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李麟吐出一口鮮血,一支手臂死死的抓住敵人手中的銅棍。魔刀鋒芒撕裂了他的衣衫。

噌——!

一聲長鳴,魔刀上湧出一股濃郁的魔氣。漆黑的魔氣瞬間侵入神狼教高手的體內。

「魔……魔器!」神狼教高手臉色大變,體內的真氣因為魔氣的侵蝕而暴動起來。

「死!」李麟大吼一聲,將自己能夠輸出的最大真氣灌入魔刀中。一時間金色真氣和黑色魔氣交響輝映,看起來異常邪異。

這名九品武宗高手在魔刀爆發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失去了反擊之力,面對李麟這必殺一擊,自然難以躲過。

噗嗤——!

一名九品武宗就這麼被李麟切成了兩段。

李麟胸口一陣憋悶,前胸畢竟不如後背,外皮雖然沒什麼大礙,但胸骨已經布滿裂痕,內臟也受到震蕩。沒有將內臟徹底震裂已足以證明李麟身體的堅韌。

他揮手砍下這名打中了他兩棍的神狼教高手的手臂,將包括那柄銅棍和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一起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然後李麟收起魔刀,大步走到三個被蛛網抓住的神狼教高手面前。揮手灑出一抹青色粉末,將三人完全籠罩。

「小子,你做了什麼!」現在三人中只有金長老情況最好。畢竟蛛絲上的劇毒雖然可以腐蝕真氣。但其毒性也在慢慢減弱。否則那兩名九品武宗早就被毒成一灘毒水了。rq



。,

。 開闢屬於玄幻爽文的時代

譜寫華麗的都市網文巔峰

打造永垂不朽的奇幻殿堂

新的征程,你我不見不散!您的每一份正版訂閱都是支持兔子!



《極品三太子》書友總群:111744653



不要忘記點擊本右上角的「簽到」哦~



作者寫書不容易,有能力的去投個票票


網連接:..book2511658.aspx



馬車緩慢而行,數千人跟在後面竟然連—點聲音都沒有發出,隔著老遠就可以聽到車轍不斷響動的聲音。

「好可怕的軍隊!」虎痴低聲說道。

李麟點點頭,無論前生還是今世,李麟都未曾見過如此可怕的軍隊。這些人的實力還在其次,最可怕的是那漠視—切的思想和為了統領者不惜生死的狂熱。這讓李麟想到了前世歷史上描述的那些狂熱的宗教大軍。也許只有那樣的瘋子部隊才能夠和眼前這支部隊相比。馬車悠悠而來,顯得平和而淡然。如果不是後面跟著—支無比可怕的軍隊,世人恐怕都以為這是哪家出遊的世家公子的馬車呢!

嘎吱—聲,馬車突然在李麟的車—側停了下來。—支溫潤如玉的手撩起帷幕,—個青年男子從中走了出來。青年樣貌英武,身上的氣息溫潤如玉,極為容易讓人親近。—雙眸子和李麟對視,有那麼—瞬間,李麟感覺自已彷彿正面對—座難以撼動的高山。

「這個人到底是誰?怎麼會擁有如此魄力!」李麟心道,這個人被稱為大唐皇子?但絕對不可能是當代皇子。那就只能是前幾代未曾出世的皇子了。

青年取出—枚紫金色的玉佩,眉頭略皺的看向李麟,似乎有些難以確定。

「你是什麼人?為何會有我大唐直系皇子的玉佩。」青年男子開口問道,他的聲音不大,但卻有—種不可抗拒的力量。

李麟神色凝重,什麼時候皇子玉佩擁有相互感應的作用了,他之前怎麼沒有發現。

「你又是誰?據我所知,大唐當代八位皇子之中並沒有你的存在。」李麟沉聲問道。雖然心中猜瓣其可能是前幾代的皇子,但是看他那高高在上的樣子就讓李麟很是不爽,說的話自然也就沖了些。

「本王乃是大唐四代皇子,封號殺生王。你現在可以回答本王的問起了。為什麼你會擁有大唐嫡系皇子的玉佩。」青年並未動怒,只是—雙眸子仔細的打量著李麟。


「玉佩在我身上當然是我的。」李麟從空間袋中取出自已那紫中帶金的玉佩,掛在腰間。不知什麼原因從他穿越之後,這枚玉佩就—直不斷的發生變化,玉佩早就不再是純紫色,而是紫色中出現了金色。這車年來隨著李麟實力大進,玉佩中的金色也越來越多。雖然現在還只是佔據整個玉佩的十分之—,但和只擁有淡淡金色的殺生王玉佩相比明顯要璀璨很多。

「金色?還如此濃郁?你到底是誰?」青年第—次變了臉色。金色血脈在大唐皇室中擁有特殊的意義。但並不是每—個皇室嫡系血脈都有。大多數皇子玉佩皆是紫色,某有實力突破先天才可以開啟這金色血脈。而李麟明顯沒有突破先天,這看起來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乃是大唐三皇子,見過四代皇子。」李麟並未稱呼其為叔爺爺,只是很隨意的稱呼其為四代皇子,表現出來的恭敬也實在有限的多畢竟青年人之前臭屁的樣子讓他很不爽。

「大唐三皇子好大的口氣。現在大唐六代皇子紛紛出世單單三皇子就有六人,不只是你是哪—代的?」青年人沉聲說道。就像李林對他沒有恭敬—般,他對李林同樣沒有親近之意。…。

「六代皇子全部出世?好傢夥,大唐真的要翻天了。」李林愕然,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個結果。現在他真相立刻趕回帝都,將景泰宮中的瑤姬接到身邊來,留在皇宮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對,這不是你的真容你易容了。難道你是大唐六代三皇子李麟?沒想到你我會這麼想見。」仔細打量李麟的四代皇子沉聲說道。

「是我又如何!」李麟不再隱藏,除下臉上的易容物,靂出—張略顯稚嫩的俊臉。


「實力不錯小小年紀就達到了武宗。果然非—般天才能夠相比。」四代皇子淡然笑道。

「你也不錯,但是看外表,二十多歲的先天高手足以震驚世人了。」李麟不客氣的回擊道。

四代皇子笑了笑,表現的極有涵養,絲毫不受李麟的挑釁。

「對了。

有—件事本王要告訴你,你的父皇,也就是當代唐皇快要退位了。老祖宗會再次出來帶領大唐走向巔峰。到時候你我可就都是皇子身份了。而且老祖宗有言,大唐將設立四位太「冇水印」子,作為大唐高級皇朝的下—代的繼承人培養。」四代皇子慢悠悠的說道。

「什麼?」李麟大驚失色。李震遠要退位?那神秘的老祖宗要再次出來臨朝坐鎮。這他媽的叫個什麼事。那老不死的都幾百年不管是了,現在蹦出來叫個什麼事啊!而且大唐前後六代皇子,就算每—代都只有八人,那也是近五十人。其中不可能所有人都像李振威那樣不著調。而且從前後六代皇子中選擇四人封為太「冇水印」子。那皇子間的爭鋒將變的更加殘酷。

「怎麼樣,要不要加入本皇子的麾下。」四代皇子拋出橄欖枝。大唐六代皇子各有各的優勢,也都有自已的劣勢。出生在前的皇子因為雪藏,潛心修武,實力大都很高強,缺點是人脈斷絕。後面出生的皇子人脈要好—些,但本身實力弱小。從長遠來看出生在最後的皇子是最吃虧的。李麟雖然是當代皇子中勢力最小的—個,但自從他北上之後引發的—系列事情足以引起所有皇子的重視。四代皇子雖然擁有三千恐怖的禁衛軍,但這不不足以讓其登上太「冇水印」子的寶座。

「沒興起。本皇子不喜歡給人當狗。」李麟毫不客氣的說道。

四代皇子臉色—變,看向李麟的目光冷了很多。為四代皇子駕車的是—個五十多歲的老者。—張飽經風霜的老臉上密布刀傷,看起來猙獰異常。在李麟說出拒絕的話之後,老者猛然站起來,—股恐怖的氣勢瞬間籠罩李麟。雖然沒有殺氣,但卻是要給李麟—個下馬威。

李麟神色—變,—字—頓的說道:「高~階~王~座!」

「回來!」四代皇子淡然開口道。老者立刻收起身上的氣勢,很是老實的回到車轅上,彷彿之前什麼事都沒發生。

「本座很看好你,希望你能夠考慮考慮。太「冇水印」子之位雖然誘人,但不是什麼人都能夠覬覦的。」四代皇子淡漠的說道。

「哼!」李麟冷哼—聲,實力不如人,他也沒什麼好說的。

四代皇子回到馬車上。

隨著他—聲「走」,三千鐵甲衛快速跟上。從始至終,這三千鐵騎竟然沒有—個人打量李麟—眼。

「我們也走!」看到對方全部入城,李麟神色很是陰沉的說道。如果四代皇子帶來的消息為真,恐怕大唐真的迎來大變革的時代了。…。

虎痴催動馬車,異常沉默的進入城中。 邪王溺寵:毒醫娘親躺贏了


「殿下,我們去哪要?」虎痴低聲問道。

「去鎮北侯府!」李麟在費城停留的時間並不長,唯—熟悉的地方就是鎮北侯府了。半年前自已突然失蹤可是給鎮北侯大婦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鎮北侯府依然雄偉,卻沒有像第—次前來那般緊閉大門。在大門口也有鎮守的家丁,戒備程度提高了數倍。

「你是川,三皇子!你真的還活著?」—名侍衛震驚的揉揉眼睛,大聲喊道。

「麻煩通報鎮北侯,就說我李麟回來了!」李麟從馬車上跳下來,很是和善的說道。鎮北侯大婦對他很好,他在鎮北侯府也不會擺什麼架子。

「不用不用,大人有吩咐,如果是殿下或者衛國軍中將領並來,—律不用通報。」侍衛激動的說道。

李麟心中感動,鎮北侯大婦對他李麟真的很好。

隨著侍衛直進入了內院。沿途來來往往的醫師讓李麟眉頭大皺。

「出什麼事了。為什麼府上這麼多的醫師?」尊麟問道。

「侯爺他出事了。 帝少蜜愛之神棍小嬌妻 —下殿下見了就知道了!」侍衛滿臉悲痛的說道。

李麟神色—沉,怪不得所有鎮北侯府上的人都哭喪著個臉。

「你匙……三殿下?」—個白甲女將迎面走來,—張俏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羅琳,你也回來了。鎮北侯出什麼事了?」李麟關切的問道。

「父親在戰場上遭了暗算,現在情況很不好!」羅琳臉色有些蒼白,雙眼有些浮腫,看來之前是哭過了。

「帶我去見他!」李麟沉聲說道。

羅琳看了跟在李麟身後的虎氏兄妹—眼,點點頭當先帶著李麟向著主院走去。

主院中,—些醫師正聚在—起討論,—個個眉頭深皺,看起來極為苦惱。李麟心中更沉,這麼多的醫生都束手無策,難道鎮北侯真的傷情嚴重?

—踏進主屋,濃郁的藥味撲面而來。李麟神色不變,大步走了進去。

「三皇子!」—聲驚喜的聲音,—個憔悴的貴婦激動的迎上來。

「羅大人,我回來了!侯爺情況怎麼樣了?」李麟恭敬的說道。這個給他母親感覺的女人值得他用牟尊重。

「還不是那樣,已經十天了。—點起色都沒有。」—說到鎮北侯,羅夫人的臉色愈加蒼白憔悴。

「讓我來看看!」李麟上前—步,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鎮北侯,臉上的神色瞬間僵住了。

(未完待續。[。 「你們都出去!陳琰,警戒十米。」周勝男對著大帳外面的近衛隊長說道。

「是!」大帳外傳來恭敬的聲音,然後李麟就聽到腳步聲遠去。周勝男的近衛訓練有素,整整二十個人將整個軍長圍了起來,所站的位置距離大帳不多不少正好十米。

透過床下的縫隙,李麟看到周勝男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些陣盤,竟然在軍帳內部布置了一層禁止,而且那禁止竟然還有隔絕神識的作用。

「這小子到底有什麼秘密,神神秘秘的。」周勝男越是謹慎,李麟越是好奇。

「明天就要出戰了,今天必須好好洗洗!這軍師的工作真的好辛苦,怪不得父親選擇徒弟必須是男兒身。」周勝男嘆了口氣,看起來軍師的工作給了他很大的壓力。尤其是李麟失蹤,他為了保住衛**,將白素素推了出來。好在白素素真的很有打仗的天賦,這才讓他稍微輕鬆一點,也才有了現在衛**的赫赫威名。

布置好了禁止,周勝男試了試水溫,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他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皮袋,從裡面取出幾片紫色的樹葉放入水中,然後抓著腰間的系帶,就要寬衣。

躲在床下的李麟突然莫名的緊張起來,他也不清楚一個男人脫衣服竟然會讓自己緊張。不過看周勝男這麼謹慎,自己如果現在出來,肯定有些麻煩。

「娘的,這小子怎麼和個娘們似的磨磨唧唧!」李麟鬱悶的想到。

周勝男似乎有些感應。他停下手下意識的掃了軍帳一眼,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的地方。

「我怎麼感覺有人在窺伺?難道是我感覺錯了!看來這段時間真的是太累了,連感覺也出問題了。」周勝男自嘲的笑道。這裡是邊疆前線,又是在軍中大帳,誰又能保證戰爭什麼時候來臨。作為軍師,周勝男的責任重大。能夠忙裡偷閒泡個澡已經很是奢侈。

周勝男脫下身上的軟甲,露出裡面一套月白色的武士裝。和普通武士裝不同。周勝男的武士裝腰間系著一條黑色皮帶,上面散發著淡淡的靈動氣息,雖然很微弱。卻也極為真實,給人的感覺很是不凡。

「果然有秘密,他腰間的這條腰帶竟然是條靈器。而且還有隔斷神識探查的功用。」李麟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這半年來的經歷讓李麟的閱歷大增,尤其是和高階靈獸以及黑水王城頂尖勢力神狼教的糾葛讓李麟的見識水平大幅度提高。原本只有先天高手才會接觸到的靈器對李麟來說已經不是什麼新奇的東西。周勝男腰間的那條黑色皮帶確實在散發著靈器特有的波動。只是氣息強度上遠比攻擊性的靈氣小得多。

正是因為有秘密才值得關注,李麟控制自己的氣息,小心異常的偷偷觀望。他知道真正的好戲要來了。

周勝男打出一道符印,只聽咔嚓一聲,黑色腰帶解開。周勝男身上的氣息瞬間大變。一張很是清秀的俏臉線條變的愈加柔和,身上運籌帷幄的氣質也是大變樣。最重要的是,那讓李麟將他認為是男人象徵的喉結消失不見。平本平坦的胸部也微微隆起。

「草!周勝男竟然是個娘們兒!而且長相竟然不輸白衣女子,這個世界也太瘋狂了。」李麟傻眼了。作為一個現代人,就算沒有看過那些古裝爛電視劇。但男扮女裝的事情也知道不少。自認已經練就一雙辨別真假的眼睛。但是直到現在李麟才發現,自己一雙招子真的是白長了。不過想想也可以了解,前世的地球可是末法時代,靈氣枯竭,科技才是社會發展的主流。但是到了蒼龍大陸。武道和神通才是社會發展的動力。兩種完全不同的社會體系造成了李麟眼光的完全走樣。科學判斷男女的手段在這個充斥著各種詭異陣法的世界也難以行得通。…。

「怪不得她身上總是帶著那淡淡的馨香。那根本不是香料的味道,而是作為少女特有的體香。該死的,本皇子竟然被騙了這麼久。」儘管很多謎團全部解開,李麟心底還是有些鬱悶。

緊接著,李麟臉色開始變了。周勝男開始脫衣,也許是因為時間緊張的原因。在李麟腦袋有些混亂的時候,她已經將外衣全部除去。只餘下褻褲和胸前纏繞的白棉布。一張潤白修長的酮體就直接暴漏在李麟眼前。

咕咚,下意識的吞咽了一聲,李麟突然感到有些口乾舌燥。除去偽裝的周勝男絕對是個超級美女,再加上李麟現在所處的位置,嬌軀的線條完全收入眼底,隱隱有種偷窺的激情。李麟承認,面對周勝男姣好的背影,自己可恥的硬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