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兩個大燈籠的照耀下,稍稍顯得亮了一些。

那兩個燈籠,緩緩地飛了過來,沒有人控制,也沒有蝙蝠控制,是自己凌空飛過來的。

至少,在陳方的眼中,是這樣。

隨之臨近,陳方瞳孔驟縮!

他看清楚了,這哪裏是什麼燈籠,這明明就是一雙眼睛!

這是一隻數十丈大的蝙蝠的眼睛!

這大蝙蝠,通體金光燦燦,一股高傲霸道的氣息瀰漫在這整個地下空間。

陳方明白了,方纔那些小蝙蝠的齊齊尖叫,是在行禮。

“人類,你很弱。”大蝙蝠竟是開口說出了人類語言。

陳方淡淡道:“金錢蝠王。”

從見到這地下世界,便有個想法瀰漫在他心頭,前世在天殤遺蹟的時候,他就見過這種蝙蝠,但數量沒有眼前這般龐大,只是聊聊數只而已。

它們存在於上古時期,名爲金錢蝠。


因爲金色,是它們形體的最終演化。

那些黑色,銀色的蝙蝠,只是還沒進化而已。

這種金錢蝠,在現在,幾乎不可見。

古籍上說,金錢蝠一族在上古時期遭遇鉅變,故而滅絕殆盡。

金錢蝠王冰冷的眸子中,閃過一絲詫異,而後便是恢復如常,聲音不帶絲毫感情,道:“弱者,就沒必要活着。”

陳方眉頭一皺,剛欲說話,卻是忽然靈機一動,說起了上古獸語,道:“殺了我,你會後悔。”

金錢蝠王的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道:“你會上古獸語?”

陳方淡然道:“就沒有我不會的。” 金錢蝠王大有深意看了他一眼,壓下心頭的驚訝,嗤鼻道:“人類都是一樣愛吹牛!”

陳方微微一笑,道:“總之你不敢殺我。”


金錢蝠**音一沉,道:“你就那麼確定?”

陳方環顧四周,道:“你跟你的子孫,爲什麼會在這地方?雖說蝠類都喜歡陰暗的地方,但若有機會出去見見外面廣闊的天空,哪個會拒絕?而是選擇,在這昏暗潮溼的地方,生活數千年?數萬年?或者上十萬年?”

金錢蝠王沉聲道:“你看出來了,你知道些什麼?”

陳方搖頭道:“抱歉,我只是猜測,而你的反應,正說明我的猜測沒有錯。”

金錢蝠王直直盯着他,半晌,他翅膀一收,整個身體落在地面,輕嘆口氣,道:“小子,你說的沒錯,我金錢蝠一族,在這鬼地方,已經困了十萬年之久了……”

陳方雙眸中浮現一絲訝色,而後消失不見,問道:“爲何?”

金錢蝠王看着他,道:“事情過了那麼久,其中緣由,我早已記不清了。”

陳方道:“以我觀察,你的修爲也就相當於天方境吧,如何能活這麼長?莫非你金錢蝠一族,壽命都是如此?"

對於金錢蝠,他知道的還真不多。

金錢蝠王苦澀道:“我們金錢蝠一族,有一種龜息神通,在龜息狀態下,身體的精元消耗幾乎可以忽視,故而我才能活這般長久。但這樣渾渾噩噩的日子,我早就過夠了。不瞞你說,這次甦醒,是我這十萬年,第二次甦醒。六萬年前也有一個傢伙,被我的子孫帶來,但他讓我失望,讓得我白白蘇醒,耗費精元,被我給吞了。”

他頓了一下,面上露出傲然之色,繼續道:“至於我的這些子孫,我金錢蝠一族的繁殖能力,根本是你們人類無法想象的,我金錢蝠一族,是不可能徹底滅絕的!”

陳方點頭,奇道:“你們被封印在這地下世界,那爲何你的子孫,能夠跑到外面的山洞去?”

金錢蝠王嘆道:“煉體境三重以下,可以出去,但也僅僅是在外圍而已。”

陳方道:“蝠王,你金錢蝠一族,你是最強者?”

金錢蝠王臉上浮現尷尬之色,無奈道:“小子,你是說我弱吧,老子再怎麼弱,捏死你還是很容易的。不過我全勝時期的金錢蝠一族,那強大程度,絕不是你能想象的,只是經歷一些鉅變之後,強者都紛紛隕落。只有我們這些,不入那些強者法眼的,殘存下來,但也被永世困在這鬼地方!”

說到後面,可以感覺到他的情緒,有些波動。

陳方瞥了他一眼,不屑道:“就你這個修爲,不出去也好,出去也是被虐的份。”

金錢蝠王不服氣道:“我金錢蝠一族,靠的就是數量,即便是歸元境的強者前來,老子這麼多的子子孫孫,輪也輪死他!”

說着,所有的金錢蝠子孫,便是跟着出聲吱叫,顯然是在叫陣。

陳方搖搖頭,不做辯駁。

忽然,他似乎想起什麼,看着金錢蝠王,沉聲問道:“我那同伴呢?”

談到這裏,金錢蝠王也不再感慨什麼,而是正色道:“你那小女友,她死不了,但你要救她,須得答應我一件事。”

陳方道:“你要我助你破開封印,讓你們金錢蝠一族重獲新生,得以自由?”

金錢蝠王讚道:“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心。”

陳方直接道:“這不可能,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破不開這個龐大的封印。”

金錢蝠王出奇的沒有惱怒,而是笑道:“我知道你不行,就你現在煉體七重的渣渣實力,我還能指望你做什麼?”

陳方道:“那你找我做什麼?”

金錢蝠王道:“我要你將來成長起來,有足夠實力的那一天,幫助我金錢蝠一族,離開這裏,重獲新生!當然,你們人類都是不可信的,所以你必須留下點什麼。”

陳方臉色一下子拉了下去,沉聲怒道:“你要留我那個同伴在這裏?這絕不可能!”

金錢蝠王解釋道:“不,我不會這麼做,你小子在外面那會我就看出來了,是個重情重義的主,若是我強行留下那小女孩,你必定心生仇怨,到時成長起來,就不是來救我們,而是來滅殺我們了。”

陳方冷冷道:“那你想怎麼做? 我的英雄學院之HERO ,一次性給我說完。”

金錢蝠王道:“你必須立下誓言。”

聞言,陳方詫異道:“誓言這東西,玄之又玄,或真靈,或不靈,就單靠這個,你就信我?”

金錢蝠王嘆道:“我也是沒有辦法,見你小子也不是忘情負義的主,至少可信度,比以前我見過的那些人類,要高多了。而且天道誓言,往往實力越強,對這種玄乎的東西,更加忌諱,這也是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方式。”

陳方淡淡道:“你做出了一個很對的決定,相信我的人,我總是不會讓他們失望。我答應你,若有朝一日,我有那個實力了,必會助你金錢蝠一族,脫離此地。但如果我身死道消,那就抱歉了。”

金錢蝠王目光灼灼,認真道:“你不會夭折的。”

陳方愣了一下,道:“這麼確定?”

金錢蝠王道:“從你身上,我看到了天命。天命所屬,豈會夭折?”

陳方啞然一笑,不再在此多言,道:“快把我那同伴放出來,若她有分毫損傷,一切約定作廢。”

前妻有喜,老公不淡定 ,道:“老子豈能沒有準備。”隨即翅膀輕輕一扇,發出了一陣音波,很快,數百隻蝙蝠就從視線盡頭飛來,上邊躺着一個女子。

轉眼臨近,百里冷荷被輕輕放在地面上,正沉睡着,對於這一切,渾然不知。

陳方冷冷雙眸,掃向了金錢蝠王。

金錢蝠王嘿笑道:“你彆着急,你這小女友沒有受傷,過一會便會醒來。”

陳方親自上前觀察了片刻,確認無事之後,心頭的擔憂稍緩了一些,道:“既如此,送我們出去吧。你放心,我陳方答應的事,上天入地,我都會做到。”

金錢蝠王哈哈一笑,顯然得到他的承諾,很是開心,道:“ 你修爲太弱了,那倆傢伙沒有走遠,你出去也是死。在出去之前,老子先送你兩樣禮物!”

“哦?”

陳方奇道:“什麼禮物?”

金錢蝠王雙翅快速煽動,張開嘴巴,一道金光在其嘴中醞釀起來,待得金光大盛之時,猛地激射而出,直接照射在住陳方全身。

陳方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出現在體內,身體升騰起陣陣暖意,當即閉目掐訣,靜心凝神。

就在他全身心吸收那股力量的時候,山洞之外,也就是那處山谷所在之地,有兩人在那洞口不遠處蹲守着。

“大師,你也太小心了,那小子被蝠羣淹沒,定是必死無疑,我們何必在這浪費時間?”陽焱不耐道。

奇修取出一個石塊,就如一座高山的迷你版,拖在手中,上面浮現出一陣一陣的火紅色之芒,皺眉道:“在這裏蹲那小子是一回事,主要的,還是主山在這裏有感應,我猜測,火麟聖珠就在這山洞裏。”

陽焱張大了嘴巴,吃吃道:“若、若真是在這山洞裏,可如何是好?”

奇修嘆道:“我也不知道,若真是在這山洞,只能回去請宗主親自前來,或者,就是直接舉全宗高手佔領這裏的有利地形,爭取到更多進入火麟宮的名額。”

陽焱道:“這麼點事請宗主前來,這也太扯了,傳出去我倆的臉面往哪擱啊!”

奇修道:“你若去解決掉山洞內,那數以萬計的蝙蝠,我就不通知宗裏,直接帶着你進去找火聖麟珠。”

陽焱一想到那密密麻麻的蝙蝠,就頭皮一陣發麻,吞嚥了下口水,才道:“大師,你平時不是最有點子嗎?想想辦法?”

“……”

安靜了一會,奇修忽然靈光一閃,道:“火攻!”

陽焱奇道:“火攻?”

奇修道:“對,就是火攻!我們直接在山洞裏邊放火,然後用巨石將洞口堵起來,這樣一來,濃郁的火煙就可將那些蝙蝠給薰死!”

陽焱一聽,猛地一拍大腿,便站起身,興奮道:“好辦法!”

馬上,兩人就行動起來,因爲這裏是樹木茂密的山谷,兩人很快就將山洞裏邊外緣處,直到洞口,一路放滿了乾柴。

“我來!”

陽焱一臉躍躍欲試,彷彿在爲之前的狼狽找回場子。

他掐訣之下,猛地一掌拍出,“大陽掌”

“啪啪!”

“呼!”

一股烈陽之力,直直衝進山洞中,一路往裏,但凡這股力量所過之處,那原本被烈日曬得乾燥的樹木,都紛紛燃燒起來。片刻間,整個山洞,肉眼所見之處,幾乎都是被火焰瀰漫。

濃煙頓時滾滾。

“哈哈!”

陽焱大笑一聲,用巨石堵住山洞口,與奇修站立在洞前,手中淡淡的烈陽之力醞釀着,隨時準備擊殺拼死從石縫逃出的蝙蝠。

與此同時,地下空間中。

金錢蝠王合上嘴巴,金光緩緩消散,陳方隨之睜開雙眸。

他握了握拳頭,感受着身體提升的力量,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金錢蝠王不屑道:“區區煉體九重就把你高興成這樣?不就是連跨兩階嗎?老子都有些懷疑,是不是找錯人了。”


陳方淡淡一笑,道:“既如此,何不再來幾波?把我提升到天元境,直接出去宰了外面那兩人。”

這時,幾隻小蝙蝠從外飛了進來,憤怒怪叫着。

金錢蝠王一聽,臉上涌現出怒色,道:“好大的狗膽,竟敢對我金錢蝠一族動手!”

陳方嗤笑道:“別說大話了,你又出不去,那倆傢伙在山洞之外,根本不在你的地盤之內。但是區區火煙,難道還難得了你金錢蝠王不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