不過這老太后活該。

鳳玲瓏起身冷瞪着太上皇蕭琮,沉聲說道:“把這賤人帶走,若是再讓我看到她,見一次打一次。”

蕭琮真正是被氣死了,可看到太后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氣了,又不能真的眼睜睜的看着她去死,最後只得提着太后往外走去,不過臨離開時卻望着鳳玲瓏說道:“有勞皇后娘娘你了。”

“不勞你們操心。”

鳳玲瓏對蕭琮也沒有好臉色,蕭琮臉色僵了僵轉身走了。

鳳玲瓏心裏的一口氣總算出了,轉身走進寢宮,坐到蘇綰的旁邊,指揮着醫女接生,同時伸手握着蘇綰的手,溫聲和她說話。

“綰兒,聽到孃親說話嗎,你用力點,孩子就快出來了。”

“我綰兒真是乖孩子,是個勇敢的孃親,寶寶知道了一定會愛死你的。”

蘇綰在她的安撫下,不停的用力,最後第一個孩子終於生出來了。

醫女笑着說道:“恭喜皇后娘娘,是個皇子。”

白沁和陳太妃立刻笑了起來。

陳太妃的臉上還頂着五個手指印,正是先前被太后打的。

不過她一點也不以爲意,只要皇后娘娘和孩子沒事就好。

這一次真是多虧了東海國的皇后娘娘,否則皇后娘娘定然有危險。

寢宮裏,早出生的小皇子哇哇的哭了起來。

隨着這道哭聲落地,第二道聲音也緊隨其後的響起來,醫女恭喜的聲音再次的響起來。

“恭喜皇后娘娘,這第二個也是小皇子,娘娘真是有福之人,一連生了兩個皇子,一個大皇子一個小皇子。”

鳳玲瓏高興的笑起來命令下去:“傳本宮的命令,今日這宮殿內外所有人都賞。”

“謝皇后娘娘。”

寢宮外面聽到賞的太監宮女早大聲的謝起恩來。

鳳玲瓏笑起來,命令白沁和另外一個醫女把大皇子和小皇子抱過來給蘇綰看看。

至於另外一個醫女,處理蘇綰的下面的事情,很快收拾妥當了。

蘇綰掉頭望着白沁和鳳玲瓏手裏的兩個孩子,瘦瘦的紅紅的好像小猴子似的,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孃親,好醜。”

一聲完,再撐不住歪頭昏了過去,她能撐到現在已經不錯了。

鳳玲瓏心疼的伸手摸她的頭,柔聲說道:“綰兒,你很勇敢,孃親以你爲傲。”

------題外話------

推薦一本現代文《酒店風雲之誘愛成癮》http://info/

求姑娘們收藏個。

職場女強,美男多多,結局專一!

她雙商過人,他才能一流,彼此彼此!

她玩世不恭,他市儈奸佞,半斤八兩!

他對她,千般寵愛,萬般縱容,自以爲有情有義,他擁有她,如虎添翼。

她對他,三分引誘,七分迷惑,圖謀的是權是利,她只當他,是踏腳石。 蘇綰這一昏睡,足足睡了兩天,兩天後待到睜開眼睛,便見到寢宮裏圍滿了人。

除了自個的母后外,連陳太妃和白沁等人都在。

一看到她醒過來,衆人全都鬆了一口氣。

“皇后娘娘醒了。”

“真是太好了。”

鳳玲瓏也高興的笑了起來,伸手拉過蘇綰的手:“綰兒,你真是嚇死孃親了,一睡便是兩天。”

“是啊,我們都被娘娘嚇了一跳。”

幾個丫頭全都鬆了一口氣。

同時寢宮門外有腳步聲響起來,幾道身影走了進來,爲首的是慕芊芊和蕭琳蕭雲等公主。

慕芊芊的手裏抱着大皇子,蕭琳的手裏抱着小皇子,兩個人正逗着小皇子一路走了進來。

聽到寢宮裏的動靜,三個公主擡頭望過來,驚呼道:“皇嫂醒過來了,真是太好了。”

慕芊芊和蕭琳二人抱着雙胞胎皇子奔了過來,圍到了蘇綰的牀前。

“快看看大皇子和小皇子,可漂亮了。”

蘇綰伸手抱過一個孩子望着,看到兩日前還瘦瘦小小皺巴巴的兒子,現如今已經齊整了一些,安靜的睡着。

想到自己差點出事的畫面,蘇綰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幸好沒事。

慕芊芊輕快的說道:“這兩小子每天只顧着吃,連眼睛都不睜一下,想和他們玩玩都沒不行。”

鳳玲瓏好笑的搖頭:“芊芊,他們纔剛出生,現在正是愛睡的時候,哪裏就能和你玩了,你要想和他們玩,至少要等三個月後,三個月內,他們基本是睡覺的。”

“啊,”慕芊芊錯愕過後,望向蕭琳懷裏的小皇子說道:“快點長大,長大好陪姑姑玩。”

她的話逗笑了寢宮裏的一干人。

鳳玲瓏想起大皇子和小皇子還沒有名字,所以溫聲問蘇綰。

“綰兒,你看孩子們的名字還沒有起呢,你看你要給他們起什麼樣的名?若是想等他們父皇賜名的話,那你就先給他們起個小名。”

蘇綰擡手抱過了慕芊芊懷中的小兒子,一左一右的抱着。

看到他們安靜的躺在自己的臂彎裏,心裏終於高興了起來。

可是在高興之餘,卻又多了一抹心酸和黯然,自己生孩子蕭煌竟然不在。當時她都要嚇死了。

蘇綰一邊想一邊說道:“兩個孩子的小名就叫團團和圓圓吧,等他們的父皇從玉堯關回來,再讓他賜大名。”

“團團圓圓。”

寢宮裏,個個明白了蘇綰這話的意思,只希望一家人團團圓圓太太平平的,不要承受分離之苦。

娘娘心裏一定是想念皇上了。

鳳玲瓏忽地想到一件事說道:“綰兒,皇上派人送了信進京,先前你昏睡過去,信我收着了,你醒過來了,正好看看。”

蘇綰一聽到蕭煌派人送來了信,立刻着急起來,把團團和圓圓兩個寶貝遞給身邊的陳太妃和白沁二人。

自己心急的伸手接過鳳玲瓏手裏的信,飛快的打開來看。

看完信後,蘇綰鬆了一口氣,臉上終於有了一點笑意。鳳玲瓏關心的問道:“怎麼樣?蕭煌是不是大獲全勝了。”

“這倒沒有,不過他說已逼退了北晉國的兵將,原來北晉國之所以殺了玉堯關的六萬多將士,是因爲對方懂排兵佈陣,三番兩次的佈下陣法,把我軍引誘進他們佈下的陣法之中,所以我們的將士纔會死了那麼多。”

蘇綰說完,虛軟的靠在牀上,說了這麼一會兒話,她都沒什麼精神了。

這還是這兩天鳳玲瓏一直用紅血蔘煮湯喂進她的嘴裏,纔有一點精神氣。

不過說了一會子話又沒什麼精神了。

鳳玲瓏看她沒什麼精神,立刻命令身側的女官:“去把先前燉着紅蔘湯端來。”

女官領命而去,很快端來了紅蔘湯。

鳳玲瓏親自餵了蘇綰服下去,待到她喝了紅蔘湯後,鳳玲瓏又命令人準備一些清淡的食物上來給蘇綰服用。

寢宮裏其他人則逗團團和圓圓兄弟倆,可惜這兩兄弟剛出生,對於逗他們的人一概不理,只管閉目睡覺。

蘇綰吃了一些東西后,鳳玲瓏便讓她躺下休息,接下來的事情不用她操心,一切有她在呢。

有自個的娘在,蘇綰一點也不擔心了,安心的躺下休息。

接下來的時間,蘇綰一直在御乾宮內做月子,慢慢的身體也就好了。

雖然生兒子的時候,她是吃了很多苦的,但好在鳳玲瓏趕了過來,她只是失血過多,並沒有出大問題。

至於失血過多,也不是什麼大事,因爲鳳玲瓏特別的帶來了很多女子補血的大補之品,阿膠,花膠,血蔘等物。

蘇綰每天喝一碗,很快臉色便好看得多了,精神也比較好了。

團團和圓圓兩個皇子完全是見風長,跟一開始生出來時瘦瘦小小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慢慢的白嫩了起來,眉眼竟然顯露出一些蕭煌和蘇綰的神容來。

蘇綰看得心軟不已,這是她費盡了幸苦才生下來的寶貝,她自然愛得不得了。

蘇綰唯一遺憾的事情是自己沒有喂兩個兒子奶水,因她之前失血過多,所以沒有奶水,兩個皇子只能交由奶孃餵養,不過這奶孃不是她先前準備的,而是鳳玲瓏從東海國帶來的。

鳳玲瓏此番從東海過來,什麼東西都是自個兒帶過來的,確保不出任何的意外。

蘇綰的精神好了,便想到了那差點害死自個兒的太后,臉色說不出的難看,立刻命人盯住太后的養德宮,若是太后再做出一點的動靜,她就不會和她客氣半分。

太后當日被鳳玲瓏打得只剩下幾口氣了,後來蕭琮把她帶回了養德宮,命御醫救治了她。

不過卻下令她不準出養德宮一步,如若出養德宮一步,他就立刻下旨休了她,讓她前往皇家的廟堂出家,永世不準進宮。

太后被一嚇,短時間哪裏還敢惹事。

不過一想到兒子被關押在大牢裏,太后真正是心如刀絞,恨意濃濃,當然眼下她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蘇綰本來還想逮到太后的錯處好乘機刁難她,可惜太后不出養德宮一步,她自然是沒辦法的。

時間一眨眼過去半個月了。

這半個月的時間是從未有過的安逸,蘇綰安心的吃飯養身體,然後帶兒子。

雖然才半個月的時間,團團和圓圓已經比過去大了一圈,不但大了一圈,小傢伙的臉上已多了很多的肉。

因爲是雙胞胎,所以剛出生的小傢伙跟小猴子似的,瘦瘦小小的,但現在卻像個小貓咪似的惹人疼愛。

和兒子待了半個月,蘇綰已經發現雙胞胎兒子的個性有些不一樣了。

團團的個性要沉穩一些,睡覺四平八穩的,連動都不動一下,就是你逗他,他眉都不會皺一下,繼續睡。

但是老二圓圓卻和哥哥完全不一樣。

誰若是逗他一下,他立馬皺眉,小腦袋左右擺動一下,那樣子分明是極惱的了。

蘇綰一看就知道老二的脾氣不太好。

看來這傢伙長大了不太好招惹。

不過不管哪一個,蘇綰都很愛。

半個月的時間過去,蘇綰已經能自由的下地活動了,精神也恢復得不錯。

她是順產生的兒子,雖然失血,只要補了血,就沒有多大的問題。

因爲身子好了,所以她決定查先前噬天門的事情。

先前她命人關押了江靈兒,就是爲了查噬天門內的消息。

江靈兒身爲噬天門玉煞堂堂主,她和蕭擎這個堂主完全不一樣。

江靈兒是噬天門內本身的人,先前之所以嫁進靖王府,完全是噬天門上面的命令,讓她嫁給蕭文昊。

她是聽命行事。

既然她是噬天門內的人,那麼對於噬天門的事情,不可能一無所知的。

同蕭擎一樣,江靈兒體內也有蠱蟲,她也是被人用蠱蟲控制住的。

這蠱蟲每隔三個月便要服解藥,如若不服解藥,便會爆體而亡,所以噬天門內的人,沒人敢不聽從上面的人命令。

蘇綰相信她一定可以從江靈兒的嘴裏查出一些什麼來。

她命令上虞歌帶人去查,同時還帶了一批藥丸過去,如若江靈兒不交待,她不介意讓她這女人吃吃苦。

虞歌領命去查這件事。

蘇綰沒有等來虞歌的消息,卻等來了另外一個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