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它覺得這把斷劍雖然破是破了點,但感覺很順手,隱隱有種微妙的感覺,是什麼感覺,它不知道怎麼去形容。

神秘生物怒吼一聲,體內突然蹦出一個碩大的拳頭,拳頭粗大無比,如同磨盤那麼大,漂浮在四周的血色霧靄,也在同一時間,朝拳頭處凝聚,轉眼變成了紅色。

醉雞咧嘴一笑,和對方激戰了一番,對方的套路,基本了解得差不多,一幅有恃無恐,戰意滿滿。

當它持著斷劍衝出去的時候,紅色的拳頭,並沒有像想象中揮霍而來,而是發生了奇異的一幕。

砰!

一聲悶響炸開,醉雞揚頭看天,一臉震驚,失聲道:「你大爺的,這樣也行?」 砰!

一聲悶響炸開,醉雞揚著頭,一臉震驚,失聲道:「你大爺的,這樣也行?」

醉雞四周蒙上了一層血色霧靄,如同海浪一般,滾滾而來,將醉雞包圍住,一道道璀璨的紅光,粘附在表層,宛若鑲嵌了紅色瑪瑙石一般,光澤鮮艷,期內且滲出一抹攝人的氣息。

「給我去死吧。」神秘生物低沉道,語氣中噙著一絲疲憊,也能感受到它的憤怒。

轟!

四周的紅光霧靄洶湧,滾滾而來,一道道細小且鋒利的刀刃冒出,欲將醉雞吞噬!

「你大爺的,是想把我捅成馬蜂窩啊!」醉雞大驚,感受到對方的氣息后,不敢有絲毫保留,祭出所有靈力。

原本淡黃色的火焰隱隱變成了蔚藍色,若不細看,很難察覺出火焰上的細小變化。

與此同時,醉雞手上的斷劍也發生了一絲細微的變化,原本布滿裂痕的劍身被火焰融化,徹徹底底地變成了一把火劍。

劍身上出現了一個類似滴血狀的符文,當然,這個微妙的變化,連醉雞本人也不知道。

置身在紅色霧靄外圍的端木軒見狀也是一驚,直接把關鳳和張星彩召喚出來,然後在把靈力灌輸到上官馨兒身上,緩解對方的傷勢。

轟!

關鳳和張星彩還沒反應過來,這裡就發出了一聲巨響,一股攝人的靈力波動在這裡炸開,如同一個原子彈爆炸一樣,方圓二十里,全部夷為平地。

這一次動蕩極大,古樹掀起,化成飛灰,隨風而散,瀰漫在半空中的霧靄全部被震散,整個大地深深陷入地表當中。

好在關鳳反應敏銳,在炸開的那一瞬間,祭出一道靈力盾,將這場浩劫擋了下來。

場地中央,醉雞半跪在地,拄著斷劍,大口的喘著氣,大汗淋漓,臉色蒼白,這還是端木軒第一次看到醉雞如此狼狽的樣子。

醉雞緩了一會後,並沒有抬頭去看神秘生物情況到底怎麼樣,而是將目光停留在手中的斷劍身上,眸子里噙著一絲疑惑和沉重。

剛才具體發生了什麼,沒人知道,就連距離最近的端木軒也沒看清楚剛才所放生的一切。

「小雞,你怎麼樣?搞得那麼狼狽,那間到底行不行啊。」張星彩看到醉雞狼狽的樣子,打趣道。

「你才是小雞,你還沒雞雞!」醉雞原本心情就有些沉重,聽到張星彩的調侃后,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倒是關鳳,把注意力集中在端木軒身上,隨後跑了過來,擔憂道:「大王,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受傷?」

關鳳問的很急切,眸子里噙滿了擔憂。

「沒事,倒是她情況不是很好。」端木軒淡淡道,給上官馨兒灌輸了那麼靈力,對方還是沒有一絲好轉,依然緊閉著眼,臉色蒼白如紙,連呼吸的聲音都小,小到快聽不見。

關鳳看著端木軒懷中的上官馨兒,目光複雜,特別是眼神,閃爍不已,五味雜全。

「你怎麼不早點把我召喚出來,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子有多危險嗎?」關鳳豁然回頭看著端木軒,大聲道。

聽到關鳳的怒吼聲,嚇的端木軒一愣一愣的,心中有一萬隻***在奔騰,一臉苦笑。

召喚出來的武將竟敢對宿主大聲嚷嚷,角色好像反過來了吧?

還沒等端木軒開口回話,關鳳將端木軒懷中抱起上官馨兒,坐在一旁,祭出靈力,灌入上官馨兒體內。

「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關鳳背對著端木軒,祭出靈力,融入上官馨兒體內。

端木軒搖頭苦笑了一下,心裡總覺得乖乖的,但也沒去阻止對方,為了治療上官馨兒他卻是消耗了很多靈力。

他從系統包裹中取出一個人玉瓶,倒出兩顆丹藥,一口悶了下去,然後又倒出了兩顆,放在關鳳身旁。

醉雞身上火焰消失,癱坐在地上,顧不上抹去額頭上的汗水,拿起斷劍細細地看著,當它看到劍身上留下的符文時,整個人顫了一下,愣在原地。

張星彩馬大哈的性格倒也沒在意醉雞的反常,持著煌天,好奇地看著四周。

沙~

安靜下來的氛圍,突然傳來一道「沙沙」聲,感覺蛇在草叢中遊走一樣的聲音。

醉雞聽聞,整個人頓時打了個機靈,攥緊著斷劍豁然站了起來,警惕地看著聲音來源。

「你大爺的,還沒死?」端木軒唾罵一句,持著鳳鳴刀環顧看著四周,預防突變。

張星彩也收斂了笑容,架起煌天,一臉謹慎地看著四周。

一條類似巨蟒的生物出現在眾人面前,巨蟒足有數丈長,但卻沒有五官,唯獨兩道幽幽紅光印在頭顱上。

身邊布滿了繁雜的紋理,如同灌入了血液一般,沿著紋理,款款而動,眾人都知道,這條看似巨蟒的生物,就是剛才和他們對戰的那個神秘生物。

當它離眾人三米處時,它停了下來,看了看端木軒,又看了看張星彩,最終將目光放在醉雞身上。

就這樣看著,卻遲遲沒有動。

尷尬的氣氛足足維持了十多秒,醉雞看到它時眸子里也是噙滿了一絲疑惑和不解,最後低頭看了看斷劍,沉默了下來。

「竟然沒死,就讓本王親自動手吧。」端木軒的耐心也被磨得差不多了,不想在拖延下去。

嗡!

端木軒腳下綻放光芒,一道陣圖在他腳下傳開,一道道鋒利無比的光劍從陣圖中蹦出,一把把懸在半空,從一開始的一把變成了數十把。

當陣圖出現的時候,端木軒整個人彷彿變了個人一樣,雙眸森然,噙滿殺意,一股攝人的氣息從這裡傳開。

他打算速戰速決!

沙~沙~

巨蟒突然動了起來,無視了端木軒等人,似乎在它眼裡,只有醉雞。

巨蟒不急不慢,慢慢向醉雞靠攏,所過之處,留下了一條深深的痕迹。

「小雞,楞啥子呢,動手啊。」張星彩爆喝一聲,說話的同時,已經向巨蟒席捲而來。

端木軒的陣圖也準備得差不多,當他準備衝出去的時候,醉雞突然大聲道:「你們都別過來!」 「你們都別過來!」

聽到醉雞的聲音,不管是張星彩還是端木軒都怔在原地,就連正在幫上官馨兒治療的關鳳也是側過頭,看著醉雞的一舉一動。

神秘生物歪著頭,此時此刻,它沒有開口說話,慢慢地挪動著身體,向醉雞靠攏,而醉雞手中的斷劍突然發出一道細微的劍鳴聲,嗡嗡作響,隱隱帶著節奏感。

醉雞心中萌生出一股奇特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微妙,陌生卻帶著一點熟悉,它總覺得斷劍似在引導著它。

當形似巨蟒的生物靠近醉雞的時候,止住了步伐,盤旋而起,兩個如同磨盤大的猩紅雙眼,直視著醉雞。

醉雞不懼,攥緊著斷劍,仰著頭,看著對方。

轟!

就當它們在對峙的時候,形似巨蟒的神秘生物,頭顱上突然張開了血盆大口,一雙猩紅地的眼睛消失,變成了一張大嘴,朝著醉雞席捲而去。

「小心!」張星彩見狀,持著煌天祭出武技,朝神秘生物刺去。

希望能在電光火石之間,救下醉雞!

而一旁的端木軒早已擺出陣圖,圍繞在四周的光劍,衝天而起,化作了一道道虹光,朝神秘生物灑落!

但神秘生物離醉雞實在太近,就算端木軒反應神速,陣圖超然,但想在如此近的距離攔住它,確實有點難。

嗡!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神秘生物渾身突然蒙上了一層層火焰,如同一條火龍一般,耀眼的光,將四周照亮,瀰漫在四周的霧靄全部被蒸發。

熾熱的火,燃燒著,給人帶來一種窒息的感覺。

這種火焰,端木軒好像在哪裡見過,又好像沒有,感覺有點熟悉,但現在已經容不得他想那麼多,救下醉雞才是當務之急。

嗤~

神秘生物盤旋而起,如同一條火龍在天空中翱翔一般,景色懾人,張牙舞爪,在高空中盤旋幾周后,定在醉雞上空,最後,化作了一道火光,朝著醉雞的天靈蓋,直衝而下!

「不好!」端木軒大急,不敢有任何保留,手決變幻,腳踏虛空,一道道陣圖如同漣漪一般,動蕩而開,虛空一指,無數把光劍,鋪天蓋地,光彩耀人,朝著直衝而下的火龍席捲而去,欲將對方斬斷。

在場唯獨表現得很淡定的只有醉雞,站在原地,手拿著劍,仰望著天空,目光中不但沒有畏懼,反而流露出一點興奮,和迫不及待。

這種感覺不是發自內心的,而是手裡的斷劍帶給它的。

咻,咻~

璀璨的光劍如同流星雨一樣,劃過高空,當它們觸碰到火龍的時候,卻無法阻攔半分,全部穿體而過,掠向另一邊。

當端木軒感覺不妥的時候,醉雞的舉動,讓所有人都覺得枉然。

它高舉著劍,沒有動用一絲靈力,只是簡單地舉起斷劍。

火紅色的光芒,將醉雞整個身軀染成了暗紅色,熾熱的熱量就連醉雞也覺得渾身不舒服,熾熱難耐。

嗤!

碩大的火龍如同流水一般,全部融入斷劍的身上,瞬息而已,整個空間恢復往常,耀眼的光芒消失不見,神秘生物也同樣消失不見。

被驅趕在外的血色霧靄,慢慢向眾人靠攏,很快,霧靄重新將眾人籠罩。

吱呀~

一大片黑不溜秋的枯葉隨風而散,灑落四周,當枯葉飄落在地的時候,如同水晶破裂一般,破裂而開,變作了一顆顆黑色光珠。

這裡寂靜無聲,黑色光珠滾落的聲音,徘徊四野。

端木軒眾人怔在原地,覺得這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神秘生物所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就連實力最強的關鳳都覺得忌憚。

但它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端木軒等人將目光匯聚在醉雞身上時,瞳孔猛的一縮,內心震撼不已。

醉雞還是醉雞沒有任何變化,讓眾人覺得吃驚的是,它手中的劍!

殘破不堪,銹跡斑斑的劍,完全變了樣一般,斷劍上的裂縫,被蒙上了一道火光,火光如同岩漿一樣,沿著劍身的裂痕滾滾而動。

劍身四周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火光,如果之前是一把如同廢鐵的斷劍,那麼此刻,變成了一把剛剛問世的絕世好劍。

除了劍身之外,劍柄還是和之前一樣,毫無光澤,布滿銹跡,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個拇指大小的凹槽,凹槽中央,亮著一個芝麻大小的亮光。

醉雞獃獃看著手裡的劍,一股溫和的氣息從劍柄中傳入手掌,然後再從手掌傳入體內。

「你大爺的!雞爺我終於有把牛逼哄哄的武器了,哈哈….」前一秒還傻愣傻愣的醉雞,下一秒,猛地一拍大腿,朗聲道,然後抱著斷劍,仰頭大笑,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你們看到沒,雞爺的武器牛不牛,是不是好炫?」醉雞側過頭,看著端木軒幾人得意道,臉上寫滿了歡喜,捧著斷劍在懷裡,一副愛不惜手的樣子。

拍!

端木軒一巴掌直接朝醉雞扇了過去,將對方抽飛,他黑著臉,惡狠狠地看了醉雞一眼,然後從醉雞手中斷劍奪了過來,開口道。

「這把劍本來就是我的,得意什麼。」

當端木軒從醉雞手裡奪過劍的那一刻,原本亮著光芒的斷劍恢復如常,火光消失,銹跡重燃,唯一不同的是,端木軒覺得這把劍稍微重了一些,而且握住劍柄的時候,手掌內傳來一陣陣刺痛的感覺,如同被火灼傷了一樣,很不舒服。

「它只屬於我的,誰也別想搶!」醉雞臉色一黑,化作了一道殘影從端木軒手中將斷劍重新奪了回來。

當斷劍落入醉雞的時候,斷劍又變成了之前模樣,蒙上了火光,彷彿活了過來一樣。

端木軒見狀眉頭微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斷劍可是系統配給他的,怎麼只有在醉雞手裡才能發出威力?

為了驗證,端木軒打算把斷劍拿回來,但是這一次醉雞可學聰明了,根本不讓端木軒近身,死死地保護著斷劍。

維持了足足一盞茶的時間,在端木軒的威逼下,醉雞才將斷劍依依不捨地交到他的手裡,當端木軒把斷劍交給張星彩時,情況和他一樣,變成了一把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破劍。

「我都說了,它是我的專屬武器,你們不信,你看,是不是亮瞎你們的眼,是不是羨慕妒忌恨?哈哈….」醉雞重新奪回斷劍的時候,亮光再起,又蒙上了一層火光。

額….

「專屬武器…」端木軒聽到這個詞,搖頭苦笑了一下,或許醉雞說得對,這把斷劍真的是它的專屬武器也不一定。

噗!

一道鮮血從….. 噗!

一道鮮血從上官馨兒口中噴出,沿著嘴角,染紅了脖子和白如雪的衣裳,眉頭微皺,如玉一般的手動了一下。

端木軒連忙走了過來,查看上官馨兒的傷勢,關鳳收斂靈力,臉色蒼白,顯然是靈力透支導致的。

「她調養一下,應該很快能清醒過來。」關鳳眸子里透出了疲憊,緩聲道。

「你快服下丹藥。」端木軒將之前準備給關鳳的丹藥遞了過去,囑咐道。

關鳳看著端木軒手中的丹藥,微微怔了一下,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淡的讓人難於察覺的弧度,伸出手,將丹藥接過,服下后盤膝而坐,開始恢復靈力。

張星彩看到關鳳的樣子,心中也是有些著急,守在她身旁,替她護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