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慕卿即將撤離時,伸手扣住慕卿的後腦,化被動為主動,霸道的攫取慕卿的唇。

夕陽下,一對璧人站在山峰擁吻,眼裡心裡只有對方一人。


咔擦。

閃光燈閃爍了下,將這唯美的畫面永久定格在鏡頭裡。

天色漸漸變得漆黑,封時奕和慕卿並肩坐在山邊。

「封時奕,你難道打算帶著我在這裡坐一夜么?」

身上披著封時奕的外套,慕卿疑惑的看著封時奕。

封時奕卻將她的腦袋扳向天空的方向:「說好帶你看星星,當然是看一整晚。」

「你是不是瘋了?」

看到封時奕沒有絲毫玩笑的意味,慕卿頓時有些欲哭無淚,哪有人看整晚星星的?

聽到這話,封時奕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隨即伸手揉了揉慕卿的腦袋。

「你就不要瞎想了,我是不會讓你坐在這裡一晚的。」


為什麼她覺得封時奕會讓她偶爾也站一會?慕卿心中默默地吐槽封時奕不懂浪漫還要裝懂。

從慕卿的表情里就能猜到慕卿在想些什麼,封時奕眼底閃過一絲無奈。

起身拉起慕卿:「走吧,帶你去找我們今晚睡覺的地方。」 「哦,您就是薩克塔族族長莫尼吧,您還記得我嗎?」雷洛笑著走向族長莫尼。

族長莫尼望了雷洛幾眼,「哦,您就是去年到我這裡做客的雷洛兄弟!」


「您記憶真好,我們這次又來打擾你們了!」雷洛笑道。

「哦,你們這次真幸運,今天下午我們舉行搶新娘初夜權活動,歡迎你們參加!」族長莫尼道。

江帆望了黃富一眼,「我靠,沒想到我們運氣真好,竟然碰到了下午搶新娘初夜權活動,這麼刺激的活動我們一定要參加!」

「呵呵,當然要參加!」黃富笑道。

眾人進了小木屋,族長莫尼令人端上水果和烤牛肉,眾人毫不客氣地大口吃起來,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你客氣就是瞧不起他們,你越吃的多,薩克塔族人就越高興。

吃過午飯後,外面傳來牛角號聲,「尊貴的客人們,搶新娘初夜權活動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隨我們一起去觀看吧,你們也可以參加這個活動,但很危險哦。」族長莫尼微笑地站起身來。

在族長莫尼帶領下,眾人隨著他到達薩克塔族的活動場所,整個薩克塔族人大約有一千多人,集聚在一起。敲鑼打鼓,吹牛角號,還有族人在舞蹈,場面十分熱鬧。

族長莫尼指著不遠處的馬群道:「那些就是參賽的馬匹,你們中有誰想參加活動的,可以去選馬匹,然後到那邊去準備比賽。」

江帆望了黃富一眼,「小富,我們去參加比賽吧!」

黃富笑嘻嘻道:「走啊,有我們兩個人出手,這些人的只有眼巴巴看著我們入洞房嘍!」

「走,我們選馬去!」江帆和黃富兩人立刻朝馬群走去。

「帆哥,你懂得選馬嗎?」黃富望著幾十匹馬,不知道那匹馬優秀。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問問馬,讓它們說說誰最優秀。」江帆笑道。

別忘記了江帆會萬獸靈通術,找了一匹年老的馬溝通后,江帆立刻知道哪匹馬優秀了。他指著其中里昂匹馬道:「我們就選這兩匹吧,這兩匹都很優秀。」

「帆哥,你騎過馬嗎?」黃富問道。

「馬沒騎過,但騎過牛!」江帆道。

「啊,馬可比牛難騎,那你怎麼辦,臨時學也來不及啊!」黃富為難道。

「這個不怕,我已經和這匹馬溝通好了,它答應好好地配合我,這些障礙它跑過了好幾次,都沒問題!」江帆笑道。

「帆哥,那我的馬行不?」黃富道。

「你的馬也沒問題,參加這個活動也好幾次了,都是熟手!」江帆道。

兩人立刻跨上馬,江帆開始還真不適應,騎了幾分鐘后就慢慢適應了。兩人騎著馬到了比賽的起點,這裡有很多薩克塔族人。

此時族長莫尼看到江帆和黃富選的馬匹,「尊貴的客人,你們太厲害了,竟然選出這麼優秀的馬參賽!」

「今天參賽的選手一共是五十六人,木塔上的新娘是六個,新娘的初夜權只屬於勇敢的勇士,小夥子們,你們做好準備了嗎?」族長莫尼喊道。

「做好準備了!」聲音很大在空谷中回蕩。

「既然大家走準備好了,鑼鼓聲響起后,你們就出發吧,美麗的新娘們正在木塔上等你們呢!」族長莫尼喊道。

片刻之後,鑼鼓聲響起,「駕!」所有大喊一聲,揚鞭策馬,嘩啦啦,馬匹沖了出去。

江帆和黃富兩人緊緊地夾著馬脊樑,手握著馬鞍,江帆和黃富兩人不用打馬,馬跑得飛快。很快就看到前面有一條八米多寬的大壕溝,騎馬躍壕溝是有技巧的,馬快到時必須加速,等到躍壕溝時,必須提韁繩,馬就會一躍而起,跳過壕溝。

江帆和黃富在人群中間,沖在前面的馬匹有幾匹躍過去了,更多的是掉入壕溝中。

在距離壕溝一百多米的時候,江帆立即大聲對馬喊道:「加速,躍過前面的壕溝!」

「嘻嚦嚦!」馬兒一聲嚎叫,速度突然加快,黃富的馬也是一樣,突然加快速度。兩人的馬像箭一樣就到了壕溝旁邊,馬猛地四蹄用力,呼的聲,兩人的馬輕鬆地躍過了壕溝。

「哦!」許多薩克塔族人歡呼起來。

「哦,看不出來,尊貴的客人竟然是騎馬的好手!」族長莫尼讚歎道。

孫海劍、張中傑等人也鼓掌歡呼,「小江和小富表現不錯!」


江帆和黃富兩人對視一眼,兩人舉手表示成功的喜悅,馬繼續奔跑,第一關就這麼過了,參賽的五十六人只剩下四十二個了。

沒跑多久前面就出現火堆,這是第二關,熊熊燃燒的大火衝天而起,騎馬躍過火堆速度要快,否則就會被火燒到,人和馬都燒傷。

躍過火堆的難度明顯比躍過壕溝難度要大,有的馬看到火堆立刻就嚇得停了下來,有的甚至調轉頭跑開。江帆和黃富的馬仍然是乾脆利索地躍過了火堆,其中也有幾個選手的馬掉入火堆中,有人立刻去搶救。

過第二關后,四十二個選手只剩下了二十六個,江帆和黃富兩人又是舉手示意成功喜悅。

通過火堆不久后就是第三關,遠遠就看到了一道道木柵欄,九道木柵欄一道比一道高,想要順利躍過真不是那麼容易的。

有的人在第四道落馬,有的人在最後一道柵欄失敗,江帆和黃富順利通過了九道柵欄。

此時全場忍耐注意力都落到江帆和黃富兩人身上,他們沒想到兩名客人如此厲害。

第三關后,選手只剩下了十六個人,接下來是第四關,騎著馬躍上三米多高的木台上到不難,難就難在馬要站穩在木台上。

因為這需要對馬的控制和馬的配合,這不是長期和媽的磨合是很難到達的,這一關的時候,族長莫尼道:「這一關,尊貴的客人估計夠嗆啊!」

「肯定能成功,我對他們有信心!」一旁的孫海劍道。

「哦,你說他們會成功!我拭目以待!」族長莫尼道。

第四關還真難,十六個人只有九個人的馬站在了木台上,其他的七個人摔落下去。江帆和黃富兩人再次舉手示意成功的喜悅,「小富,接下來是我們的強項了,到了木塔上要看清楚新娘的長相啊!不要背到丑的哦!」 「這山上能有什麼睡覺的地方啊?」

慕卿不解的跟在封時奕身後,當看到面前的露營地時,慕卿腦中瞬間閃過一道白光。

「這些都是你事先準備好的?!可是我們出來玩不是臨時決定的么?」

「我也是臨時決定的。」

封時奕上前查看了下帳篷,確定安全后,朝著慕卿招了招手。

還沒有從封時奕話里反應過來,慕卿傻傻地走到封時奕的面前。

「什麼叫做臨時決定的?你什麼時候讓人準備了這些東西?」

「就在你盯著服務站小吃流口水的時候。」

聞言,慕卿的俏臉頓時染上一絲緋紅色:「我什麼時候對著小吃流口水了?」

看著慕卿故意狡辯的模樣,封時奕伸手捏了捏慕卿的鼻子。

「這麼說,今天非要吃冰淇淋的不是你?非要在服務站賴著不走的不是你?還是說吃的肚子圓滾滾的也不是你?」

慕卿紅著臉不甘心的朝著封時奕吼了句:「是我是我就是我!你滿意了吧?」

見到慕卿惱羞成怒,封時奕眉頭微挑,卻沒有多說什麼,轉身拉開帳篷拉鏈。

「是你也不需要這麼激動,進去休息休息,你不是困了?」

聽到這話,慕卿不滿的白了封時奕一眼,朝著帳篷內部走去。

凌晨,封時奕搖醒睡意正濃的慕卿,拉著慕卿到帳篷外面看星星。

慕卿迷迷糊糊地跟在封時奕身後,腳不小心絆到了帳篷邊緣,瞬間重心全部向前傾。

「啊!」

驚呼聲傳進耳中,封時奕回頭就看到慕卿朝著他撲了過來,連忙上前扶住慕卿。

受到驚嚇的慕卿終於趕跑了全部的瞌睡蟲,慕卿驚魂未定地伸手拍著胸口。


「嚇死我了,萬一撞到臉我就顏值不保了。」

封時奕有些無奈的看著慕卿:「這個時候還在關心那些沒有用的東西,你腦子裡裝的都是些什麼?」

「要不是你半夜不睡覺拉我看星星,我怎麼可能會差點摔倒啊?」

慕卿不滿的抱怨著,明明就是因為封時奕,為什麼要怪她?

「不準抱怨,抬頭看天空。」

霸道地伸手拉起慕卿,封時奕將外套脫下來給慕卿披上。

聞言,慕卿按照指令抬起頭,瞬間就被眼中的美景吸引住了。

銀河像是將天空分成了兩半,天空中不時地滑過流星,配合著閃閃發光的銀河,慕卿找不出可以形容的詞語。

「好美。」

慕卿不由得開口感嘆,隨即轉頭看向封時奕。

「沒想到平時冷淡的封總裁也有這麼浪漫的一面啊。」

本以為封時奕不會回答她,誰知封時奕上前抱住她的纖腰。

「所有的浪漫,我只給你看。」

聽到這話,慕卿的俏臉染上緋紅,低著頭,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揚著。

慕卿靠在封時奕的懷裡看了整晚的星星,結果隔天早上就發燒送到了醫院。

「慕小姐怎麼出去吹這麼強的涼風啊?」

醫生幫慕卿掛上點滴后,有些無奈的看著封時奕。

見到慕卿臉上一閃而過的尷尬,醫生瞬間就猜到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封總,慕小姐這次沒什麼事,只是最好不能受涼,不然感冒會更加嚴重的。」

「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