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頭領臉色一變,似乎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稟頭領,這少城主昔日我曾見過多次,不會搞錯的,你看此事如何處理。」

「還能怎麼辦,將這裡封鎖起來,將這四名女子以及那具乾屍都蓋起來,快派人去通知城主府。」

執法頭領瞪了一眼身邊的侍衛,一連串的命令隨之下達下去。

「來來來,執法隊辦事,都散了,散了。」

幾名執法隊的侍衛得令,急忙找來草席和木頭,打了一個簡易的木棚,將四名女子和那具乾屍一併放在木棚裡面,那些有心想要欣賞美色的路人,雖然心中頗為不悅,不過自然沒人敢去得罪執法隊,只好低聲咒罵著離開了。

就在東凌城所有世家都在揣測這怡紅院之事究竟是何人所為的時候,作為當事人的林天,卻依舊在天府商盟和個沒事人一樣陪著沫兒。

此時商盟中來來往往的客人也是多了起來,偶爾有人提起此事,林天也只隨意聽聽,事情本就是他乾的,他自然不會跑去看什麼熱鬧了。

「沫兒,我打算今日便啟程前往落日森林了,這一路上危險重重,而且落日森林本就不是善於之地,你一定要留在商盟,乖乖等我回來,且不可像上次一樣亂跑了,知道了嗎?」

揉了揉沫兒的小腦袋,看著沫兒一臉的幸福之色,林天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他現在修為已經達到瓶頸,必須去獵殺妖獸獲取妖魂了,只是他上次離開趙家這才剛剛回來兩天又要離去,沫兒怕是又要一個人了。

「啊,哥哥這才剛回來又要走嗎?」

果然,沫兒聽完之後,也是滿臉不舍將腦袋從林天的肩膀上離開,嘟著嘴,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你也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我必須要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行,落日森林,勢在必行,不過這次出去,應該要不了幾日就會回來的。」

「恩,沫兒知道了,哥哥路上小心,沫兒這次一定會乖乖等你回來的。」

兩人沉默了片刻,最終沫兒還是妥協下來,她雖然不願林天離開,不過也不會因為自己而束縛了林天的發展。

欣慰的點了點頭,林天再和沫兒聊了一會兒,隨後便向樓上走去,要離開天府商盟,他必須給洛老提前說一聲,畢竟雖然沒有行拜師禮,不過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忘記,而且他不在商盟的時候,沫兒只能委託雪姬來照顧,有求於人,自然就要放低姿態了。

「是林天嗎?進來吧。」

走到門口,林天剛準備敲門,裡面便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林天覺得有點無語,不過洛老既然開口了,也不再猶豫,推門而入。

一雙美眸隨之看向林天,林天這才發現,房間之中除了洛老,雪姬居然也在,只是不知這師徒兩人在說些什麼,林天也沒有在意,走到跟前,行了一個標準的晚輩禮,開口問候了一句。

「恩,如果老夫猜的沒錯,你這次來應該是要告訴老夫,你要去落日森林獵殺妖獸獲取妖魂了吧。」

洛老依舊躺在椅子上,看到林天行禮,隨意擺了擺手示意林天不用在乎這些繁文縟節,隨後目光落到林天身上,摸了摸鬍鬚,開口說道。

「沒錯,我已修行至開靈期瓶頸,這次來找您老,確實是為了落日森林之行,還望洛老可以批准。」

林天拱了拱手,也並未在意,洛老作為一名丹師,靈魂力量本就比常人強大,而且這位老者的修為,林天也是看不透,想來應該是不比趙家家主低才對,他能一眼看出自己的修為,林天絲毫奇怪都沒有。

「你居然已經開靈十層了?我記得趙靈兒的成人禮上,你才開靈九層,這才幾日,我都沒見你如何修鍊,你居然突破了。」

這一老一少說的如此隨意,站在旁邊的雪姬卻彷彿見了怪物一般,一臉不可思議的打量著林天。

「開靈期的瓶頸,很難嗎?我記得我只是睡了一覺,起來好像就突破了,也沒感覺遇到什麼困難呀,也許,只是僥倖而已。」

林天摸了摸鼻子,想到自己在趙家寒潭底部半夢半醒的幾日,想了一下,出言解釋道。

此言一出,不光雪姬,連洛老都是連翻白眼了,開靈期的瓶頸,不知難到了多少天才弟子,怎麼到了林天這裡,就成了僥倖,居然還說睡著睡著就突破了,這傢伙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呀。

心中如此想著,雪姬也是送了林天一個鄙夷的眼神,似乎就是在告訴林天,讓你裝,全世界就你最能裝。

不過等雪姬再看向林天的時候,卻是更加哭笑不得,此時的林天,滿眼的幽怨委屈,那樣子,就差幾滴淚水了,林天這神色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分明就是沒有得到別人信任的小毛孩,委屈的快要哭了的樣子。

「不行了,我受不了,如果不是知道你翻手之間滅掉一個怡紅院,我還真就信了,這傢伙,真能演。」

再次狠狠鄙視了一番林天,雪姬隨後和林天一起離開了房間。 「奇怪,我怎麼在這小傢伙身上聞到了精火的味道,雖然只是最低級的精火,不過應該不會錯的,可是按照他現在的修為,要煉化精火壓根就不可能呀,罷了,也許是我老頭子這幾日飲食不好,產生錯覺了,我得去聚仙樓好好叫幾隻雞來補補。」

待林天和雪姬都離開房間之後,洛老才一臉奇怪的摸著鬍鬚,喃喃自語了幾句。

「你確定要獨自前往落日森林?」

兩人離開房間,走到樓下的時候,雪姬再次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了一眼林天,開口問道。

「沒錯,勢在必行,有什麼問題嗎?」

林天摸了摸鼻子,眼帘低垂回了一句。

「問題大了,你可知道落日森林是什麼地方,哪裡可是魚龍混雜,混亂不堪,而且你剛剛得罪了趙家,這次有殺掉了少城主,且不說城主府是否已經查到線索,若是趙家知道你獨自一人進入落日森林,肯定會派人狙殺你的。」

雪姬翻了翻白眼,對於林天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簡直恨的牙痒痒,平日在東凌城,各家弟子見了她,都是巴不得和她說上幾句話,向來都是她雪姬不理別人,第一次被一個毛頭小子這般對待,雪姬還真是有點不適應。

「這世上,有些事,明明知道有危險,卻還是要去做,作為一個男人,不能因為怕,就不去,這不是我林天的行事風格。」

林天搖了搖頭,目光掠過遠處,神色淡然的說道。

「男人?你一個十四歲的小毛孩,還敢自稱男人,也不怕說出來讓別人笑掉大牙。」

雪姬掩嘴輕笑,調侃了一句。

「十四歲怎麼了?你要不要試試,我究竟是不是男人?」

林天眉梢一挑,挑釁似的看了一眼雪姬,滿臉的不服氣。

「額,小孩子亂想什麼呢,不學好,當心我告訴沫兒,哼。」

被一個比自己小四歲的小毛孩盯著,而且還一本真經的吃著豆腐,雪姬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紅暈,她雖然已經十八歲了,不過卻並未有過男女承歡之事,此時也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對了,要不要師姐陪著你去,我可是去過落日森林,對那裡的一切都很熟悉的,而且你師姐我可是魔徒五階的魔魂師哦。」

看著林天不說話,雪姬也是急忙轉移開話題,否則兩人之間氣氛確實有點尷尬。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有些事,男人必須去獨立完成的。」

搖了搖頭,林天卻是直接拒絕了這份好意,不過在聽到自己這位名義上的師姐居然也有魔徒五階的修為,還是暗暗咂舌了一番,十八歲的年級達到這種修為,這位師姐的天賦也是不一般。

本來還想故意嘲諷一下林天,不過一想到剛才男人的梗,雪姬也是將這種念頭打消了,否則莫名被人吃豆腐,這種感覺實在不怎麼好。

「謝謝你,我還有事要去辦,我走後,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沫兒。」

看了一眼雪姬,林天一臉認真的道謝了一句,隨後也不再多留,轉身向外面走去。

「額,這木頭剛才好像說謝謝?」

似是沒聽懂林天方才的話語,直到林天的背影徹底消失,雪姬才一臉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了幾句,而且看著林天那般認真的樣子,不知為何,雪姬的心中,反倒有幾分竊喜的感覺。

東凌城,一處紡市的街道上,林天站在一個武器鋪外面,猶豫了一下,隨後抬腳進入裡面。

剛一進去,林天便是感覺一陣熱浪鋪面而來,整個武器鋪,遍處都是叮叮噹噹的敲打聲,林天環顧四周看了一下,武器鋪中至少有十幾名光著上身的大漢在工作著。

這些大漢一看就是力量極強之人,每個人身上肌肉都是高高隆起,手中鐵鎚落下,便是濺起鐵花,而整個武器鋪的溫度,異常悶熱。

林天來這裡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來購置一件趁手的兵器,這次前往落日森林,一路之上指不定會遇到什麼危險,而且林天對這個世界也不是很了解,萬一遇到什麼會飛的妖獸,豈不是要讓對方活活折磨死,因而林天此番前來,是打算購買一件遠距離的攻擊武器。

而這家武器鋪,據說是東凌城有名的手弩製作商,其生產的手弩,不但力量極大,而且質量輕巧,便於攜帶。

「請問公子可是來購買手弩的嗎?我們這家店擁有整個東凌城最好的手弩,而且價格公道,童叟無欺,公子需要什麼樣的手弩,可以給小的說一下,小的保證給你介紹一把趁手的手弩,不會讓你失望的。」

店裡有眼尖的小二,急忙跑過來,口若懸河的介紹起來。

「恩,無妨,說說你們這裡的手弩都是多少斤力道的,太輕的,我可不要。」

林天一邊打量著店裡的情況,一邊開口問道。

「呵呵,一看公子就是內行人,我們店裡各種力道的都有,不過公子這樣的,無需選擇太重的手弩,打獵的話,一百斤力道的足以。」

很顯然,這小二將林天當成哪家的富家公子了,一般這些富家公子來這裡購買手弩,都是因為打獵所需,力道太大的,根本拉不開弩弦,更別說發射了。

所謂力道,當然不是指手弩本身的質量了,而是弩弦拉開之後所承載的力量,力道越大,弩箭發射的也就越遠,穿刺力自然也愈加恐怖。

「一百斤?太輕了,有沒有一千斤以上的,拿來給我看看。」

林天眉頭一皺,也沒有多想,隨口問道。

「一千斤?公子確定?」

聽到林天一下漲了十倍的力道,小二也是用一種狐疑的眼神打量著林天,這也難怪小二如此了,林天看起來不過是一個毛頭小子,一般的力士,就算訓練幾年,也不敢說要一千斤力道的手弩,平常人選的最多的,也就是一百斤左右的,甚至有些體質不好的富家公子,只能用幾十斤,而林天一開口就一千斤,怎麼看,林天也不像能使動一千斤手弩的人。

「怎麼?我看起來像是和你開玩笑的嗎?這樣吧,把你們店裡力道最重的手弩拿來我試試,如果合適,我就直接要了。」

看著小二的神情,林天又怎麼會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想了一下,隨後直接開口說道。

「最重的?公子稍等,我去叫掌柜的。」

再次神色奇怪的打量了一眼林天,小二隨後搖了搖頭,自顧自的向樓上跑去。

片刻之後,隨著一陣瑣碎的腳步聲,小二率先從樓上下來,在小二身後,還跟著兩人,一名臉龐發紅的中年人,還有一名俊俏公子,而這位俊俏公子在看到林天的一瞬間,也是呆立了片刻,隨後滿眼不可思議的開口說道:「這不是震驚東凌城的林公子嘛,怎麼今日有空跑到這裡來消遣了呀。」

「我為何會跑到這裡來,就不勞朱公子操心了。」

林天心中有點無語,這還真是冤家路窄,這俊俏公子,林天也熟悉,正是之前在天府商盟有過碰撞的朱家二公子,朱振,林天也是沒想到,自趙靈兒成人禮過後,居然這麼快便再次見到了這位令人厭惡的朱家二公子。 看到林天這種不咸不淡的態度,朱公子的臉色也是變得有點難看,不過礙於當日趙靈兒的成人禮上林天的狠辣,倒也不敢出言嘲諷什麼。

然而朱振不說,可不代表別人也不說,和朱振一起下來的那位中年人,應該和朱振頗有點關係,此時看到林天這般態度,原本和煦的臉色此時也是陰沉下來。

「方才聽小二說,公子需要千斤以上力道的弩箭,不知可是真的?」

中年人眯著眼睛打量了一番林天,隨後語氣漠然的開口問道。

「沒錯,如果你們店裡力道最大的弩箭只有一千斤,也只能如此了。」

林天神色不變,雖然對這位朱公子實在沒什麼好感,不過既然對方沒有招惹他,林天自然也不會無故惹是生非了。

「呵呵,公子此言差矣,我這裡既然號稱整個東凌城最好的手弩店鋪,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千斤力道的弩箭了,只是據我所知,千斤弩箭,一般只有一些資質很好的力士才會偶爾選擇,公子這般瘦弱的身材,若說也能使動千斤弩箭,還真是讓我大開眼見呀。」

中年人不動聲色的和旁邊的朱公子使了一個眼神,隨即開口道。

總裁,別太囂張 「你們做生意的,還管別人能否使得動使不動嗎?我已經說了,有多大力道的,儘管拿來便是,我花錢買東西,似乎也沒必要向別人解釋什麼吧。」

對方這種粗劣的激將法,落在林天眼中,簡直就和白痴一樣,只是他今日跑遍了東凌城其他武器鋪子,並未發現趁手的弩箭,眼下若是連這家也沒有收穫,怕是又要耽誤他進入落日森林的時間了,對於林天來說,為了一個不值得理會的朱公子而放棄可能得到的手弩,實在有點不划算。

因而雖然知道對方是在故意激自己,林天還是客客氣氣的回了一句。

「公子這是哪裡話,所謂寶劍贈英雄,紅粉贈佳人,我們雖然是製作手弩的,可是也不會讓自己製作的兵器落入一個完全不會使用的廢物手中,這樣一來,豈不是有損鑄造大師的一片心血,不如這樣,公子若是真的能使動千斤力道的弩箭,我便做個順水人情,送公子一把極品弩箭如何?」

聽到這中年人一說,旁邊的朱振眼中也是閃過一抹異色,到了現在,他才明白這中年人的意思。

「沒錯,朱掌柜說的沒錯,這家武器鋪本就是我朱家的產業,林公子若是能拉開千斤力道的弩箭,這鋪子里只要你能看上的東西,儘管拿走便是。」

朱振生怕林天直接揚長而去,此時急忙加大了條件,若是林天根本不吃這一套,轉身離去,他也沒辦法。

「沒興趣,我剛才忽然想到,千斤力道的弩箭似乎太輕,不適合我,我還是去別家轉轉吧。」

林天心中冷笑幾聲,臉上神色卻依然沒有變化,既然這位主少爺喜歡玩欲擒故縱這一套,林天自然要陪著他好好玩一玩了是,林天心中明白,這位朱少爺,無非就是想看他拉不開弩箭之後的樣子好藉機找回一點面子而已。

所謂欲擒故縱,要想得到,首先就要裝作放棄的樣子。

「林公子稍等,我朱家雖然其他產業不如龍家和趙家,不過這弩箭的製作,在整個東凌城卻沒人敢和我朱家一爭朝夕,你若離去,就算逛遍整個東凌城,也絕對找不到合適的手弩的,林公子不是嫌輕嗎?我這裡剛好有一把鑄造大師打造的極品手弩,就怕公子根本拉不動。」

果然,看到林天轉身就要離去,朱振急忙出言喊住林天,並隨即解釋了一番。

「極品手弩?果真如此的話,拿上來給我看看吧。」

林天摸了摸下巴,臉上佯裝有些猶豫的樣子,開口說道。

看到林天這種神情,朱公子也是更加確信了心中所想,在他看來,林天只是抹不開面子,故意說了一個更高的條件,好藉機脫身,若是這武器鋪真的沒法拿出比千斤力道更大的弩箭,林天自然也就有理由直接離去了。

想到這裡,朱公子也是看了一眼林天,在看到對方一臉自若的樣子后,心中也是冷笑連連。

「讓你裝,待會兒等弩箭拿上來,看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心中自我安慰了一番,朱公子隨後也不再說話,站在原地靜靜等待起來。

片刻之後,兩名小二從裡間抬著一個長方形的箱子走了出來,看這兩人額頭青筋暴起的樣子,就知道這箱子有多沉了,兩人走到跟前,將手中的箱子放下,隨後打開了箱子,漏出裡面一大堆的零碎零件。

雙手不停的翻飛,不過片刻功夫,箱子中的零件被組裝起來,一柄霸氣側漏的弩箭便出現在眾人眼前。

兩個夥計不等掌柜的吩咐,便自行讓開站到了一旁。

「此弩名為追風,乃是一名鑄造大師傾盡一生打造而成的,弩箭乃是複合式,長一米五,兩側展開可以達到兩米,整個弩箭採用上好的鐵精打造,輔以極其珍貴的秘銀,堅固性和延伸性都無可挑剔,平時不用的時候,可以通過機簧將兩側收起,這樣一來也便於攜帶。

「此弩的力道,並沒有人測試過,不過據那位鑄造大師講,最少也在一萬五千斤以上,當然了,因為這追風弩使用材料的緣故,弩箭本身的重量也是達到了三百斤,公子看看是否滿意?」

掌柜的不等林天開口,便自顧自的介紹了起來。

此時林天看著地上的弩箭,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艷,這手弩製作的實在精美,而且採用機簧設置,弩箭前段可以自行收縮打開,這樣一來,確實很便於攜帶,不過對林天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他手上的戒指,便是擁有儲存東西的功能,只要將其收入戒指中,自然無須擔心這些事了。

「確實好弩,多少錢,掌柜開個價吧。」

手指觸過手弩,鐵精特有的冰冷感通過手指傳到大腦,林天甚至還沒有使用,都能感受到這弩箭上面霸道絕倫的殺氣,這,是一柄用以殺戮的弩箭。

「公子說笑了,我方才已經說了,寶劍贈英雄,這追風弩作為本店的鎮店之寶,根本就沒有價格,還是之前那句話,公子若是可以將這弩箭拉到滿弦,此物直接送與公子便是。」

「這有點不好吧,林天生來從沒有白拿別人東西的習慣,既然掌柜的不願估價,那林某也只能遺憾的放棄了。」

搖了搖頭,林天臉上故意漏出一抹失望。

「呵呵,公子不用多想,這裡有這麼客人都可以作證,公子若真是能拉開追風弩,也算全了那位鑄造大師的夢想,並無絲毫不妥之處。」

掌柜的雖然臉上含笑,實則心中早已冷笑不已,此時他已經確定,眼前這位少年,根本就是虛張聲勢而已。

「掌柜的,這可是你們店裡的鎮店之寶,你確定捨得嗎?所謂君子不奪人所愛,掌柜的可要三思呀。」

林天還是滿臉的猶豫,並沒有答應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