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中,只有小妹輕聲解釋:「我們公司現在半死不活,好幾個月沒有商演活動,每月只能領底薪,有上頓沒下頓。」

和深嘆了口氣,「那就節省點,等公司度過難關,自會提高待遇,何必出入是非之地。」

可小妹接著數落:「那也是沒有辦法,最近有個女團選秀叫《創造101》,公司幫我們報了名,但不提供差旅費,需要我們姐妹自費。」

坐在旁邊的圓臉女孩,趕緊跟著幫腔:「平常日子就過得緊巴巴的,那還有錢搞這些,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出來賣唱。」

哎!世事多艱,眾生皆是苦心人。 段文驥拋出了一個更加現實的問題:「那你覺得對於咱們老爸來說,是他段家的前程重要,還是這個幾十年都沒有跟在自己身邊的女兒重要?」

他的意思就是,不要因小失大。

段佑霖最後的希望也被段文驥這句話徹底破滅了。

他暫時調轉話題:「二哥呢?」

「他那邊有點忙不過來,可能暫時不過來。」

段家的兩個兒子都是以事業為重的。

兩個人還在商量著段國剛的事情,一道尖銳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老爺,老爺……」

段佑霖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誰,他無奈的扶額。

「你怎麼跟媽說了?」

段文驥斜睨了段佑霖一眼:「你以為我想告訴她嗎?網上傳的風風火火,視頻照片全都流出來了,就算相瞞,也是瞞不住的。」

段佑霖太知道他這個媽的脾氣了,要是看到網上的消息,肯定不會就此罷手的,現在程苒的出現,可能會讓她如臨大敵。

看來都不用等他們出手了。

卓慕蘭匆匆忙忙的走進來:「你們怎麼回事,你爸好端端的怎麼會進了醫院。」

段文驥臉色依舊冷漠:「我也是剛知道才趕回來。」

卓慕蘭又把視線放在段佑霖身上,謾罵道。

「你又是怎麼回事,看你爸你都看不住嗎?還有,那個網上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程苒到底是誰?」

段佑霖無奈的聳了聳肩。

「那個程苒到底是誰,你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

那些記者應該是事無巨細,什麼都寫的清清楚楚了,卓慕蘭心思細膩,她怎麼可能沒察覺,再說,當初程苒跟她母親也是被自己媽趕出去的。

這件事情,她應該也是一輩子都忘不掉才對。

卓慕蘭臉色一下就變得凝重起來:「也就是說,那個女的,真的是當初那個女人的女兒,這母女倆還真是陰魂不散,都這麼多年了,居然還要出現在我們面前。」

段佑霖聽到這兒,心裏就有些不爽了。

「媽,話也不能不能說,再怎麼樣,當初也是你把人家趕出去的,而且也不是人家程苒非要求着上我們段家的門,倒是我們,想要讓人家回來。」

卓慕蘭聽了,更是不可置信,那胸口的怒火一下就迸發出來。

她氣憤使然的用手戳了戳段佑霖的腦袋。

「你是瘋了嗎?你們居然還想要讓她回來,她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學成了什麼樣都不知道,回來禍害我們段家嗎?你們幾個是真傻還是假傻,這個女人要是回來,擺明了就是跟你們爭搶財產的。」

眼看着就這些年她苦心經營,好不容易等到以後段老頭百年歸老之後,段家的財產就是他們的了,現在莫名其妙出現了一個其他的女人。

段佑霖聽到卓慕蘭張嘴閉嘴都是錢,就覺得腦仁疼。

「媽,你能不能不要把人想的這麼複雜,人家姐不缺錢愛,人家是封家的少奶奶,你看封家像是缺錢的嗎?而且人家自身的條件也很優渥,不會貪圖我們段家的財產的,她要真的是貪圖段家財產的話,怎麼可能在現場說出那些話來。」

卓慕蘭瞪了一眼段佑霖:「說你是傻小子,你還真是,現在外面那些人,你知道別人打的是什麼算盤,她說她不貪圖段家的財產嗎?誰會跟錢過不去!還有,段佑霖,我們才是一家人,你居然叫她姐姐,你是不是被她給洗腦了?」

段佑霖被卓慕蘭念叨的都快要起繭子了,他煩躁的吼道。

「媽,你能不能別叨叨了,就算你現在不承認她,可是爸遲早都是要讓她回來的,除非沒有這個人,不然這就是早晚的事情。」

卓木蘭聽到段佑霖的話,突然就沉默了,他的話,好像提醒了她什麼,對呀,如果沒有程苒這個人了,他們還存在什麼其他問題嗎?

一切的問題,不都迎刃而解了嗎?

可段佑霖根本就不知道卓慕蘭現在心裏已經開始盤算著要害程苒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段國剛,轉身對卓慕蘭說。

「媽,我先出去給爸買點吃的,萬一醒了,可能會餓。」

「你去吧,我跟你大哥守在這裏就是了。」

正好,有些事情,也不方便讓段佑霖知道,這小子一向沒什麼心眼兒,有些事情跟他說了,就等於變相的告訴了別人。

段佑霖離開之後,卓慕蘭走到段文驥身前,小聲說道。

「查清楚沒有,這個程苒到底是什麼來頭?」

「媽您放心,這件事情,我肯定會處理好的,我們段家能夠成為現在這樣,全靠我們共同的努力,絕對不會讓外人再來多分一杯羹的。」

至於那個什麼妹妹,他找個時間,也是要去會一會,看段佑霖迷的跟什麼似的。

卓慕蘭以為段文驥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她輕拍了一下兒子的肩膀。

「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媽。」

段家這幾天,只留了卓慕蘭照顧段國剛,因為段家還有一大堆的爛攤子需要人去收拾,老二肯定是暫時回來不了的,至於段佑霖,除了每天跑跑腿,幫忙照看一下,也沒什麼太大作用。

只有段文驥去處理公司的事情,還有這次的善後。

程苒跟封墨燁回到封家,自然也是少不了封老爺的一陣盤問,畢竟,這件事情已經鬧的人盡皆知,想不知道都難。

剛跨進門檻兒,就看見一大家子都圍着桌子,面色沉重,氣氛顯然有些低迷。

封彥菲下意識的跟封墨燁對視一眼,看這情形,八成都是知道了。

程苒倒是直接就垮了進去,一臉坦然。

「嫂子……」

封彥菲想要攔她都已經來不及了,本來還想說大家再商量一下情況,誰知道她就這麼直接走了進去。

封墨燁輕嗤,拍了拍封彥菲的肩膀。

「我覺得你應該是習以為常了。」

畢竟她一直都是這樣不按照常理出牌。

封彥菲無奈的聳肩:「好吧,反正天塌下來還有你擋着,我們也不怕。」

封老爺看見程苒跟封墨燁他們回來了,一臉怒氣的拍了拍桌子。

「都給我坐下!」

三個人落座,封老爺威嚴的眼神掃視了一圈之後,視線落在程苒身上。

「到底怎麼回事,程苒怎麼會跟段家扯上關係,難道她真是段國剛的女兒?」

他今天剛準備休息,誰知道田京就火急火燎的進來,說出事兒了,他還以為是公司怎麼了,結果一看報道,還真是沒想到,他讓這兩個人去給別人賀壽,還賀出禍來了。她在微信上把同學群里發的那張魏野向她的求婚照轉發給了葉星辰,附上消息:「好噁心的同學會,遇到這種狗血事件,我要準備回家了。」

這邊的葉星辰看到,也是很無語。

他也不得不感嘆,自己老婆太漂亮,走哪都遭人惦記。

……

《玄冥殿》第53章能動手咱就背吵吵 等眾騎士們,都把自己的雕像逛完了一遍,以及夥伴的雕像也看了遍,對自己同為騎士的夥伴,也有了更深刻的印象。

只是……

某幾個被當做梗素材的騎士們,有些面色黝黑地聚在一塊,在密謀著什麼。

龍我不爽地道:「能弄出來這個,迫,迫……」

戰兔介面道:「迫害你。」

「對!迫害我,肯定就只有那個叫肖龍的傢伙,我本來對他還挺有好感的。」龍我點點頭,十分不忿地道。

對這個並不在意的猿渡一海,已經拿出啤酒,和對面的紅音也碰了下杯,笑著道:「我其實覺得這個沒什麼大不了的嘛,挺符合現實的啊!」

龍我反駁道:「放屁,雖然我沒少吃……呸,我是說沒少失利,但是,我勇猛的時候更多好嗎。」

猿渡一海撇撇嘴,冰室幻德老實地解釋道:「這也是沒辦法的啊,那些外宇宙的劇組,又沒那麼多經費拍你。」

「畢竟戰兔才是那什麼主角啊。」

龍我聽了哈哈大笑:「得了吧,戰兔算啥主角,你看咱們四個就他還單身!」

「哈哈哈哈哈哈!」×3

戰兔面色僵硬了,隨後冷漠道:「吃癟龍!」

「噶?」

「吃癟龍吃癟龍吃癟龍吃癟龍吃癟龍吃癟龍……」戰兔陷入了無限循環的碎碎念,龍我聽得頭都大了,猿渡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想起來當年沒追到美空的時候。

有次因為傷心過度,對美空名字過敏,結果某個惡魔科學家知道后,居然在自己耳邊,一直念叨自己當時最不想聽見的名字。

果然是惡魔科學家!!

聽說那個叫肖龍的傢伙,以前用的也是Build,也是個科學好手。

看了眼這些因為被當做梗反面素材,而聚在一起的騎士,猿渡突然閃過一個想法。

『難道用Build的科學家,通通是惡魔科學家嗎?!』

猿渡不由打了個寒顫,鬼知道對方還有沒有自己黑歷史?算了算了,自己大人有大量,放過對方一馬了,畢竟也不是啥大事。

然後,猿渡一海就扭頭,跟著那個和自己是同一個演員,現實也有八分像的紅音也,商量起互換腰帶玩一玩。

「可以啊,我跟你講,只有帶副作用的腰帶,才是真男人該用的!」紅音也興奮地說道。

最後,被玩梗的不忿騎士們,決定要給新人一個深刻印象,讓他不要隨便玩梗,更不要揭開前輩的黑歷史!

旺財在一旁聽著起勁,不斷給騎士們出餿主意:「這樣,龍我前輩,你直接當前鋒,讓肖龍好好見識您地威風,讓他隨便以偏概全。」

龍我聽得津津有味,旁邊,黑羽亂步撇了撇嘴:「旺財完了,回去肖龍肯定知道,是他攛掇的。」

浩龜點點頭,在胸口畫了個十字,為旺財默哀,雖然他不信這個。

忽然,場中出現一個蟲洞。

旺財看見蟲洞,頓時僵住了臉,也不和龍我吹牛了,緩緩脫離這群前輩騎士的範疇,躲到浩龜巨大的身體後面,祈禱對方不要看見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