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他進去我的節奏了,有戲:「要不這樣吧,我這裡缺個打雜的,你來嗎?」

「我……真的可以嗎?」羅蘭懷著感動又懷疑的問道,他不知道這個以前從來正眼不瞧他的酒館老闆今天為什麼對自己如此親媚?

「當然!你別懷疑,我雖然是個黑暗精靈,但我有時候也會保護弱小的。怎麼樣,每個月10個金幣,酒免費喝,但是喝醉做錯了事老爹我可是會懲處你的。」湯姆老爹循循善誘。

羅蘭手開始抖了,連酒杯都拿不好了,他非常激動。從前他一直以為自己最終會在某一天葬送在某隻魔獸的口中。雖然他是一名正式騎士,但是他已經老了,有的時候明明發揮了鬥氣,卻在半途中消散。如今可以在一個安全舒適的地方呆到終老,加上過去日子帶來的痛苦,他覺得自己可以放棄那些空無的騎士精神了,所以毫不猶豫他答應了!

「好!」 ?好了,上個時代的命運之子已經到了手中,現在該是為他找一個老婆。雖然這個時候命運之子是他的孫子,不過時間線亂成這樣,兒子應該也能行吧?不行也要行!

湯姆老爹開始計劃著他的「陰謀」了……

……

羅蘭在湯姆老爹的酒館呆了半年了,這天,他幫著傑克小子給酒館的客人端酒送菜,正好到了有一桌。

這桌人是他以前所在的小傭兵團,這些人接過酒就拉著羅蘭打趣,反反覆復就是你個騎士老爺現在成了酒館服務生有什麼感想。在這個世界里劍士類職業和騎士雖然都是使用鬥氣來輸出傷害。但是前者是屬於平民職業,修鍊出的鬥氣也是非常普通的無屬性鬥氣。但是騎士卻不一樣,他們所修鍊的鬥氣卻能發揮出各種屬性。這些屬性鬥氣修鍊方法都把握在了上層貴族的手裡,根本不會拿給平民子弟。所以造就了騎士和劍士兩種相同但又有本質不同的職業。

這桌人里有個法師眼尖,瞧了羅蘭半天,然後問道:「我說羅蘭啊,我怎麼發現你變年輕了?你們看,他的頭髮居然有些恢復了金色。」

同桌的傭兵們聽到,再一次把羅蘭圍起來,好好的圍觀了一把,也都發現了羅蘭異樣,皆都嘖嘖稱奇。紛紛詢問羅蘭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喝了傳說中的「不老泉」,恢復了年輕?

羅蘭聽到這裡,也發現了自己的異狀,這些天他也感覺到了自己變得從前更有力氣了,一些曾經受到的隱疾也不再發作,特別是他隱隱覺得自己停滯數十年的等階要突破了。

在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先前那個法師又說話了:「我覺得羅蘭可能是在這裡,放下了負擔,不用在出生入死,所以這個心態也好了,自然肉體也開始轉好,這不是沒有先例的。」

眾人也都贊可了這個說法,但還是有人覺得另有其事,心裡隱隱有了盤算。羅蘭回到廚房去了。湯姆老爹剛才也暗暗關注了那裡發生的事,轉過身他逮住正在睡覺的白貓愛德華:「你召喚幾個惡魔出來,等那個傭兵團去到迷霧森林給我全部滅了,不能放跑一個,做好了,我也准許你投影回到深淵。」

這些有可能影響湯姆老爹計劃的人還是清除了比較好,白貓愛德華忙不迭的點頭,然後跑出去了。

……

「滴,提示,發現命運之力開始轉動,命運之力上升1%……」

「哦?看來有些事要發生了。」

秋季到來,道路兩旁滿是豐收飽滿的麥麰,一隊騎士賓士在道路上,騎隊中間有著一輛馬車,眾騎士護衛兩旁。

終於在夕陽落下時,他們看到了遠處的房舍,一名領頭的騎士放慢速度來到馬車的車窗旁,對裡面說:「小姐,前面就是湯姆老爹的酒館,再前面就進入迷霧森林了,您看……」

「那就在那個酒館休息,順便找個嚮導,明天再進入迷霧森林。」一道淡雅的女聲從馬車裡傳來。

「繼續前進,到前面那個酒館再休息。」騎士領隊對著旁邊的騎士們吆喝。

終於來到酒館門口,馬車上的女子也從車上下來,她穿著貴族出行所用的黑色獵裝,襯得身材凹凸有致,可惜臉上帶著薄紗,遮擋住了容顏,不過從她的舉止來看,這位貴族小姐的樣貌一定不差。

騎士們簇擁著貴族小姐進入酒館,凱恩掃了他們一眼就繼續打瞌睡,林奇繼續著他那精靈唱腔的吟唱,大多數傭兵們不是在喝酒吃肉就是聚攏在一起賭博。人群進入時,沒幾個人看他們,不過當發現騎士們中間有個身材別緻的女子,眾多傭兵們還是情不自禁的吹起了口哨,惹得騎士們紛紛手按劍柄對他們怒目而視。湯姆老爹的酒館唯一不好的就是沒有做皮肉生意的女郎,曾經有那麼些做傳統生意的女郎聞風來到這裡,不過第二天就在迷霧森林邊上發現了她們的屍骨,也不知道是魔獸還是人乾的,從此以後就再也沒女郎來這裡做生意了。傭兵中間也有女性職業者,不過其中滿身肌肉五大三粗的佔據百分之九十五,剩下那百分之五是那精靈和人類結合產生的半精靈,這類半精靈通常都兼職傭兵團團長的情婦……你問我女性法系職業應該不是滿身肌肉吧?那當然不是,不過法師大人誰敢強上?所以可以想象普通傭兵們有多麼饑渴……

當然吹口哨是一回事,強上這種事在湯姆老爹的酒館還是見不到的,長期在這裡呆的傭兵和冒險者都知道這個酒館的打手有多麼恐怖。

一群人在酒館里找了一圈都沒找到空位,最後還是騎士領隊深悟做人的道理,花了些金幣讓幾個冒險者讓出了位置擦終於坐下。但是當傑克小子出現在他們面前,還是嚇得幾個明顯剛進階的菜鳥騎士跳了起來,特別是傑克小子還把手伸向衣服裡面,那幾個菜鳥突的拔出劍,結果傑克小子拿出了個小本子和筆問道:「客人們要點什麼?」幾個菜鳥的動作引得旁邊的傭兵們哄堂大笑,騎士們臉上也是訕訕。

騎士領隊點了些吃喝,等到傑克小子端上吃食,他才站起身,走向湯姆老爹所在的吧台。通常來說酒館旅店老闆都兼職情報販子或者當地任務發布人。騎士領隊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非常識趣的先點了一杯酒,然後開始問詢湯姆老爹。

「發布任務需要五個金幣。」湯姆老爹擦著酒杯回應騎士領隊。

雖然知道迷霧森林外這個酒館東西貴得離譜,但是一聽到在別的地方几個銀幣就可發布任務到這裡卻要五個金幣,騎士隊長還是不自覺嘴角抽搐一下:「我需要找一個熟悉迷霧森林的人當嚮導。」

接過金幣,湯姆老爹從吧台下拿出一張紙刷刷寫起來,寫完后,往吧台左側的牆上一拍,紙就粘在了上面,這面牆上已經有了許多寫著任務的紙張,如果有人接任務就會扯下紙張人後找老爹。 ?騎士們護衛者貴族小姐在離湯姆老爹酒館不遠處扎了個小營地。

一夜無話。

第二天,騎士領隊來到酒館的任務發布牆上看見自己發布的任務還是被貼在那裡沒人領取。這次來到迷霧森林是有著緊急任務,而且騎士隊長自己也有著小心思。他來到吧台,依舊點了杯啤酒,然後開始詢問湯姆老爹能不能幫他找個嚮導。

「五個金幣。」湯姆老爹頭也不抬的開出請自己幫忙的價碼,搞得騎士隊長一陣鬱悶。

接過金幣,湯姆老爹才抬起頭:「要什麼樣的嚮導?等階需要多高的?是要進入迷霧森林的外圍還是裡層?異族人要不要?」

「等階最好是能高點,我們所需要尋找的東西可能要深入迷霧森林,異族人就算了,非我人族其心必異嘛。」騎士隊長回答到。

卻見湯姆老爹聽見最後一句,定定的看著他,直看得騎士隊長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威脅徘徊在自己周身,差點就要激發鬥氣。只聽湯姆老爹「哼」了一聲,那種感覺才消失。這時他才醒悟這面前的是只黑暗精靈,人類的死敵。自己這樣說當然得罪了他,想到這裡,他也不準備求湯姆老爹幫忙找人了,離開座椅就準備走。

「等等,你說的人我這裡還真有。」湯姆老爹依然是那副無所謂的口氣。

「多謝老爹,可能介紹一下嗎?」騎士隊長重新坐回去,態度也變得稍好。

「骷髏,去把羅蘭找來。」湯姆老爹對著遠處打掃的死靈大帝一頓吼,死靈大帝也不在意,轉身去了地下室。

不多久,羅蘭就從地下室上來了,他正在那下面搬運酒桶,渾身都濺滿了酒漬。

「老爹,你找我?」羅蘭恭敬的對老爹說道,這時的羅蘭滿頭金髮,面孔成了一張充滿陽光帥氣的面容,再不復以前蒼老的模樣,湯姆老爹默默的給埃蘭點了個贊。

「對,你站好,有任務給你啊。」湯姆老爹對羅蘭說完,又轉頭對著騎士隊長:「你瞧,這位怎樣?才進階的青銅騎士(騎士的等階劃分分別為:見習扈從-正式扈從-正式騎士-青銅騎士-白銀騎士-黃金騎士,劍士劍聖的劃分也參照這個,黃金之上就是神力劃分了)雖沒掌握領域的力量,但這可是騎士啊。而且他在這裡混了十多年了,曾經一度到達過迷霧森林的內湖。怎麼樣,這個人當嚮導不錯吧,不是看你們是貴族,有著基本信譽,我也不會讓我的員工搞這個兼職。」此時湯姆老爹就像是在推銷安……哦錯了,就像是在推銷地精鍊金產品(地精產品一大特點就是極不穩定,可能下一刻就會爆炸)一樣,非常殷切。

騎士隊長也轉身看著這個小夥子(別人真實年齡肯定比你大啦),凝望良久才開口:「你也是騎士?」

「是的,閣下。」羅蘭不卑不亢的回道。

騎士隊長也知道大陸上百國混戰,一些習有特殊鬥氣的騎士因國破家亡跑來這裡充當冒險者和傭兵也是正常,所以他不再多問,轉頭詢問湯姆老爹:「那麼老爹,雇傭他需要多少金幣?」

「嘿嘿。」此時的湯姆老爹笑得一臉燦爛(看來某人以成功代入奸商的角色)。「200個金幣每七天!他可是我湯姆老爹酒館出品的貨……不,是我這裡擔保的人,信譽卓越!」

騎士隊長聽到這種離譜的價錢,一臉彆扭,整個臉都苦成了一團,很想退貨,但是考慮到自己可能找不到適合的人,還是肉疼的掏出了錢。

「來,羅蘭,既然要出任務給酒館賺外快了,老爹我也不差餓兵,這幾個東西拿去。」湯姆老爹說著就從桌下拿出一把非常普通的制式十字劍,不過當羅蘭接過長劍時,這把劍微不可查的震動了一下。喲,這把屠神之劍居然還能和這過氣的命運之子產生反應?不管這個,湯姆老爹又拿出一套滿是灰塵的皮甲,看得旁邊騎士隊長眉頭大皺。嘿,你懂個屁,這可是龍皮甲,不搞得臟點,你們都認出來了還了得?羅蘭接過這灰撲撲的皮甲毫不猶豫的就穿上。

「嗯,不錯,是個帥小伙,去吧,別給老爹我丟臉。」看著面前這個持劍著甲的英武青年(老年?),湯姆老爹勉勵了幾句。

羅蘭對著湯姆老爹回敬了一個貴族禮,就跟著騎士隊長向門口走去,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他掛在胸間的金幣項鏈肉眼不可察的閃了一下。

看在眼裡的湯姆老爹嘴角劃出一弧:「嘿嘿,轉動吧,命運,轉動吧!」

……

「小姐,這位10級的青銅騎士閣下將成為我們的嚮導。」回到營地騎士隊長先領著羅蘭去見了貴族小姐。

「哦?你是個騎士?你來自哪個王……」貴族小姐聽說羅蘭是個騎士有些好奇

「咳咳。」不過她的好奇被騎士隊長打斷了,出門在外還是別打聽別人的隱私。

「你好,美麗的小姐。很榮幸能為你服務。」羅蘭客氣的說道,並不理公主的交淺言深的問話。

在騎士隊長帶著羅蘭見過貴族小姐后,就讓旁邊的騎士們開始收拾,準備啟程。羅蘭觀察了一下這個團隊,包括騎士隊長在內,總共是11名騎士。其中騎士隊長明顯是青銅階巔峰12級騎士,走在他身邊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壓制,這就是領域的力量。其他騎士基本上都是正式騎士等階,有兩名和羅蘭一樣也是才進入青銅階的10級騎士。那名貴族小姐表現出來的樣子毫無力量可言,或許不是職業者,或許是個低等級的輔助職業者。貴族小姐身邊還有個老嬤嬤,弓著身縮手縮腳,感覺就是個侍女一流。但這個團隊共同點是都把代表著家族的紋章和徽章收了起來,讓羅蘭猜不出他們從哪裡來。不管這些,這個團隊最多到達迷霧森林裡層和外層交界就是最大限度了,所以羅蘭決定要帶好路,負起嚮導的職責。 ?「老爹,我錯了。」白貓愛德華渾身發抖的站在床沿邊上向著湯姆老爹講著他的失敗。

「嗯?你他么個惡魔大君連個小傭兵團都搞不定?」湯姆老爹狹長的眼睛一眯,契約束縛直接發動。

白貓愛德華痛得在地上又跳又滾,這可是灼燒靈魂的痛楚啊:「老……爹,你聽我解釋,我派……哎呀痛啊……」

湯姆老爹收起束縛,然後聽他繼續說道:「呼……老爹,我派了幾隻惡魔守衛,是那種誕生了理智的親兵啊,可是那個團隊里的法師運氣真的太好了!地獄烈焰過去,他身上的那件斗篷居然吸收了。一斧頭砍過去,卻從旁邊跳出一匹風狼幫他擋了。使出惡魔嚎叫,他前面正好有個聚音菇吸收了。反正怎麼都弄不死他,居然被他逃走了……」

「哦?這是什麼情況?」媽蛋!一個小傭兵團里也有人含有命運的力量?

「老爹,這是他的魔杖,你可以算一下。」

「嗯!下去吧你,要謹記這次教訓,獅子搏兔也要用盡全力。下次你就直接召喚惡魔領主來干。」

「是……老爹……喵」

摸了摸這魔杖,居然還真有那麼一絲命運之力,嘿,這可奇怪,在自己地盤上的命運產物都逃不過自己的雙眼,這個人有命運之力卻能躲開自己的追查,值得研究一下……

……

迷霧森林邊界極其廣大,但進出口就只有湯姆老爹酒館靠近的這一處。這是為什麼呢?還是因為迷霧二字,如果從其他地方進入,隨便你多大的冒險團隊,隨便你有什麼聯絡方法,只要進去了,過不了一會你就會發現身邊除了自己就是自己,寂靜的可怕,潛伏爪牙的魔獸們徘徊在你周邊,那些邪惡的樹精不停移動把你留下的各種標記抹掉,在這種內里危險無數,外里沒有援助的情況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消失在了森林裡,再也沒人見過他們。只有那些個人力量強大運氣又極端好的幸運兒才有可能誤闖出來,對他們來說這在裡面的時間就是噩夢,他們再也不會進入去裡面了。

迷霧森林是多久形成的?沒有人知道,這片大陸大多時候都在混戰,連史官都不多,誰還去調查一個森林的誕生和擴張。或許德魯伊聯盟有人去過,但從他們對這裡緘口不言,從沒有德魯伊主動來這裡就可以說明一些情況。嗯,危險的情況!大概百多年前,有人發現了一個缺口,這裡居然迷霧不那麼濃,當時就有冒險者組隊進入裡面,後來,他們活著出來了,他們的手上握有幾株稀有的草藥,身背幾匹稀有高級魔獸的屍體……這下子產生了轟動,其實也沒多大,但是還是有許許多多傭兵和冒險者紛沓而至,當有人在裡面發現並拿出了一把魔器后,這才引爆了大陸。緊接著又有人在裡面發現了稀有礦脈,無數公會行會,無數貴族勢力都把眼光集中在了這裡。

迷霧森林裡的樹木,多是高達百米,可謂參天巨樹。但越往裡走,樹木越發密集,有些樹木以的高度已經完全無法用眼睛來度量,只知它們直通天際。有那些傳奇半神強者來到這裡,自持武力在裡面發動飛行技能或是飛行道具,在林海里飛翔,可惜外圍處到是可以讓他們猖狂。一到裡面,沒有人能活著在天上飛,有一名運氣極好的法師逃了回來,告訴了人們,原來在那些通天巨樹上生活著無數大鳥,他沒看清,只知一飛進去,無數龐大黑影銜尾而來,這些大鳥還噴吐火焰和冰霜等等。有人懷疑那些大鳥難道是巨龍?有人開始祈求自己的神靈,低等神們才靠近就發現自己的神覺提醒自己這裡非常非常危險,過去就是損落的下場。所以低等神靈從不關注這裡。還是有那低等神靈向高等神靈求助,然而得知些微真相的高等神靈才不會來趟這渾水。

也就是這樣,迷霧森林成了傭兵和冒險者的天堂,這裡有無數珍惜草藥植物,有無數稀有魔獸,還有那上古魔器等待著有緣人們。冒險者越多,爭鬥也就越多,在森林裡大家為了爭搶某個東西互相廝殺,那些不幸遇難者居然有很高几率轉化成死靈,因此無數死靈法師也悄然來此隱藏森林之中。有人的地方,就有邪惡滋生,魔鬼來到這裡對著那些瀕死的冒險者推銷他們的契約。惡魔被這裡的混亂和邪惡吸引,來到這裡暗中進行挑撥,甚至不惜親自上陣。

這裡是一夜成就傳奇的天堂,也是一不小心墜入地獄的險地。

……

羅蘭帶著貴族小姐和她的保鏢們終於來到了迷霧森林的入口。

入口處有一個營地,還有一個小塔,小塔上的寶珠居然在吸收著迷霧。

「那是什麼?」貴族小姐好奇的問。

「那是除霧塔,雖然這一處迷霧相對稀薄但還是會對低階職業者造成傷害。有時候有特殊情況,整個森林的霧都會變濃郁,為了使這個入口持續如此低密度的迷霧,必須要不停用除霧塔。」羅蘭回答著貴族小姐的疑問。

「那個營地里是些什麼人?」騎士隊長指著除霧塔周圍的營帳。

「那是護塔小隊的主營地。」

「護塔小隊?」

「對。專職維護這個除霧塔而建立。」

「是什麼勢力的?」

「那可就多了。大的公會行會都有股份,聽說一些王國教會也有。」

「哦?他們這樣免費提供給大家?」

「不不不,怎麼會免費了,要是免費首先商業行會就不同意。」

「那為什麼?」

「因為他們把現有發現的礦藏瓜分了。」

「哦?」

「所以這些除霧塔的分佈多是在去那些礦藏的路上的。」

「他們難道不害怕自己的礦物被搶嗎?」貴族小姐插嘴道。

「呵呵,你要是能在這些巨無霸勢力面前搶了礦物算你厲害,不過你搶了后要做好面對整個大陸的通緝。」羅蘭笑著說道。 ?「那我們就開始進入吧。」羅蘭招呼一聲帶著這群人進入了迷霧森林。

「從現在開始湯姆老爹的規矩就管不到了,各位做好被魔獸和人的襲擊吧。」說到「人」這個字時,羅蘭加重了口氣。

「湯姆老爹的規矩?他們這麼厲害?」騎士隊長有些不屑說道,他覺得雖然那個黑暗精靈很強,但是也管不了那麼寬吧。

「咳……你來這迷霧森林的路上可看見搶劫打架?」

「這倒沒有。」

「這就是老爹的規矩,從他酒館到迷霧森林入口都是他的地盤,在他的地盤上禁止各種打架鬥毆,仇殺火併。」

說道這裡,只見一個人從前面飛快的跑過來,他懷中明顯抱著什麼東西。後面十幾個人在追他,其中還有數個法系職業者,無數法術射向他。羅蘭趕忙拉著大家退到一邊,等這群人跑過後,羅蘭一指進口方向:「你們看。」

只見那抱著東西的人剛剛跑出森林,就馬上癱坐地上大口呼氣,那些追他的人立馬上前圍住了他,但都沒有動手,明明剛才在追的時候各種法術箭支飛刀等等扔得那叫絡繹不絕。良久,那人喘完氣,站起來拍拍屁股就準備走,根本沒理那些追他的人,終於,那隊伍里有個法師忍不住了,醞釀的半天的火球術砸了上去。然而,天空突然一聲雷響,兩道閃電降下,一道打散了火球,一道辟向法師,那法師觸不及防被劈個正著。

一陣白煙過後,那法師全身焦黑的倒下,眼看是不活了。周邊的圍觀群眾們歷時開始喧嘩「你瞧,又一個不信邪的。」「真是以身作則啊。」「所以別破壞老爹的規矩,你們這些菜鳥明白了嗎?」

羅蘭也指著那處讓騎士們看,一副你瞧吧,老爹的規矩就這樣。

……

羅蘭他們進入迷霧森林不久,森林入口處飛來一隻鸚鵡,那鸚鵡停在一顆樹上,休息了會,又繼續前飛。

「桀桀,那笨貓居然連那麼簡單的任務都搞不定,還是讓我來好好為老爹服務吧,說不定哪天那笨貓激怒了老爹,我可以讓老爹把它交給我呢?惡魔大君的滋味,想想都嘎嘣脆!」

「話說這羅蘭是怎麼回事,老爹居然讓我這堂堂地獄之主來保護這個凡人?難道有姦情?不不不,我是亂說的……啊……老爹……」

……

羅蘭率隊進入迷霧森林,跟著有除霧塔開闢出來的小路前行,路上也有那許多傭兵和單獨冒險者和他們擦身而過。一些明顯氣質如匪的傭兵團看見他們本來想搶劫的,不過走近看卻是一個小隊的騎士就放棄了想法。一個騎士和一個劍聖如果是同階,兩人相鬥基本上是六四開,這是因為騎士的屬性鬥氣確實比平民劍聖的無屬性鬥氣要佔優勢得多。十個騎士和十個劍聖相鬥,那基本上騎士完勝,騎士的厲害之處就是能結成戰陣,彙集鬥氣強行攻擊,還能協防彼此承受傷害,當然這裡需要騎士們常年一起訓練,習練的鬥氣也要一相差不大才行。

羅蘭靠近騎士隊長問道:「你們到底來這迷霧森林尋找什麼?」

騎士隊長沉吟半餉才說:「滌魂草。」

「哦?這迷霧森林裡確實有生長這東西。但都是在各個險地,而且數量非常稀少。你們為何不去亡骨平原尋找?」

「嗯?你不知道嗎?這亡骨平原在十幾年前被一個據說來自死靈位面的巫妖給佔領了,一般情況下是很難靠近那裡的。」

「呃……這我還真不知道。不過這裡滌魂草生長地點都靠近內層,在外層真的很少。而且據說有這滌魂草的地方,一般都有死靈法師在那裡。」

「你能找到那些地方嗎?」

「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很多年前我跟著個大傭兵團路過一處恐熊的洞穴,不過那裡面恐熊太多,而且還有熊王,傭兵團沒攻進去就撤了……」

「你帶我們去看看。」

「這個……我們的實力恐怕不是那些恐熊的對手,而且這麼些年過去了那裡可能被其他人清剿了也說不定?」

「你只管帶路。」

「哎……好吧!」

羅蘭沒辦法,只得帶著他們往森林內層而去。這迷霧森林的內外層區別很是模糊,屬於傭兵冒險者們自己隨意的劃分,反正有低階魔獸存在的地方都屬於外層。要是前幾秒你還輕鬆解決了風狼,後幾秒突的鑽出了個恐熊,那麼恭喜你來到了內層,這裡基本上是高階魔獸或各種更高級存在所在的地方,低階魔獸很難在這裡生存。

看看懷錶,時值剛好下午,然而越來越茂密的樹叢擋住了陽光,整個森林昏昏暗暗。一個騎士的坐騎突然停住,怎麼催促都不走,這時其他人的坐騎也表現出來類似癥狀。

「看來我們要接近內層了,這才一年沒來這個內圈又往外擴了,把馬放了吧。」羅蘭向著騎士隊長說著。

「放了?難道不能讓人牽出去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