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剛纔掉頭的那個人,就是一個怕事的人。

這下倒是有些好奇了,車禍,自己但是要過去看看,張不凡加了點油門,加快了速度!

沒有幾分鐘,就來到了車禍地點,幾輛警車,還有救護車,都停在了那。

張不凡下了車走了過去,兩個警察正在警戒,見來了兩輛車,不由神色異常。

"我說,這裏發生啥事情了,這路多久纔會通啊!"張不凡問道。

"別看了,趕緊離開,繞道!"其中一個警察很不樂意的說道。

在他看來,根本就沒有人來,因爲這裏出了事故,誰也不想惹上麻煩。


"是,是!"張不凡迎合道。

就在這時,四個人擡着支架,其中兩個穿着白色的醫生專門的服裝,擡着的是一個全身是血,似乎還有氣的傷者。

"讓路,讓路!"兩個警察叫道!

咦,這聲音怎麼聽起來那麼熟悉呢,仔細一看,居然是許小妹!

許小妹也是一驚,不過想到是回別墅也就不奇怪了!

"哎呀,真是辛苦啊,許隊長!"張不凡撓撓後腦勺道

"呵呵,這只是簡單的車禍!"許小妹這麼斷定,是因爲兩車碰在了一起!

張不凡呵呵一笑,沒有說話,只是又轉頭看了看那個一身血跡的傷者!

"應該還有救,"許小妹說道。

"我看要是不及時,估計到醫院已經沒救了!"張不凡道。

"這不是有醫生的嘛!"許小妹說道。

"是嗎?"張不凡顯然不信!

"難道你懷疑我們的水平嗎?"一個戴着聽診器的人說道!

"這個到不是小看你,你仔細看患者的臉色,猙獰,這絕對不是外傷所致,那情況就已經很糟了,你不給他吃一些防止內出血的藥,那他就很快要見孟婆去了!"張不凡說道!

"額,你又不是醫生,我纔是,這個我說了算!"那醫生顯然不信,低頭看了看顯然有些不自信!

那病人正頭茂盛冷汗,臉色蒼白,很是恐怖!

"不凡,到底怎麼回事!"許小妹也發現不對!

"能讓我看看?"張不凡問道。

"你看吧!"許小妹對他還是有些信任的能力她也見過。

"呼吸急促有些喘不過氣來,耳根在流血,瞳孔有血絲,鼻子裏有血腥味,斷定內出血!"張不凡像電視劇裏面的老中醫一樣做着,邊檢查邊說。

"那怎麼辦?"一直沒說話的醫生說道,見張不凡說的頭頭是道,有些擔憂。

立即吃一些藥,當平患者,儘量不要觸碰,趕緊送醫院。

那醫生這下滿頭大汗,這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沒有經驗!

沒有猶豫,拿出藥箱,找了些藥吃了下去,趕緊開車奔向醫院。

"沒想到你還是個醫生啊!"許小妹有些詫異!

"還好啦,你確定是車禍,那不應該你們管啊,交警纔對!"張不凡說着走進那前邊已經變形,兩車間距不遠,而車內還躺着幾個人!慘不忍睹!

不過走進一看,發現地上那輪胎磨損出的軌跡不是很深,若是剎車是好的話那絕對是青黑色的深痕。 ,無奈之下背上了車,楚雲開她的車,張不凡開陳心涵的車,一前一後行駛在大道上,四處寂靜,很不尋常。 酒不醉人人自醉,陳心涵酩酊大醉,硬是要讓張不凡

若是平時這個時候,應該是車水馬龍,擁擠不堪纔對,張不凡有微微的醉意,眼前有些朦朧!

"我們繞道吧,聽說前邊出了車禍,警察都去了,還說死了人!"旁邊一的士上的人聊道,然後在大道上調了個頭!

張不凡聽得很真,繞道那就遠了,身上還有個麻煩,所以也不打算調頭。

在看剛纔掉頭的那個人,就是一個怕事的人。

這下倒是有些好奇了,車禍,自己但是要過去看看,張不凡加了點油門,加快了速度!

沒有幾分鐘,就來到了車禍地點,幾輛警車,還有救護車,都停在了那。

張不凡下了車走了過去,兩個警察正在警戒,見來了兩輛車,不由神色異常。

"我說,這裏發生啥事情了,這路多久纔會通啊!"張不凡問道。

"別看了,趕緊離開,繞道!"其中一個警察很不樂意的說道。

在他看來,根本就沒有人來,因爲這裏出了事故,誰也不想惹上麻煩。

"是,是!"張不凡迎合道。

就在這時,四個人擡着支架,其中兩個穿着白色的醫生專門的服裝,擡着的是一個全身是血,似乎還有氣的傷者。

"讓路,讓路!"兩個警察叫道!

咦,這聲音怎麼聽起來那麼熟悉呢,仔細一看,居然是許小妹!

許小妹也是一驚,不過想到是回別墅也就不奇怪了!

"哎呀,真是辛苦啊,許隊長!"張不凡撓撓後腦勺道

"呵呵,這只是簡單的車禍!"許小妹這麼斷定,是因爲兩車碰在了一起!


張不凡呵呵一笑,沒有說話,只是又轉頭看了看那個一身血跡的傷者!

"應該還有救,"許小妹說道。

"我看要是不及時,估計到醫院已經沒救了!"張不凡道。

"這不是有醫生的嘛!"許小妹說道。

"是嗎?"張不凡顯然不信!

"難道你懷疑我們的水平嗎?"一個戴着聽診器的人說道!

"這個到不是小看你,你仔細看患者的臉色,猙獰,這絕對不是外傷所致,那情況就已經很糟了,你不給他吃一些防止內出血的藥,那他就很快要見孟婆去了!"張不凡說道!

"額,你又不是醫生,我纔是,這個我說了算!"那醫生顯然不信,低頭看了看顯然有些不自信!


那病人正頭茂盛冷汗,臉色蒼白,很是恐怖!

"不凡,到底怎麼回事!"許小妹也發現不對!

"能讓我看看?"張不凡問道。

"你看吧!"許小妹對他還是有些信任的能力她也見過。

"呼吸急促有些喘不過氣來,耳根在流血,瞳孔有血絲,鼻子裏有血腥味,斷定內出血!"張不凡像電視劇裏面的老中醫一樣做着,邊檢查邊說。

"那怎麼辦?"一直沒說話的醫生說道,見張不凡說的頭頭是道,有些擔憂。

立即吃一些藥,當平患者,儘量不要觸碰,趕緊送醫院。

那醫生這下滿頭大汗,這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沒有經驗!

沒有猶豫,拿出藥箱,找了些藥吃了下去,趕緊開車奔向醫院。

"沒想到你還是個醫生啊!"許小妹有些詫異!

"還好啦,你確定是車禍,那不應該你們管啊,交警纔對!"張不凡說着走進那前邊已經變形,兩車間距不遠,而車內還躺着幾個人!慘不忍睹!

不過走進一看,發現地上那輪胎磨損出的軌跡不是很深,若是剎車是好的話那絕對是青黑色的深痕。

“不對,這是故意殺人,謀殺。”張不凡指着地上的痕跡說道。

“這個能說明什麼嗎?”許小妹這下疑惑不解,這痕跡能說明什麼。

“這痕跡很淺,若是剎車是好的,根本就不會是這樣,人是有反應時間的,考過了駕照的人,反應是正常的,也就是來得及剎車,從痕跡上就看得出已經剎車。”張不凡若有所思的樣子。

“可是要是車主的剎車本來就不好了呢。”許小妹指着那輛轎車說道。

“這種情況有也很少,不過憑我直覺,這是謀殺。”張不凡說着又向一旁的大卡車走過去,卡車前邊被撞進去很深,而那司機更是死得很慘,身體被穿透。

這次死亡了三人,一位是母親,一位是小孩,還有一個是司機,看來拿司機也真夠倒黴的,竟然撞上了。

“你看,這大卡車,已經殺住了,痕跡就很深,痕跡也不遠,這說明這司機的反應能力還是很快的。”張不凡說完又檢查了一下大卡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額,張不凡,怎麼回事啊。”這是楚雲從車上下來,看見這血腥的場面,頓時想嘔吐。

“發生車禍了。”張不凡見楚雲要吐的樣子,急忙拽住她,不給她繼續前進,要是看見那死得相當慘烈的死者,那會是怎麼樣的的一種心情啊。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晚上會做惡夢。

上了車,許小妹追了過來。

“不凡,你覺得是謀殺,那這事還真得查查才行啊,不過這也太難查了吧,另外,你的事情,那傢伙沒有找你麻煩?”許小妹看了一眼楚雲,不知道該不該說。

“沒有,放心,他早晚會出現。”張不凡倒是不擔心,掉頭而走。

很快就回到別墅,思索着這些事情。 陳心涵由楚雲照顧,喝醉酒是個安靜的性格,而不像有些女生喝醉了不是哭就是鬧。

忽然窗外一個人影飄過,張不凡下意識的追了出去,一路追趕,終於在一處樹林茂密的地方停了下來。

“別躲了,引我出來不敢見我,你不是丟人嗎?”張不凡冷冷道,自己的眼睛在這黑夜中就能看清,那傢伙一身黑色,就如忍者一樣,不過一雙眼睛怎麼影藏那都是發亮的節奏。

“哈哈,哈哈。”聲音空曠,從四面八方傳來要是沒看見的人,還真是難以辨別方向。

“呵呵,笑你妹,禿鷹別裝神弄鬼的了,我已經看見你了。”張不凡呵呵一聲,說道。

“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陣狂笑,張不凡很是無奈,這個傢伙,還真以爲自己是騙他的。

“禿鷹,我真的看見你了。”張不凡從地上拾起一顆石,很迅速的打了去。

顯然是被他接住了,因爲並沒有石子落地或者打中的聲音。

“真是好眼力,居然這麼黑的天氣也知道我在哪,真是佩服。”這時張不凡的前邊傳來聲音:“不過我還是好奇,你怎麼知道是我。”。

“出了你,我實在是想不出哪位高手對我還感興趣,禿鷹你我本無恩怨,這事不如就此算了。”張不凡實在是不想樹那麼多的敵人。

“哈哈,不錯,原本是無恩怨,不過我說話算話,當初就是爲了殺你才接仇,既然已經結仇,那就沒什麼好說的,拿了人家的錢,只得殺了你,不然我將失信。”禿鷹哈哈兩聲後,衝張不凡走了過來。


“何苦,看來你很有把握,能從牢裏逃脫,真是敬佩,可惜你不走正道,邪不勝正,自古如此,你要逆天地萬物找死。”張不凡搖了搖頭。

“沒錯,我沒把握能來找你嗎?我還沒那麼蠢。”禿鷹這時將帽子摘下,露出了禿頭。

“哦,原來這段時間你一直在監視我,那些事情都是你找人做的吧。”張不凡這下許多事情都想明白了,那些劫匪。

“哈哈,你還是挺聰明的嘛,不過恐怕是沒機會成爲國之棟樑了。”禿鷹哈哈一笑,底氣十足。

張不凡冷冷的看了一眼禿鷹,然後問道:“無心老頭也是你安排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