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他當了5年辦公室祕書和副主任,儘管作爲高殿虎的嫡系,未受太多提拔,但是眼光經驗懼是一流。

這麼久的行政生涯,王迪還從沒見過萬書記和高副局聯手請一個人吃飯,而且這個人還坐在主位。

龍江是誰?背後到底有着什麼樣的驚人力量?王迪已經沒有想法再去探究,他要做的,就是執行,藉機交好龍江。

在王迪心目中,龍江的地位,已經拔高到華夏紅色***一般高度。

龍江和王迪上了車,笑眯眯摸了摸大吉普警車上面的裝飾物,隨和道:

“王大哥,你可別這麼尊敬我,叫我龍江或者小龍就行,隨你安排,我就是隨便轉轉,監獄安排一個能明白情況的人陪同就行,到時候可能還要麻煩你。”

“那行,我叫你龍江吧。”王迪到底是警察出身,辦事不絲毫拖拉,乾淨利落道。

他的駕駛技術非常好,車開德很穩,不一會兒就到了第一看守所,正是龍江被關押了將近一天一夜的那個地方。

得知王副主任親自安排,一看所長已經被抓,政委老賈帶着班子剩餘4人親自出門迎接。

等賈政委見了龍江面卻是一愣,馬上面色一白,大概想起了龍江大發神威,犯人血流滿地,他赤膊而立的驚人場面。

龍江故地重遊,今非昔比,回想起兩天前階下囚模樣,有些感慨。

“您好,王副主任,先聽彙報還是先參觀?”尹局被抓,李書記倒臺,傻子也知道柳原變天了,老賈呲着黃牙,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了,對着過去不得煙抽的王副主任,畢恭畢敬,不敢怠慢。

“賈政委,你留下,我就是替領導陪好客人,這位是京都衛戍區的龍江中尉,到監獄看守所搞調研,千萬別弄太高調,別人忙你們去吧。”


王迪不由自主挺起了胸膛,變天了,平時這幫基層幹部對自己不陰不陽的,都圍着老尹那邊轉,這回,西風東吹的感覺真心不錯。

由於剛剛發生了暴恐案件,監舍已經被重新加固一新,多了數道安檢措施。


有了賈政委的相陪,龍江一行沒有辦理任何手續,很順利地打開層層鎖住的鐵門,進了一樓看守區。

龍江此行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挨個辨別在押的犯罪嫌疑人,看看能不能找到任務要求的惡能7萬以上的大惡人。

受傷的那一波正在住院治療,這些是新調監過來的。

此時全部犯人都在車間勞動,安裝塑料花,一眼望去,大約百餘名禿瓢腦袋,整整齊齊坐在機器旁邊,在幹警看守下,正在勞動,對於參觀者的到來,誰也沒有心思多看一眼。

勞動有定額任務,完成好有獎勵,完成不好有懲罰,所以他們都很認真。

龍江眼前是一片黑光閃爍,各種各樣的輝光看得他眼花繚亂,最後不得對收集器下了命令,單看頭上善惡條,不看身體輝光。

足足花了半個小時,他失望了,就連做飯掃地的犯人都看到了,也沒找到期望的目標。

王迪副主任耐心地陪着,見龍江表情嚴肅地挨個看犯人,老賈在旁邊也是看的莫名其妙,心裏打着鼓,他早已經認出了龍江,心裏又驚又怕,生怕這回是秋後算賬,所以言行異常恭敬,唯恐步王所長後塵。

“嗯,這個,龍中尉,如果要找人的話,所裏有數據庫,也可以網上查閱,不用這麼辛苦。”賈政委小心翼翼揣測着,賠笑道。

龍江看了半天,沒有收穫,轉頭見王迪一臉恭謹,賈政委滿臉緊張,不由暗自好笑,權力真是個好東西,可惜他年紀太小,對着個東西沒有任何興趣,要不也能衝杜部長討個一官半職的。

“賈政委,涉及部隊軍事機密,我就不多說了,部隊有紀律,你懂的。”龍江摸了摸鼻子,轉了半天不說理由,也有點說不過去。

賈政委一個哆嗦,前幾天那面貌猙獰的直升飛機,囂張孔武的一幫子大兵,龍江大殺四方的畫面太震撼了,一輩子的噩夢,嚇的他緊緊閉着了嘴巴,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離開了第一看守所,向柳州去的路上,王迪和龍江慢慢聊着天,聊天是每個辦公室主任的特長,不涉及敏感話題,不涉及政治,天馬行空,想當於精神按摩。

果然,聊起天來,你一言,我一語,這一路時間就過的飛快,轉眼到了柳州看守所,可惜這一次,龍江又一無所獲。

直到在孫正當書記的柳東縣的看守所,龍江才總算找到了一個惡能七萬五的老傢伙。

龍江沒有驚動孫正書記,時間有限,還有8天不到的時間,還要忙着開學報道,還要抓緊時間做完任務,沒功夫和大哥們應酬了。

問了看守所長,眼前這個一臉老實苦相,滿臉皺紋,走路佝僂的老東西,今年61歲,關進來的罪名竟然是耍流氓,公共汽車上摸女孩的大腿,被拘留了,還有一個月出去。

親,這個年紀居然還有這樣的戰鬥力,龍江無語,帶着王迪,在勞動車間旁值班室內,繞圈觀察着這個老頭。

如果光看外表,根本不可能與他的罪名聯繫到一起,這就是個滿頭花白頭髮,一臉風霜老實相的農民。

人不可貌相這句話永遠的對的。

老頭腦袋上的善惡條黑光幾乎把白條擠沒了,滿身代表奸詐的綠色、代表銀欲的粉色和交錯的腥紅色交織到一起。

這老頭名叫崔成,居然是城市戶口,頭上輝光顯示,這壞事可沒少幹,顯然,一個拘留二個月的處罰,絕對是不夠的。

“王大哥,這個崔成我想放了他,今天就走。”龍江驀然停住了腳步,和王迪商量道。

崔成身子一動,呆滯的眼睛中突然冒出了一絲精光,不過轉眼又縮了回去。

王迪二話不說,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

不到十分鐘,王迪回來了:

“龍江,現在司法抓的很嚴,得辦些手續,補些立功證明,最快明天早晨八點能釋放出所,不耽誤你吧?”

“可以,王大哥,謝謝你了。”龍江微笑着點了點頭,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縮在牆角的老傢伙。

崔成縮了縮亂糟糟的腦袋,單薄的身體不由自主,打了個冷戰。

……

直到轉完了省第二監獄,龍江又鎖定了兩名犯人。

算上那個明天出獄的老流氓崔成,已經找到了目標三人,進度還行。

這兩個人,一名是名滅門慘案的兇手,因爲仇殺連捅11人,從老人到小孩,統統用刀扎死。

另外一個卻是個搶劫犯,判的很輕,五年。

龍江運氣這回不錯,殺人犯頭上惡能7萬零一點,剛剛合格,問了下刑期,已經宣判,不上訴,正巧今天下午執行死刑。

“王大哥,能不能爭取一下,下午由我來執行死刑?”沒人處,龍江偷偷和王迪商量。

這個?王迪遲疑了,華夏執行死刑過去都是由武警完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改成了法警,有着一套嚴密而整齊的流程,如果中間想做手腳,那是十分艱難的。

這個要求超出了他的權限,而且充滿了風險,王迪道聲稍等,拎着手機到外面打電話去了。

電話當然是給高副局長打的。

什麼?要動手替法警處決犯人?高殿虎吃了一驚,非常人有非常舉動,這個小傢伙,這回又鬧哪出幺蛾子?

高局電話馬上給龍江撥了過來:

“小龍,你搞什麼,參觀監獄沒問題,開開眼界,玩一玩都可以,可動手處決犯人,這可不行。告訴姑父,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龍江笑眯眯,絲毫不以王迪彙報爲意,呲牙道:

“親姑父,洪上校臨走時候說我膽子太小,需要多見見血歷練歷練才行,這不,我正找機會多練練嘛。”

什麼,你膽子小,需要多見見血?

電話裏高殿虎頓時無語。

腦袋裏閃過一副副關於龍江的畫面資料:

戳腳門無名物資倉庫全滅慘案,外地殺手屍橫遍地,無一活口;

蓮花山和五虎相鬥,虎倒嘍囉撒,連看家狗都被龍江咬死;

更不用提最近的養狗場連殺九人了,現場就沒找到一具完整的屍體的詭異事件了……

龍江要是膽小,這世界上就沒如此膽大的人了。

“小子,不說實話,我堅決不同意。”

高殿虎態度十分堅決。 火雲立即撲了上去,對著冰凍得姬風吐出紅色火線,嘶的一聲,紅色火線劃破厚厚的冰,直接切入姬風身體上。

砰的一聲,冰凍碎裂,姬風破冰而出,「啊!」姬風怒吼一聲,他剛才被火雲的火線燒傷了,身上留下一燒割的傷口。

「六螯旋風斬!」姬風大喝一聲,他身子旋轉起來,瞬間旋轉到空中,緊接著身子朝下俯衝。手中的六螯斬連續劈出四下,第一下對著江帆,第二下對著火雲,第三下對著誅妖劍,第四下對著趙冰倩。

那速度太快了,比閃電還要快,只聽到砰!砰!連著四聲響,江帆、火雲、趙冰倩、誅妖劍被打得飛了出去。

江帆立即感覺到肩膀鑽心的疼痛,一摸肩膀,鮮血流了出來,剛才他使出了金剛護體術都無法抵抗姬風的六螯旋風斬。

火雲和誅妖劍到沒事,趙冰倩就不同了,她的肩膀上幾乎被切掉下來,傷口距離心臟只有兩公分。如果再偏兩公分,那趙冰倩就完了。

趙冰倩頓時鮮血止不住地流淌,江帆立即跑到她身邊,默念咒語,趙冰倩傷口立即癒合,眨眼間傷口痊癒。

「冰倩,好險呀!你還是靠在我身邊吧!」江帆心驚道。

「哈哈,你們四大神獸不行了,就像四大廢物呀!你們再來吧!」姬風揮舞著六螯斬嘲笑道。

「媽的,臭蟲子,你不要得意在太早了!要不是我三人轉世了,神獸戰力被封住了,打你媽的滿地爬!」江帆罵道。

姬風臉上變得鐵青,江帆的話刺痛了他,當年他就是被四大神獸打得滿地爬,狼狽逃竄。要不是他機靈,掉下山崖裝死躲過一劫,就完蛋了。

「在讓你們嘗嘗六螯旋風斬的厲害!」姬風立即旋轉起來,如同地面上颳起了龍捲風似的,直奔江帆。

江帆冷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他手裡握著兩枚飛針,他要用暗器了,雖然暗器不能將姬風射殺,但是足可以讓他受傷。因為姬風並不是沒有破綻的,他的眼睛就是破綻。

等到姬風距離自己還有三米遠的時刻,江帆一手手,兩枚飛針飛射而出。「啊!」的一聲慘叫,姬風的眼睛被飛針射中。

江帆暗器太快了,姬風根本沒有想到江帆會用暗器,這是他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但是與此同時,江帆也被姬風的六螯斬擊中右胸,右胸部位幾乎被刺透了。

江帆悶哼一聲,他跌了出去,趙冰倩和火雲立即跑了過去,扶住江帆,「你沒事吧?」趙冰倩和火雲同時道。

江帆慘笑道:「沒什麼,只是受了點傷!他的眼睛被我射傷了!呵呵!」江帆立即默念咒語治療,傷口立即癒合。


姬風立即拔出眼睛中的飛針,怒吼道:「青龍,你竟然用這下三濫的手段!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哈哈,對付你這種雜種,老子當然是不擇手段!」江帆笑道。

「可惡,我要把你撕成碎片!」姬風立即朝著江帆沖了過去。

火雲立即迎了上去,她鳴叫一聲,嘴裡噴射出藍色火焰,如同火箭似的,直射姬風的面門。

姬風看到了藍色火焰,急忙閃開,這藍色火焰可比紅色火焰還要厲害,被燒上了,必定受傷。姬風閃開藍色火焰的時候嗎,誅妖劍橫空劈下,砰的一聲,劈在姬風的頭頂上。

砰的一聲,雖然沒有傷到姬風,但是劈得他頭暈目眩。

江帆立即抖手,兩枚飛針射出,嗖!姬風躲避不及,再次中了飛針,他慘叫一聲,雙手握著眼睛。

「哇!可惡呀!」姬風拔出眼中的飛針,他吼一聲,他的身體開始膨脹,眨眼間他變成了一頭十多米高的巨大怪獸。

外形像一隻斑蝥,渾身都是黑色長毛,六隻如同螃蟹鉗子似的大鉗子,堅硬的殼上面是倒刺。圓形的頭頂上是兩根刺刀是的觸角,六隻眼睛放出綠色光芒,蟑螂似的嘴巴露出黑色的牙齒。

六條粗張腿如同六根柱子,每根柱子上面還有鋒利的倒勾,背後還拖著一根細長尾巴,一節節的如同蠍子的尾巴。

「我靠!他顯出本體了!」江帆驚呼道。

姬風的本體是六螯蠍甲獸,是一種半獸半蟲的怪物,嗷!姬風對著江帆等人吼叫一聲,「青龍,今天不把你撕成碎片,老夫就是你生的!」

「呃,老子可生不出你這種怪物!你他媽肯定是雜交出來的!」江帆笑道。

「可惡呀!青龍你去死吧!」姬風一揮大鉗子對著江帆狠狠地剪下,如同一把大剪刀剪樹枝似的。

此時他心中著急,立即給高強傳音:「姬風顯出本體了,你快點來幫我們喚醒神獸印吧!要不然我們慘了!」

高強正在地上和盛丹打得激烈,他匆忙回復道:「你在堅持一會兒,我把盛丹往你們那裡引,我找機會幫你們喚醒神獸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