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裏咕嚕……”就在幾人想要轉身往回走的時候兩個男人出現在了幾人身前把她們攔住了。

“敏姐,他們說什麼?”幾個女人把目光看向了那個領頭的,顯然這裏面就只有她懂得R語。

“他們說他們是星探,說我們的條件非常的好,非常適合拍電影。”要說這幾個空姐都算得上是美女,雙峯怒突、翹臀高挺、臉盤周正,最主要的是身材高挑,真的是先天條件十足。

兩個男人看到這幾個女人居然是華夏人,雙眼不禁一亮,嘴上的笑容更大了。

“不好意思兩位,我們沒有這個打算,我們還有事先走了。”敏姐說完一拉手邊的一個同伴就要離開,可是對方卻是張開雙臂把她們又攔了下來。

“嘰裏咕嚕……”其中的一個男人手舞足蹈的說着什麼,於是女人們又把目光看向了那個敏姐。

那個敏姐卻是皺起了眉頭,而且兩手各拉了一個同伴想要從另一邊躲過去,可是卻被另一個男人攔了下來。

“我們有麻煩了,小玲,趕緊給大使館打電話。”敏姐聽着對方的話眉頭越皺越緊。

“哦。”小玲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可是還是把電話拿了出來,可是一個不留神之下電話被攔着他們的那個男子一把抓了過去。

“你幹什麼,把電話還我。”說着小玲就要上去搶回他的手機。

“算了小玲,聽我口令,我說跑我們就分散逃跑,跑出去後就在機場集合。”說着把幾女手上的那些袋子拿在了手裏。

那個男人還在一邊大聲的說着什麼,而另外一個則是像看獵物一般的看着他們,手裏還把玩着小玲的電話。

“跑。”敏姐大喊一聲,把手裏的袋子一下子砸向了身前的那個男人,而其他的四個女人趁着這個空檔慌忙的四散逃去。

“八嘎……”男人一個不留神被那些袋子砸了個手忙腳亂,他剛剛已經發出信息去了,只要再等上幾分鐘他的兄弟們就能趕過來了,沒想到這幾個女人提前逃跑了。

這兩個男人雖然身不高腿不長,可是卻是比幾個女人跑的快,首先是那個敏姐因爲是最後一個逃走,所以沒有一分鐘就被那個男人抓住頭髮摔倒在了地上,而另一個也是抓到了一個,不過小玲三個卻是逃了出來。

“八嘎、八嘎。”兩個男人憤怒的咒罵着,還不時地拍打着身邊的汽車,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商務車開了過來,車子停下從裏面下來幾個混混一般的男人,嘰裏咕嚕的說了一通,然後把敏姐兩人拉上車消失在了車海中。

小玲奮力的奔跑着,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敏姐爲什麼要讓她們逃跑,不過小玲能夠看出那兩個男人沒安好心。不知道敏姐她們怎麼樣了,邊跑小玲心中邊想到。

“砰” “啊!”

“對不起對不起……”剛剛小玲一走神卻是碰到了一個人的身上,或許是出於職業習慣,還沒有看清對方是誰小玲就一個勁兒的道起歉來。

“我們又見面了,不過看樣子你好像有麻煩了。”凌峯看着身前的這個女孩子,就在剛剛凌峯就看到她在奮力的奔跑,而且還一副心神不屬的樣子,應該是遇上什麼事了。

這個聲音?小玲猛地把頭擡了起來……

“凌先生……”小玲激動地投進了凌峯的懷抱,完全沒有顧及到凌峯身後那個抱着一隻小狐狸的絕色佳麗。

“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或許我能幫得上忙。”凌峯拍了拍小玲的後背安慰道。

凌峯的話好似有一種魔力,讓小玲立刻平靜了下來,然後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凌先生,有辦法嗎?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被抓到。”說到這裏小玲眼中的淚再也忍不住落了下來。

“嗯,我看一下。”說完凌峯的神念就像是一張漁網一樣散發了出去,小玲身上還帶着其他女人的氣息,很快凌峯就捕捉到了四股氣息,其中有兩股氣息非常的混亂,想來應該是被抓住了。

“你跟我來。”說完就走到了一邊的一個小巷子裏,小玲有些奇怪的跟在凌峯身後走了過去。 第一百零八章 靈器龍鱗

凌峯的歸來讓唐豆幾女着實高興了一陣子,雖然對凌峯出去一趟帶回來一個美女幾女有點小情緒,不過在小狐狸的誘惑跟那些電子產品的收買下幾女也就順勢平靜了下來。

其實幾個女人並不是反對凌峯在外邊找女人,只是用這種方式撒撒嬌顯示一下自己的存在而已。

凌峯安慰了自己的女人後就去了謝家一趟,自從把謝婉柔送走以後林峯還沒有來過謝家呢。

這天是週末,謝家一家人除去謝西跟謝婉柔都回到了家裏,對於自家這個“年輕貌美”的叔叔謝家的晚輩可是十分的乖巧聽話的,就連身爲凌峯岳父的謝進海也是從來不敢怠慢。

因爲青幫的轟然倒塌一大批官員紛紛落馬,當然也有許多官員高升,裏面就有不少謝家的嫡系,這讓謝家的政治勢力大大的上了一個臺階,而謝進海直接成爲了省委常委,也算是一方大員了,雖然跟陳東昇沒法比可是也是萬中無一了。


而謝進江的公司因爲凌峯的緣故也是一帆風順盈利節節攀升佳績喜人。

這天謝庭真的是喝多了,抱着凌風的肩膀憶苦思甜,大談當年如何如何,其中的一些話把宋美華惹急了愣是把謝庭打了一頓,讓的謝家的小輩們目瞪口呆的自己親切溫柔的母親(奶奶)還有這麼潑辣的一面。

接下來的時間凌峯哪裏都沒有去,白天或是悟道修煉或是跟雪女在怡馨苑散心,晚上則是跟他的女人們顛鸞倒鳳,同時天庭的辦事效率也是相當的快,凌峯所需要的幾種金屬他們已經買到了,尤其是凌峯點名的隕石更是弄來了幾百斤,御劍飛行之術凌峯可是心儀好久了,只是苦於手裏沒有材料這才擱淺了,如今既然材料已經來了凌峯感覺一刻都等不及了。

可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雖說星星鐵的數量是夠了,可是那些金、鋼鐵、銅什麼的卻是大大的不夠啊!

夜涼如水,天空中一個大大的月亮掛在那裏,已經過了立秋了,夜晚已經開始出現了一絲涼氣,而鄭紅紅的“婚期”也快要到了,凌峯站在夜空下看着地上的幾十噸鋼鐵在呆呆的出神。

“殿下。”雪女看着凌峯輕輕喊了一聲凌峯纔回過神來。因爲雪女的這個稱呼凌峯還被幾女追問了好幾天,都以爲他是什麼皇室後裔什麼的,可是結果註定了要讓她們失望了。

“我們開始吧。”一捧火焰落在了這些鋼鐵之中,“嘭”得一下火焰迅速的把地上的鋼鐵包裹了起來,然後這些鋼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半個小時後只剩了拳頭大小的一塊。

“這已經是最後的一批了,沒想到耗費會這樣巨大。”就算以天庭的財力也只能做到這個份上了,因爲黃金真的是太貴了,幾噸黃金就凝練出了百來斤金精,幸好金精不是主材料,不然凌峯真的就要破產了。

“殿下今晚就要煉製嗎?”對於凌峯煉製道器,雪女還是十分期待的,在他眼中凌峯就是奇蹟的創造者。

“不,我們明天晚上再煉製,今晚就到這裏了。”說完場中就是去了兩人的蹤影。

……

燕山,燕京的母山,燕京以燕山而得名,在一個荒涼的山頭兩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了那裏,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

“雪女、小狐狸,幫我護法,不要讓別人打擾到我。”凌峯一揮手他的身前忽然多出了幾件東西落在了凌峯身前的山石地上。

一大塊隕石,然後是一塊腦袋大的鐵精,一塊拳頭大的銅精,最後是一塊只有拇指大小的金精,不要小看這些東西,這可是凌峯從幾百上千噸的材料裏凝練出來的,這些東西加起來絕對在一千斤以上。

凌峯爲了第一次煉製武器就做到盡善盡美可是下了一番力氣的。

“呼”凌峯深深地舒了一口氣,然後坐了下來,心神慢慢的沉浸下來,直到自己心如止水,才結了一個法印,這些材料的精華忽的一下懸浮了起來。

“嘭”一股淡藍色的火焰迅速的席捲而出把它們包裹了起來。

第一步錘鍊精華,凌峯要讓三昧真火把這些精華徹底的凝練,精華越凝練了煉製出來的道器質地也就越好,品質纔有可能更好。

凌峯足足又煉製了一個多小時,這些精華都是已經被他精煉過了的,現在這些精華以凌峯現在的實力已經無法再次凝練了。

第二步凝型,就是凝練出你想要的道器的形狀,刀槍劍戟隨個人喜好,這一步最簡單,僅僅幾分鐘凌峯就完成了。

第三部是最關鍵的一步,刻陣,刻陣的高低關係着道器的品階,而質地的好壞卻有關係到刻的陣法的高低跟數量。

陣法也有高低之分的,越高級的陣法威力就越大,當然越高級的陣法需要道器的質地也要越好,不然就承載不住高級的陣法從而讓道器崩碎。

凌峯緊守心神,然後無比鄭重的開始結印,這些印法其實就是陣法的凝練簡化版,只是適用於煉丹煉器而已。

一個、兩個、三個……凌峯慢慢的把知道的印法都刻印在了這把劍上,當刻印完第八個的時候火焰中的長劍劍身已經開始抖動了,這也就是說這把劍快要到達極限了,可是凌風還有一個陣法沒有刻印進去,拼了,凌峯一咬舌尖,一口精血詭異的透過淡藍色的火焰落在了長劍上,並且很快的融了進去,乘着這個空檔凌峯終於把第九個陣法刻印了進去。

“嗡”的一聲響起,凌峯知道這次煉器成功了,凌峯剛剛一放鬆心神就癱坐在了地上,這次到不是心神消耗過度,而是那一口精血要了凌峯半條命。

所謂的精血就是修士的心頭之血,這些血裏也是凝練了修士的精氣神,凌峯這樣做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的,精血損耗過度可是會影響到修士的修爲境界的,甚至讓修士境界倒退都有可能。

“嚓”長劍失去了依託從半空中掉了下來,大半截的劍身毫無阻礙的沒入到了山石地上。

“殿下。”雪女並沒有去管那把劍,而是直接來到了凌峯的身邊,把凌峯扶了起來。

“我沒事,就是精血損耗的厲害,休息一陣就好了,去,幫我把劍拿過來我看看。”對自己第一次煉器凌峯還是很看重的,這次他把自己所知道的煉器的所有陣法都刻了上去,所以他對這把劍也是充滿了期待。

雪女輕輕把凌峯扶好,然後走到長劍旁邊,把手搭在了劍柄上。

“嗯。”雪女拔了一下居然沒有拔起來,“這……”雖然異能者本身的實力不是很強,可是由於身體整天接受異能量的淬鍊,身體強度可是比一般人強大的太多了,大宗師實力的異能者拿個三五百斤都像玩兒一樣。


“喝。”雪女這次牟足了全力用力向上一拔,可是長劍卻是絲毫不動。

“殿下。”雪女有些委屈,他以爲凌峯會知道這個情況特意讓他出醜的。

“雪女,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會是這樣子。”這時凌峯才反應過來,那些材料可是足有千多斤的。

凌峯看着身前的長劍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好了,要說千多斤他也拿得起來,可是要用它來戰鬥那的用多大的勁兒啊,這樣重的劍真的能御劍飛行嗎?

當凌峯的手附在劍柄上的那一刻,整個長劍居然發出了一陣陣嗡鳴聲,而且有一股親近的感覺傳了過來。

凌峯的手輕輕一擡地上的長劍破石而出,拿在凌峯的手上輕重剛好合手。

通靈,靈器?剛剛長劍的一番表現讓凌峯心頭忽然閃過一絲記憶。

靈器算是修士中流傳的最厲害的道器了,他不但能夠隨着使用者的心意變大縮小,還能遁入使用者的身體中藉助使用者本身的力量進行錘鍊向更高一級的品階晉級。

凌峯也沒有想到他第一次練氣居然就煉製出了修士們夢寐以求的靈器,真的是意外之喜啊!凌峯能夠煉製出靈器跟他刻印的九個陣法和那一口精血有着直接個關係,九爲極數,就算是再好的道器也只能刻印九個陣法,這也是凌峯看的道藏保存完好的驚喜,至於附靈就是那口精血的功勞了,不過就算是附靈也是有成功率,不過好在凌峯的運氣一向不錯。

這時凌峯纔有時間仔細的打量起自己的長劍,長劍全長120公分,劍柄長20公分,劍刃長100公分,劍寬15公分,整個劍身呈銀白色,上面佈滿了金黃色的花紋,像一片片鱗片一樣,凌峯拿在手裏有些愛不釋手的把玩兒着。

“以後就叫你龍鱗好了。”凌峯敲了敲劍身,發出一陣清亮的響聲,彷彿知道自己有了名字,龍鱗也是穩穩地震動了幾下。

“我先恢復一下,然後我們再試試御劍飛行的滋味。”凌峯盤膝坐地,把龍鱗放到了膝蓋上,然後運起了那篇無名卻又晦澀的功法。

真元一遍一遍在凌峯的身體中運轉着,他的實力也在一絲絲的增長着,直到天矇矇亮凌峯才停止了修煉,雖說半晚上的修煉不能恢復凌峯精血的損耗,可是凌峯也是恢復了不少。

在龍鱗中留下了自己的精神印記之後凌峯向着雪女伸出了自己的手,而雪女微微一笑把手遞了過去。

龍鱗劍在凌峯的心念間變成了一把長兩三米寬一米的巨劍,然後凌峯牽着雪女踏了上去,下一個瞬間山頂上就失去了兩人的蹤跡。

半空中凌峯輕輕擁着雪女,手指不時地逗弄一下雪女懷中的小狐狸,享受着御劍飛行樂趣,現在的速度已經超過了音速,如果不是龍鱗劍自動衍生的一個防禦罩兩人早就被天空中的罡風吹下去了。

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凌峯就帶着雪女出現在了高天原的上空。 第一百零九章 謝婉柔出事

凌峯跟雪女在高天原停留了一下又返回了燕京,凌峯心中那個興奮啊!從今往後距離將不再成爲凌峯的掣肘。

今天是個大日子,有水若雲主演的《逍遙無極》上映的日子。

從拍完自己的鏡頭以後凌峯就在也沒有過問劇組的事情,除去水若雲打電話來對他發發牢騷,凌峯是不聞不問。

因爲凌峯的缺席使的首映禮有了一些殘缺,不過也因爲凌峯的關係這次的首映禮獲得了空前的成功,不光是那些受到邀請的媒體藝人們來了,就連央視跟一些大腕兒也是不請自來,讓整個劇組忙亂的同時也多了一份喜悅。

電影時長一百分鐘,首映禮上沒有一個人提前離場,在看完整部電影之後那些藝人大腕兒們紛紛驚呼狼來了。

凌峯就算是不會演戲,可是隻要站在那裏就能把人的眼球吸引過去,更何況凌峯一舉手一投足間星光四射魅力難當,這些人很懷疑有什麼人能夠抵擋凌峯的魅力。

首映後的第二天電影全面上映,有着一開始宣傳片的底蘊,影片第一天上映就一票難求。

影片 甫一公映,登時獲得好評如潮。影片場景華美細膩,雖然劇情有點老套,可是情節絲絲入扣沒有絲毫的拖沓跟硬傷,是這些年來難得一見的傳統武俠片,天娛娛樂成功了,而水若雲憑藉着這部電影人氣再次暴漲,而真正造成觀衆瘋狂的還是凌峯飾演的那個“姐姐”。


在觀衆眼中,凌峯長相絕美,氣質出衆風華絕代,有着貴胄王侯般的雍容華貴,舉手投足間,不光有讓人感到臣服的王道霸氣,更有神仙般不沾人間煙火的飄渺內蘊。

裏面的武打場面唯美飄逸但又不失真實感,讓觀衆看得熱血不已,尤其是最後的那一場戲,雖然作爲宣傳片很多人已經看過了,而且不是看過一遍,可是當在大熒幕上再次看到的時候還是深深的陷了進去。

完美,這次的《逍遙無極》讓影評人幾乎一面倒的投向了天娛娛樂,裏面極個別的想要抹黑天娛娛樂的也沒有泛起一絲浪花。

如果說《逍遙無極》的宣傳片讓一部分華夏的觀衆認識了凌峯,那麼這部《逍遙無極》就讓全華夏的人認識了他。

凌峯跟自己的女人們在家裏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慶祝,就連小玲敏姐三人都喊了過來,這些天三人還處在休假期間,平時沒事還經常跟凌峯電話聯繫着,只不過這次倒是回國以後的第一次見面。

這次慶祝除去雪女都喝多了,而水若雲也終於如願以償的爬上了凌峯的牀,雖然是跟好幾個女人一起,不過已經無所謂了,畢竟拿在手裏的錢纔是錢不是。

而小玲三個女人卻是第二天一早就離開了,看來凌峯跟她們之間的緣分還沒有到頭,尤其是再一次把人家睡了以後。

時間一晃眼進入了九月,《逍遙無極》的旋風已經過去了,雖然廣大的人民羣衆都希望凌峯出來繼續拍電影,可是凌峯卻是沒有了那份新意,有些事情淺嘗即止就好了,過猶不及就不是件好事了。

“叮鈴鈴……“這天凌峯正在跟雪女逗弄小狐狸謝庭的電話打了進來。

“謝哥有事嗎?”謝庭沒事的時候一般是不會給凌峯打電話的,他打電話來大都都是說一些謝婉柔的事情,這麼長時間了謝婉柔心中的怨氣應該早就消了,可是她卻從來沒有給凌峯打過電話。

“凌弟,婉柔遇到麻煩了,她讓我跟你說一聲對不起。”謝庭的聲音有些低沉,裏面似乎還有一些埋怨,正是因爲凌峯他才把自己的孫女送去了中東,可是現在自己孫女有生命危險了自己卻救不了她。

凌風心裏咯噔一下,他在謝婉柔身邊可是派了一個宗師級的武者的,現在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