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前的是渾身赤果的葉秋芷!

葉秋芷紅唇嬌艷,小臉紅撲撲的,濕漉漉的頭髮垂在香肩上,極為誘惑人!

「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葉飛皺著眉頭冷聲問道。

沒想到葉秋芷會找到自己的住處,甚至是先自己一步回來。

葉秋芷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體暴露在一個男人眼前,她嘿嘿一笑,然後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往沙發上走去。

「什麼叫你的房間?這明明是我的房間。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房間應該是在對面吧?是你做錯了才對吧?」葉秋芷決噘著嘴說道。

「你……」葉飛話音戛然而止,他現在想明白了。

估計是葉秋芷動用了什麼手段,把房間給換了。

就算是自己找人對峙,到時候只能是自己出醜!

葉秋芷這個女人,看上去人畜無害,實際上腹黑的很!

「既然這樣,那我就回我房間了,把鑰匙給我。」葉飛伸手說道。

「你的房間幹嘛找我要鑰匙?」葉秋芷坐在沙發上,巧笑嫣然的看著葉飛問道。

葉飛靜靜看了她兩眼,然後扭頭就走。

最終葉飛下樓到了前台要的鑰匙。

他看了一眼葉秋芷的房間,嘆了口氣。

總覺得葉秋芷的出現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好事!

開門進到房間,葉飛愣住了。

他眉頭連連跳動,額頭上青筋暴露,儼然是在極力的壓抑怒氣了!

「我他媽的……」葉飛終於還是沒忍住罵了一聲。

地板上有著一個女式的行李箱……

這分明就是葉秋芷的行李箱!!

葉飛恨不得直接就是錘開葉秋芷的房間門把她扔出去。

最終葉飛消停了。

他一個大男人,跟一個小女人置什麼氣?

洗了個澡,收拾了一下,然後葉飛就是上床美美的睡覺去了。

是夜。

睡夢中的葉飛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床上有異動!

他猛地睜開雙眼,然後就是感覺到自己的被子里有一具溫軟的軀體在蠕動!

葉飛面色一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是誰在搞怪!

葉秋芷!

葉秋芷真的是葉飛遇到的女人中最難纏的一個了!

他一把將被子掀開,狠聲說道:「給我滾回你房間去!」

卻是沒想到葉秋芷根本沒有回應葉飛,顫抖著身子用柔弱的小手把被子撤回來重新蓋上,甚至是一絲不掛的軀體緊貼在葉飛身上!

觸之冰涼!

「就讓我待會兒吧,我,有些冷……」葉秋芷虛弱的拽著葉飛的衣角說道。

葉飛面無表情,眉頭深深皺起。

他只覺得此時貼在自己身上的一整塊的冰!

正常人怎麼可能會這麼冰冷?

「你怎麼了?」葉飛皺著眉頭問道。

重見軍醫小嬌妻 「哪那麼多問題?」葉秋芷沒好氣的問道。

「你不是我妹妹嗎?咱倆這麼親近不合適。」葉飛這般說著。

「嚴格來說,不是親的。」

「什麼意思?」

「我是爸爸撿回來的。」葉秋芷說完這句話,就是昏了過去。 清晨第一縷陽光灑進來,沒有拉窗帘。

葉飛坐在床邊,所有一種事後的惆悵。

裹在被子里的葉秋芷嚶嚀一聲,捂著臉,神色痛苦的踹了葉飛一腳。

「幹嘛?」葉飛被踹,不動如山,鐵青著面色問道。

「拉窗帘啊!」葉秋芷沒好氣的說道。

葉飛起身把窗帘拉上。

葉秋芷神色狂亂,頭髮凌亂的坐起來,身上裹著厚厚的空調被。

「說說吧,撿來的是怎麼回事?」葉飛站在床邊問道。

葉秋芷張嘴打了個哈欠,然後指著自己行李箱說道:「把我衣服給我。」

「你昨天怎麼過來的。」葉飛嘴角抽動著問道,因為四處找遍了,都沒有找到她昨天穿的衣服。

葉秋芷眯著眼,抿嘴一笑,頗有一絲得意的感覺。

「你猜。」

葉飛面色凝固幾下,然後從她行李箱里隨便扯了幾件扔給她。

葉秋芷沒好氣的說:「內衣啊!你捨得你妹妹真空啊?!你是變態吧!」

「不是親的。」葉飛說道。

「不是親的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啊!」葉秋芷嘟著嘴極力的反抗。

氣氛沉默一會兒,然後葉秋芷就要把被子扯下來自己赤身下床,「你不給那我自己來。」

葉飛找到內衣扔給她。

一直等葉秋芷穿好衣服,洗漱完畢之後。葉飛才是又問:「還不打算說?」

葉秋芷清了清嗓子,找地方坐下,揉了揉頭髮,然後揪出一縷來揪扯著。

大大的眼睛轉來轉去,貌似是在想著編什麼謊話矇騙過關。

「別想騙我!」葉飛厲聲說道。

葉秋芷被戳破心思,面上掠過一抹羞赧,俏皮的一吐舌頭。

「不愧是我哥啊!連我在想什麼都一清二楚。」葉秋芷調笑道。

「少給我廢話!快說!」

「emmmm,事情是這樣的,十年前爸爸在國外撿到了我。」

說完後葉秋芷就眨巴著眼睛看著葉飛。

葉飛愣了一下,懵逼的問道:「完了?!」

「完了!」葉秋芷點頭。

葉飛深呼一口氣,強忍心中怒氣,畢竟世界如此美好……美好他媽啊!

「那昨天晚上是怎麼回事?」葉飛又問。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天生的吧。」

「你的意思是撿到你的時候就這樣?」葉飛問。

「準確來說,是我記事的時候就這樣了。」葉秋芷糾正道。

「沒有辦法醫治?」

「沒有,發病的時候只能忍著。」葉秋芷神色有些失落。

「哥!你能治好我嗎?」葉秋芷突然眼睛亮起,一臉希翼的看著葉飛。

「不能。」葉飛直言說道。

昨晚葉飛在葉秋芷昏睡過後,查看過她體內的病情,發病原因完全不知為何,根本無從下手。

「無能。」葉秋芷低下頭去。

「下次發病會是什麼時候?」

「不知道。」葉秋芷搖頭,表情無辜的厲害。

「走吧。」葉飛說道。

「去哪兒?」葉秋芷問。

「考試。」

「對吼!今天有競賽啊!」葉秋芷一拍大腿,趕緊手忙腳亂的收拾起來。

「都這個時間了,你怎麼不叫醒我?!」葉秋芷埋怨道。

「你睡的跟豬似的,我怎麼叫你。」葉飛一臉嫌棄。

相互嫌棄相互打罵著,兩人把房門打開。

剛一打開,就是把經過門口的一名男生給嚇到了。

這男生是一中的,本來住在隔壁,也是因為懶覺,走的晚了點。

沒想到,他這一晚,就撞見了自己一輩子的陰影……

他呆愣在當場,看著一起出來的葉秋芷跟葉飛兩人,目瞪口呆,神色震驚!

全京城都等著她被休 甚至是冷汗都下來了!

「呦!還沒走呢?」葉秋芷大方的跟他打了聲招呼。

卻不知道,這恰恰是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下一剎那,他嘴一撅,臉龐瞬間變得扭曲,然後哭的聲嘶力竭的跑開了。

葉秋芷有些生氣,抱著手臂嘟囔道:「真沒骨氣,不就是快遲到了嗎?至於這樣嗎?」

葉飛在一旁驚悚的看著她,不知自己這個便宜妹妹是真傻還是裝傻。

兩人相伴來到臨川一中。

此時,整個臨川的考生都是聚集在一中的操場上,人頭攢動,等待進場考試。

穿書之替嫁千金 其中這考生中有幾個地方是自成一派的。

葉茗被自己的小弟還有迷妹圍著,這個小圈子就有了一二十人。

還有其他幾個地方不弱於這裡。

其中有一個女生那裡,吆喝聲別提多大,幾乎蓋過了整個操場的嘈雜!

人群中央穿短裙的女生巧笑嫣嫣,短髮,身材嬌小。

這女生是真正的少女偶像,聽說一年前就已經加入了華夏當紅的女團,還是首發成員,不用坐冷板凳。

全國的粉絲有幾百萬!

這根本就不是葉茗那個量級的,超過了不知道多少倍!

哪裡有這女生的存在,哪裡就是舞台,閃亮異常,人群尖叫!

幾個小圈子,就佔了謝謝考生大半的人數。

剩下的那些,要麼是相互熟識的,要麼就是一起前來的,比如松山的這些。

一中的那個男生最後來到,臉上還掛著深深的淚痕。

一個大男人如此,自然少不了其他人的譏諷。

這男生有苦說不出,最後一擺手,「你們不懂,等待會兒要是你們見到了,也得哭!」

這話說的其他幾個男生可是極為不忿,其中一個甚至大笑三聲。

「我告訴你!我這個人天生剛強,遇到什麼事都不會哭的!」

然後,葉飛跟葉秋芷來到操場。

狼性王爺請放手 他們見到之後,眼睛一直,然後面面相覷,最後一同岑然淚下……

沒天理了啊!

葉秋芷的到來,吸引了整個操場的目光!

哪怕是那個少女偶像,跟葉秋芷相比起來,也只是五五開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