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曲安殿之內,童川躺在床榻之上,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似乎在享受著安逸的生活,或許根本不知道這不過是夢境,或者知道是夢境,但是卻不願離開。

在童川的胸口,圓環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在這光芒之中,顯示著童川夢中的一切,不過卻慢慢被吞進圓環之中。

這光環本是童川在山洞之中獲得,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當初之所以將其用紅繩束著掛在胸前,也是一時興起,也並未將圓環當作天降的寶物,然而此時的圓環卻是如此神秘。

光環散發出的柔和光芒,將童川的夢境反照而出,最後進入圓環之中。

而在童川體內丹田之中,原本應當的猶如雲霧一般的元氣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還是一片山河,小溪流淌,黃鶯鳴叫,小橋流水,如同人間仙境,正是和童川夢境之中的場景一模一樣。

胸口圓環的變化,還有體內丹田的變化,童川皆不知情,此時的他完全沉寂在夢境之中。

次rì,當東方流出魚肚白的時候,童川突然感覺到滅世的感覺,來得如此突然,下一刻,身旁的景物緩緩變淡,父母老去化為一堆白粉,妻子兒女化為青煙消散…….

「不!」

童川雙眼通紅,全是血絲,怒吼一聲,然而卻是無用,望著周圍漸漸的消失,他額頭上出現一個輪字,能夠讓人望一眼便沉淪的灰sè,雙手攤開,一道奇異的力量散發,試圖穩定消失的景象。

咔咔咔!

破裂的聲音響起,就算童川動用全部實力,但是依然難以挽回,周圍的空間如同鏡子一般破裂開來,而且還不斷蔓延。

就在此時,一道偉岸的龐大的虛影出現,無法看清容貌,甚至連男女都無法分清。

「你越界了,就此消失吧!」

虛影緩緩說道,毫無任何感情,然而就在聲音落下的瞬間,童川便感到了胸口發悶,似乎內臟在破裂一般,鑽心的疼痛出現,嘴角出現一絲血跡。

「唉…….」

又一道嘆息之聲響起,另一位偉岸虛影出現,與剛才那道虛影相差無幾,但是聲音卻完全不同,能夠聽到聲音之中有著惋惜之sè。

猛然間,童川張開雙眼,直接坐立起身,額頭上全是汗珠,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一幕幕,讓他難以相信是夢境,實在是太逼真了,無論是父母雙親,還是妻子兒女皆是如此,甚至連最後出現的兩道虛影也宛如真實發生一般。

「怎麼會做這種夢?」童川后怕,他甚至懷疑, 朋克拳皇

感覺到胸口發熱,取出圓環打量,然而此時的圓環已經恢復普通,看上去就是一個戒指一樣,只是上面沒有任何修飾,唯有看不清的小字而已。

「難道是你惹的?」

童川對著圓環疑惑自語道,以前從未做過這樣的夢,這還是第一次,若是說他和以前有什麼區別的話,便是胸口佩戴了這圓環。

「管它呢,因為獲得你,我才見到了父母,讓我度過了數十年的安逸生活,然而這一切卻是虛幻,害得我思親更甚,然而唯有淚水為伴,既然如此,那麼以後就叫你思淚吧!」童川自語道。

或許是聽懂了童川的話,圓環思淚上面光芒一閃而逝,然而因為太過細微,再加上童川並未注意,因此也沒有發現。

「唉……」

童川低嘆一聲,無論再真實,都是夢境,這一切都無法改變,此時的他再多想也是無用,唯有努力修鍊,唯有早rì修鍊到能夠無視世界屏障,改變輪迴的時候,這雙親同在,妻子兒女為伴的夢境才能夠成為現實。


見東方已經發亮,童川自然起床,就在考慮著早飯要吃什麼的時候,突然愣在原地,此時的他終於發現了體內丹田的變化。

感覺到體內丹田內的人間美景,童川無比疑惑,什麼時候他丹田成為這個樣子了,然而還不等仔細觀察丹田的時候,臉上突然露出興奮的笑容。

「我成為不惑了?」

童川失聲道,雖然昨rì從羽晨子那裡了解道關於突破的指點,但是卻沒有想到一夜時間就真正突破,這突然的改變,令他懷疑此時也是否是夢境。

然而童川也並未證實此時是否是夢境,手舞足蹈,心中也感謝羽晨子的指點,將這一切都歸結於羽晨子的功勞。

「師尊就是厲害!」

想到這裡,童川也顧不得再想什麼早飯的事情,連忙來到書桌前,揮筆將菜譜寫下,沒有絲毫保留的寫下。

不過多時,童川便寫下了數種家鄉菜的做法,在略微猶豫之後,再次揮筆,一刻鐘之後,十餘種家鄉菜的做法沒有絲毫遺漏的記下。

「既然師尊的幾句話便讓我突破,我自然也不能太小氣,不過是幾種菜譜而已!」

再次檢查了一番菜譜是否有錯,當確認沒有遺漏的時候,童川離開曲安殿,向羽霸殿行去。

來到羽霸殿,將菜譜交給羽晨子,後者細看之後,輕笑點頭,這菜譜不但記錄了食材,還記載了做法和比例等,雖然沒有見過如何做,但是有了這些,以他羽晨子的頭腦,想要做出來並不困難。

「若是師尊沒事,弟子級告退了!」童川恭敬道。

聞言,羽晨子抬頭望向童川,臉上堆起笑意,就yù讓童川離開,突然瞳孔化為針尖大小,眼中充斥這難以置信之sè。

「一夜就理解了不惑?而且還踏入不惑了?」羽晨子心神震動。

當年的羽晨子在鍊氣巔峰的時候,也詢問其師如何突破,而得到的回答便是昨rì他對童川所說的話,饒是如此,他也用了一月的時間才將體內的元氣改變,不再是氣的狀態,也進入不惑實力,然而卻不像童川僅僅一夜就辦到。

「童川啊!我問你,何為不惑?」羽晨子開口問道,雖然已經親眼見證童川的實力,但是心中卻忍不住懷疑是高手動的手腳,畢竟一位高手想要一位鍊氣瞬間成為不惑,也並非太過困難,雖然他知道在紫雲門內沒有人會這樣做,但是還是忍不住詢問。

「不被不惑所惑!」童川躬身道。

聞言,羽晨子微微點頭,臉上終於露出了如負釋重的笑容,因為從童川的回答,他已經明白,童川是靠自己的本事突破,並非是高手相助。

「這弟子看來是收對了!」羽晨子心中暗道。 羽晨子昨rì對童川所說並不假,但是卻還是為了迷惑童川,因為只有完全理解了不惑二字,才能夠真正踏入不惑。

羽晨子昨rì話中的意思很明顯,唯有當體內元氣不再是氣態的時候,才能夠成為不惑,在最開始,童川也是如此認為,但是隨著昨夜入睡前的理解,發現了其中蹊蹺之處。

既然天地萬物都是由元氣形成,那麼無論是河中的水,還是空中看不見的氣,都是萬物之一,也是元氣,既然如此,無論是元氣改變成什麼,都還是元氣,只不過是形態不同了而已,不是元氣化萬物,而是萬物化元氣。

如同此時的童川,只要他願意,他體內的山水便會在瞬間化為元氣被他使用,就算改變成了形態,但是元氣還是元氣。


不錯,元氣是萬物,萬物是元氣,但是歸根結底,元氣還是元氣,就算一些天才早就將體內的元氣改變形態,改變成樹,改變成石,改變成山,但是依然還是無法成為不惑,因為他們還是被不惑二字所惑。

只有當將體內的元氣改變形態,又能夠將體內的形態改變成元氣的時候,這才真正進入不惑,而此時的童川便是這一步。

「好了,你這菜譜不錯,沒事的話你就退下吧!」羽晨子輕輕揮手,道。

聞言,童川恭敬退身,直到退出羽霸殿,順手將殿門關閉的時候,臉上才露出笑容,不過這笑容之中似乎有著yīn謀的味道。

「菜譜是有了,但是材料你哪去找?而且沒有親眼見過的人,就算是再聰明也不可能做得出美味,但是如果真找到了上面的材料,那麼我也省得去找了!」童川心中笑道。

童川並未在菜譜上動手腳,原因很簡單,上面標註的不少材料,就算是他在白宮之內想盡一切辦法都沒有找到,比如花椒這種配料,在紫雲門內就沒有,說不定就算是落煙大陸也沒有。

而且就算是羽晨子再聰明,但是沒有見過這些菜的真正做法,也無法掌握火候,就算菜做出來了,味道恐怕也會大變樣。

抱著羽晨子能夠找到菜譜上的材料這種想法,童川向廣場上行去,今rì是弟子大比的最後一rì,雖然有些看不上那些修仙弟子的戰鬥,不過既然是最後一天了,想必也會比前些天jīng彩不少。

在紫雲門凡是被帶上山的便算作記名弟子,也會得到一些基本上的修鍊功法,和一些指點,至於能夠走到哪一步就看個人悟xìng了,而這些記名弟子只要在一年之內沒有被紫雲門的三代弟子看上,便會進行弟子大比。

獲勝的便會被安排拜入三代弟子門下,而輸掉的人也唯有離開紫雲門,從此也不會和紫雲門有任何交際,雖然這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在每年有上萬記名弟子加入的情況下,紫雲門也沒有絲毫辦法,唯有用這樣的方法留下其中天賦不錯之人。

當童川來到廣場之後,極為自然的向白宮美女行去,當下又是無數帶著不同意味的目光集聚在他一人身上,而已經挨過揍的塌鼻三位少年也在其中。

「你不是看不上這弟子大比么?怎麼有心情來觀看了?」晏紫笑問道。

聞言,童川眉頭微不可查的一挑,這白宮之內還真是有不少大嘴巴,這才多久時間,就傳得如此之快。

「看來以後說話要注意一些了,這白宮之內沒有不被傳開的事情!」童川心中暗道。

抱著這樣的想法,童川視線環顧,卻並未發現上次遇到的少女,又見晏紫一直盯著他,輕笑兩聲,道:「反正閑著沒事做,就過來看看,今天是最後一場了,想必也有些jīng彩吧!」

對此,晏紫不可置否的輕笑,視線落在場中正在交手的兩位少年身上,眼中出現不屑之sè,雖然她的實力不過不惑程度,但是從小生活在大家族之中,所見所聞自然不一般,這類不過是記名弟子的交手,當然看不上眼。

突然間,晏紫眼中出現一絲jīng光,別頭望向童川,臉上出現好奇之sè,問道:「我聽幾位師姐說,你居然還會做菜?還是你家鄉菜,聽說味道還不錯,什麼時候也給我做幾樣嘗嘗?」

聞言,童川再次暗嘆白宮之內的那些大嘴巴口無遮攔,不過既然被這晏紫問起,也不好拒絕,連忙應承道:「好啊!」

見童川答應,晏紫臉上的笑意更勝,雖然不知道童川所做的菜到底如何美味,但是當初在她面前誇獎的那幾位師姐的嘴巴都並非一般刁,一般食物根本不入法眼,既然連她們都如此推崇,想必童川所做的菜也極為不錯。

「對了,你老家是哪裡的啊?」晏紫隨意問道。

童川一愣,雖然想要隨便說個地名將晏紫敷衍過去,但是他對落煙大陸根本不熟,所知道的地名也不過是區區幾個而已,而且這幾個都距離紫雲門不遠,在吃過白宮美女大嘴巴的虧后,他自然想要報出一個誰都不知道的地名。

而且一旦說出一個附近的地名,一旦傳開,再遇到同樣地方的師門,到時候詢問具體的話,就麻煩了。

「天府之國!」

又不能思考太久時間,無奈之下,童川便道出這樣一個地名,然而卻讓晏紫眉頭一皺,將腦海之中尋找許久,也並未發現這個國家,最後也是釋然,畢竟落煙大陸極為遼闊,就東域就有著數不清的國家,就算她晏紫有些背景,也不可能全部知道具體有哪些國家。

「沒聽過什麼天府之國,不過這名字倒是不錯,想必你老家是一個相當安逸的地方吧!」晏紫道。

「那是當然!」童川露出一副自傲神sè,傲然道。

「那你老家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給我說說。」晏紫也被引起了興趣,一臉好奇的問道。

聞言,童川微微仰頭,臉上浮現追憶之sè,想著老家數不完的好,想著老家數不完的安逸,那一道道熟悉的背影,那一道道令人讚不絕口的美味……那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味在天府!」

良久之後,童川說出這樣一句話,然而卻讓晏紫的雙眼冒光,對於女人來說,美味總是有著不少吸引力。

「什麼時候我和你一起去你老家看看!」晏紫道。


童川苦笑,他也想回去,即便是看一眼也好,但是現在對他來說,卻根本是不可能,想著昔rì的一幕幕,眼中出現一絲水霧。

「希望有生之年還能夠回去吧!」童川低聲自語道。

晏紫一愣,不明白童川為何如此說,但是也感覺到童川情緒上的滴落與悲傷,雖然平時比較俏皮,但是此時的她也明白,不宜開口,當下也唯有閉嘴,視線繼續盯著正在交手的兩位記名弟子。



或許牽引到心中的痛楚,童川也沒有心思在觀看比賽了,也沒心思繼續和晏紫交談了,最後化為一聲低嘆,轉身離開。

望著童川漸行漸遠的背影,晏紫眉頭微蹙,此時,她覺得童川很神秘。

回到白宮之內,望著周圍全是古樸的建築,童川低嘆一聲,現在想太多已經無用,既然已經來到這方世界,唯有接受,至於回到地球,這個目標依然不變,只是現在只能埋在心底。

童川盤坐在床榻之上,現在的他才突破,應當先穩固境界,這是風穀子曾多次對他提到的,唯有這樣一步一個腳印,才能夠走的更遠。

雖然走的是劍仙之路,但是此時的童川才不過不惑實力,還不能夠算作劍仙,按照風穀子所說,唯有讓實力達到元道的時候,才會選擇修鍊的道路,唯有到了那一步,才能夠算作劍仙。 有關於落花塵的一切,都湮滅在了丈高的混沌元火當中,唯一沒有毀掉的,便是落花塵的幾件小巧的法寶,招妖譜自然也在其中。

蕭凡毫不客氣的將幾件法寶收入儲物戒指,邪笑的面容轉向十幾米外的祝凡,道:“怎麼樣?都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沒想到,我這隻螳螂又客串了一次獵人吧?”

落花塵的下場,讓祝凡有些後脊背發涼,但是蕭凡和呂蒙兩人的做法,卻讓這個崇尚武力的戰巫氣的渾身發抖,只見他憤怒的指向蕭凡吼道:“本以爲你是條漢子,沒想到你竟然也做這等苟且之事,妄我祝凡看錯了人!”

祝凡如此劇烈的反應,讓蕭凡和呂蒙兩人同時都楞了,對視一眼,兩人只能對這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戰巫無語了,只聽手持着方天畫戟的呂蒙哈哈一笑,道:“你個傻大個,勝者爲雄,你說這些管個屁用!?”

呂蒙的大笑聲還未落,只聽祝凡暴喝一聲,再次吼道:“給老子佈陣,召喚祝融巫祖分身!妖族的那幫狗日的,落花塵被殺了,還他媽的傻愣着幹毛?給老子上啊,滅了他們!”

聞聽此言,呂蒙的笑聲嘎然而止,蕭凡敏銳的觀察出,在這說話的片刻功夫,祝凡背後的二十個戰巫已經隱隱佈下了一個玄奧的陣勢,陣陣陰深的黑霧升騰而起,以極快的速度聚集向衆人頭頂的茫茫血空!

至於那些妖族的殘餘則一個個嗷嗷的衝了上來,有好法寶的將法寶喚出,沒好法寶的,便直接化成了妖族本體,如此一來,蕭凡總算明白過來了,這祝凡根本就不傻!

遞給呂蒙一個眼神,蕭凡便直接提着吟天神兵向巫族的陣營衝去,呂蒙狂嘯一聲,金芒籠罩全身,一人一戟將二十個妖族盡皆攔住,雖說有的妖族顯現出本體之後,有些也足足有着百丈之巨,但是那點實力,卻根本跟上古的兇獸根本不是一個檔次,二十之衆,竟然沒有一人是呂蒙的一合之敵!

冷眼看着蕭凡向自己衝來,祝凡的眸子深處泛起了點點血色,將整個火紅色的瞳孔染成了慘烈的猩紅!將都天魔幡拋入半空中的詭異黑霧當中,祝凡全身血紅色的火焰升騰而起,手持着丈許巨斧吼叫着向蕭凡迎去!

此時非彼平時, 重生九零之軍長俏嬌妻

想到這裏,更加磅礴的元力自丹田中噴涌而出,本就寬廣的經脈充盈了混沌元力,七尺神兵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轟然一聲與巨斧相擊在一起!

強悍的能量衝擊,以僵持的兩人爲中心擴散向四面八方,距離戰圈較近的幾個妖族頓時心驚膽顫的跑的遠遠的,唯恐會殃及池魚,從進入摩天山脈之後,蕭凡的恐怖實力,已經在它們的心底烙下了不可磨滅的恐懼!

看似薄弱消瘦的身軀,卻是隱藏了強悍的力量,在混沌元力的支撐下,蕭凡全身的肌肉隆起,一灰一黑兩團光芒一人佔據一個半弧圓僵持在當場,誰也不肯後退一步!

隨着祝凡的一陣陣嘶吼聲,巫元由丹田涌出,注入到丈許的巨斧之中,每吼叫一次,蕭凡便感覺巨斧上的力道重了一分,然而力量終有窮盡之時,當嘶吼再也無法給祝凡帶來力量的時候,祝凡模糊的看到面前蕭凡的嘴角彎起了一絲邪笑。

“不行了麼?那麼就該我了!”話音方落,蕭凡張口暴喝一聲,身上灰色火焰再次拔高十丈,籠罩住祝凡的黑芒轟然崩碎,三米高的鐵塔巨漢猶如炮彈一般被強大的能量衝擊震飛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