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嘿,我學着小智那yd的笑聲,把婷婷壓在了牀上..

等婷婷滿面紅潮幫我解決完之後,我倆下了樓,剛一下樓,師傅就對我說,瓜娃子,你不是想要尋找第三個太歲,然後合成神羽太歲嗎?最近這幾天沒什麼事,你可以去找一下了。

我說,忽然之間我又不想去了,我想留在這裏陪婷婷。

婷婷卻對我說,咱們還是去尋找吧,說完這句話,婷婷趴在我的耳邊小聲說,亮子啊,你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將來萬一你實力強橫,不想保住童子身的話,咱倆也能..

說到這裏,婷婷的小臉再次紅了。

我嘿嘿一笑,心說,這倒也不錯啊,反正最近有婷婷呢,我要受不了,就讓她用嘴幫我唄,最好是趁着現在這些機會,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爲,萬一將來我修爲屌到不行的時候,我不想保留童子身了,我就直接拉着婷婷,天天在牀上ox。

我說好,那我們收拾收拾,就當是去旅遊了,我和婷婷一起去吧?

我剛說完,忽然葉子就跑了過來對我說,師哥啊,我也想去,你看行嗎?

我靠,我心說這怎麼能行?我跟婷婷去八百里伏牛山,沒事晚上還能玩個小野戰什麼的,多刺激,豈能讓她跟着?

我笑道,師妹啊,我去伏牛山尋找九衍太歲很危險的,你跟着怎麼能行呢?是不是,你還是跟着師傅,好好修行道術吧,等你道術厲害了,我帶你出去玩啊,好嗎?

葉子知道我話裏的意思,當下就對師傅撒嬌,她說,師傅啊,我也想去嘛,我天天憋在家裏都快悶死了,我也要去嘛,你就命令師哥帶我去嘛!

師傅被葉子纏的沒脾氣了,當下就說道,行行行,瓜娃子,你就帶葉子去吧,以你現在的修爲,保護葉子和婷婷還是沒問題的。

我靠,我徹底沒脾氣了,怎麼一撒嬌就好使?這不科學啊。

萬般無奈之下,我上樓收拾了一下行李,當天下午帶上幾千塊,然後帶上生活必需品,以及帳篷什麼的前往傳說中的八百里伏牛山,至於能不能找到九衍太歲,我不清楚。

但我還是挺期望能夠找到的,畢竟找到九衍太歲,其一,我能擁有三頭六臂,其二,我還能背生雙翅,翱翔蒼穹! 等我們坐車的途中,一起趕往伏牛山旅遊的人講述了一個關於伏牛山的故事。

他說,這伏牛山啊,可是大有來歷,在車上他這麼一說,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過去,那人年紀約莫三十歲,頭上略微有些禿頂,看起來像是個生意人,這山海南北的,大家在一起吹吹牛逼,聊聊天,消遣一下時光,感覺還挺好。

他嘬了一下牙花子說道,秦朝的時候啊,我國人多地少,有的地方只好在石板上堆土種莊稼,收穫的糧食遠遠不能滿足人們的需要,許多窮人經常忍飢挨餓。而官府不是抓丁,就是搜刮錢糧,百姓沒有活路,到處都是造反的人。

朝中一個奸臣想出了一個歪主意上朝奏道:“皇上,世上人多容易生是非,不如多殺些刁民。人少了,糧食就夠吃了,百姓就不造反了。”秦始皇聽了,覺得有理,就派人鑄了頭萬斤鐵牛,讓官兵們把鐵牛拉到百姓家,並規定:鐵牛推到誰家,限三天推到別家去,推不走就殺掉全家!這萬斤鐵牛成了吃人獸,推到哪那兒,哪兒的老百姓就哭聲一片。

有一天,萬斤鐵牛推到了一寡婦家門口。寡婦抱個沒滿月的娃娃,望着那頭吃人獸,眼看到了三天期限,只好哭天抹淚。

正哭哩,感覺有人拍了她一下:“別哭了,我給你指條活路吧。”寡婦擡頭一看,是個白鬍子老頭兒,趕忙跪地下磕起頭來。

白鬍子老頭兒亮出一樣東西,亮晶晶的像根繡花針。他對着繡花針吹了口氣,說聲:“變!”眨眼間,繡花針變成了一根鞭子。

老頭兒說:“這叫趕山鞭,是件寶物。到了今天晚上三更天,你拿着它,對着鐵牛打三下,保你母子平安。”說完,金光一閃,老頭兒不見了。

到了夜裏三更,寡婦悄悄地起來,拿起趕山鞭,對着鐵牛身上就打。咦,萬斤鐵牛真地晃起來了!寡婦又喜又驚,把眼一閉,啪!啪!又是兩下,鐵牛先是一陣抖動,接着一搖三晃,越走越快。由於用勁太大,趕山鞭都戳到牛屁股裏了!鐵牛走着晃着,趕山鞭左右甩着,一直等到趕山鞭甩掉了,鐵牛才慢慢停着不動了。

第二天,官兵們發現鐵牛不見了,就來逼着問寡婦。寡婦把白鬍子老頭兒的事兒,一五一十地說了。官兵們一聽有寶貝,趕緊去追。找着了趕山鞭,又趕緊獻給秦始皇。

秦始皇得着趕山鞭,急忙去趕萬斤鐵牛,誰知道無論怎麼揮鞭,鐵牛隻是紋絲不動。看到這種情況,秦始皇心裏不禁有些發毛,心想:“這也許是上天在警示我?”從此以後,秦始皇再也不敢用萬斤鐵牛坑殺老百姓了。他拿着趕山鞭,把陸地上許多大山趕進了大海,填海造田,也算幹了件好事。

從此,萬斤鐵牛就留到了原地,天長日久,變成了現在的八百里伏牛山。據說送趕山鞭的白鬍子老頭兒,是天上的太上老君。見秦始皇殺人太多,爲了搭救老百姓,才把寶物送到人間。

他這麼一說,頓時所有人拍手驚奇道,還真有這回事?

那人笑道,這個嘛,傳說而已,就是感覺挺有意思,所以講給大家聽聽。

婷婷和葉子也是聽的津津有味,兩人意猶未盡,還想繼續聽那人吹牛逼,我小聲說道,行了,咱們不要過於聲張,到了伏牛山上好好玩玩就行。

伏牛山乃是秦嶺山脈東段山脈延伸之一,主峯老君山,還有石人山,寶天曼,老界嶺,山峯衆多,能不能找到九衍太歲,我也不確定,反正儘可能的努力去找吧,如果找到了,那我不就真的可以擁有傳說中的神羽太歲了?

也不知道在天空中啪啪啪是什麼感覺,不由得我又學起了小智那yd的嘿嘿嘿嘿..

我們這裏離伏牛山不遠,到了傍晚的時候,就已經到了伏牛山景區的附近,我和婷婷還有葉子下了車,準備找一家賓館休息一晚。

葉子很懂事,知道我和婷婷肯定要住在一起,畢竟我倆晚上還有事要忙,她自己則是住了一間。

和婷婷一起出去吃了頓晚飯,剛回到了賓館,我正想抱着婷婷,上下其手摸一番的時候,忽然我感覺一陣法力穿透房間,朝着更遠處擴散而去。

頓時我渾身一驚,鬆開了婷婷。

婷婷愣住了,她問我,亮子你怎麼了?

我說不對勁,剛纔我好像感覺到有人在使用法力!婷婷疑惑道,法力?在如今的社會當中,會法力的人好像不多啊。

我恩了一聲說道,正是因爲如今的社會上,會法力的不多,所以我感受到了那股法力之後,感覺很是詫異,這是純正的法力,不是陰氣,不是煞氣,也不是妖氣。

婷婷小聲說,莫非也有人跟咱們一樣,來伏牛山尋找九衍太歲?我說,有這個可能,不過我們還是小心一點,會法力的不一定就是好人。

畢竟前邊有卜善卜冤作爲例子,所有的修道之人,並非全部都是正派,我要多留一個心眼。

過了一會,婷婷說道,亮子啊,要不你去葉子那屋,讓葉子叫過來一起睡?

我靠,我差點趴在地上,我說這怎麼能行?婷婷說,沒事啊,咱們又不做別的事,我是擔心小師妹年紀小,萬一被不軌之人盯上了,出了問題那就麻煩了,咱們三個一起睡,頂多就是不脫衣服,這也沒什麼尷尬的,你說是不是。

我想了想,是這個道理,小師妹是我們開天教的掌上明珠,我和師傅都不會讓她受到傷害的。

當下我出了門,來到小師妹的房間,敲了兩下,仔細一聽,裏邊沒反應,我趕緊問,小師妹,你在嗎?

裏邊還是沒聲音,我靠,我嚇了一跳,當下二話不說猛然一腳踹開了賓館的房門,好在這賓館還不是多麼高檔的那種,門上的鎖也並非防盜的,我一腳踹開,頓時臉面紅到了脖子根。

小師妹正在脫內褲,看樣子是打算去洗澡,我趕緊紅着臉進了屋,關上了門,低着頭說,小師妹,我喊你,你怎麼不吭聲啊?

小師妹說,我正打算洗澡呢,師哥你叫我幹什麼?

她光着身子被我看到,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她也沒有尖叫,淡淡的繼續脫着內褲,隨後朝着浴室走去,我說,我剛纔感受到了一股法力,好像是在查探附近的東西,我怕你有危險,想讓你叫過去一起睡。

小師妹已經進了浴室,透過玻璃我能看到她苗條玲瓏的身段,越來越豐滿了。

她在裏邊哦了一聲說道,我怎麼沒有感受到啊?我一聽這話,心中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讓小師妹喊過去一起休息,因爲一般修行不深之人,是不會使用法力搜尋的。

而使出法力搜尋之人,定然修爲不低,且還能讓小師妹這種休息過道法之人感受不到那種法力,這種人絕對厲害!

我之所以能夠感受到,也是體內太歲產生了波動,我心中奇怪,心說這社會上難道還有高人?

小師妹不一會洗完了澡,裹着浴巾就出來了,她說,師哥,我搞定了,走吧,等到了我們的房間,我剛關上門,就聽到了走廊裏傳來啊的一聲尖叫!

那是一個男人的尖叫!聽起來有點歇斯底里,聽起來有點撕心裂肺,像是很疼,我渾身一驚,趕緊對兩人說道,你們兩個就留在這個屋子裏,哪都不要去!我出去看看。

畢竟現在的婷婷成爲了人形,她已經沒有了法力,而葉子的修爲,頂多算是半吊子,根本搬不上臺面。

當下我走出房間,剛一出門,映入眼簾的一幕嚇了我一跳! 在這賓館的走廊中,一箇中年男子的靈魂穿過房間的木門,正慌亂的左右奔跑着,賓館走廊那頭,老闆急急忙忙跑了上來,想要看清是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中年男子的靈魂,則是恍然漂浮在空中,他不知所以的看着所有我,不知所以的看着賓館老闆,似乎根本不明白,自己已經死了。

我擡手從煉玉鐲中放出一團法力,將他的鬼魂收進了煉玉鐲當中,我心說剛纔那啊的一聲大叫,可能就是發出來的聲音,沒成想,那正是他生命當中的最後一句話。

此時,賓館老闆敲了敲傳來聲音的那個房間,我正要回到自己房間之時,忽然那個房間的門打開了,而從裏邊走出來的人,嚇了我一跳!

正是那中年男子的肉身!

我大腦當中像是劃過了一道晴天霹靂,轟然讓我驚住了!那男子沒有了靈魂,肉體肯定就死了,等待他肉體的,只有慢慢腐爛的過程。

可現在他的肉體竟然從房間裏邊走了出來,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了有人侵佔了他的肉體!將他的靈魂從他肉體當中趕了出來,我仔細看了看這個男人,這人的長相跟剛纔的靈魂絕對是一模一樣的!

我心中奇怪,心說這傢伙侵佔別人的肉體是想幹什麼?

賓館老闆問他,剛纔你們這裏邊發生什麼事了?那中年男子急忙笑道,沒事沒事,就是在洗手間摔了一跤,太疼,忍不住就叫了一聲。

老闆笑了笑,從懷裏掏出香菸,遞給他一根說道,兄弟,壓壓驚,別大驚小怪的嚇到別的顧客。

那中年男子也笑了笑,擡手接過了香菸,又跟那個老闆寒暄了幾句,隨後關上了房門。

我趕緊走回屋內,婷婷和葉子同事問我發生什麼事了,我想了想,還是不要告訴她們,免得她們驚慌失措。

我說,沒事,就是一個男的摔了一跤,結果這貨就大叫了出來,你們先睡吧,我去客廳看會電視。

說完,我走了出來,把牀留給了葉子和婷婷,其實並不是我不想去裏邊睡,而是因爲我看到了葉子脫下自己的浴袍,渾身一絲不掛的躺在牀上,這多少讓我有點蛋疼,這小妮子整天也放的太開了,可能從小沒有爹,沒有人管,比較野吧。

我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打開電視,但我沒有心情去看,我心裏一直在思索,那個侵佔男人肉身的到底是誰?

從他所作所爲來看,定然不是好人,定然不是正派!正派不會這麼做,我心裏思索了許久,心說要不把那個中年男子的靈魂從煉玉鐲中放出來問問,但轉念一想,萬一那個人知道我收走了那具肉身上原本擁有的靈魂,那豈不是要與我爲敵了?

仔細一想,我決定元神出竅,自己進入煉玉鐲中問問他!

說幹就幹,我小心翼翼的掐動法決,生怕自己使用法力過於強盛會引起隔壁男子的注意,當下就小心控制着自己的靈魂,飛進了煉玉鐲當中。

在煉玉鐲裏,那人正跪在地上苦苦求饒,我一看,我靠,原來是火麒麟正在欺負他。

我說,火麒麟別鬧,我有點事要處理,當下我走到中年男子旁邊,將他扶起來,我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他說,我叫阿豪,你是誰?我怎麼會在這裏?

我說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可能幫助你找回自己的肉身。

他一愣,然後問我,找回自己的肉身?我..

說到這裏,他低頭朝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當他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有些虛無縹緲之時,猛然震驚的說,我死了?!

我恩了一聲,接下來不等他宣泄情緒,我就直接說道,你先告訴我,你在房間裏發生了什麼事。

那人趕緊對我說,我什麼都沒做啊,就在房間裏看電視,結果有個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就進了我的房間裏,他進來二話不說,伸長了舌頭就朝着我咬,我嚇的趕緊朝着房間外邊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連門都沒開,人就跑出來了,然後你就讓我弄到這了。

我淡淡的恩了一聲,開始在自己心裏思索,他說他連門都沒開就跑出了房間,這說明他已經死了,他的靈魂已經離開了肉體,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就是說,那個殺他的人,剛伸出舌頭去咬他,但還沒咬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被嚇死了,而那個人則是順理成章的侵佔了他的肉身。

我問他,那個人有什麼特徵?長什麼樣?還有他伸出的舌頭是什麼樣的?

他仔細回想了一番,然後對我說,那個人伸出舌頭之後,兩眼放光,看起來不像是人眼,而且他的舌頭很古怪!

我一愣,趕緊問,他的舌頭怎麼古怪了?

他說,那個人的舌頭伸出很長,而且舌頭看起來不像是人的,因爲人的舌頭上有舌苔,但他的舌頭上沒有。

這個我知道,人的舌頭上都有舌苔的,也就是上邊的白色小點,人的舌頭與動物的不同,比如貓的舌頭上,就有很多倒刺,這方便他們舔舐身上的毛髮,剔除跳蚤。

我說,那他的舌頭是什麼樣的?你感覺他的舌頭不像人的,像什麼的?

他歪着頭,思索了片刻,然後對我說,我感覺他的舌頭就像狗舌頭一樣,上邊沒有人類舌頭上的舌苔,也沒有尖刺,很平整,不過偶爾會有一兩條紋路,上邊還沾着口水,看起來很像是狗的舌頭。

我頓時愣住了,如果按他的描述,這人的舌頭伸的特別長,而且沒有舌頭,還留着口水,如果硬說他是人,那也只能說明這傢伙身體有病,就像控制不住自己流口水一樣,這也是病,這是神經上出了毛病。

但我剛纔站在房門口的時候,看到那人與房東說話,感覺他挺正常的,而且很有禮貌,不像是有精神病吧?

難道那傢伙也不是人?

我說,他除了舌頭不一樣,還有什麼地方與常人不一樣?他說,這個我沒仔細看,不過我從房間跑出來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他的後腰上,好像長了一片黃色的毛髮。

我靠,我徹底愣住了,如果說這人是妖怪成精,那以他剛纔釋放的法力來看,這肯定是個高手,但高手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破綻或者缺點暴漏出來呢?

那個男子肯定是個高手,因爲他使用法力之時,葉子根本感受不到,只有我隱隱約約感受到了一點,這修爲絕對不低,既然修爲不低,那他的後腰上,怎麼會長出黃毛?難道是尾巴?

這可太怪異了,我對這男子說道,你先留在這裏吧,你的肉體被他侵佔了,出去之後也頂多算是個孤魂野鬼,留在這裏,說不好將來我能幫你一把。

隨後我又對火麒麟囑咐了一邊,讓火麒麟不要欺負他,然後我的靈魂再次飛回了肉體。

我坐在大廳當中,心不在焉的看着電視,我這一會特別想放出法力搜尋一下這附近的所有人,看看到底多少人是普通人,多少人是妖魔鬼怪,媽的,自從我服食了千年太歲之後,我發現我總能遇到很多鬼怪。

思前想後,最後我還是決定,悄悄的放出法力,搜尋一下附近,畢竟每個人都有求知慾,每個人都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自從聽了阿豪靈魂跟我說過的話之後,我也忍不住想要探索一番那個男子的房間。

但我知道,這麼做,風險很大,萬一被他發現的話,如果不打起來,那還好,萬一要是打起來,葉子幫不了我多大的忙,婷婷現在就是一介凡人,我唯有靠自己的力量了。

但最後,爲了婷婷和葉子的安危,我還是忍不住心中的疑問,最終決定用法力搜索一下附近,看看隔壁男子到底在幹什麼。 我瞧瞧的放出法力,讓法力滲透我四周的房間,我東側的隔壁就是那個侵佔阿豪肉身的人,西側隔壁我還沒看,當下我想先看看西側隔壁。

剛把法力侵入進去,就聽到了一陣啊啊啊的叫聲,尼瑪,我一看,一男一女赤裸相擁,正在激烈的pk,我趕緊把法力撤了回來,再次朝着東側的隔壁侵入。

剛一侵入進去,映入我眼簾的東西嚇了我一跳,那長舌頭男子正在伸長了舌頭舔舐着一塊生肉。

生肉上滿是鮮血,他也不咬下去,就是伸長了舌頭一直在舔,讓那生肉上的鮮血慢慢的都舔舐乾淨之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他的嘴巴慢慢的變長,開始從臉上凸顯出來,而且嘴巴上慢慢的也長出了幾根黑色的,粗碩的鬍子,慢慢的,他的鼻子也跟隨着嘴巴一起凸顯了出來,片刻後,我一看他的表情,猛然震驚!

這活脫脫的就是一個狗頭!

他的嘴巴變的非常長,此時一口咬住生肉,狠狠的在嘴裏咀嚼,那生肉當中的鮮血被濺的到處都是,不一會,他就將生肉吞了下去,不過他臉上的表情,卻是意猶未盡。

我驚恐的看着這一幕,心說此人難道是狗妖?

但妖物與鬼物不同,大多數妖物是不會侵佔別人肉身的,可他是怎麼做到的?況且他侵佔別人肉身的動機是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那個狗頭人警覺的嗅了一下鼻頭,像是發現了什麼,我趕緊收回法力,將心神沉靜下來。

片刻後,我想起了師傅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他說,幾十年前,在南疆曾經有人拜狗神,因爲那些邪教之人所認定,狗就是最忠誠的生物,他們只要跟隨了某個人,就會死心塌地的跟隨他一輩子。

而邪派信徒則是認爲,狗神纔是對黑暗最忠誠的僕人,只要拜狗神,信狗神,狗神便能賜予他們神祕的力量!

我心說,難道隔壁那男子,正是從南疆而來的狗神信徒嗎?當年的南疆,現在應該是雲南那一帶,或者說是西雙版納森林那一塊,如果說是南國,那就有可能是東南亞了,東南亞泰國老撾緬甸越南,那裏的巫蠱降頭最爲陰毒。

就在我這麼思索之際,忽然我的房間被人敲響,我驚覺的渾身一顫,問道,誰啊?

老闆笑道,兄弟啊,十一點了,外邊的飯館也快要關門了,我來問問你們需不需要點餐。

我哦了一聲說,謝謝了,我不需要。

坐在沙發上,想來想去不得要領,我心說如果這人真是狗神信徒,那他們來中原這地帶幹什麼?尋找九衍太歲?他們狗神信徒也知道這個消息嗎?

九衍太歲那是七師叔遊歷伏牛山之時偶然遇上的,當時七師叔自己都不知道,他說那玩意就像是一條半尺多長的黃色大蜈蚣,長滿了腿,當時七師叔沒在意。

後來祖師爺告訴他,那正是傳說中的九衍太歲,渾身長滿手腳,只要服下,就能擁有三頭六臂的神通!

想來想去,想不出結果,我索性躺在了沙發上,正準備睡覺之際,忽然房門再次被人敲響,我心中奇道,這大半夜的,誰他媽整天不睡覺啊。

我嘟嘟囔囔的邊走邊問,誰啊?我話音剛落,就打開了房門。

這一瞬間,我雙腿一哆嗦,差點坐在地上,站在我房門口的,正是那個狗神信徒!

他笑着對我說,兄弟,我有點餓。

我靠,他這一句話說出來,我差點都嚇尿了,我支支吾吾的說,你…有點餓…那你…就下樓…吃飯去啊..

他笑着說,下邊都關門了,你這邊有東西吃沒?給我點吧。

說完,他就要往屋裏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