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達尼爾腳下地面中湧出密密麻麻的火焰,蔓延開去,一時間,整個平台上,火海與黑霧各佔了一半,兩者互相敵對,消融。

火焰交纏,慢慢形成了一個十米高的火焰生物,它頭生雙腳,眼中宛如存在著一個岩漿世界,一旦與之對視,便有種被烈火灼身的感覺。

「有意思。」

黑霧涌動,浮現了一張巨大的臉龐,正是桑侖的。

「上來就直接使用禁咒么,也好,那些多餘的試探也是夠無聊的。」

桑侖的聲音在平台上回蕩。

「一級初階禁咒·黑暗侵蝕!」

黑霧再次涌動,只是這一次如同海嘯一般,氣勢恢宏,觀戰的學員一時間差點有種置身海岸邊的錯覺,眼前是那洶湧而來的遮天浪頭。

黑霧蔓延,朝著火焰生物覆壓而去。

達尼爾面色平靜,他操控著火焰生物,抬起了雙手,這一刻,萬千火焰燃騰而起,與黑霧碰撞在了一起。

平台在顫抖,連結界也在顫抖!

「這兩人的力量居然已經能夠震動結界了。」

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要知道這結界是第一任院長設下的,雖然只是魔導士級,但也不是兩個巔峰魔法大師能夠撼動的,只是眼前這真真實實發生的這一幕,著實讓他們不得不相信。

「給我碎!」

忽然桑侖平淡的聲音響起,平台劇震,便見那些火焰驟然崩散開來,散落一地。

黑霧消散,露出桑侖與達尼爾的身影,只是平台上,只有桑侖還恍若無事地站著,達尼爾已經面色蒼白地躺在了地上,像是陷入了昏迷。

「獲勝者,桑侖。」

裁判連忙宣布結果,然後將達尼爾抬了下去。

寵寵欲動:隱婚總裁別愛我 「好強,本以為會是極為艱難地龍爭虎鬥,沒想到只是一招達尼爾就敗了,而且好像還是毫無抵抗之力的那種。」

「一直以為達尼爾才是一班最強的,沒想到居然是桑侖。」

「桑侖只是比較低調而已,她上屆要是參加了,沒準進內院的人就是她了。」

學員議論紛紛。

「下一組,二班的布蘭妮,對戰三班的易林!」

裁判說道。

「這便是那個幸運兒吧。」

昨天並不是所有人都在,有人早早就離場了,所以並沒有看到易林的戰鬥。

「不錯,不過實力也是有的,如果不是基礎太低了,沒準還能與桑侖打一打。」

有人說道,昨天他們的確有些眼紅嫉妒,但冷靜下來之後,越想便越覺得易林的天賦有多恐怖了,這絕對是一個不下於桑侖的強者,甚至如果同級之下,桑侖還未必是他的對手,畢竟桑侖的天賦只有上等而已。

「光明魔法師啊,一個輔助魔法師居然也能正面戰鬥,呵,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場下觀戰的人,幾乎沒有人對易林冷言冷語,因為他們不是瞎子,知道易林其實已經很強了,雖然走到這一步,的確是有不少運氣成分,一旦碰上個巔峰級的強者,便能讓易林止步。

「嘿,易林,我們又見面了。」

布蘭妮站得筆直,右手握著一把細長的軟劍。 估摸血煞門的人已追上了逃跑的車子,發現是自家人,長真子和無為子要氣死。

還沒接通電話,羅陽便能猜到二人正在跳腳。

接通后,果然聽到無為子冷道:「小兄弟,你這樣做有意思嗎?」

裝起糊塗來,羅陽也算是高手。

他先輕啄了一下祝子姍的紅唇,才說道:「長老,什麼意思?」

無為子忍著火氣,講道:「小兄弟,你一而再再而三食言,到時別怪我們不給面子!」

從飽含怒火的話語里,羅陽能聽出一層意思。

那便是無為子還想勸羅陽到血煞門「自首」。

「長老,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很快就要帶血將過去,到底怎麼了?」羅陽驚訝道。

說完,又輕啄了啄祝子姍的唇。

祝子姍則伏在羅陽的肩膀上,無聲的笑了。

「小兄弟,做人別太過分!這樣吧,只要你們把血煞子交出來,什麼都好說。我們也會允許你參加門主的競選。」無為子拋出橄欖枝。

參不參加門主競選對於羅陽而言,一點也不重要。

「長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羅陽質問道。

「你裝吧!從今天開始,我們血煞門要跟你玩到底!」無為子的話音越來越高。

「長老,你不把事情說清楚,我跟你沒完!」羅陽強硬道。

聽到對方掛了機,羅陽呵呵一笑。

祝子姍很想羅陽參加門主的競選,她的用意是若他成為了門主,她就借他的力量查清爸爸的失蹤是否跟兩個長老有關。

現今血煞門裡幾乎都是長真子和無為子的人,沒人敢輕易出來幫祝子姍。

也只有當羅陽成為了門主,祝子姍做了門主夫人,事情才會好辦。

是以,結束了通話后,祝子姍咬著羅陽的耳朵,輕語道:「你真的不去參加門主競選了?」

羅陽沒有立刻回答,只是用手輕撫祝子姍溫軟的脊背。

若能做成門主,那當然好。

對於羅陽解決和王雲雄的恩怨,都會起到一定的作用。

可是現今這種形勢,若去參加門主競選,真的有一種壯士一去不復返的味道。

上次從血煞門大本營救走了祝媽媽,血煞門幾百人都沒能將羅陽攔下來。

這算是血煞門丟臉最大的一次了。

還道只會發生一次,不料這晚又發生了第二次。

羅陽竟從血煞門守衛森嚴之中,硬是把祝子姍給救出來了。

血煞門都沒臉了。

若羅陽敢再去血煞門的大本營,估摸血煞門所有高手會立時圍攻他。

那就不是競選門主,而是單槍匹馬去踢館。

反正羅陽還沒有想到有理由可以讓血煞門先不計較恩怨,讓他參加完競選門主。

「這事要從詳計議。」羅陽說道。

再過兩三天,血煞門就要進行門主競選了。

祝子姍輕聲道:「不如先把血將放回去,看會怎樣。」

說起血將,羅陽就會想起劉奶奶和小惠子。

祖孫二人來自九陽殿,這是一個可怕的存在。

還有張靜背後的勢力也跟九陽殿旗鼓相當,可惜還不知她所在的勢力叫什麼名號。

若能藉助九陽殿的力量來對付血煞門,自然很好。

然而祖孫二人來宏運大隊,並非要跟羅陽做朋友,而是跟他為敵。

是以想請祖孫二人幫忙,難似上青天。

張靜倒還有可能會相幫,只要洪佳欣開口求她。

4個血將被殺了,羅陽拿什麼放人?

別人都以為是他捉住了血將,哪知是被一個神秘的小女孩一招給幹掉了。

這事若非親眼所見,羅陽都不敢相信。

他跟4個血將交過手,知道他們不是泛泛之輩。

見羅陽沉思,祝子姍又說道:「反正留著血將也沒什麼用,你說呢?」

羅陽摟了摟祝子姍的柳腰,說道:「血將不在我手裡。」

這事他說過了,但美人們半信半疑。

「那他們去哪了?」祝子姍追問。

若說是小惠子把4個血將殺了,祝子姍估摸只會很震驚,還不會害怕。

但若說起九陽殿,則會把她嚇壞。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祖孫二人,甚至包括張靜在內,都對祝子姍和她媽媽不太歡迎。

至於是什麼原因,羅陽還沒有弄清楚。

若有機會,3個神秘客是會將祝子姍趕走的。

這事羅陽都不便跟祝子姍說,又不知怎樣回答她的問題,乾脆用嘴堵住她的嘴,不讓她再問了。

二人在悄悄的進行中。

不料洪佳欣也想知道4個血將到底怎樣了,便扭頭回望。

正好羅陽向前瞥了一眼,見洪佳欣用鄙夷的眼神看過來,便與祝子姍的唇分離,呵呵一笑。

「班長,天亮了哈。」羅陽訕笑道。

彼時天色確實亮了。

早起的小鳥在唱歌,唧唧喳喳的。

洪佳欣揚了揚嘴角,不好意思問,只好坐正看車外的風景。

被人看到了接吻,祝子姍也尷尬。

畢竟羅陽有兩位正牌女朋友,而祝子姍卻是備胎。

她與羅陽相視一笑。

隨後觀察了一會子,見洪佳欣沒有再轉頭的意思,二人的唇便又印在一起了。

劫後餘生,放鬆放鬆,那很有必要。

一路上不再說話,只用身體語言交流。

天大亮了,才回到宏運大隊。

還道眾美人都睡了,大清早的,不好意思叫她們開門。

羅陽等人便想在外面等一等,待美人起床了,才進去。

哪知車子剛回到秦飄的家門口,便聽見唐桂花的話音從二樓的房間窗口傳出來。

「牛仔!是你么?」

「桂花姐,是我。你還沒睡?」

「哪裡睡得著? 這是桃花劫嗎 老娘等你等了一整夜!」

唐桂花的話語帶著慍氣,又有欣慰。

這時又聽安玉瑩的嬌音響起:「牛仔,人家也等你等到天亮呢。」

羅陽抬頭問道:「安姐,你也還沒睡?」

還道只是兩位村花沒睡,哪知一屋子的美人都沒睡,坐到天亮。

她們都擔心羅陽出事,他不回來,她們提心弔膽的。

現今聽見他回來了,都小聲的說起話來。

就算在屋外,周圍很安靜,一樣能聽到美人們的低聲閑聊。

「總算回來了!」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這是喬悠思的話語。

「咯咯,好了好了,大家可以睡了。」這是秦飄的聲音。

「好睏。」這是方琳的話音。

……

……

隨即是一陣下樓梯的腳步聲響起。

美人們都下來了,一起出到屋外,看到朱莉來了,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最為好奇的當數陳潔了,她沒想到朱莉直接來到這兒。 好了,例行上架感言了~

按照慣例,得先賣下慘,說說我「凄涼」,「不順」的人生故事,不過我還是學生,雖然馬上畢業了,但還沒有那麼「慘」,就不賣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