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楚老太太很是理解,點頭道:「是這個道理,那你趕緊安排安排,找個時間,帶顧念過來看看。」

看姑娘好不好,到時候,再決定是支持,還是反對。

楚老太太還是很理性的。

楚昭陽點頭,起身:「那我先走了。」

「你給我坐下!」楚老爺子怒道,「要改天見也行,但現在你給我好好在這兒呆著!大傢伙兒來給你過生日,你就這麼走了像什麼話?今天的生日,你在這兒過!」

楚昭陽仍然站著,沒打算留下。

低頭看著坐在桌邊的楚老爺子,說:「真心單純只為我過生日,我自然留。」

「你這是什麼話,誰還不是真心為你過生日不成?」楚老爺子拔高了嗓門兒,但聲音里,仍有絲絲的心虛。

楚昭陽目露輕嘲,淡淡的說:「蛋糕我吃了,您的心意,我領了。」

說罷,在楚老爺子的一臉憤怒中,走出老宅。

***

一時間,明家人也尷尬了。

楚老爺子還在這兒上火,而主角又走了,明家也沒什麼立場再繼續呆下去。

看楚老爺子似乎也是沒心情再繼續招待,楚老太太又是心思全放在了楚昭陽那位還未謀面的女朋友身上,明家人便提出告辭了。

楚老爺子勉強露出笑容,客客氣氣的送他們:「真是抱歉,都是那臭小子,沒有禮貌!」

明老爺子對於楚昭陽看不上自己孫女兒,心中是頗有微詞的。

但表面上,仍舊笑著說:「是我們抱歉才對,讓昭陽也沒能好好地過個生日。」

「哪兒的話。」楚老爺子說,「就是那小子欠教訓!」

楚老太太在一旁聽得不樂意了,一口一個那小子的,那是他孫子,不是別人家小子!

她孫子有名有姓,不是那小子!

「欠什麼教訓了,孩子好好地一個生日,你一句好話都沒說過,盡沖他發脾氣了。」楚老太太不悅道,「從你嘴裡,就聽不到一句好聽的!既然這樣,你叫他回來幹什麼?過個生日還要受你的氣?」

楚老爺子想發火,但還有明家人在,也不好真的吵起來,瞪了楚老太太一眼。

「既然昭陽已經走了,那我們也不多打擾了。」明老爺子見狀,便說道。

送走了明家人,楚老爺子才沖楚老太太發脾氣:「當著明家人,你瞎說八道什麼呢!」

「你也知道當著外人,我這麼說你,你沒面子了?」楚老太太一點兒都不怕他,氣憤道,「那你當著他們那麼說昭陽,算什麼?」

「那是他不懂禮貌,長輩都在,一番好意要給他過生日,他說走就走。他自己不像話!」楚老爺子氣哼哼的去沙發坐著,一副楚老太太不可理喻的模樣。

軍工重器 「你為什麼會叫明家人來,咱們都清楚,你以為就能瞞得過昭陽?」楚老太太真覺得,有時候就能被這個固執的老頭氣死。

「怎麼?你現在這是在責怪我?一開始你也沒反對!」楚老爺子怒道。

「是,可那時候我不知道昭陽有女朋友了,所以想著反正也是個機會。但現在他既然有了女友,你連人家姑娘的面都還沒見,就先給否定了,你不講理!」楚老太太氣哼哼的說道。

「我也是不想他被人騙了,你個老太婆,才不可理喻!」楚老爺子覺得仰頭跟老太太對罵,脖子實在是難受,乾脆也站了起來。

「你還不認識呢,怎麼就知道人家是在騙昭陽?你覺得昭陽智商有這麼低嗎?」楚老太太梗著脖子說,「你才是不講道理!」

兩人吵著吵著,便像是小孩兒吵架一樣了。

楚老爺子氣的蹦高:「你才是把好心當驢肝肺!」

「哼,你別侮辱驢了!」楚老太太轉身就朝卧室走,邊說,「我才不跟你廢話,你這人不講道理!」

「你……你給我回來!」楚老爺子蹦高指著楚老太太的後背大喊。

楚老太太拐個彎,身影就消失了。

楚老爺子回過神來,發現楚嘉宏和向予瀾竟然還在。

剛才跟那老太婆吵架,把他們倆都給忘記了。

想到自己丟臉的一面都被兒子和兒媳婦兒看去了,楚老爺子就更生氣了。

惱羞成怒的對他們倆吹鬍子瞪眼:「看什麼看,連兒子有女朋友了你們都不知道,要你們何用!」

說完,都不給兩人解釋的機會,背著手就走了。

楚嘉宏和向予瀾面面相覷,半晌,楚嘉宏低聲說:「先回去再說。」

向予瀾也只好點頭,跟著楚嘉宏走了。

***

明家的車裡,明語桐的母親朱彩琳沒想到,明語桐竟早就知道楚昭陽有女朋友的事情了。

「你不會是為了做做面子,才誇楚昭陽的女朋友的吧?」朱彩琳問道。

「媽,你說什麼呢,他女朋友人真的不錯。」明語桐無奈的說,「來之前我就說了,我跟楚昭陽都有共識,別說他有女朋友了。就算沒有,我們倆也不可能。」

「哎,真是可惜了。」朱彩琳嘆了口氣,「楚昭陽那孩子,樣樣都好,現在這麼出色,人又這麼踏實的男孩子,不多了。」

朱彩琳搖搖頭,那些仗著有錢家世好的男人,哪個不是在外頭玩三玩四的。

像楚昭陽這樣潔身自好的,真的很少。

就算將來明家會選擇強強結合,但也不希望糟蹋了明語桐的婚姻。

一夜強寵:禁慾總裁強制愛 —題外話—今天三更1w字~ 「我不是貪生怕死,而是我知道什麼叫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更明白世上之死有千萬種,但是唯有一種是我絕不會去做的,那就是明知道會死,還要把命浪費在必死的事情之上。」

齊文海看著在場這些人,沉聲道:

「我與你們同僚多年,看在這些年的情面上,我奉勸你們一句,有時候強出頭不是好事。」

「眼下這種情況,南陽公主權勢愈盛,你們還是明哲保身的好。」

「就算不為了自己,你們也該多想想你們身後親族,還有府中的妻兒老小,你們不怕死,難道也不怕連累的他們陪著你們一起去死嗎?!」

齊文海的話說的極重,而且他直接挑破了眼前皇城裡面的所有情形。

如今整個皇城裡面,無論是軍權,政權,還是宮裡宮外,所有的人手幾乎全部都掌握在魏寰手上。

而魏寰之所以敢對皇子下手,打著那些幌子逼死了三皇子他們,不也就是因為她知道,就算她做了什麼,也不必懼怕任何人嗎?

在場那些原本被劉彥說動了,想要跟他一起去行宮求見睿明帝出面與魏寰對壘的人,臉上都是忍不住浮現出猶豫之色來。

齊文海在朝中多年,手段更是他們看在眼裡的,連他也不敢去冒險,就說明此事恐怕真的是很危險,而且齊文海剛才那句話也說進了他們心裡。

他們跟魏寰作對,自己出事了無所謂,大不了就是一條性命而已。

可是他們身後都有妻兒老小,有族中親人,上下數十條甚至百條性命都繫於他們一人身上。

萬一他們當真惹怒了魏寰,而睿明帝又奈何不了她的話,到時候魏寰會饒了他們府中之人嗎?

所有人都不敢說出「會」這個字來。

魏寰就連自己的親弟弟都能毫不猶豫的取了性命,讓他們說殘廢就殘廢,更何況是他們?

他們不怕生死,可他們卻怕親人陪著自己一起去死……

劉彥看著一些人因為齊文海的話后,臉上露出遲疑來,頓時陰沉著眼:

「怎麼,諸位大人也和齊丞相一樣,屈服於魏寰了嗎?」

「齊文海貪生怕死,他能說出這種話來,說不定早就已經被魏寰收買,更何況就算他真的沒有被魏寰收買,可是他為人謹慎,從頭到尾都未曾為難過魏寰,更未曾做過什麼與魏寰作對的事情,再加上他手中權勢,只要他服軟,魏寰自然不會動他。」

「可是你們呢?!」

劉彥面無表情的看著周圍那些個朝臣:「你們別忘了,當初魏寰剛掌朝權的時候,你們這些人都曾經借著政事刁難過她,甚至於與她結過仇。」

「魏寰那人睚眥必報,心性狠辣,你們覺得等她真的處置完了皇室里的那些人,真的當權之後,她還會留著你們?」

「你們若是不趁著現在想辦法攔著她,請陛下回來收回朝政大權,節制住她手中權勢,將她打壓下去,等將來她對你們動手的時候,你們怕是連後悔都來不及!」 「我以為你夠理智,沒想到也看重愛情那一套?」明語桐的父親,明靖山沉沉的開口。

車內燈光昏暗,他的臉隱藏在黑暗之中,顯得更加嚴肅。

「你應該知道,你這輩子因為愛情結婚的可能性不高。唯一能讓自己輕鬆一點的,就是喜歡上自己的丈夫。」明靖山提醒道攖。

明語桐搖搖頭:「爸,不管我會不會因為愛情結婚,對方都不會是楚昭陽。償」

說完,明語桐的腦中劃過一張俊顏,心痛了一下,忙掩住目光。

***

楚昭陽驅車往蘭園趕,可偏偏,路上堵得一塌糊塗。

好不容易回到蘭園,已經是11點多。

楚昭陽看看腕錶,心情很糟糕。

好好地生日,就這麼快要過去了。

進了玄關,客廳的燈光便暖洋洋的透了出來,還能聽到從客廳傳來的電視聲,不是很清晰。

但,一切都透著股溫暖的味道。

楚昭陽原本焦躁的心也安定了下來,從進門的這一刻,一顆心就沉定下來。

自從顧念住過來,他就感受到了,每天不論忙到多晚回來,總有人在等著他。

一進門,都總能看到客廳的燈光透出來。

顧念一個人在家的時候,似乎不喜歡太安靜,所以,總會將電視開開。

不論上面放著什麼節目,哪怕只是電視購物,也要有點兒聲音。聲音不需要太大,但得有。

也因此,他也習慣了,不管回來的多晚,都能聽到家裡有聲音。

每每一進門,聽到哪怕是電視里傳出的廣告聲,都會覺得溫暖。

唇角不自覺地便翹了起來,掛上了溫潤的弧度。

放晴了聲音,將鞋換下。

面前正整齊的擺著一雙男士拖鞋,是顧念給他準備的。

將皮鞋放進鞋櫃,楚昭陽走了進去。

發現,顧念在沙發上睡著了,因為等了他許久,所以不知不覺得,就迷糊了過去。

她蝦子似的蜷在沙發上,家裡沙發寬大,寬度接近於一張小單人床了。

華娛小生日常 顧念縮在上面,都沒佔多少地方,看著那麼嬌小。

咖喱就躺在她懷裡呼呼大睡,睡的一臉享受的樣子。

顧念一隻胳膊搭在咖喱毛茸茸的身子上,把它當成了抱枕。

畫面溫暖沉靜,空氣中都透著歲月靜好的滋味。

楚昭陽唇角的笑,也因此沒有消失過。

放輕腳步走到沙發旁,他突然意識到,其實他的生日,不需要她為他準備任何驚喜,只要有她在就可以。

只要她這樣陪著他,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楚昭陽蹲下,也不急著叫醒她。

哪怕就是這樣靜靜地看著她睡覺的樣子,也好喜歡,他能看好幾個小時不換動作。

只是,顧念懷裡的咖喱有點兒礙眼。

咖喱比顧念先感覺到有人在看,警覺地睜眼。

發現是楚昭陽,還怕自己看錯了。

眨巴了幾下,發現真的是他回來了,激動地站了起來,便往楚昭陽的懷裡撲。

長長地尾巴掃過了顧念的臉,把顧念也吵醒了。

顧念睜眼,正好看到咖喱把楚昭陽撲倒在了地上。

楚昭陽蹲著的姿勢,因此不是很穩,難得倒在地上竟顯得有些狼狽。

顧念難得看到他這樣狼狽又錯愕的表情,竟有些傻乎乎的,很呆萌的樣子,便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

她忙坐起來,伸手要把他拉起來。

誰知楚昭陽微微用力一扯,顧念輕叫一聲,便被他給拽倒了。

好在楚昭陽有分寸,早早的便接住她,她直接跌進了他的懷裡,一點兒都沒磕著。

只是,鼻子撞在他的胸膛上,有點兒痛。

鼻尖兒都紅了。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顧念想揉揉鼻子,可雙臂被他一起圈在懷裡,動彈不得。

楚昭陽低頭便在她的唇上用力的吻了一下:「笑我?」

顧念笑眯眯的,說:「你剛才的樣子,很可愛嘛!」

楚昭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