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降頭術裏,沒有所謂的天譴與報應,無所不用其極。

猜毒曾用一百童男童女,在神祕小島上,煉製死降!

利用童男童女的滔天怨氣,練就了邪惡降頭大法,這纔在東南亞一舉殺出了名頭。

如今邪術一開,猜毒周身的死氣,與怨氣滔天的怨鬼,鋪天蓋地而來。

“歐咪叭叭……”

“百鬼纏身!”

猜毒盤腿一座,從懷中拿出一個巨大的黑色骷髏頭,雙手拍打了起來,口中發出哇哇大叫。

那在雲層中游弋的陰鬼,聽其號令,風捲殘雲般,呼嘯而來。

頓時哀嚎遍野,陰風淒雨,衆人無不色變,驚駭莫名。

“歐咪撒耶……”

猜毒兩隻兇目圓睜,手上拍打越急!

怨鬼聞到了人氣,變的無比狂躁,那猙獰的獠牙、利爪如一羣瘋狗,瞬間把秦羿給淹沒了。

“咬死他,咬死他呀!”

雲闊天緊握雙拳,猙獰的咆哮道。

“父親放心!”

“泰山大人這一百厲鬼個個凶煞無比,每隻鬼怨氣可相當於一個道氣中期高手!”

“且每隻鬼都含有巨毒降頭,但凡被咬上一口,不僅僅精血盡失、修爲被噬!便是連魂魄也要被吞噬了。”

“在東南亞呀,這些小鬼,可是沒少吃人!”

雲聰是場中爲數不多,好能笑的出來的人。

但見他神態恣意,舉杯相邀,像是已經把勝利收入囊中。

“猜大人要真能翻轉全局,我推選二弟做咱們雲家的少主!”

雲齊自知二弟有個好靠山,趕緊主動讓賢。

“大哥仗義,既然這樣,這話我可記下嘍!”

雲聰哈哈大笑了起來。

雲瀟瀟手心攢的緊緊的,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場景!

秦羿的身影已經完全被厲鬼包圍了,密密麻麻的,儼然已無生還之象。

尤其是聽到雲聰在一旁誇誇其談,她的心更像是沉入了冰海之底,好不心寒。

“秦羿,挺住!挺住啊!”

雲瀟瀟強忍着眼淚,心中默默祈禱。

秦羿任由百鬼加身!

他在感應降頭術的威力!

猜毒還是有點實力的,這些怨念極重的小鬼,滿身都是降頭術的邪毒,而且修爲極高,應該是沒少吃人!

在東南亞那種養鬼盛行,以鬼爲攻的地方,擁有這般強大的百鬼,無疑是鬼中之王。

難怪猜毒縱橫無敵。

但要在華夏,鬼道絕對是下乘之道!

但凡鬼物擁有化形,能在地獄之中加入宗門、或在軍中效力之鬼!

是絕不會甘爲這種鬼奴的!

只有最下乘的古老巫門,纔會把御鬼之術當個寶!

“這等邪法,有傷天和,必將不容於世!”

秦羿眉頭一凝,心頭暗道。

“小子!只要你跪下來向我磕頭謝罪,喝我降血,爲我護法,我可以饒你一條生路。”

猜毒見秦羿神色似乎頗爲痛苦,料想是抵擋不住百鬼加身,頓時猙獰大笑了起來。

秦羿的實力還是可以的,要是能成爲他的護法,他在華夏大地,無疑會實力大增。

“區區螻蟻,也敢口出狂言?”

秦羿頗有種對手難求的落寞,身上掛着百鬼,自陰雲中走了出來。

百鬼加身,一如王侯,笑看風雲!

彷彿那一百隻厲鬼就像是掛在身上的破玩偶一般,沒有絲毫的忌憚。

“嗯?”

“你難道不懼怕我的百鬼嗎?”

猜毒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猜毒,這就是你的實力嗎?”

“讓你見識下,什麼是真正的御鬼之法!”

秦羿兩指夾着一枚玉佩,蔑然大笑!

黑三!

吼!

驟然,狂風再起,地底陡然冒出一團蘑菇似的陰雲!

一隻牛首、人身、馬尾,高達兩丈的金剛怪物,自煙雲中咆哮蹦出,重重的砸在地上。

轟隆!

頓時整個大地猛地顫動了一下。

嗷嗷!

黑三血紅的瞳孔,綻放出兩道精光,如地獄魔神下界,凶氣逼人。

“誰打擾我清修,我去他先人個板啊!”

黑三雙拳捶胸,暴怒狂吼!

平地頓時如起一響驚雷!

衆人哪見過這等凶神惡鬼,修爲稍低的耳膜都被刺穿了,當場失鳴流血。

原本附在秦羿身上的厲鬼受不了強橫力道衝擊,登時化作了灰燼。

“是夜叉,二丈夜叉!”

“天啦,世間怎麼會有夜叉鬼!”

猜毒驚的目瞪口呆,一臉的絕望。

夜叉那可是鬼中的異族,力大無窮,嗜血如命,只存在於地獄傳說之中,非人力所能御。

此等兇鬼,又豈是他這些娃娃鬼所能比的?

“黑三,最近修爲不錯,都長了一丈,如今神力怕是已過兩萬斤了吧?”

秦羿的聲音自鬼堆中飄了出來。

“侯爺!”

“何止是兩萬斤,我得侯爺龍氣、真氣蘊養,法、武同升,便是宗師、天師也敢鬥上一鬥!”

黑三高舉雙臂,頓時渾身膨脹如小山丘一般,猛地躬身一錘地!

轟隆!

錦醫玉食 大地硬生生裂開了一道裂縫!

“侯爺,看我給你把這羣該死的蒼蠅,一併給收了!”

於此同時,黑三雙臂一張,牛嘴睜的斗大,用力一吸,頓時平地生出一股巨力,便是秦羿也是身軀動了動!

厲鬼、桌椅、沙土頓時被捲入了黑三的大口。

咔嚓!

狂暴的黑三,修爲暴漲的同時,脾氣也是愈發的暴躁,連鬼、桌椅一併嚼了乾淨。

一口吞噬百鬼!

猜毒幾十年的心血全白費了,心神哪承受得了,如此打擊,當場氣的直吐血!

“泰山大人!可不能慫啊,雲家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了,你不是還有詛咒術嗎?”

“快拿出來,弄死他們啊。”

教我怎能不想你 帝妃嫁到:皇叔,速接駕! 雲聰迎了過來,扶住猜毒,不信邪的叫囂道。

猜毒深吸了一口氣,頹然的臉上重新浮起一絲寒意,勉力打起了精神:“沒錯,沒錯!”

“還沒到山窮水盡的時候,我要讓他們嚐嚐我詛咒之術的厲害!”

言罷,猜毒猛地一把扯掉身上的襤褸衣衫,露出了裏面如干屍般醜陋、猙獰的軀體。

人羣中頓時爆發出一陣驚惶大叫!

如果說黑三已經是人類視覺極限的恐怖存在,那猜毒則是遠超人類極限的存在了。 但見他的胸膛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眼!

一隻只血紅的眼珠子爬滿了他的整個胸膛,只是掃了一眼,一種毀滅性的衝擊,逼面而來,便是黑三也得揮手而擋。

“這是我降頭門的絕降之術,血眼詛咒,一旦發動,所見之人必受魔神詛咒,血脈爆裂而亡。”

猜毒張着乾瘦如柴的雙臂,仰天得意狂笑了起來。

“侯爺,這東西好毒!”

“好像是古巫術裏面的禁術!”

黑三以手遮掩,不敢直視,倉惶叫道。

“以身種童男童女的血眼,怨言向蒼天,天理不容,這老狗也真夠毒的!”

“難怪降頭術爲世人所忌!”

秦羿少有的動了怒氣。

在地獄之時,他對那些血祭、殘忍的古巫部落,也是見一個滅一個,如今猜毒觸碰了他的底線,怎能容他。

“小子,這是你們逼我的,既然要死,大家就一起死吧!”

猜毒遭逢大敗,國師、第一降頭師的自尊被踐踏的成了粉碎,陰暗的內心,在此時絕地爆發了。

“父親,這法子使不得!”

“是啊,咱們還有後手,不值得拼死啊!”

雲聰夫妻倆當然明白猜毒是要使出禁術了,登時撲了過來苦勸道。

一旦禁術引爆,他們也很難有活路,而且雲家這塊風水寶地,三百年內,將成爲詛咒死地。

一時間,雲家衆人紛紛下跪磕頭,求猜毒手下留情!

“哈哈,你們都怕了吧!”

“我猜毒縱橫東南亞,可不是隨便能捏的軟柿子,秦小兒,還不速速向我磕頭認罪,否則要你好死!”

猜毒癲狂大叫道。

“就你這點雞毛蒜皮的本事,也就能嚇唬嚇唬這些蠢貨。”

“無論你爆不爆,今天你都只能死路一條。”

秦羿輕蔑的搖了搖頭,如鄙豬狗。

“你!”

“好,你們都去死吧。”

猜毒沒想到秦羿如此緊逼,面目無光,猛地拔出一把一尺來長的竹刀,刺進了胸口。

“以我之血,承天子詛咒,見者必死!”

“血咒,爆!”

“啊嘛祕撒……”

猜毒仰天長頌了一段咒語,乾枯的身軀內,流出了血水。

胸前兩百隻童男童女的詛咒之言,經過血洗,頓時紅光大盛!

一隻只怨毒的血眼,發出詭異的妖芒!

原本已經晴空萬里的天空,竟然淅瀝瀝的下起了雨來。

雨滴落在人的臉上,殷紅如血!

怨氣滔天,天怒人怨,以至如此!

“啊!”

雲家人中,離猜毒較近的,瞧了個正着,一對上血眼,登時便中了詛咒!

頓時,所望之人,紛紛倒地,當場氣絕!

“姓秦的,你去死吧!”

猜毒雙臂一合,兩百道血光,往秦羿射了過來!

“哼!”

“自作孽,不可活!”

秦羿冷冷一笑,左手負背,右手劍指凌空虛畫!

頓時,一道純白如玉的八卦轉輪,當空而現。

血光照在玉輪八卦之上,盡數被反射而去!

噗噗!

血眼被自身巨大煞氣所創,登時全部爆裂!

如兩百個小炸彈一般,將猜毒的胸膛炸的血肉模糊!

“哇!”

禁咒被破,猜毒徹底絕望了!

“爲什麼?”

“爲什麼我的術法,都被破了,我不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