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點劍台之上,木劍所在的位置,不斷發出顫抖的震動聲,在此刻嗡嗡響徹,猶如末日來臨,在此刻顯得分外的清晰。

「咚!」

林錚並不遲疑,立馬踏前一步,朝著前方轟然落下。

頓時,淤泥散開,漣漪陣陣,伴隨著此刻,而在不斷回蕩而開。

木劍豎立在那,發出震動聲,蕩漾而開,泛起了層層疊疊的漣漪,在此刻轟然蕩漾而開。

林錚猛吸一口氣。

一步,踏前。

頓時,天地變幻,沉重的悶響聲層層疊疊,在這片空間當中回蕩不斷,點劍台周遭各處,盡皆圍繞著各種各樣的低響聲,在此刻顯得分外的刺耳。

如此一來,林錚目光所及之處,也開始露出了一片凝重的神色。

此時,林錚毫不停滯,只是向著前方探去,最終一把緊握在那木劍的劍柄上面。

「嗡!」

一道如同雷電般的轟擊,直接轟然砸了下來,對著林錚當頭落下,好像直接轟擊在腦中一樣。

劇痛感伴隨著陣陣眩暈傳來,一直縈繞在林錚的腦海各處,強烈的刺痛感,就好像是一枚枚針尖般,穿透過他的腦袋,直接洞穿進去。

「呼!」

「呼……」

林錚喘著粗氣,目視著前方,眼中露出一陣凝重的神色。

此刻他有種感覺,手中緊握著的好像並非是劍柄,而是那萬年寒冰般,一陣陣寒氣直接穿透過來,通過掌心向著體內的經脈,四肢百骸傳遞而去,形成一片凝重的氣息。

「啊……」

「啊……」

「啊,啊!!」

林錚仰天長嘯,震耳欲聾的響聲在他口中道出,猶如是漣漪般震蕩而開,直接向著遠處擴散而去。

頓時,前方的這一片朦朧虛影當中,蕩漾起來層層漣漪,水域當中掀起層層的漩渦,在期間回蕩不斷。

「砰!」

林錚探手向前,直接靜靜地一握,對於那其中的各種冰冷刺骨的響聲絲毫不在乎,只是牢牢地握在了手心。

「嗡嗡嗡……」

點劍台內,木劍發出嗡嗡震動,好像在這個時候不斷顫抖起來。木劍的震動,連帶著整個點劍台,乃至於點劍台四周的空間,都不斷泛起了漣漪層層,不斷擴散而開。

「啊——」

隨著一陣撕心裂肺般的長嘯,林錚雙臂用力,絲毫無懼其中的震蕩,只是發出長嘯聲,陣陣傳開。

「咔,咔,咔!」

木劍在林錚的抽動下,變得好像卡殼一般,猶如機括聲響起,發出低沉的響聲,在水底下清晰傳開。

林錚絲毫不退,雙手緊握在那裡,眼中露出了一陣虛幻的影子,直接猛撲向前,轟然遞出。

「砰」的一聲爆響,猶如炸彈爆開,又好像雷音落地般,在此刻轟然乍起。

那一瞬間,林錚只感覺到手中忽然間一輕,原本那強大的拉扯力,在這個時候如同是冰雪般消融不見,迅速變成了虛無。

「唰!」

一道爆響,木劍同點劍台上的三寸洞口接觸,發出刺耳響聲,在此刻嗡嗡響起。

璀璨如同長虹般的光芒忽然間出現,覆蓋在木劍上面,猶如是七彩彩虹一樣,為這片漆黑的水底增添了一分格外靚麗的光芒,顯得那般耀眼奪目。

「這是?」

「什麼東西!」

林錚低頭,看著木劍上面覆蓋著的七彩彩虹,眼中閃過一絲狐疑,同時低聲自語道。

過了片刻后,林錚驚訝地發現,這一把木劍的重量,竟然又輕了許多。

原本只是木劍,相比普通的刀劍來說,重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然而此刻,這把木劍的重量竟然又輕了許多。

點劍台上,林錚持劍而立,臉上有些狐疑,雙眸在不自覺間閉了上去。

漢中王傳 頓時,一股強大的記憶衝擊過來,如同是洪水決堤般,從莫名的空間當中傳來,直接洗刷著林錚腦海的記憶。

痛,撕心裂肺的痛。

然而此刻,林錚卻緊緊地咬著嘴唇,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好像是一尊雕像般。

任憑那股痛楚傳遍四周,他卻毫不在意,只有在鼻尖,有輕輕的冷哼聲傳出,在此間回蕩不斷,引人注目。

「我命,此劍為:謫仙劍。」

「謫仙之下,我劍出,萬里不留人。」

林錚在緩緩開口,然而聲音卻並不像他自己,猶如是空靈般響起,一字一頓,顯得極為清晰。

他所言,不過兩句,然而言語當中卻不可謂不狂妄。

若非是在這水底下,單純是道出這兩句,就將會迎來無數人的追殺。

我劍出,萬里不留人。

此等妄言,從一名煉體境五重的武者說出,必定是引起萬人追殺。

然而,此刻四周只有嘩嘩的水流聲,林錚道出的這句話,也伴隨著四周的水流,而漸漸消失在四周的水域當中,直至最後,完全消失不見。

「呼……」

林錚抬頭,豁然睜眼,眼中明亮如光,猶如天上的星辰般刺眼無比。

「謫仙劍。」

「這,便是你的名字。」

林錚低頭看著手中緊握著的長劍,上面裹挾著一層氤氳光芒,一直縈繞不退,七彩光芒不斷交融,替換,在其中依次出現,消失。

隨後,林錚屈指一彈,一擊落在手中的這把七彩長劍上面。

「嗡。」的一聲,劍鳴聲清脆悅耳,顯得無比動聽,隨著他屈指點出,上面發出嗡嗡的響聲。

片刻后,七彩光澤如同流水般褪去,很快就消失於虛無。

出現的並非是木劍,而是一把透明,薄如蟬翼般的劍鋒,若非仔細觀看,甚至都不曾發現其中有劍身。

林錚詫異地看著,不由嘖嘖感嘆著,稱呼著驚奇。

很快,隨著他手掌隨意地一揮,長劍閃動而過,帶起一片刺耳的響聲。

「唰!」

謫仙劍揮動而出,彷彿是一汪清水流淌而過,在這片空間當中豁然消失。

頓時,在不遠處的水域當中,忽然間裂開,一道丈許長的水域,直接轟然碎開。

夜幕來臨,南山學院內,一片寂靜。

在主教學樓內,某座建築物內,一道人影豁然睜眼。

「這是!」

司馬空銘長身而起,踱步來到窗邊,舉目遠眺,那個方向正是後山所在的方位。

「點劍台。」

「竟然是點劍台啟動。」

「到底會是誰?」

司馬空銘喃喃自語道,語氣平淡,波瀾不驚,彷彿沒有任何的悸動。

「天下間,又多出了一把神兵。」

「而且,還是自我南山學院中出來的。」

一聲低語呢喃,自其口中傳出,最終伴隨著四周凌冽刮過的狂風,而徐徐消失在四周的這片空間當中。

……

湖底下,林錚興奮無比,隨著他一劍一劍地揮動出來,一道道長劍轟然震動起來,泛起一陣光澤,顯得分外的清晰。

一個個漩渦在其中成型,繼而又是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其中不斷起伏,又是幻化著,形成了一片凝重的虛影。

「嘩嘩嘩……」

「呼哧!」

「涓涓……」

水流聲四周傳開,在耳旁清晰無比地響起,顯得分外的清晰。

謫仙劍在手,一揮一動間,都帶著無比凌冽的氣息,當中的攻勢也變得無比強大起來。再加上隨著他揮動,丹田內的寒珠更是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一股股寒氣隨之而急速擴散而出。

「咣鐺!」

林錚手掌一震,謫仙劍在手中停住,餘威震動而開,令四方水域泛起層層漣漪,波動向四周。

此時,林錚收劍而立,就這麼靜靜地站在水底下,任憑四周的水流不斷入侵過來,他依舊是巋然不動。

猛然間,隨著他口中道出一陣輕喝,整個人迅速拔高,化作了一條鬼魅的影子,在期間閃爍而過,朝著上方直衝而去。

當其時,水底下波紋陣陣,暗流涌動,漩渦成型。

水面上,波浪翻滾,掀起層層巨浪,拍打著四周,猶如是末日來臨。

就在這般詭異的氣氛當中,林錚身影好像離弦之箭般,從水底下直衝向前。 寂靜的夜空當中,一汪湖水,在月光的照射下,呈現出斑斑點點的模樣,細碎的水珠在上面隱隱發光,在此刻顯得絢麗多彩,分外清晰。

「嘩嘩嘩……」

寂靜的水面當中,忽然間泛起了一層詭異的光芒,隨之而蕩漾起層層的漣漪,在此刻緩緩回蕩而開,在這片空間當中顯得分外的清晰。

「嘩啦!」

伴隨著一陣輕響聲,林錚從水中鑽了出來,渾身籠罩著一層冰霜,猶如從寒冰當中走出來一樣。

「呼……」

一陣長呼聲傳開,在這片空間當中回蕩而開。

在嘩嘩的水流當中,林錚邁步而開,向著前方走去。

很快,林錚便已經從湖中心位置走出,伴隨著「嘩啦」的響聲,最後一步踏在了旁邊的岸邊。

剎那間,他整個人停在那裡,身上依舊是濕漉漉的一片,滴滴答答地不斷掉著水,如同細線般滴落在旁邊的各處地面上,顯得分外的清晰。

「呼……」

「謫仙劍!」

「倒是出人意料。」

盯著手中那一把幾近透明的劍,此刻早已不是尋常的木劍,而是如同水流轉動般,看起來分外的清晰,耀眼。

劍身上,光澤閃爍,好像有一團流光在其中覆蓋一樣,看起來分外的清晰。

林錚隨手揮動而過,劍光乍現,就瞬間閃過一道璀璨耀眼的光澤,在此刻顯得分外的清晰。

同時,林錚眼前所及之處,也開始露出了一片凝重的神色。

劍光凌冽,鋒利無雙,就好像是一輪光芒般,看起來分外的清晰。

「唰唰唰!」

「呼哧……」

林錚隨手抬劍而起,當中帶著明亮的光芒,在此刻顯得耀眼無雙。

空氣被劃破,發出刺耳響聲,在此刻顯得分外的耀眼,在此刻顯得分外的清晰。

月下,湖水,一片靜謐。

林錚負手而立,站在岸邊,整個人好像完全陷入寂靜當中,只有在揮手間,不自覺地有一道凌冽的光芒閃爍而過,同時虛空當中,發出「嗤嗤」的響聲,在此刻顯得分外的清晰。

「呼……!」

伴隨著林錚微微地呼出一口氣,氣海內,靈氣翻滾如潮,在此間起伏不斷。

靈氣從氣海內傳出,通過全身經脈,最後注入到手臂當中,剎那間那裡有一道凌冽的氣流轟然炸開。

「嗡!」

一聲輕響,謫仙劍上光芒乍現,靈氣灌輸進入,顯得分外清晰。

他只是隨意的一揮一動,一閃一動,就已經拉出了數丈長短的氣流,在此刻顯得分外的清晰。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林錚眼前所及之處,空氣被拉出一道道細線,隨著謫仙劍舞動,恐怖的氣流隨之而傳開,向著四周洶湧而去。

不遠處,湖面上泛起層層漣漪,在水流的衝擊下,繼而很快就向著遠處波動而去,顯得分外的耀眼。

……

日出東方,晨輝灑落,泛起一片耀眼金光。

頓時,眼前所及之處,也開始浮現出一片朦朧的氣息,恍若是雷霆般,在此刻轟然炸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