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看著你長得清純,沒想到卻是這麼厲害的人物,唐家的男人都被你玩得團團轉,實在是了不起。」

她看得清清楚楚,唐茗分明是為了保護蘇錦溪,將所有的過錯都攬在自己的身上。

司厲霆更是想要直接抹過這件事,沒有一個人注意到蘇錦溪,她故意挑起事端。

蘇錦溪知道華晴的敵意來自哪裡,她早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怯懦的人。她直接對上了華晴的視線,「華小姐,比起手段我比你差多了,至少我從來沒有背叛過任何人。」 華晴沒想到她一個小助理竟然敢對自己這麼說話,還是提這件事情。

她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司厲霆,司厲霆的臉色淡然,彷彿他從來都沒有認識過華晴一樣。

要是他臉上露出一些傷心的神色華晴心中倒能夠想通,證明他心裡還有自己。

他越是輕描淡寫對自己就是真的沒有了感情,華晴不再言語。

唐老爺子始終不同意他和蘇錦溪在一起,「霆兒,你們不能在一起!」

「你似乎是搞錯了一件事,我來是為了結蘇蘇和唐家的事情,並不是來徵求你的同意。」

「霆兒,我知道你怨恨唐家,但是你不能為了報復唐家就做這樣的事情。」唐老爺子苦口婆心勸道。

「我是真心愛她,和報復無關,另外我已經領證,以後請你們稱呼她為司太太。」

司太太,華晴看著站在司厲霆身邊的那個女人,明明那個位置是她的!

莫名開始拯救世界 「你!」唐老爺子怒不可遏,當初司厲霆改名就將戶口給遷出去了,他另立門戶。

「所以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和唐家早就沒有了關係。」

「啪啪啪」的巴掌聲音響起,唐鄀在一旁拍手,「難得三叔這麼喜歡一個人,堂兄,你說你不僅賠了夫人還折了兵。」

唐茗忍著身上的痛苦,「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難道你沒有告訴爺爺你手中那個地產項目即將虧損幾十個億么?」

唐茗早就料到唐鄀不是省油的燈,但他沒想到唐鄀這麼快就將唐氏集團給查清楚了。

他慶幸自己已經和司厲霆達成了協議,否則真的要被唐鄀給抓住了小辮子。

唐老爺子一聽說虧損幾十個億,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什麼虧損?」

唐鄀一副不好意思說漏嘴的樣子,「爺爺不知道這件事?我還以為你知道呢。」

「唐茗,你給我說清楚!」老爺子感覺到了是唐茗瞞著他什麼。

唐媽媽見事情不對,趕緊上前攙扶著老爺子,「爸,你別生氣,有話咱們慢慢說。」

老爺子猛地將唐媽媽一推,蘇錦溪眼疾手快,看到不遠處就是桌子的尖角,擋住了唐媽媽後退的身體。

因為慣性,老爺子的力氣不小,所有的痛苦都承受在了她身上,蘇錦溪的腰撞在了桌角上面。

她的眉頭一皺,唐媽媽也感覺到自己的力氣不小,「溪溪,你沒事吧?」

「阿姨,我沒事。」

此刻唐老爺子正在氣頭上,壓根就不管別人的死活。

唐鄀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堂兄,你以為一直瞞著爺爺,他就不知道了么?」

「既然唐茗不說,鄀兒,那你來說!」

「爺爺,其實這件事也怪不了堂兄,本來那個錦繡城項目很好,誰知道有人故意在周圍修了火葬場呢?

你說商業住房周圍都是墳地,還有誰會去入住?初步估算了一下,起碼都要虧損幾十個億。」

顯然唐鄀還不知道帝凰就是司厲霆的產業,所以才會這麼有恃無恐。

「什麼?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唐茗,我將唐氏集團交給你,你就是這麼打理的?

那裡要修建火葬場提前難道你都沒有得到消息?我是怎麼教你的?幾十個億,你拿什麼來賠?是哪家公司這麼狂傲?」

「帝凰,就是那個很隱秘的公司,這些年快速崛起。」

華晴瞪大了眼睛,她是知道司厲霆就是帝凰的總裁,這件事她並沒有告訴唐鄀。

所以司厲霆在和唐茗做對,這麼巧合?

她的視線落在了蘇錦溪身上,為什麼唐茗和蘇錦溪離婚,很那件事有沒有關係?

「唐茗,鄀兒說的可是真的?」唐老爺子怒氣沖沖道。

唐茗不慌不忙推了推眼鏡,「不假。」

看到唐鄀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果然唐鄀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唐氏集團而來。

「爺爺,看來堂兄這些年並沒有學到如何經營公司,我就不同了,在我的帶領下美國的公司發展的很好。」

「那好,以後唐氏集團由你接手!」

「爸,茗兒這些年來一直盡心儘力在為唐氏集團做事,怎麼能因為一個失誤就不要他做了呢?」唐媽媽著急的解釋。

唐鄀勾唇一笑:「大媽,你天天在家做美容不知道工作的事情,堂兄虧損的可是一大筆錢,給唐氏帶來了極大的損失。」

「唐鄀,你明明在美國都有公司了!你為什麼還要回國搶唐氏集團?你們是兄弟啊!」

「大媽,你這是說的什麼話,美國的公司是我媽娘家的,我的名字還是姓唐呢。

別說是現在,就算是古代也是有能者居之,爺爺從小就是這麼教育我們的。

機會早就給了堂兄,是他自己沒有把握住,浪費了機會,這能怪我嗎?」

唐老爺子冷冷開口:「不錯,鄀兒說的很好,我一早就說過了唐家會留給最有能力的人繼承。」

唐媽媽十分著急,一直推搡著唐茗,「茗兒,你倒是說句話啊,不是這樣的對不對?」

「大媽,事情就擺在眼前,堂兄再說什麼也改變不了。」

唐茗不緊不慢抬起頭看向唐老爺子,「所以爺爺是想要將總裁的位置給唐鄀了?」

「不錯。」

「為什麼?」唐茗淡淡的問著。

蘇錦溪一直以來並不清楚唐家,但她今天有點明白了,唐茗從小到大都在努力成為一個優秀的繼承人。

他的前面有司厲霆和唐鄀,司厲霆對唐家沒有興趣,但是唐鄀就不同了。

擺明了他對唐家勢在必得,而且老爺子明顯對他更為偏袒一些。

看到唐茗的背影,蘇錦溪竟然莫名有一些心疼起唐茗來,老爺子一句話就抹滅了他所有的努力。

她突然有些理解了,之前唐茗說娶她是為了股份,她還覺得唐茗現實。

在這樣的家裡,如果唐茗什麼都不爭,只會被人吞噬得乾乾淨淨。

怪不得司厲霆肯定唐茗沒有辦法拒絕,他根本就沒有選擇不離婚的資格。

一旦他魚死網破他將會把這些年來所有的努力都給推翻。

「還能為什麼?我這個人向來就是獎罰分明,你做錯了事情當然要受罰!」唐老爺子冷酷道。

唐茗向來儒雅的臉上勾起了一抹笑容,那抹笑容落在蘇錦溪的眼中卻是那麼讓人覺得心酸。

「爺爺,如果我說我不但沒有過還有功呢?」唐茗的聲音仍舊淡然冷靜。

就好像過山風掠過山坡,那樣的溫柔。

「堂兄何必自欺欺人?難道你打算以一人之力去剷平人家的火葬場?」唐鄀挖苦嘲諷道。

唐老爺子靜靜等著他的回答,「你說。」

「我承認唐鄀說的事情,但他說的已經是之前的事情,我四處奔走,做了很多努力。

現在我已經說服了帝凰的總裁取消火葬場的修建,他開始重新規劃,準備將錦繡城附近的地和我聯手打造成商圈。

如此一來,那片區的地價不僅不會降還會升起來,我不僅不會虧損,還會在之前預估的基礎上大賺一筆。」

唐媽媽聽到這裡臉色才緩和了下來,「茗兒,你就該早點和你爺爺說清楚,我都差點被你嚇死了!」

唐老爺子將信將疑,「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可能,我接到消息,昨天帝凰那邊都還在籌劃修建火葬場的事情。

堂兄,要是你為了安撫爺爺才故意撒謊,謊話總有被拆穿的一天,到時候可就更加尷尬了。」

唐茗轉頭看向唐鄀,「看來你的消息很落後嘛,我今天才和帝凰總裁達成共識,至於合作方案對方還在草擬,相信三天之內一定會出來。」

「那好,就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我要是看不到帝凰的章,你就從這個位置滾下去!」

唐老爺子現在還不確定誰對誰錯,還是真憑實據更好。

「爺爺,你剛剛說過,你獎賞分明,這次為了說服帝凰的總裁,我可是失去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這個項目能夠在原有的基礎上大大增加利潤,這難道不是功?」唐茗要求道。

他現在也算是看明白了,唐老爺子對他這個外孫永遠都比不上唐鄀。

他沒有唐鄀媽媽那樣好的娘家,所以老爺子永遠都會站在唐鄀那邊。

自己要什麼就只有去爭,這一次他再不會鬆手。

「你要什麼?」

「我要你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

「不可能。」唐鄀直接開口。

唐茗要是有了這百分之十就是唐氏集團最大的股東,唐氏集團就是他的了。

唐茗輕輕一笑:「堂弟是在怕什麼?你不是很篤定我是在撒謊么?」

「我能怕什麼?我只是覺得沒必要拿股份……」

「爺爺先前自己說的話,難道爺爺要說話不算話?這些年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什麼,在唐氏集團也是兢兢業業工作。」

唐茗本就不是簡單的人,他已經失去了蘇錦溪,現在要的就是唐家。

否則將來他就會被唐鄀給趕出唐家,唐鄀已經開始下手,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老爺子眸光一片深邃,「我說的話自然算數,要真的是你說的這樣,我給你百分之五的股份。」 老爺子也不蠢,到了現在也留了一手,他給唐茗百分之五的股份,唐茗仍舊不算最大的股東。

也就意味著唐家仍舊還是在他的掌控之下,唐茗手扶鏡框,淡定的回答了一聲:「好。」

能拿一點是一點,之前唐媽媽的打算是讓蘇錦溪懷孕,讓老爺子給股份。

今天唐茗倒是誤打誤撞,唐鄀對上唐茗那一張淡然的臉,難道他真的和帝凰總裁達成了協議?

一想到帝凰總裁那麼低調,他在那片區修火葬場,擺明就是和唐氏集團過不去。

試問他處心積慮和唐氏集團做對,又怎麼可能會輕而易舉的就被唐茗給說服?

從理論上來唐鄀覺得唐茗是不可能成功的,但唐茗也不是傻子。

騙人只能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到時候被人戳穿豈不是死的更慘?

唐茗不至於犯這樣的錯誤,一時之間唐鄀也不知道唐茗是真是假。

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三天之後就知道了。

管家在一旁輕聲道:「可以開飯了。」

今天是唐家最熱鬧的一天,公司的事情先不說,面前還有司厲霆和蘇錦溪。

司厲霆本來是想要帶著蘇錦溪離開的,想了想,反正他們遲早都是要知道這件事的,自己何必隱藏。

「蘇蘇,你餓了吧。」他牽著蘇錦溪朝著飯廳走去。

蘇錦溪覺得全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讓她覺得十分不舒服。

「那個……我,我不餓,我們還是走吧。」

反正現在大家已經知道了,又何必再留下來?

「來都來了,先吃飯吧。」司厲霆知道她的性子是覺得不好意思。

但他想要告訴她的事情是她已經是自己的妻子,兩人光明正大,又何必再看別人的臉色?

大家也都相繼落座,唐媽媽還沒有從蘇錦溪這個兒媳婦變成司太太中反應過來。

唐老爺子臉上也很不好看,他多次欲言又止,一想到司厲霆壓根就不聽他的又只好作罷。

司厲霆旁若無人的給蘇錦溪夾菜,華晴氣得嘴都要歪了,她將這一切都歸咎為司厲霆在報復她。

「鄀,我想吃蟹黃。」華晴軟軟的開口。

唐鄀掃了她一眼,「想吃自己弄。」

從頭到尾唐鄀和華晴的關係中他都是佔主導地位的那個人,他和華晴相處模式也並不是司厲霆對待蘇錦溪的那樣。

蘇錦溪看著自己碗里全是司厲霆給她剝好的蝦仁,其實她是喜歡吃蝦的。

因為剝蝦比較麻煩,一般她只吃剝好了的蝦仁,上一次和司厲霆在一起吃飯的時候自己多吃了幾隻。

沒想到他竟然就記住了自己的口味,沒有等自己開口,他已經將剝好的蝦仁都放進了自己的碗里。

正是因為看到這一幕華晴才想要找一些心理平衡,無奈唐鄀根本就不配合。

唐鄀怎麼會看不穿她的心思,想要利用自己而引起司厲霆的好勝心,他才不甘願做一顆棋子。

「鄀,人家力氣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掰不開螃蟹殼。」華晴拉著唐鄀的胳膊撒嬌。

那樣軟綿綿的聲音,蘇錦溪覺得自己是個女人都要酥了,更不要說男人了。

她在心裡想著男人都是吃這一套的嗎?以前她是不是也是這樣對司厲霆的?

「不喜歡吃?」見她發獃,司厲霆低聲問道。

「沒,我喜歡。」蘇錦溪胡亂往嘴裡塞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