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對,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是剛才各自的表現相互清楚。在李碩看來,剛才林悠不應該能擋下自己的攻擊,不過一想到林家的絕學八荒步,隨即心下釋然,顯然剛才林悠鬼魅般的移動,完全憑藉八荒步,只是不知林悠的八荒步到底學到哪個程度。心念一動,李碩眉頭微微皺起,準備進行第二輪攻擊。

之前第一輪試探攻擊,李碩用的是碎石槍法的第一式「圓槍定」。特點是先用長槍不停地擊開對方手中兵器,然後在對方不能及時防守時,直接縮短槍頭本身與對方的距離,再通過槍頭的旋轉移動,任意選擇甚至改變具體攻擊方位,令人防不勝防。

第二回合的交手轉瞬開始,只見李碩連連揮動兩次長槍,在震開林悠手中長劍時,身形已然來到林悠近前。故技重施,李碩先用長槍連連震開林悠手中長劍,隨後長槍再次在林悠面前環繞,只不過長槍擺動的弧度增大不少,看的出李碩是有意封鎖林悠的躲閃方位。

在連連將林悠逼退幾步后,李碩終於出槍,長槍一停直指林悠胸口。等到槍頭距離林悠胸口不足一尺時,李碩陡然加速。

迎上李碩的攻擊,林悠不敢大意,再次使用八荒步,身體一邊後退,一邊向右側去,想要躲過李碩的攻擊。

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原本李碩手中長槍前進勢頭陡然一變,竟然斜著朝林悠的移動方位追去,眾人可以看到只要林悠繼續往前移動,必定會被長槍擊中。因為剛才那一幕已經為林悠捏了一把汗的林家子弟,不由得再次握緊手掌。

在很多林家子弟的擔心下,擂台上的林悠面對李碩突然改變攻擊方位的舉動,臉上神色沒有絲毫變化,不知是早有預料,還是無可奈何。

緊接著,眾人可以看到林悠手中的動作並未停下,三尺長劍劍身一轉直接向後揮去,借著不足一尺寬的劍身迎風之力,林悠的身形陡然停下,跟著左腳略微用力,林悠再次施展出八荒步。令人驚訝的是,林玄仲這次移動方向竟然是向前。

在眾人發現李碩長槍就要刺中林悠,林悠的身形正在停下時,有的林家子弟甚至情不自禁的喊出一聲「小心」。

結果千鈞一髮之際,林悠手中那已經橫在身前的長劍,借著左腳用力帶來的前進之勢,直接向左擋開李碩的長槍。沒等李碩有所反應,林悠再次向前移動,揮劍直取李碩面龐。

等到李碩反應過來時,長劍已經接近李碩不足一尺。情急之下,李碩依靠本能反應身體迅速後仰,在長劍幾乎要削到其鼻子時,險而又險的躲過林悠的攻擊。

等到林悠再次攻來,李碩已經將長槍橫擋在身前。第二輪較量結束,顯然林悠更勝一分。沒想到八荒步如此厲害,竟然可以在完全劣勢的情況下,出人意外的扭轉局勢,並且讓自己吃個大虧,李碩只好決定用出碎石槍法的第二式。

轉眼蓄勢完畢,長槍連連揮動,李碩再次將林悠連連逼退,等到時機成熟,李碩利用第一式槍法的攻擊方式為基礎,在三個方位隨意挑開林悠的長劍,然後以令人驚訝的速度,長槍先高高舉起,隨後猛地向下劈落,直劈林悠天靈。

與此同時,林悠手中長劍劍身與腰平齊,如此距離,顯然要想以下往上的方式擋下李碩的攻擊無法做到。一是沒有足夠的蓄力時間,二是從下往下阻擋比平常更難,況且李碩的第二試攻擊,本來就是一種爆發的形勢,力量之大更勝之前,如果林悠想要硬接必定會吃大虧。

圍觀的林家子弟似乎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緩過神來,還在神色迷離地盯著兩人的身影,只有一些較為出色的年輕子弟還能保持清醒。至於那些高層,當然都沒有太過明顯的神色表現。

千鈞一髮之際,林悠眼中一道利茫閃過,隨後鬼魅般的向前踏出兩步,在李碩的長槍還沒落下之前,林悠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等到眾人看清時,林悠已經出現在李碩面前,長劍連連揮動下,轉眼劍尖距離李碩不足一尺距離,再進一步李碩就要被林悠傷到。

與此同時,另一邊已經反應過來的李碩因為剛才將全部力氣都集中在長槍上,現在自然沒有及時收回長槍的能力,更別說用長槍抵擋林悠的攻擊。無奈之下,李碩身體再次後仰躲閃起來,只是還沒躲上幾次,林悠的長劍已經架在其脖子上,輸贏已成定局。

「你輸了!」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從林悠口出道出,直接摧毀李碩心裡的任何想法,逼人的劍氣更是讓李碩無奈地放下手中的長槍。

見林悠以本家身份取勝,周圍的一干林家子弟激動到極點,紛紛驚訝地讚歎起林悠的厲害來。

「我若有林悠哥一半資質,說不定宗族會直接將我提升為直系子弟。」一個林家的外系子弟忍不住感慨地說道。

「憑你的資質,能做個外族子弟已經勉強,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緊接著,傳來另一種嘲笑聲。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粗一細,相繼傳出,立刻引起周圍一陣鬨笑。當然類似的交談還有很多,而在擂台前方,最前面站著的一些林家出色子弟,一個個則內心波瀾起伏,望向林悠的目光都閃爍精光。

「二哥的實力恐怕比上大哥和五妹都不差多少,真不知道二哥這些年來是怎麼修鍊。」

「別看二哥品性溫和、自然隨意,但實際上又何嘗不是一個修鍊狂人。」緊接著又是一陣熱鬧的議論,一些看出門道的林家子弟不停地發表各自看法,好似根本無法不去想剛才那一幕幕精彩場景。

在下方林家眾多年輕子弟議論紛紛的同時,幾家高層那裡。「林家倒是又出了一個好苗子,如此年紀,就已經把八荒步煉到如此境界,李碩輸在他手裡並不虧。」說話的正是李念塵,臉上滿是平靜之色,似乎對李碩戰敗並沒多少意外,但若真去注意,李念塵在稱讚林悠時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殺機。

一旁的林家家主目光都在林悠身上,並未多注意李家主說話的神情,現在只是笑著應承一句:「李家主過獎,你們李家的後輩英氣博發,剛猛異常,將來必是個英雄人物。相反林悠性子太溫和,還需要多磨練。」不得不說,林滄海這段話說的極好。

「兩位家族子弟都太過出色,今日一見,實在讓吳某大開眼界。」在林、李兩位家主交談之時,吳家家主自然沒有閑著。言語中明顯有些艷羨之意,當然只是表面上的表現。

再說擂台上,林悠已經收回長劍,簡單向李碩示意后,直接轉身向台下走去。

望著林悠並不算高大的身影,李碩眼中光芒閃爍不停。剛才對方似乎只是連續走出三步,便將自己打敗。只是在走出那三步時,對方不但身形靈動自如,而且面色更是平靜異常,恐怕對方若是使用全力,很有可能走出第四步。

思緒一轉,李碩又跟著想到其自己的碎石槍法第三式雖然練成,但尚不熟練,即便勉強施展,依舊不是對方對手,簡單分析一下,李碩眼中神色平靜下來,隱隱有更濃的戰意浮現。

「八荒步,八步之後,血流成河,寸草不生。他日再戰,我定要見識一下八荒步的厲害之處。」心念一動,李碩已經轉身,神色傲然的向李家的席位走去,此戰雖負,反而激起李碩更強的鬥志。

接下來,林家的人又開始負責接下來的比試。陣陣議論聲過去,眾人又開始關注擂台上的情況。只是無一例外,接下來的比試都沒有林悠與李碩的精彩。

時間匆匆過去,六場比試轉眼結束,最後在吳家主的要求下,又加了三場比試,吳家同林家的較量,不過出場的並沒有天才人物。一直到九場比試全部結束,已經是午後,林家早就安排宴席招待另外兩家來客。至於九場比試勝負,前六場林家兩勝兩負兩平。在林家高層看來作為幽城的第一家族,這樣的結果太有失顏面,特別是前三場天才間的比試,林家只贏了一場。

好在林家的第一天才林光耀並未出場,而李碩的實力在李家年輕一輩中卻能排進前三,所以結果還能勉強接受。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日比試之後,林家不得不改變對李家的看法,如今的李家絕對比表面上強大。不過借今日的比試,李家倒是打消林家的一個疑慮,關於幽城的掌控權,暫時李家應該不會有所動作。

在林家宴席期間,林玄仲則足足在城外待到午後,中午只是讓林楓去城內買些飯菜回來,同難民一起吃。已經在城外待了大半天時間,林玄仲的心緒也完全平靜下來。經過很長時間的考慮,林玄仲對日後的一些事情自然全都做出打算。不管結果如何,林玄仲都會去做。

「公子,我們何時回去?」站在橋上,林楓忍不住詢問一聲。

「一個時辰后,直接回林府。」說完這句話,林玄仲繼續望向遠方,流露出對遠方的世界的嚮往。如果早些年可以修鍊,現在林玄仲真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晴空萬里,無一片雲;秋風蕭瑟,暖意洋洋。耳邊滿是孩童玩耍的聲音,儘管四周一片荒涼,林玄仲卻有一種生在人間天堂之感。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一個時辰匆匆過去,在林玄仲準備回去的時候,林家那邊宴席也已經結束。 晚宴結束沒多久,林滄海便將李、吳兩家人請到大廳,僕人們也端來煮好的茶水。此刻林滄海居於上座,下方兩排分別坐著另外兩家高層和林家的一些長老。

「酒足飯飽,現在李家主可否說說此行的第二個來意?」林滄海倒是心急,直接看向李家家主問道。

「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事,李家來此是想和林家結門親事。」面對林滄海的詢問,李念塵淡淡一笑不可置否的回道。

「如此,還請李家主詳細說明。」

「今日李家帶來三位出色的後輩,如果林家主看著不錯,還望將族中後輩林飄雨請來。只要其能看上那三人中任何一個,我們兩家便可結一門親事,不知林家主意下如何?」順著李念塵的目光,林滄海看向李碩以及旁邊的兩位青年才俊,眼中閃過思索之色。仔細想想,於情於理都不能直接推卻。 紅包萬歲 於是,林滄海只好吩咐下人去將林飄雨喊來。

不過一盞茶的功夫,一道藍色身影從大廳外輕盈走來。精緻的五官,各個特點鮮明,爭相奪艷,但是合在一起卻沒有任何的不諧之感,來的人正是林飄雨。秋水凝眸,芙蓉敷面,整個人給人一種不染人間煙火,仙落凡塵之感。總之,林飄雨無論是外貌還是氣質都超乎常人想象,十足的傾國傾城。

只是在進入大廳后,此女臉上並無太多表情,更是沒有打量廳內一人,像是根本不願來此。

不過,剛進大廳的林飄雨卻立刻吸引到眾人的注意。飄飄如仙落凡塵,傾世之姿驚羨四座,在場年輕一代連性格好戰的的李碩眼光都忍不住閃爍兩下。可以說,整個大廳除了幾位家主和那些年紀大的高層外,所有年輕子弟都對林飄雨格外注意。

在林飄雨走進大廳后,林滄海滿意地打量一下兩家年輕後輩的反應,隨後才笑著對大廳中央的林飄雨說道:「飄雨,你看這三位李家後輩如何。如果能看中其中一位,爺爺便為你許親。」

直到林滄海的聲音響起,眾人的目光才被打斷,一干年輕後輩才驚覺各自剛才有些失態。

面對林滄海的詢問,林飄雨的神色沒有多少變化,默默應了一聲是,隨後轉身打量李碩三人一眼。其實李碩三人能夠被稱為天才,各方面條件都不差,拋開李碩不提,其中一人氣質淡然自信,另一個則給人一種平易近人卻又高高在上的獨特之感。三名李家後輩長相是大都英俊,不是平常人能比。

可惜儘管李家三人不錯,林飄雨卻根本不為所動,只是略微打量三人一眼。然後不需思考,林飄雨便淡淡回道:「大爺爺,我暫時還不想議親,如果沒別的事情,飄雨先行告退。」說完林飄雨不再關注李碩三人一眼,神色淡漠的等著林滄海准許。

對於林飄雨的態度,作為李家的天才之一,雖然一心追求武道,李碩還是不能接受,當即出言詢問:「難道林姑娘連我們兄弟三人任何一個都看不上?」語氣里隱隱有些怒意。

似乎沒想到李碩會如此詢問,林飄雨倒是神情一頓,轉身一暼說話的李碩。隨後繼續像之前那樣說道:「我只是暫時不想嫁人,李公子不要誤會。」不冷不熱的語氣,儘管是在陳述事實,依舊讓人無法接受。

「哼,既然如此,那在下只能向林姑娘討教兩招。」冷哼一聲,李碩直接表示自己的態度。

不過換來的卻只是一句,「你不是我的對手。」林飄雨神色淡漠,說完再不說話。

林飄雨的回復直接讓李碩怒意更增,緊接著李碩剛想說些什麼,上坐的林滄海卻先忍不住開口,「飄雨休得無禮,還不快向李公子道歉。」雖然言語里有些不滿的意思,但林葉臉上的表現倒並不明顯。

對於林滄海的言語,李家主依舊一臉平靜,看不出情緒如何。只有李碩本人越發怒不可遏,整個人氣勢陡然升起,還真想和林飄雨打一場。不過李碩終究沒有下一步,因為李家主向其投來一個否定的目光。

接著,李家主便笑著說道:「林家果然天才輩出,後輩一個比一個出色。」言語里毫不掩飾的稱讚,言外之意顯而易見,在李念塵看來,林飄雨或許比林悠更加出色。如此一來,原本心有疑惑的李碩,得到李念塵對林飄雨的肯定,只能有些尷尬的選擇忍氣吞聲。

因為李念塵的一句稱讚,大廳里的氣氛變得有些異常,不過林飄雨卻不管這些,依舊神色淡漠地等著林滄海說話。

「飄雨這孩子,從小被父母寵壞了,說話直來直去,李家主千萬不要介意。」在林飄雨期盼的目光下,只見林滄海有些抱涵的說道。

「年輕人之間的事,我看我們就不要插手,既然林姑娘看不上李家的小子,就當三個小子沒那福氣。」李念塵倒是表現大度,語氣自然地接道。只是在說話時其看向林飄雨的眼神,似乎還參雜著其他的意思。

「此事就當李家沒有提過,在林家叨擾許久,李某也該告辭,林家主再會。」停頓一下,李念塵直接向林滄海告辭。說完不急不慢起身,顯然是有要離開的意思。

見李家要走,林滄海自然不會攔著,當然林滄海表面上還是客氣的說道:「李家今日一來,另林家蓬蓽生輝,林某歡迎李家主下次再來。」言語極其自然,彷彿林滄海還真希望李家再來。

美漫世界的巫妖王 緊隨其後,吳家家主跟著告辭。兩位家主一起告辭,林滄海自然客氣的起身相送。

不多時,兩位家主已經被林滄海送出林家大門,三人互相客套兩句分開離去。

還沒走多遠,李家一行人正好迎上剛從城東回來的林玄仲兩人。當雙方相遇時,都沒有互相看穿身份。不過因為林玄仲一頭白髮的緣故,李家主特意打量兩眼,只覺得眼前之人隱隱有出塵之資,有種與天地合一的感覺,平凡中透露著一種難以形容的不凡。

一番打量,李念塵忍不住出言詢問一聲,「你們可認識那人?」

李家主旁邊的一行人,在李念塵的問詢下在打量林玄仲兩眼后卻相繼搖頭,一個個相繼表示並不認識。倒是那些抬著賀禮的僕人中一人在猶豫半天後,才情緒忐忑地說道:「那白髮青年旁邊走著的像是林家廢物林玄仲的僕人,至於那白髮男子樣子有點像林玄仲,但小的又不能確定,還望家主定奪!」

聽言,李家主想起關於林玄仲的一些事,忍不住又打量白髮男子兩眼,只是依舊不認識。的確,除了一些僕人,像李家主這樣的存在根本不會有與林玄仲見面的機會。至於李碩等年輕子弟,在聽僕人這麼說后,一個個只是表現出極其不屑的樣子,並沒有太過注意。

總裁的絕色歡寵 另一邊,林玄仲與李家主目光一撇而過,沒有停留,也沒注意李家主一行人的身份。倒是林楓像是認出李家一行人的身份,神色不由得有些緊張。

不多時,雙方擦肩而過,林玄仲繼續同林楓向林家大院走去。在一夜白髮之後,林玄仲已經不對從正門回去抱有自卑和畏懼態度。 兩家剛走,林家院內一些年輕子弟聚在一起,還在討論先前比武的事。等林玄仲從正門進去后,正好碰到幾名平常喜歡侮辱林玄仲的人擋在前方。

「公子,我們要不要從他們旁邊的岔道繞過去。」見前面有不少人,林楓擔心地直接問道。

只不過林玄仲已經不是以前的林玄仲,「不必如此,他們還不敢公然對我出手,我們繼續直走即可。」一臉平靜,彷彿林玄仲心中已有應付前方的那些人的辦法。

儘管還是有些擔心,但林玄仲都已經都這麼說,林楓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

還沒走幾步,林楓擔心的事就發生了。前方四人目光不停地在林楓和林玄仲身上變換,似乎正在確定林玄仲的身份。

等到離得更近時,一名年齡稍大的青年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廢物從外面回來了。」

林玄仲沒有搭理對方繼續向前走著,林楓則面色難看的跟著。結果眾人瞧見兩人的反應,當即斷定林玄仲的身份,當即就有一人說道:「廢物,你還有臉回來?怎麼之前李家上門挑釁時不見你的人影。其實林家一些年輕子弟對林家與李家的比試結果同樣不滿意,所以他們見到林玄仲就想把氣撒在林玄仲身上。

聽到上門挑釁,林玄仲神情一頓,想起之前迎面走來的李家一群人,特別是那那些年輕氣傲的面孔,心裡已然有所猜測。只是林家的事與自己無關,沒有搭理對方,林玄仲繼續向前走著。

「林玄仲,你再敢往前走一步,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語氣明顯有些威脅之意,說話的青年似乎還真的想要對林玄仲出手。

跟著林玄仲還沒做出回應,一旁林楓已經擔心地問道:「少爺,怎麼辦?」

原本還想依舊不搭理對方繼續離開,結果因為林楓的詢問,林玄仲反而停下腳步,轉身對說話的那名青年道:「林然,林家的事和我並沒有關係。如果你再攔著我回去,休怪我去找家族長老理論。」林玄仲的語氣平靜異常,完全沒有以往與這些人對話的懼色。

那個叫林然的青年顯然沒想到,林玄仲會反過來威脅他,一時間又驚又怒。不過當心底想到林玄仲到底只是一個廢物時,只是一臉冷笑。

「沒想到一個廢物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倒是讓本少爺長了不少見識,不過本少爺倒是想看看你怎麼去告狀?」說著林然大步向林悠走來,臉色陰沉,顯然是真的要對林玄仲出手。

與此同時,因為這邊的動靜太大,已經有不少林家族人前來觀看。似乎覺得有好戲可看,眾人在驚訝地認出林玄仲的身份后,一個個不免露出幸災樂禍的眼神。

見林然走來,一直在害怕的林楓終於鼓起勇氣站在林玄仲面前,硬著頭皮想要保護林玄仲。至於林玄仲本人依舊一臉平靜,輕輕推開林楓,林玄仲再次神色平靜地林然道:「林然,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其實你在他們眼裡同我一樣可笑。而且你如果當著他們的面打傷我,到時候宗族必定會責罰與你,我勸你還是想清楚在動手,別讓別人看了好戲,自己又丟面子。」林玄仲一臉淡然,說完還冷眼打量圍觀的那些人一番。

迎上林玄仲平靜至極的眼神,原本氣勢洶洶的林然身形陡然一頓,忍不住打量周圍那些林家子弟一眼。在發現那些人全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后,似乎覺得林玄仲說的有些道理,氣勢還真弱了幾分。

在猶豫之間,林然完全停下腳步。只不過圍觀的人似乎並不打算放過兩人,「林然你好歹是個大男人,林玄仲竟然用一句話就能把你唬住。如果你承認自己是孬種,那就回來讓我們出手。」緊跟著一陣類似的話響起,在一些林家子弟起鬨下,林然完全下不了台。

那些說話的人身份都不比林然低,他們故意起鬨自然不怕得罪林然。最後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孬種,林然只能故作鎮靜繼續邁開腳步向林玄仲走去。臉色通紅,顯然表現沒有之前那麼自然。

在第一個人蠱惑時,林玄仲就知道林然會再出手,雖然覺得林然是個蠢貨,但林玄仲依舊自嘲地想到自己現在連一個蠢貨都打不過。只不過當林玄仲的目光落在四周那些越發幸災樂禍的臉上時,心緒又直接平靜下來。

望著迎面走來的林然,暗暗運轉體內那近乎感覺不到的鬥氣,林玄仲準備奮力一搏。即便不是對方對手,也絕不會任對方欺辱。而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住手。」頓時給林玄仲一種熟悉的感覺。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眾人可以看到聲音的主人的正是剛才在大廳被林滄海訓誡幾句的林飄雨。出於對林飄雨的仰慕敬畏,林然立刻停下腳下,很多林家子弟更是自覺地讓開一條路。

另一邊,林飄雨正加快腳步向這邊走來。剛才從大廳出來時,遠遠就聽到這邊有聲音。本想回去的林飄雨最終選擇過來看看,結果就看到現在的情景。在覺得自己對白髮青年有些熟悉時,林飄雨立刻在關鍵時刻喊住了林然。

穿過人群讓開的通道,林飄雨的目光落在林玄仲身上。不管林玄仲的頭髮是什麼顏色,當走近后,只是看了一眼,林飄雨便認出林玄仲的身份。

片刻,等到走到林玄仲面前,林飄雨不敢相信地問道:「玄仲哥哥,你的頭髮是怎麼回事?」

那一臉擔心的神色,哪還有半分在大廳時冷漠。四目相對,林玄仲悠悠一嘆,沒想到還是在這種場景與林飄雨相見。不過看著林飄雨那關心的樣子,林玄仲最終還是無奈地笑著回道:「沒事,只是頭髮換個顏色而已。」氣質一變,林玄仲的聲音緩和到擁有安撫人心的作用。

見林玄仲這麼回答,林飄雨總算放心地回答一聲:「那就好。」對於林玄仲的話,林飄雨一直都是信任無比,只是臉上關心的神色依舊如初。

再次打量林玄仲一番后,林飄雨的目光落在那些圍觀的林家子弟身上,面色一冷,「從今天起,誰再敢欺負玄仲哥哥,別怪我對他不客氣。」說完此女陡然拔劍,對著林然頭上一揮。

接著,林然感覺到一股不可匹敵的氣勢襲來,跟著一道劍光從其頭頂上方越過,緊接著眾人可以看到一道白色劍氣以驚人的速度斬斷十幾米外的樹梢。

在看到林飄雨展現出的實力如此強大后,眾人一個個默契地在嘴邊嘀咕一聲,「鬥氣五階」。

與此同時,林然本人已經癱坐在地,一看就是被剛才那一道白色劍氣嚇得不輕。

等到眾人全都反應過來時,一個個望向林飄雨得目光充滿不可思議。竟然是鬥氣五階實力,陣陣驚訝聲響起,連林玄仲都受到影響,瞬間覺得似乎自己離林飄雨好遠,只是很快情緒又平靜下來,林玄仲望向林飄雨的目光只有關懷。

「飄雨,我們走吧。」淡淡開口,林玄仲不想再留在此地。

對於林玄仲的提議,林飄雨沒有意見,兩人在無數道異樣的目光下邁步離開。一旁的林楓見此,自然趕快跟了上去。

離開人群后,想起剛才震懾眾人的一幕,林飄雨不由覺得自己有些衝動,竟然當眾展現自己的最強實力。不過看到那些人被震懾后的效果,林飄雨哼覺得自己做的很好。以後若是有人還敢再欺負玄仲哥哥,我一定不會輕饒他,心裡如此想著,走在林玄仲旁邊的林飄雨臉上只有開心的笑容。

一段時間后,等到三人走出老遠,人群中才有人說道:「沒想到林飄雨已經有鬥氣五階實力,恐怕光耀大哥都未必是她對手。」緊接著又是一陣議論聲,最終眾人得出一個結論,以後要欺負林玄仲必須要掂量掂量,萬一林飄雨來找他們麻煩,他們長輩恐怕都護不了他們。

現在在不清楚林光耀的具體實力下,林飄雨展現出這樣的實力,已然可以在林家年輕一輩中位列第一。只不過對於林飄雨如此袒護一個廢物,眾人心裡還是有些難以接受,有些人是更是因為過度羨慕,反而記恨起林玄仲來。當然對於這些,林玄仲是無法顧及。 拋開那些人的想法不提,此刻林玄仲正和林飄雨並肩走著。由於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面,林飄雨一邊抒發心裡對林玄仲的思念,一邊對林玄仲的情況問個不停,言語里滿是思念和關懷之意。而且在說話時,林飄雨一點都不在乎林楓的存在,甚至有時候還會稱呼林楓一聲哥哥,讓林楓覺得光榮無比。

跟著在林飄雨一刻不停地詢問下,儘管林玄仲不想多提自己的事,最後還是說了一些關於自己境況和一些對以後的打算。

對於林玄仲的情況,林飄雨其實知道一些。如果自己哥哥真的能在花天酒地中忘掉所有痛苦,林飄雨會選擇支持。而且對於白青藍的存在,林飄雨沒有任何介意,心裡有的只是開心,因為林飄雨總算看到有一個人可以真正關心自己哥哥。

等到走到一半路程時,林飄雨像是拋開所有憂愁般笑著說道:「玄仲哥哥,我現在已經有鬥氣五階實力,連大哥林光耀都不是我的對手,等我當上族長,一定為你請天下最好的名醫。」

林飄雨的語氣既認真,又堅定,聽的林玄仲不由身形一頓,回想起以前一幕幕類似的場景,林玄仲眼中閃過一抹難以釋懷的情緒。還好早就將很多事情都看開,又加上昨天晚上的心態銳變,現在林玄仲也就笑著多看了林飄雨兩眼,並未急著說些什麼。

沒想到當年那個活潑可愛的小妹妹,如今已經有鬥氣五階實力,而且性格堅毅到甚至連自己都不如。只是看了林飄雨兩眼,林玄仲便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十幾年前,林玄仲帶著美好的期望,希望林飄雨可以一直過著快樂的生活。如今林飄雨長大成人,並且擁有很多人不能企及的實力,林玄仲卻沒能看到林飄雨過得快樂。心裡的愧疚感油然而生,林玄仲知道一切都因為林玄仲自己。或許讓自己變好一直是林飄雨心裡的寄慰,可以讓林飄雨在不快樂中找到一絲快樂,但林玄仲心底不想看到現在的林飄雨。

如果是因為自己讓林飄雨背上沉重的負擔,再不能像從前那樣天真快樂,那麼林玄仲寧願選擇做一個平凡的人。「飄雨,你不必為我著想,其實我已經打算脫離林家生活,以後過些平平凡凡的日子便好。」思來想去,林玄仲只能說出自己的打算。而離開林家,正是林玄仲在今早做出的決定。

「玄仲哥哥,你為什麼要離開林家?是他們又欺負你了嗎?」沒想到林玄仲要離開林家,剛有些高興的林飄雨臉色陡然變化,一臉不開心地想起那些經常會欺負自己哥哥的人。

「飄雨,我要離開林家不是因為他們。只是林家不適合我和青藍生活,所以你不用去找他們麻煩。」見林飄雨的情緒有些過激,林玄仲趕快出言解釋一句。

林玄仲平靜的語氣沒有半分虛假的意思,林飄雨可以林玄仲不是故意假裝,臉上的憤怒漸漸消失,轉而變得有些失落起來。顯然對於林玄仲要離開林家的打算,林飄雨並不開心。

察覺到林飄雨的情緒有些低落,林玄仲只好再安慰一句:「放心,我只是要離開林家,並不會離開幽城,以後你可以經常來看我。」

果然林玄仲此言一出,林飄雨臉色又立刻變得好看不少。

其實對於林玄仲的情況,林飄雨非常了解。剛才反應過激,還是因為以前的一些原因。現在情緒平靜下來,儘管林飄雨心裡有些不舍,但還是覺得林玄仲的決定很有道理。若自己兄長能在外面生活,或許會更快樂一些,心裡如此想著,林飄雨決定以後一定要更加刻苦練功。只要自己能儘早當上家主,一定能保護自己兄長。如此一來,林飄雨心裡想法更加堅定。

「玄仲哥哥,現在天色還早,不如我到你那院子里看看。已經兩年沒到那裡找你,不知道那顆梧桐樹現在長到多大?」不再糾纏剛才的問題,林飄雨有些感慨地問了一句。

「既然如此,你隨我一起來吧。」對於林飄雨的請求,林玄仲當即笑著答應。

似乎沒想到林玄仲會答應的如此之快,林飄雨臉上抑制不住地露出愉悅的神采,拉著林玄仲的手迫不及待地向林玄仲的住處走去。一旁的林楓對兩人的談話感觸頗多,現在看到兄妹兩人相處的如此融洽,心裡也是止不住的高興。

三人就這樣走在林府,自然引來無數嫉恨的目光,只是因為林飄雨在,很多人連當面表現對林玄仲的鄙夷都不敢。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三人離開人群后,林飄雨擁有鬥氣五階實力的事,在整個林府迅速傳開。只要聽到林飄雨以十八歲的年齡擁有鬥氣五階實力,上上下下無不為之震驚。

以前在幽城根本沒出現過像林飄雨這樣的天才人物,恐怕消息傳及開來,整個幽城都會為之轟動,所以林家高層在意識到這一點后,已經嚴禁族人將此消的息傳出以及討論,否則一經發現一律當場重罰。至於林飄雨在林家的存在地位,已然超過林光耀等人,一舉成為林家當代最出色的後輩,日後在林家的地位可想而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