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藍光之中一點黃影一閃而到,在向奔天的頭上狠來了一下。頓時,向奔天那腦袋無法承受住那巨在的重壓,整個被重水龍印硬生生壓進了自己的肚皮之中,頓時,肚皮爆裂開去血光一遍。

藍光頓時萎頓,見唐春的重水龍印又撞向了身體。那藍光把向南天往前一推,頓時,這傢伙還來不及慘叫一聲就給重水龍印壓成了一團血肉。

「唐春,我向嬌嬌會回來的……」而向奔天的身體上突然詭異的冒騰出一圈雞蛋大的藍氣來,一閃就到了幾里之外,再閃就不見了蹤影。

而同時,那被包裹著的藍環突然裂開成了碎片。奶母張開了卦皮嘆了口氣道:「玄級兵器居然被她自毀了,可惜。」

「想不到向奔天一代梟雄居然被其老祖宗向嬌嬌奪了身體,落得個如此下場。」唐春感嘆道。

「自作孽不可活。」奶母淡淡哼道,「幸好有著洪殿那個八星高手跟曹院長聯手才擊傷了她。不然,咱們倆個現在想輕鬆的毀了她估計是辦不到。」

「嗯,如果沒有受重傷,估計早給她溜遠了。」唐春點頭道。

「對了,你怎麼突然間會飛了?」奶母問道。

九玄戰魂 ,我學的是修真之術,到築基期大圓滿就可以飛行了。」唐春說道,「奶母,你們巫術練到一定境界估計也能利用,比如,像借力這種卦皮或符骨之類的飛行吧?」

「嗯,我們老祖宗就能如此飛行。只不過現在的後代中已經沒有練到那種地步了。就是我感覺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朦朦朧朧中感覺到了那種境界,但是,就是無法捅破最後一層境界大門。」奶母嘆了口氣,眉頭緊皺,「不光是我,像曹院長還有那個八星洪殿高手也差不多狀況吧。」

「我感覺你們這種境界比西雲東來那種半武王層次能力還要強一些。這種境界到底叫什麼,難道你們都不知道嗎?」唐春問道。

「不清楚,估計是無限接近武王的初級境界了。只不過就差那一步。差之毫厘猶如千里,完全不同的感覺。估計,實力也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奶母說道。

「可惜的是鄭一錢那老傢伙先溜了,不然,到是可以問問那種境界的神通如何?」唐春皺了下眉頭。兩人坐上飛鷹直往回趕去。

不過,等唐春走遠後向奔天的身體中居然冒騰出一點亮晶晶的藍星來,藍星在向南天肉醬樣的屍體上一裹,包裹著這團碎肉消失在了天空之間。

「嗯?」奶母驀然回首看著向南天屍體的地方。不過,旋即又搖了搖頭。

「奶母發現了什麼是不是?」唐春問道,天眼放天往回處望去。皇靈人臉如光罡一般飛了出去,現在它的巡遊範圍達到了十幾里之地。當到達向南天身邊時頓時呆愣住了,馬上駕著飛鷹回到了原地。

「向南天的屍體不見了,難道通河山莊還有高人隱藏著等咱們走後取走了他的屍體。不過,於理不合。要帶走也得帶走向奔天一併才對。怎麼向奔天的反倒沒人要。」奶母一臉疑惑。


「咱們會不會上當了,剛才溜走的那團藍光只是向嬌嬌的障眼法。而實際上她的主魂並沒有逃走還在原處。咱們剛才可是大意了。」唐春沉吟了一下。

「有可能,不過,向南天的屍體也成肉塊了向嬌嬌還要把它帶走是什麼意思?既然向嬌嬌原本奪體的對象是向奔天,說明向奔天的屍體更適合於她的。兩人屍體毀壞程序都差不多,適合的不帶反倒帶沒關係的,這就相當的令人可疑。」奶母分析道。

「莫非是向奔天的魂神是自願讓向嬌嬌奪體讓她借身體復活從爾可以保護通河山莊。而向奔天的魂神已散。而向南天剛才的魂神莫非被向嬌嬌用了什麼秘術還保存著的。這下子帶走會不會用什麼秘術復活。從而,向嬌嬌再奪了向南天的身體。因為,父子倆的身體估計都適合向嬌嬌。」唐春分析道。

「也有可能。」奶母點了點頭,回到宏州後跟胖子他們匯合了。才知道曹院長的手下也死了一大半,就剩下三個傢伙跟著曹院長坐飛鷹匆匆飛回京城了。

而洪殿的人馬也折損嚴重,在那場藍光大戰之中遭了池魚之殃。而洪殿也沒搞清楚曹院長一夥是什麼人,也匆匆走了。而通河山莊是徹底完蛋了。

「你們先回京,我過兩天再回來。」唐春交待道,爾後,這貨用空魔之劍隱藏了全身氣機潛伏在了通河山莊不遠處。僅僅才一天後,一道詭異的身影站在了通河山莊的廢墟面前。

「曹老賊,你個混賬東西!」 絕世兵鋒 ,一拳砸向了空中。頓時,地動山搖,空氣被打出一個巨大的黑洞不,再不久,轟隆一聲炸響,升騰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雲,猶如小型號氫彈炸開了似的。

頓時,氣波壓將下來,把通河山莊遠達十幾里之地的小山全震裂開去。十幾里範圍內都出現了山體滑坡以及龜裂現象。

而一夥傢伙聽說通河山莊遭到滅門之災后以為有什麼好貨正在廢墟里忙著撿漏的武林人士頓時嚇得屁滾尿流往庄外蜂湧而去。

「你們喜歡寶物,那就跟著它們去吧,死!」那道身影全身包裹在一片光海之中,一個跳腳騰到千米高空之下,往下一蹬腳。

頓時,通河山莊兩邊的殘山全都轟隆隆響著。不久,全都壓向了通河山莊那個峽谷。而那人好像瘋了似的干起了推土機的活兒來了。

圍繞著通河山莊四面都推砸了一翻下來,不久,整個通河山莊被推成了一片平地。早被埋在了地底下幾百米深,而跟著陪葬的也有上百的撿漏的倒霉蛋子。

那人最後一聲長嘯,一個滑空帶著滿身的霸氣,怒氣,光茫遠去了。唐春並沒有動,不久,那道身影居然又滑空回來了。久久貯立了足足二個時辰,他好像一尊石雕似的最後才又一個滑空遠去了。

「它娘的,差點被活埋了。」唐春從土裡冒出了頭,大大的吸了口氣,「此人什麼人,感覺使用的並不是巫力。那此人難道不是巫山書院的魔離,不是他又是誰?」

感謝『大浪淘沙』『曉陽無限好』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後來越來越精彩了,咱們共同合力,用月票跟訂閱支持《武尊道》堅定的步伐,邁向更高的輝煌。(未完待續。。) 唐老大帶著滿腦門子的疑惑不解御劍回到了京城。曹院長聽說過後也是十分的疑惑,兩人閑扯了半天終究無法知曉那個人是誰。

第二天,奶母跟著唐春到了池塘結界。

用巫術探測過後奶母十分肯定的說道:「此人身體中的確存在著旦兵丟失的魂神。只不過原身體主人的魂神已經跟旦兵失去的三成魂神融為了一體。而且,原主人所佔的魂神量還要大一些。所以,要剝離出來難度不小。」


「不用剝離,直接抽出來融於旦兵魂神之中難道不成嗎?」曹院長問道。

醫妃淡定,王爺愛爬牆 這樣子也行,只不過旦兵的魂神不純了。因為,他的魂神之中融於了原本這個曹震身體中的魂神。而且,就怕,比如,突破的關鍵時刻原曹震的魂神會影響著旦兵的突破。嚴重的話還有倒致走火入魔的危險。畢竟,一個純凈的魂神對於修鍊都是很關鍵的。」奶母說道。

「那還得抽出剝離掉才行。」曹院長一臉凝重。

「這樣子作的話我的把握僅有五五之數,而且,你還得答應我一個條件。」謝蘭說道。

「五五之數就五五之數,不過,你可以先說說條件。」曹院長那臉一圬,略顯不滿了。

「你我並不相干,提條件也正常。我的條件就是,我想問你一下,你們曹家是不是這大虞皇朝的原住民?」謝蘭問道,自然。這一切是唐春想知道的,不過借奶母之口罷了。

「這跟你們有什麼關係嗎?」曹院長大為冒火了,全身玄力自然逼出壓了過來。不過,奶母還是一臉淡定,絲毫不為所動。曹院長一看,收斂了氣機。

「我們十分好奇,不過,希望曹院長能講實話。不然的話,如果本人在抽魂時一個不小心給弄不好的話旦兵可就……」謝蘭一臉鎮定的威脅起人來了。

「你威脅我!」曹院長頓時火冒三丈,拳頭一捏。在上面形成一道玄罡之氣騰到了池塘上空。奶母卻是骨頭往上一點。一道符咒上去,嘭……兩人來了一下,勢均力敵。

「曹院長,如果沒有合作誠意的話咱們馬上就走。如果你要用拳頭來解決此事的話我看你就不必了。」唐春突然一道冷哼。玄力出來。形成一把刀形豎立在了池塘上空。那刀還帶有淡淡的黃色之光。

「嗯?」曹院長頓時瞳孔猛地瞪大,久久盯著唐春,看著空中那把玄罡之刀。良久,搖了搖頭自語道,「怎麼可能,這是絕不可能的事。」

「天下事都是相對的,沒有絕對不可能之事。死人尚且能復活,更何況是境界。曹院長,假如我跟奶母合手,你的勝算有幾成?」唐春冷冷哼道。

剛才故意的放開氣勢,玄力一下子達到了星丹境初階,跟曹院長一個境界,所以才讓曹老頭震驚之下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真事。

「沒有勝算。」曹院長收回了全部氣機,頓時,整個人一下子好像蒼老了不少,「唐春,你的玄功境界如此之高,你這功法估計來處不簡單吧?難道你們家也是來自大東王朝的後代?」

「不是,我是純正的大虞皇朝人。我唐春就是南都候爺唐信的親生子,你去看看我父親的長相就清楚了。」唐春搖了搖頭。

「會不會是你們唐家祖上就是來自大東王朝?而此事因為秘密,候爺並沒告訴你?」曹院長說道。

「不會,以我如今的實力,父親絕不會再隱瞞著的。因為,我已經有能力挑起大梁了。」唐春果乾的搖了搖頭。

「說得也是,唉,不錯,我們曹家祖上的確來自大東王朝。是隨著萬年大劫過後不久就到了。其實,我們就是為了躲避萬年大劫的。

只不過當年祖上過來得也很奇巧。據說是大東王朝發生了大變故。就連王朝皇族也給侵襲了,大東王朝發生了大動亂,一個歷史擁有十幾萬年,治下擁有幾千億民眾、妖族、風族、雨族、海族的古老王朝動亂起來那十分的可怕。

當然,到底怎麼回事祖上並沒有過多的記錄。而且,祖上過來好像是負有什麼使命似的。到底什麼使命我也不清楚。」曹院長說道。

「呵呵,曹院長,你這話講出來怎麼能讓我們相信。既然你們祖上是懷有使命過來的,而至今上萬年過去了。你們祖上早就仙去了。他不可能把秘密全帶走是不是?如果帶走了還讓你們等待什麼?至少會用秘法記錄下來這樁秘事。」唐春冷笑道。

「這個我不清楚,說是時機成熟之時自然會顯露出來。只不過一直下來,曹家後代之中並沒有能跟祖上並肩的高手出現。當年我花了無上的心血培養旦兵,就是希望他能打破曹家這個無法突破到星丹境後期的怪圈。據說一旦達到這個境界就可以實現控制玄器飛行了。只不過旦兵居然遭到黑手。琴海一去是我失策之舉啊。」曹一跳那拳頭都捏得咔嚓咔嚓震響,看來,是給氣極了。

「曹家的家族很大吧,這麼多年發展下來現在人數應該有好幾千了吧?」唐春問道。

「呵呵,唐春,你太小看曹家的實力了。我曹一跳不用吹噓,光是氣通境界的強者我曹家就有二隻巴掌數。完全可以跟一個較大的武林宗派相比肩。至於說曹家子弟,更是多達十萬之眾。只不過他們分散於大陸各地。並不光是在大虞皇朝之中的。」曹一跳露了點底子,老傢伙好像也有警告自己倆人的意味兒。

「估計還不止這個數額吧?而且,像曹院長如此身手者曹家估計還不止一位。也許,你們這一系還不能算是曹家的主脈一系,至於主系一脈,我在想,是不是大陸某個宗派或學院,或者是在別的地方,曹院長,我講得可對?」唐春說道,曹一跳居然愣神了一陣子。其實唐春是故意如此說的,只不過存在著試探。

「唉……」曹院長臉色難看了起來,良久嘆了口氣,說,「看不出,你居然知道得這麼多。我很懷疑,你怎麼會知道我們曹家秘密如此之多?」

「呵呵,既然我講對了。那說明大虞皇朝這一脈曹家一系一直在努力。你們努力的目標就是奪回主脈一系的控制權。讓你們這一脈真正的成為大陸曹家體系的主脈從爾控制住整個曹族。」唐春淡淡笑道。

「你講得沒錯,誰都想成為族中之王。換作是你也不可能例外。就拿你們候爺府講,誰不想成為候爺的繼承者。如果我沒講錯的話你跟三公主之事就是遭了暗算。一個小家庭如此,一個大族何能倖免。拿到皇族中去來講,也是一樣的。」曹院長哼道,「不過,這一切你是怎麼推斷出來的。曹某我十分的疑惑。」

「呵呵,就是從你們祖上的精神力分身上推斷出來的。既然在你們這一脈中只得到了一具分身。那說明什麼?

有分身肯定就有主體。主體在哪?主體存身之處肯定就在曹家主脈那一系中。而且,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像這種精神力分身還不止一個。

你們只是擁有曹家祖上多個分身中的一支罷了。而這麼多旁支都在暗中較勁想奪得主脈。而主脈也不可能讓你們奪位。

這就產生了族內之爭。所以,這麼多年下來你們一脈中人一直無法突破到星丹境中期,我在想,是不是因為主脈故意的壓制的結果。」唐春說道。

「難道真是如此?」曹院長嘴角抽勒了一下。

「而且,我還有一個大膽的推斷。旦兵在琴海出事也許並不是巫山學院那個老不死的巫尊乾的,而是出自你們曹家自己人,就是主脈那一系暗算的。這樣一來,你們曹家每隔百年出現一個天才就斷送了。而且,旦兵之事在曹家不斷的重複著發生著。天才過早就夭折了,你們,永遠也無法成為主脈,奪回失去的一切。」唐春的分析就是謝蘭在一旁都聽得大為佩服。

「唉……」曹院長痛苦的坐在了椅子上,良久,才說道,「你講的我現在想起來覺得的確有道理。而實話告訴你,我就是旦兵的上一個遭暗算者。不然,我曹一跳突破星丹初階已經有幾十年了,為什麼幾十年還是無法到中期。只是一個小階而已。按修鍊進度來算最多二十年就能進入的。而今為了得到天書,我也是想能不能從天書中找到我突破的一絲契機。」

突然,曹一跳站了起來,盯著唐春說道:「年輕人,你的分析讓我刮目相看。我決定選擇跟你們合作。」

「呵呵,合作什麼?」唐春一臉淡定,笑道。

「你相助我們拿到天書,得到天書之後我們共同破解怎麼樣?只要旦兵能恢復原狀,那他們暗算的結果就失敗了。只要旦兵能到星丹境後期,那我們這一脈就有了競爭主脈的希望。當然,只能說是一個希望。因為,主脈的高手比我們多得多,而且,他們最高強者已經突破到何種境界就是我也不清楚。」曹一跳說道。

「好,有希望總比沒希望的要好。這次合作很愉快,我同意。」唐春說道。

「你呢?」曹院長問謝蘭道。(未完待續。。) 「呵呵呵,全憑唐春作主。」謝蘭的話可是讓曹一跳又大大的吃驚了一番,因為,謝蘭的身手比唐春高得多。居然全聽唐春的,這個,越發使得曹一跳覺得唐春的身份更為神秘了起來。

接下去就是謝蘭為曹震抽魂剝魂,謝蘭很慎重很細心。那祖上留下來的一截巫骨不斷的有黑色花紋進入曹震的身體之中。

不久,曹震身體中的魂神虛體給抽了出來。唐春發現,曹震身體中的原魂神的確不像是旦兵的形象。那證明旦兵的三成魂神被這個原主人融合吞噬了。

下邊要進行的就是剝離工作,這一點難度比抽魂要高得多。儘管謝蘭拚出全力,全身都冒騰著淡淡的黑色巫光之力,但是,旦兵的魂神一經剝出一絲后又給原主人給吞噬了進去。

可是你又不能把原主人的主魂神給滅了,那樣一來旦兵的三成魂神也將隨同給滅了。謝蘭都滿身大汗了,可是就是無法完整剝離出來。而曹一跳也是急得滿頭大汗。只不過老傢伙不懂巫術,也是急得團團轉了。

「唉,我儘力了。真沒辦法剝離出來。我看只能把原主人的魂神一併給融入旦兵的魂神這中了。」謝蘭嘆了口氣收手了。那團虛體在祖骨上空跳竄著想溜回身體之中,不過,被祖骨上的魂咒之力鎖拿住了,休想逃竄而去。

「唐春,咱們可是一起盜過墓的。你救救我。」想不到就在這時候,曹震的主魂好像清醒了過來。大叫道。

「嗯,你們一起還盜過墓?」曹院長跟謝蘭都是一愣。

「唉,就是那次盜墓惹出來的事……」唐春乾脆講了出來。

「周天星辰訣,沒聽說過此功法。不過,也許它是大東王朝過來的前輩們留下來的。看來,從大東王朝逃到浩月大陸的前輩們並不止我們曹家一家人。」曹院長說道。

「曹震,你主動把旦兵的魂神放出來。我們會讓你重新回到身體中去。而且,可以相助你突破功力。你現在太弱了。」唐春勸道。

「唐春,你把我曹震當傻瓜了是不是?等旦兵的魂神出來我還有命活著出去嗎?」曹震在冷笑道。

「即便是你不分出來咱們也有辦法將你一併融合了,到時。以你現在這小身手必不如旦兵的七成主魂。到時。你的結果就是被吞噬融合。你照樣子也將不存在了。」謝蘭說道。

「哈哈哈,我曹震寧願如此死法,也絕不放出旦兵魂神。」曹震狂笑著。被謝蘭骨咒一點,痛得這傢伙慘叫聲連連。

「算啦奶母。你就是再折騰他也沒用。咱們畢竟一起盜過墓。饒過他吧。」唐春嘆了口氣。奶母收回了骨咒。

「曹震,你是在什麼地方吸收的旦兵魂神?」唐春問道。

「我不清楚,好像他自個兒鉆進來想佔有我身體。結果反被我吞了。」曹震說道。

「曹院長。我倒有個不成熟的想法。」唐春說道。


「你說。」曹院長現在已經把唐春當成平輩講話了。

「你們不是有曹家祖的精神力化身嗎?不如壯大曹震的魂神,給他突破的機會。到時,我唐春作保讓他跟我進行拜主術。如此一來曹震就成為了我唐府家僕,咱們現在是合作夥伴,好些事咱們都挑明裡說了。除非是曹院長你現在還不放心本人。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唐春說道。

「行,你問他。」曹院長點了點頭。一個曹震的生死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只是擔心這小子會泄密罷了。如果有拜主術保證那倒不用怕了。

「怎麼樣曹震,你如果不肯必被滅。成為我唐府家僕跟著我並不是件壞事。」唐春說道,「而且,有曹家精神力老祖相助,你馬上就可以突破到先天大圓滿。真正的成為一名強者。」

「這個……這個……」曹震貌似在考慮,不久,咬牙點頭了,不過,這廝要求先突破到先天大圓滿再放魂神出來。曹院長一咬牙同意了,而且,萬般無奈的放出了老祖那僅剩下嬰兒大的化身。

「唉,就這麼大了,再流失一部分精神力估計老祖將進入原始的丹丸狀態或者是消失。」曹院長很是痛心。再給曹震服下一顆可以助力突破的大補丸,因為曹震只是突破到先天大圓滿,這倒是好辦得多。

接著,一道道精神力加上曹院長的精純玄力打在了曹震的身體之上。曹震的身體不斷的強化著,二個時辰過去,突破了。

「拿去吧。」曹震貌似很自然的把旦兵的魂神鬆綁脫離了出來,那三成魂神朝著曹院長而去。曹一跳一臉喜悅伸手過去就想捧住旦兵三成魂神。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