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人很快迎著亂鬨哄的鬼子沖了上去,這個時候鬼子當然顧不上口令了,只聽見幾個鬼子大隊長還有中隊長大聲喊叫著:「立刻組織防禦,馬上搞清楚敵人來了多少。」

「在那邊,在那邊。」周正大聲吼叫著,和張有才,芳島洋子,還有田中香彌一邊喊著一邊往鬼子的身後跑,聽著鬼子嘰里呱啦的喊叫著往機場外圍沖了過去,周正差點笑出來,老子就來了一百多個人,至於搞的這麼緊張嗎?

「快點,衝鋒槍開一撥,吸引鬼子來我們這邊。」唐天看到鬼子並沒有開槍,立刻對身邊的龍奎他們說道。其實,鬼子距離還遠呢,黑燈瞎火的開槍打個毛啊。

噠噠噠…….龍奎這邊幾十支衝鋒槍立刻發出了打字機班的聲音,黑夜中槍火非常明顯,雖然打不到人,但鬼子立刻判斷出來了,襲擊的敵人就在那邊。

「八嘎,果然在那邊,給我衝過去,殺掉他們。」鬼子看到槍火併不是太多,整個東局子周圍有他們一個師團,還不包括東局子機場本身的防衛大隊。

「用重機槍幹掉他們。」一名鬼子中隊長喊了一聲。

噠噠噠……鬼子的機槍陣地頓時咆哮起來,一個東局子機場起碼有六處陣地直接向唐天剛才開火地方拋射了。

「我擦,差點打住老子了。」鬼子的機槍陣地距離較遠,根本不可能看到唐天具體的位置,只能黑燈瞎火地朝他們剛才開火的地方還擊,子彈貼著他們的頭皮飛入到身後的泥土中。

砰砰砰…….,與此同時,鬼子聽到命令后,開始開槍射擊了。

「這邊,這邊,包圍他們。」另外一名鬼子大隊長用軍事手語,同時用聲音大聲喊叫道。

「狙擊手準備,來一波精準射擊。」唐天看到鬼子上當了,立刻下了命令,緊接著他就扣響了扳機。

砰砰砰……唐天這邊的狙擊步槍跟著響了,走在最前面的鬼子立刻被撂倒了三四十個。

「八嘎,狙擊手。」鬼子們一片驚呼,然後都趴在了地上,白天都害怕狙擊手,更何況黑夜,只要看到黑影,狙擊步槍強大的動能打中了,非死也是重傷。

「是周正的部隊嗎?」被周正嚇怕的鬼子,此時只是看到敵人,就以為是周正了。

「八嘎,咱們明天就要對周正作戰,他們來的正好,為我們帝國建立功勛的時候到了。」一名大隊長趴在地上狠狠地說道。

「拿出帝國武士的勇氣來,幹掉他們,活捉周正。」另外一名鬼子大隊長跟著喊叫道。

「活捉周正。」鬼子畢竟是鬼子,在長官面前,很快就又像打了雞血般地開始開槍,並像狼一樣沖向了唐天。

「活捉尼瑪呢,撤退,邊打邊撤,鬼子撤了,咱們再打回來。」唐天看到兩側有鬼子圍了上來,立刻猜出了鬼子的意圖。 「周正打過來了。」這句話迅速像潮水般傳遍了整個師團,很多被驚醒的鬼子聽到是小股部隊,正準備轉頭接著呼呼大睡的時候,聽到這句話,立刻打了一個激靈。

「這是個好機會,我們不用去打霧靈山了,就在這裡抓住他。」鬼子很多軍官聽了后,立刻像吃了興奮劑一般,拔出指揮刀指向了槍聲響的方向。

這樣以來,一個師團的鬼子從四面八方都沖向了東局子機場。

而鬼子的通訊部也迅速把周正到了東局子機場的消息以打電話的方式傳給了天津的通訊處。

「馬上給我接藤野齋藤將軍。」

東局子那邊的話筒中有槍聲,負責接電話的通訊兵嚇了一跳,他急急忙忙地跑到了鬼子觀看歌舞的那個房間里。

「藤野將軍,藤野將軍,東局子那邊打來電話找你了。」通訊兵喘著粗氣,「電話那頭有槍聲,而且挺秘籍的。」

「納尼。」寺內壽一也聽到了這句話,然後手揮了揮,音樂就停了,一幫打扮的和鬼一樣的藝妓像小麻雀一樣蹦躂出去了。

這個時候,裡面清靜了,他們才聽到了東局子方向傳來了槍聲。

「八嘎,快點帶我去看看。」藤野齋藤是新建十六師團的直接負責人,聽到槍聲后,拔腿就跑向了通訊處。

「藤野齋藤將軍,周正帶著人打過來了。」電話那頭說道。

「八嘎,確定是周正嗎?」藤野齋藤臉上的肌肉聳動了一下,這樣的話。

「好像是的,但沒有多少人。」電話那頭回答。

「八嘎,先弄清楚再說,慌什麼?命令部隊嚴密防守東局子機場,守住我們的防線就行了,確保飛機和毒氣彈的安全,不得追擊,以免上了周正的當,我們的目標是一舉消滅周正的根據地,把霧靈山踩為平地。」

藤野齋藤說完后扔下了電話,扭頭看到寺內壽一帶著一群軍官也跟了過來。

「發生了是什麼事情?」寺內壽一問道。

「東局子機場出現了小規模的騷擾,他們判斷是周正,不管周正的戰術如何變化,我們都要以不變應萬變,明天早上的圍剿計劃不改變,我現在就回東局子機場。」

藤野齋藤其實聽周正到了東局子,心裡也是非常緊張而複雜,這個朝思暮想的對手真的就敢帶著兵到東局子打他們的甲種作戰師團嗎?

「一定是搞錯了。」藤野齋藤很快給寺內壽一敬了個軍禮,然後乘坐自己的轎車急匆匆地趕往了東局子,幾個旅團長也趕緊坐車跟上了藤野齋藤一起回東局子了。

「周正,就讓你先蹦躂一個晚上吧。」寺內壽一的小眼睛在黑夜裡幾乎看不見,但是通過這個語氣就可以判斷出,他恨死了這個周正,周正竟然他排在了甲級戰犯之首。

他不知道周正這樣的目的是因為他在天津,距離霧靈山最近了,周正殺他是最簡單了,周正總不能飛到日本去,跑到東北去去殺甚至跑到其他國家去殺一個鬼子高官吧。

藤野齋藤並不知道此時的東局子已經亂成了一團麻,起碼有一萬多人追出了防線,接到命令的通訊兵立刻把藤野齋藤的命令傳達給了各個聯隊長,聯隊長開始用步話機命令隊伍撤回到防線內,以免被周正趁虛而入了。

而周正和張有才,芳島洋子,還有田中香彌四個人很快到了物資倉庫附近,這個物資倉庫基本上位於飛機場的一側,但是鬼子最嚴密的地方,現在的鬼子起碼有五百多名,沙袋整齊地構築了一道堅固的防線,物資倉庫外面停放了一排汽車。

「怎麼辦?」張有才一看鬼子不少,萬一被鬼子發現了呢?他倒不是怕死,而是怕完不成任務。

「怎麼辦?」周正也沒有辦法,這沒有口令啊,鬼子萬一問起來呢?他們都赤手空拳,除了匕首就是盒子炮,連根長槍也沒有帶。

沒好辦法,就上吧,物資倉庫就在前方了,不到一百米的地方,鬼子的防線距離物資倉庫至少有五十米的距離。

「你們別說話,跟著我跑,別跑丟了,我有辦法了。」周正想了想臉上出現了一絲壞笑,說完后,疾步走向了鬼子。

三個人也不知道周正有啥辦法,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問了,跟著周正就走向了鬼子。

「周正來了,周正來了,穿著咱們的軍裝,已經混到了隊伍中。」周正到了鬼子面前,大聲喊了一聲,緊接著就滾落到的沙袋裡面,裝的驚慌失措的,然後連滾帶爬地往物資倉庫的方向倉皇而逃,當然,周正這是裝的。

「嘿嘿。」張有才差點就笑了出來,芳島洋子和田中香彌也是瞬間動作利索了很多,跟周正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周正這句話讓所有的鬼子都愣神了,這是周正慣用的伎倆,他們不得不防備。

「納尼,周正混到我們的隊伍中。」負責防守物資的一名鬼子中隊長看到四個穿著軍裝的人走了過來,說了一句話后,就連滾帶爬地跑向了物資倉庫。

「八嘎,帝國軍人有這麼怕周正的嗎?」那個中隊長反應過來了,「八嘎,不對,那四個人就有可能是周正,給我追。」

「啊,周正,周正跑向了物資倉庫。」小鬼子頓時也反應了過來,他們這堅固的防線,就這麼一句話的疏忽竟然被周正竄了過去。

「嘿嘿,傻逼的鬼子,晚了。」周正嘴裡罵著,心裡也有些後悔,想起剩下的兩枚手雷都被他浪費了,要是有顆手榴彈,就可以炸一下鬼子了,那還不是爽爆了。

砰砰砰砰……鬼子的追兵紛紛開始開槍射擊了,物資倉庫裡面有他們防疫給水部的毒氣彈,希望周正不要知道這些吧,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周正一定是沖這些玩意來的。

「給我追,決不能讓他們走進物資倉庫。」鬼子中隊長知道,周正一旦到達了物資倉庫,那後果不堪設想,有可能他們這個新建十六師團全軍覆沒,就算不能那也要喪失戰鬥力,要知道,他們就是為了消滅周正而來的。

與此同時,鬼子的一名通訊兵正在用步話機向他們的上級彙報著:「周正剛剛闖過防線,跑向了物資倉庫。」

「納尼,八嘎,你怎麼確定是周正的。」鬼子聯隊長聽了,差點嚇得尿出來,他生氣地質問了一句。

「跑過去的人說周正穿著帝國的軍裝混到了隊伍中,然後乘機就跑向了物資倉庫。」那個通訊兵說道。 「八嘎,糟糕透頂了,周正跑向了物資倉庫。」那個聯隊長聽了,立刻掛掉了電話,這後果他不知道該怎麼說,關係到帝國上萬軍人的生命,他臉上的肌肉不斷地抖動著,冷汗立刻冒了出來。

其他聯隊長一聽,也是一個愣怔,有幾個鬼子將官直接坐地上了,這個周正怎麼會一點動靜都沒有,就跑進了物資倉庫了。

「馬上聯繫藤野將軍。」那個聯隊長只有趕緊彙報給上司了。

「藤野將軍已經坐車趕回了東局子,十幾分鐘就到了。」天津方面,寺內手一司令部的通訊兵回答。

十幾分鐘,那個聯隊長聽了,立刻陷入了絕望,十幾分鐘,那黃花菜都涼了。

「談判,跟周正談判。」其中一個參謀說道。

「談判,豈有此理,我們一個師團,他們幾個人談判。」另外一名作戰參謀氣急敗壞吼叫道。

他們此時已經明白了,他們還是中了周正的聲東擊西之策,周正趁亂早就已經潛入到了東局子機場內部。

鬼子的追兵在射擊,滾燙子彈貼著四個人的身體撕裂著空氣,他們感覺到臉龐的熱浪,五十米的距離,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周正已經到了物資倉庫門口,看到一把鐵索鎖在了倉庫的門上。

「你們掩護,我來開門。」周正拿出盒子炮照著鎖子直接開槍了。

嘡,嘡嘡……芳島洋子和田中香彌,還有張有才雙手提著盒子炮,直接和鬼子對射了,幾名鬼子被撂到在地上。

砰,砰砰…..鬼子的速度也不慢,這個時候都瘋了,鬼子也怕周正進了倉庫就放毒氣彈啊,這個周正就是個瘋子,啥都敢做呀。

「擦。」周正剛打開了鐵鎖,推開了大門,就感覺到腿肚子上一股炙熱傳來,接著是痛感,他明白了,他中槍了。

「哈哈,小鬼子打中我了,下輩子做鬼,老子也會掐死幾個小鬼子。」張有才喊了一聲,就被周正拽住胳膊扔了進去,也不知道鬼子的槍子打到了他什麼地方,就做鬼了。

「有才,你不能死呀。」田中香彌喊了一聲,打了幾槍后,就翻滾了進去。

嘡嘡……芳島洋子還在狙擊敵人,繼續開槍射擊,很快被周正抱著翻進了大門,進去后,田中香彌立刻把門從裡面關住了。

「砰砰砰……」鬼子的追兵很快就追到了物資倉庫,照著門口一陣亂槍射擊,鐵門上面被打出了一個很多小洞。

周正進去后,先打開了電燈,到了物資倉庫就安全多了。

「快看看,你們兩個快看看張有才哪裡受傷了。」周正其實也很痛,他腿上也是血流如注。

「啊,你你也受傷了。」芳島洋子看到周正的腿上也是血流如注,大夏天的,穿得都很薄,看得一清二楚。

「我沒事,你呢?」周正扶著芳島洋子,轉了一圈,把芳島洋子打量了一個遍,發現沒有受傷,才放下心來。

「不要看了,我知道了,我成太監了。」張有才一摸,褲襠全是血,他其實被打中屁股蛋子,他當時是斜著身子開槍的,鬼子的子彈穿透了他兩塊屁股蛋子。

「在呢,在呢?」田中香彌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這個張有才每天就知道瞎擔心。

「啊,還在呢?」張有才聽了,伸手一摸,臉上立刻大笑了,「這小鬼子沒種,老子可不能沒種的。」

「周正他們只有四個人,有人受傷了。」鬼子的中隊很快看到了地上的血跡。

「馬上彙報聯隊長,就說周正進了物資倉庫,但是,他們已經有人受傷了。」鬼子中隊長雖然很擔心,但周正這次也死定了,大不了,一起死。

鬼子聯隊長們正在唉聲嘆氣,正準備疏散部隊的時候,聽到周正被堵在物資倉庫,而且還受傷的消息。

「哈哈,以前有個詩人,說過一句話,柳暗花明又一村。」小鬼子就這德行,自己國家沒有文化底蘊,就喜歡賣弄中國文化。

周正肯定不願意死在這裡,這給他們談判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條件。

「快,帶我們去物資倉庫。」一幫鬼子聯隊長看到這個機會,立刻講究準備去談判了,「傳令,不準開槍,防止周正狗急跳牆,我們馬上過去,跟周正談判。」

鬼子聯隊長的命令很快就傳到了在物資倉庫外的中隊長那裡。

「周正,我們可以放你們走,並給你的傷員療傷,請你不要做出過分的事情,大不了魚死網破。」鬼子中隊長很快就對立面的周正喊叫了。

「哎呀,我擦,小畜生挺聰明的嗎?知道你爺爺就是周正,還知道老子受傷了。」

此時的周正的褲腿被芳島洋子挽起了褲腿,子彈從周正的腿肚子上穿了過去,穿了一個血洞,此時也沒有藥品,芳島洋子直接把軍裝脫了,撕成了布條,纏在了血洞的上下方,用來止血。

倒是張有才很鬱悶了,兩個屁股蛋子上,直接被鬼子的子彈給撕裂了,就像屁股蛋子被橫砍了一刀,肉都翻過來了,他正趴在地上,田中香彌很熟練地撬開了兩枚子彈,把火藥倒上去,直接用打火機點著了。

「哈哈,我記住了,還真他媽的痛。」張有才沒有喊叫,而是罵了一聲,這種輕傷,他們根本不會在乎。

「快找毒氣彈,找防護服,咱們先穿上再說。」周正料定小鬼子不敢魚死網破,三四萬的隊伍,說疏散,哪裡能來的那麼快,看是老子的毒氣彈散的快,還是你的隊伍撤的快。

周正,和芳島洋子,還有田中香彌都認識日本文字,很快就找到了鬼子的防護服,還有芥子毒氣彈。

「小鬼子還真他媽的狠,給老子準備了一百多枚毒氣彈。」周正罵了一聲,掏出匕首,把所有放著毒氣彈的箱子全打開了,裝著防護服的箱子也很快被拆開了,四個人很快就穿上了鬼子的防護服。

「用迫擊炮或者擲彈筒就可以發射。」芳島洋子看到毒氣彈也是出了一身冷汗,這玩意要是扔到霧靈山,那霧靈山幾千口子人就死絕了。 「先給鬼子來枚毒氣彈嘗嘗。」周正剛說完話,物資倉庫的電燈就滅了,頓時陷入了一片漆黑。

鬼子也不傻,怕周正找到毒氣彈,讓人在外面把物資倉庫的電線給剪斷了。

此時的鬼子幾名聯隊長慌張地跑了過來,身後跟著一群參謀和作戰課長。

「確定周正在裡面,他們找到毒氣彈了沒有?」一個鬼子聯隊長過來后直接問了一句。

「他們找不到的,我剛才讓人把電斷了,物資倉庫漆黑一片,他們看不到。」那名鬼子中隊長說道。

「周桑,哈哈,周正,你現在就是瓮中之鱉,如果你投降了我們帝國,共建大東亞新秩序,或者,你還有一線生機。」一個聯隊長拿著個大喇叭朝物資倉庫裡面喊叫道。

小鬼子也很聰明,他們裝作故意不害怕,其實心裡已經怕的要死了,這些毒氣彈如果用迫擊炮投擲出去,距離可以達到一千多米,這裡都是兵營,疏散也不會那麼快的,如果周正真的這樣做了,他們估計犧牲一片帝國武士,最為重要的是,他們的士氣會因此遭到重挫。

「沒錯,老子就是周正,不過你們小倭國有什麼本事領導亞洲,建立亞洲新秩序呢?如果說要建立一個和平穩定的亞洲,那也是我們中國,你們現在向我投降還差不多。」

周正說話的同時,已經用軍事手語向芳島洋子和田中香彌下達了作戰指令,她們兩個人負責開門,他扶著一枚擲彈筒,讓張有才準備投擲毒氣彈。 諸天雲盤 這幫鬼子狡猾的狠,說不定已經安排部隊疏散了,一旦疏散了,他們的毒氣彈威力就會大大銳減。

周正只有四個人,卻讓幾萬倭國士兵投降,這讓幾個小鬼子聯隊長起了雞皮疙瘩,周正是不是已經拿到了毒氣彈。

「這樣,你們幾個安排部隊迅速疏散。」關鍵時候,一名鬼子聯隊長決定犧牲自己讓其他人活下來,他說著話同時用手勢告訴了其他聯隊長趕緊讓隊伍疏散,以防萬一。

其他的幾個鬼子聯隊長聽了后,轉身帶著一群作戰參謀和課長轉頭朝四周跑了過去,他們不敢大聲喊叫,生怕被周正聽見了他們要疏散的命令。

「八嘎,周正,你們只有四個人,我們有幾萬人,你難道還想跑出去嗎?」那名聯隊長接著說道。

「哈哈,老子根本就沒有想跑,老子準備在這裡呆一輩子的,趕緊給老子做碗畜生肉面來。」

周正說完,張有才就在裡面哈哈大笑了,他們給鬼子準備了新鮮的毒氣他忍著屁股疼,胳肢窩裡夾著兩枚毒氣彈,和周正找了一個投射的位置,周正說話的同時,芳島洋子和田中香彌已經在裡面支起了擲彈筒,接著兩個人走向了大門。

「畜生肉面?」鬼子聯隊長聽了,也不知道這個周正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個周正是餓了,跑到了物資倉庫裡面找吃的。

「周正,我知道你們霧靈山缺乏物資,我們可以放你們回霧靈山,咱們進行一場面對面的較量。」鬼子聯隊長不敢確定周正是否已經拿到了毒氣彈,只好試探性地說道。

「面對面,說的好,讓你們的人後退一百米,我馬上就出來了。」周正進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物資倉庫前有一排鬼子汽車,他發射一枚毒氣彈后,鬼子肯定會很亂,他趁機開一輛汽車過來,然後開著汽車給鬼子扔毒氣彈。

鬼子沒有想到周正的條件會這麼簡單,可是也猜不透周正到底要幹什麼,那就後退一百米吧。

「後退一百米,也飛不出去的。」鬼子聯隊長想了想,就讓鬼子中隊長帶著五六百名鬼子扭頭開始後撤了。

「鬼子後退了,我們準備開門,一會我去開汽車。」物資倉庫裡面是黑的,但外面是明的,芳島洋子透過門縫看得一清二楚,說了一句話后,帶上了防毒面具。

「準備。」周正說了兩個字,也帶上了防毒面具,張有才也趕緊帶上了防毒面具,單手抓著一枚毒氣彈放在了擲彈筒的上方。

周正已經調好了一百米的仰角,這是毒氣彈,又不是炸彈,這是芥子毒氣,雖然不會馬上死,但中毒了,很快就會痛苦的死去,就算不死,也會終生受折磨。

鬼子們很快後撤到了一百米左右的距離,到了他們的防禦沙袋後面,只不過,此時鬼子的槍口一律對準了物資倉庫的大門,等著周正一出來,就把周正給幹掉。

「咣當」物資倉庫的大門突然猛地被拉開了,鬼子還沒有看到周正的影子,就聽見「砰」一聲,是擲彈筒的聲音,火藥發出了熟悉的聲音。

「八嘎,是擲彈筒。」鬼子聯隊長沒有想到周正竟然會用擲彈筒打他們,他不知道沒有想到的是,周正發射了一枚毒氣彈,同時,他還想到了,這個周正讓他後退一百米,應該恰好在炮彈的落點上。

「可惡的周正。」鬼子中隊長同時恨恨地罵了一句。

「蹲下,蹲在沙袋後面。」擲彈筒能拋擲小型炸彈,但這樣一枚小型炸彈也能造成十幾個人的傷亡,鬼子們小隊長同時叫了起來。

錦年安好 「轟」,一枚炮彈落在沙袋前面,一聲輕微的爆炸,散發出了白霧,鬼子們躲在沙袋後面沒有感受到劇烈的空氣被擠壓的熱浪。

「八嘎,是毒氣彈。」一名鬼子大著膽子看了一眼,驚慌失措地大聲喊叫起來。

那個鬼子喊完,拔腿就跑,其他的鬼子這個時候哪裡還有作戰的想法,紛紛抱頭鼠竄,這是毒氣彈,他們也不知道芥子毒氣的厲害,但聽防疫給水部的人,中毒了就必死無疑了。

「趕緊跑呀,周正放毒氣彈了。」有的鬼子已經嚇得尿了出來。

「八嘎,都給我停下,反正已經活不了了,在最後時刻給我衝過去,殺了周正。」鬼子聯隊長喊了一句后,發現身邊已經沒有一個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