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學員們議論紛紛,但沒有敢於上前,個個猶豫不決。

「既然沒有人來挑戰,那我便去休息了,等有人來,再來通知我。」

方陽看著那些學員,輕輕嘆了一口氣。本以為魯管會派人前來呢,竟然沒有,這讓得方陽想廢掉他們的想法沒有能達成。

「是想要在學院晉陞大賽上出手嗎?自己親自出手。」方陽心中想到。

這時,一個略微十七八歲的學員上前一步,大聲道:「我來。」

說完,他還得意的瞥了瞥周圍的學員們,眼中滿是得意。

方陽有些古怪地看著那名學員,眼中有著無奈,「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戰。」

聽方陽的口氣那般的勉強,那名學員卻是怒了,他冷聲道:「別以為贏了柳宗和蔡京,你便是天下無敵,一山還有一山高,這是到了我打倒你的時候。記住,我叫蒼崖。」

蒼崖的話語富有哲理性,似乎他並不一般。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蒼崖所吸引,蒼崖很是享受這種目光。

「好吧,那開始。」方陽眼中似有些凝重,他倒是被蒼崖的話語震懾道了。

話落,方陽右腳往地面上一跺,整個人猶如一支出弦的箭,朝著蒼崖急速衝去。

眨眼間,方陽便是來到了蒼崖的身前,猛的一拳揮出,這一拳雖然沒有使用龍元,但也是方陽除龍元外全力的一擊。

見到方陽出現在自己面前,蒼崖很明顯的眼中閃過一抹驚慌,「等一下,你耍賴,你偷襲,你玩陰的…」

「你不可以這樣的,我們從新來過!」

在蒼崖的這句話說出后,方陽的拳頭正式接觸到他的身體,他直接倒飛了出去,嘴上還喊著。

「我一定會回來的!」

方陽有些錯愕地看著這一切,他還真被蒼崖被唬住了。不僅是方陽,圍觀的學員們大多愣住了,蒼崖裝得太像。

「白痴!」陳元道。今天第一更獻上,茄子再次厚著臉皮求推舉,求收藏! 鳥兒依舊在歡叫,而蟬的聲響已經少了許多,夏天即將過去,秋天快要來臨,到時將會滿地金黃葉。

這些個日子,方陽每天都會接受三場挑戰,有弱的,也有強的。

學院晉陞大賽即將開幕,便是那些很少露面的傢伙大多都開始出現。眾人更是聽說了方陽設擂台,挑戰眾學員的事情,有人只是笑笑,有人卻覺得方陽狂妄。

無論別人有著什麼樣的看法,方陽卻是樂在其中,無事時,他拚命修鍊,有人挑戰時,他堅守擂台。既不耽誤修鍊,又能增長實戰經驗,最主要的是滿足了方陽那好戰的血液。

在守擂其間,倒是有出現出強大的學員,排名第二十名的周偉。周偉比之柳宗的排名更為靠前,實力也極其強大,但在鏖戰了十數分鐘之後,被方陽一腳踢飛出去,倒地不起。當然,這一場戰鬥方陽依舊隱瞞了龍元的存在,僅用本身一級武者的力量。

戰鬥很激烈,方陽依舊笑到了最後。再也沒有人敢說方陽是僥倖贏得柳宗的,所有人都認同了方陽的實力,甚至有人認為方陽擁有進入前十名的潛力。但對於這一些,那些前十名的強者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做多回應。只是魯管不一樣,他氣得摔杯子,砸椅子的。

自從經過周偉那一場戰鬥后,倒也沒幾個人敢於再挑戰方陽,畢竟方陽的實力已經是公認的。

距離學院晉陞大賽還有三天時間,雜役學員所在外院氣氛有些凝固,個個面色凝重,把握著這最後的三天時間,對自己進行最後的操練。

學院倒也豁達,這最後的三天時間,甚至是開賽到結束的時間內,所有雜役學員的任務都可暫停,直至學院晉陞大賽結束,這才重新開始。

這些日子裡,沒有了戰鬥,但方陽卻是瘋狂的操練自己,每一次都練得渾身是傷,就是陳元和易平看了都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這太瘋狂了!


最後,整個外院像是都靜了下來,就是陳元都去修鍊了,只剩下懶惰的易平,他一個人在路上逛著。

……

三天後。

清晨,第一縷陽光剛剛照落下來,整個天風學院外院便是熱鬧了起來,所有人都準時的睜開眼睛,走出房間。

而方陽,他也醒了過來,在叢林中,他著幾天都是在其中度過的。

今天早上是報名時間,到達下午則預賽開始。每一次的學院晉陞大賽報名的人數都不少,自然是要進行預賽。

比賽過程中不得使用武器,不得攻擊對手的眼睛和敏感部位,摔落場外或認輸或是被打倒都算失敗,比賽中不得殺死對手否則會被取消比賽資格。學院將預賽分為四個分區,參賽者抽籤分在任意分區,一個分區剩餘三人,誕生十二強。十二強之後,將在一個擂台上進行淘汰賽,直至決出真正的冠軍。

來到報名區,已是擠滿了人,但大多是看熱鬧的,不是所有人都敢於參加這晉陞大賽的。

「方陽,這裡。」

遠遠的,方陽便是聽到易平和陳元的聲音。

方陽走到他們身旁,詢問道:「你們都報名了吧。」

「我已經報名了,就剩你。」陳元燦爛的笑著。

易平卻是搖了搖頭,道:「這麼無聊的比賽我才不參加呢,我有的吃,有的睡,多好啊,為什麼偏要參加這比賽。」

方陽愕然,隨後便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易平身份不一般,想要成為普通學員,那應該是分分秒秒的事情,這晉陞大賽對他來說是沒什麼的。

排了有半個鐘頭吧,這才是輪到方陽報名。

「報名人名字,年齡。」

「方陽,十四歲。」

那人聽聞之後,特意抬起頭,看了看這個最近聲名鶴立的少年,隨後便是將其記了下來。

方陽,男,十四歲,95號,甲組!

「預賽下午一點整開始,切記,不能遲到了。」

方陽點了點頭,隨後便是離開。

「方陽,你是95號,在甲組。我則是75號,在乙組。」陳元笑著說道。

學院將四個擂台分別稱為甲、乙、丙、丁,所以有四組,這四組人選都是隨意分配的。

下午時間很快到來,準時一點整,一個鐘聲響起,廣場之外,瞬間被無數黑壓壓的人頭所佔滿,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帶著喧嘩聲,迅速擴散,最後匯聚成一股,直衝雲霄。

當方陽三人來到此處時,望著那被擠得極為嚴實的人牆,皆是有些錯愕,不過好在參賽選手有著特殊的通道,方陽和陳元都直接通過那被教師把手的特殊通道。而僅僅剩餘易平一人。

「讓一讓,我跟他們兩個是一夥的,讓我進去吧。」

「你不是參賽人員。」

「混蛋,老傢伙,你再不讓開,我就強闖了。」

「你不是參賽人員。」

「老師,你是個好老師,你就讓一下吧。」

「你不是參賽人員。」

「好人那,做一件好事勝過七級浮屠,放我進去,得福報終生!」

「你不是參賽人員。」

……


最後一聲咆哮驚天動地。

「方陽,陳元,你們給我記住,竟然丟下我一人!」

進入場內后,方陽和陳元分開了,方陽前往甲組,陳元前往乙組,分別進行自個兒的比賽。

方陽站在擂台旁,抬頭看著整個廣場,聽著那些看台上響起的陣陣喧嘩聲,眼眸深處,略微火熱了一下。這場晉陞賽,代表了整個外院雜役學員中最為傑出的一批學員間的交鋒。雖說雜役學員們身份較低,但其中一些的實力已不比內院的普通學員低,只要能夠晉陞為普通學員,更是很快可以超越過去。

「混蛋,總算擠進來了。那兩個傢伙竟然把我拋棄了,我詛咒他們。早知道,我就去報名參加了,報名了不打也好,不用跟人一起擠。」

易平的頭髮完全凌亂了,灰頭土臉的,更是渾身臭汗淋漓。一路上擠來擠去的,他不知道被多少人吃了豆腐,而且都不負責任的。

「哈秋…」

同一時間,方陽和陳元打了一個噴嚏。

方陽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語著,「感冒了嗎?難道是昨晚凍到了?」

身旁笑談著的參賽人員略微安靜了許多,方陽當即略有感應的偏過頭來,在其目光掃到那入場口走進來的一大群人時,眼睛頓時微微虛眯了起來。

一群人徑直走到擂台旁,沿途之人皆是極其識相的閃避開來,人群之首,是一名長得極其壯碩的男子,臉龐上有著一絲掩蓋不住的囂張,這人便是魯管。


魯管明顯也是發現了方陽的存在,徑直朝著他走了過去,目光中的殺意毫無掩蓋。

隨著魯管等人站在方陽的對面時,看台之上的聲音也是逐漸變得安靜了許多,一道道目光皆是投注在兩方人馬之上。

不是冤家不聚頭!這次兩個冤家碰頭,會碰撞出何等火花,很多人都在期待。

「方陽,不要讓我遇到,不然,我會殺了你。」魯管的話語中滿是殺意。

面對魯管的咄咄逼人,方陽只是輕聲道:「柳宗呢,我那一拳是殺不死他的。」

說到柳宗,魯管眼中閃過一抹寒意,他並沒有回應方陽的話,反倒是對著身旁一男子道:「秦宇,你是甲組的,若是相遇,不用留手。」

那名男子點了點頭。

「秦宇,排名第十五,擅長拳法。」方陽的腦海中立即閃出這秦宇的資料,這些都是陳元強行灌輸給他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放心,相遇的話,我會廢了他的。」方陽眼中透露著寒意。被三番兩次的挑釁,若是不回點禮,那就太失禮了。


魯管凝視方陽半響,隨後拂袖離去。他並不屬於甲組,必須前往另一個擂台。

見著方陽竟然敢於魯管硬碰硬,不少人倒是驚訝得很。魯管的強悍眾所周知,而方陽這陣子雖做了不少的大事,但畢竟根基還淺,那是遠遠比不過魯管的。就如魯管麾下的人,便是有排名十五的秦宇,排名二十四的柳宗,其餘的更是不少。

這些學員卻也佩服方陽的勇氣,敢與跟魯管作對的人可是不多。

這個時候。

咚!!!

喧嘩無比的場地中,突然間再度響起了古老的鐘吟聲,鐘聲在廣場內徘徊不散,在這鐘聲之下,喧鬧的聲音也是緩緩降低,直至最後的完全消失。

主持人上台,高聲朗道:

「甲組第五十號,甲組第六十號,請上台!」

號碼是隨機抽取的,並沒有順序安排。

隨著主持人的話語落下,兩名灰衣學員跳上擂台,二人估摸著都有十七八歲,氣息並不沉穩,怕是連一級武者都不算。今天第二更獻上,明天星期天,總共有三更。中午一更,晚上兩更一起發。還是要來一句,求推舉,求收藏! 咚咚…

銅鑼打響,這是比賽開始的信號,主持人退出擂台。

這擂台是個正方形,估摸著有二十米左右,地面都鋪著青石地板,極其的堅硬,足夠學員們完全展示出來。

場中遺留的二人也是頗懂規矩,在下一刻,便是迅速凝神,臉龐緊繃。由於大賽不準使用武器,二人都是空手上台,但氣勢卻是不弱,目光尖銳的望著自己的對手。

方陽將目光投向台上,看著場內逐漸瀰漫的火熱戰意,他的眼眸中,像是有著火焰在燃燒。

四個擂台,八個不同的人,在這一刻同時衝出,四隊人猛然碰撞在一起。

戰鬥從一開始,便是省略了熱身,直接進入真正的火拚之中。

拳腳猛烈碰撞,這是最直接,也最能引起人們熱情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