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面一片混亂。

也就在一片混亂中,那個倒霉的患有心臟病的考古學家停止呼吸。

「那是……怎麼回事?」有人突然指向了東邊的天空。

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到了那片天空之上,一團烏雲正快速向這邊移動,伴隨著閃電雷鳴。

以色列是一個乾旱少雨的地方,一年也難得下一兩場雨,像這樣的狂風暴雨幾乎從來沒有發生過。可是現在,在那片濃厚的雨雲之下,乾燥的以色列彷彿整體搬遷到了亞馬遜流域,來了一場說來就來的暴雨。

噼啪!

烏雲壓頂,一道閃電衝天空飄落下來。豆大的雨點稀里嘩啦從天落下,眨眼間就遮擋了視線。

嘣!吊車上的鋼麻突然斷裂,調離地面的無面武士雕像墜落了下去。那個指揮吊車的以色列工兵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起碼兩噸重的無面武士雕像便砸之了他的身上。他頓時被壓扁,腦袋的厚度僅有一張麵餅的厚度。鮮血和腦漿四處噴濺,但很快就被雨水沖刷掉了。

「集合!集合!」一個工兵指揮官拿著通訊器下達集合的命令,可他的聲音根本就傳遞不出去。通訊器失靈了。

「那是什麼?」狂風暴雨中突然有人用英語喊道,那是一個來自美國的考古學家。

嚴佛順著他的指頭看去,只看了一眼便僵住了。狂風暴雨,閃電雷鳴中,在大約五十米開外的地方好像有一個女人正往這邊走來。她的身上穿著很奇怪的衣服,那些衣服被雨水淋透,完全貼在了她的幾乎上,所以看上去她又像是沒有穿衣服的果體。他睜大了眼睛想看清楚她的臉,可是怎麼也看不清楚,雨實在是太大了。

「那是一個女人嗎?」有人也發現了。

「是的,是一個女人!」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嘿!你是誰?」有人嘗試與那個女人對話。

「她想幹什麼?」

砰砰砰!

有以色列的工兵對天鳴槍。

「不要開槍!混蛋!」科恩斯怒吼。

這個王妃有點鬧 沒人再開槍了,可那個狂風暴雨中的女人卻突然消失了。

暴雨持續了半個小時便結束了,天空突然放晴,陽光明媚。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個幻覺。

「那裡有字!」一個工兵突然指著一座雕像說道。

嚴佛、科恩斯和亞力克跟著就跑了過去。

那座雕像上用血寫著一段英文:聖墓教堂下面。 三個月的時間,雷馬集團的新型材料車間和無人.機車間拔地而起。

每天都有一大群記者在雷馬集團大門外守著,期望獲得新聞線索和材料,可是沒人成功。進出廠門的員工都惜字如金,無論記者給什麼好處都閉口不談廠內的事情。

在雷馬集團大門外蹲守新聞的不止是華國的記者,還有來自美國、歐洲和日本和印度的記者。三個多月前,夏雷從以色列回來,當著記者的面承諾在六月一日將生產出全世界最先進的航空材料和無人.機,現在距離那個時間還有半個月的時間,雷馬集團和夏雷的一舉一動卻已經牽動了好些國家和人物的神經。

這些外籍記者不全都是記者,其中還混雜著美國、日本、歐洲和印度的間諜情報人員。他們渴望得到最有價值的情報,卻又不敢輕舉妄動。

明知道這些記者裡面混入了間諜情報人員,華國101局也不管不問。不過在雷馬集團內部,卻有不少搞政治工作的人專門給雷馬集團的員工上思想政治課,不斷提醒雷馬集團的員工們不要犯錯誤,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一邊是想方設法的池塘,一邊卻是外圍不設防,擺出一副你想刺探就刺探的架勢。以雷馬集團的圍牆為界,圍牆外面是一雙雙窺探的眼睛。牆裡卻是一片黑色的布簾遮掩,怎麼也看不清楚。這其實是一次心理上的角力,要到最後一刻才會知道是誰輸誰贏。

這一天,午後。

夏雷出現在了雷馬集團大門口,蹲守在大門口的記者一涌而上。要知道,這三個多的時間,他公開露面的次數不過是兩次,一次是江如意腿抽筋,他趕回去看看。另外一次就是從辦公樓走到門口,但什麼都沒說又倒轉了回去。那一次,所有的記者都以為他要發布雷馬集團的官方消息,可他似乎只是閑逛了一圈。今天他又出現了,在門口蹲守了半個月甚至一個月的記者們怎麼能不興奮激動?

「夏董,今天是要發布官方消息了嗎?」有記者問。

「夏董,雷馬集團最近動作很大,整個世界都在熱炒雷馬集團的新型航空材料,你能就它的特點說一下嗎?」有記者問。

「夏董,你說過六月一日雷馬集團將擁有新型航空材料和新型無人.機,現在還要半個月的時間,我們卻沒有看到任何無人.機試飛,雷馬集團的無人.機計劃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有記者問。

「夏董,據我所知,目前最先進的航空材料是美國領先,你確定雷馬集團所研究的新型材料會超越美國的同類技術和產品嗎?」

「夏董,雷馬集團第一次進入空戰領域,以前從來沒有過。第一次進入空戰領域,第一次生產無人.機,雷馬集團的無人.機真的是世界最先進的無人.機嗎?」

一大堆問題,都是與新型材料和無人.機有關的問題。提問的記者不僅有華國的記者,也有來自其它國家的記者,所用的語言也各式各樣。

人多,人員複雜,可夏雷在來到大門口的過程中便已經用左眼和右眼配合的模式完成了針對所有人員的偵察,不僅是透他們的身上,還有他們的採訪攝影器材。事實上,他是確定了門口所有人都沒有能威脅到他的武器之後才過來的。

這一透視掃描偵察,女記者就不說了,那些男記者卻是把他噁心到了。給他的感覺就是進入了一個男女混浴的大澡堂,而變態的右眼和左眼配合之下,他一眼掃過,他的大腦便給出了目標所有的數據,包括那種毛髮的準確數量,精確到根。還有比這更尷尬噁心的事情嗎?

「大家安靜一下。」夏雷舉起了手,示意安靜。

鬧哄哄提問的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夏雷說道:「我時間有限,我就簡單說明一下情況。」頓了一下,他接著說道:「雷馬集團已經成功研究出新型航空材料,它能百分之百吸收雷達電磁波和聲吶,也就是說,它不僅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製造航空.器材的材料,也是最好的製造船艦的材料。它的名字叫X秘金,用它製造的飛機可以在全世界任何範圍內飛行而不被雷達發現。用它知道的船艦,尤其是潛艇,它等於是絕對隱形,世界上沒有任何一部雷達和聲吶探測器能發現它。」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場面又突然失控了。

「夏董,你說的這種材料簡直是完美的材料,它的物理性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好嗎?」有記者問。

夏雷回答:「當然,X秘金是這個世界上的最完美的材料,這點我無比確定。」

「夏董,聽你剛才的發言,雷馬集團是要進軍海戰領域,生產戰艦嗎?」有記者問。

夏雷回答:「雷馬集團沒有生產大型戰艦,比如航母和驅逐艦的計劃,但未來不排除為我們的海軍生產一定數量的隱形潛艇的計劃。我們有成熟的潛艇技術,一旦我們儲備了一定數量的X秘金之後就會啟動相關的計劃。」

「夏董,既然雷馬集團已經完成了X秘金的研究和製造,能開放車間讓我們參觀一下嗎?」一個戴著眼鏡的金髮女記者問道。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她的雙腿之前的位置,在她的三角區域的下三角上赫然有一枚三角形的劍與閃電的紋身。那是三角洲特種部隊的標誌。這個金髮女記者顯然是來自美國的間諜情報人員,她的上一份職業也必定是三角洲特種部隊的突擊隊員,也有可能是醫護兵。她顯然將在三角洲特種部隊服役的經歷當成了畢生的榮耀,所以才會在那麼隱秘的地方紋上三角洲特種部隊的徽記。不過,她就算紋得再隱秘,她也躲不開他的透視掃描。

「夏先生,你能回答我的問題嗎?」金髮女記者催促道。

夏雷微微一笑,「當然不能,X秘金車間是我們的國家的最高機密,我雖然是雷馬集團的主人,可我也不能隨隨便便帶人去參觀。」

「那你能給我們展示一下X秘金的樣品嗎?」金髮女記者並不甘心。

夏雷搖了一下頭,「也不能。」

「那你怎麼證明雷馬集團已經生產出了那麼先進的材料?」金髮女記者說。

夏雷笑道:「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

金髮女記者瞪著夏雷,那眼神恨不得給照著他的鼻子來一拳頭。

「夏董,我留意到最近比較嚴峻的南部海域的局勢。國際法庭就要做出裁決,美國的艦隊即將進入那片海域。你在這個時候出現,發表所謂的新型材料和新型無人.機的言論。請問,這是一種回應嗎?」一個來自東南亞地區的記者操著還算流利的漢語提出了他的問題。

夏雷淡淡地道:「我首先聲明,我不是搞政治的。我的任何言論都不針對任何國家和團體,也不針對某一時段的特定事件。我們製造出的是有利全人類的航天事業的新型材料,不是殺人的武器。至於你說美國的艦隊的航行計劃,我僅代表我個人的意見說一下。在過去的兩千多年的漫長歲月里,我們這個民族掌管著幾乎整個亞洲的海域。我們這個民族熱愛和平,可也絕對不怕戰爭。幾千年來,我們已經不止一次在廢墟上重建。而我不確定有些國家有這樣的能力,它畢竟是一些投機者建立的國家,缺乏血濃於水的民族凝聚力。」

「夏董,你這樣的話可不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人能說出口的,你是在暗示你們不怕戰爭嗎?」提出問題的東南亞地區的記者說道,他的嘴角帶著一絲不屑的笑意。

夏雷笑了笑,「我不是軍人,我也不是政府的工作人員。我只是一個老百姓,比起武器,我更願意生產襪子和襯衣。我說了什麼,一點都不重要。如果有人想要我為我的言論負責,不管是誰,儘管來找我好了。」

「一個靠別人保護的傢伙卻還敢這裡大言不慚,真是搞笑。」一個華國記者說道,他的言論帶著明顯的針對性。

「你說什麼?」來自東南亞地區的記者怒目相視。

「我說我應該把我家裡的傭人解僱了!你聽清楚了嗎?你想怎麼樣?」華國的記者也來了火氣。

夏雷說道:「這裡可不是容許你們吵架的地方,還有誰有問題要問?我還有兩分鐘。」

「夏董,你已經說了關於X秘金的消息,但你沒有說雷馬集團的無人.機的消息,你能談談與雷馬集團的無人.機有關的問題嗎?」一個來自日本的記者用漢語提問,他的漢語相當流利。

夏雷說道:「我正要說這件事。等一下我們雷馬集團的無人.機將進行第一次試飛,你們的運氣真好,你們可以拍到它。不過我不希望你們在這裡拍的照片,過幾分鐘就出現在了美國蘭利,或者日本的特高科的電腦里了。」

混在記者群里的來自好幾個國家的間諜情報人員莫名緊張。

「哈哈,開個玩笑,這世上哪有那麼多間諜和特工?好了,我的發言就到這裡,我說得再多也不及你們親眼一看。嗯,擦亮你們的眼睛看著吧。」夏雷笑著說。

一個穿著高跟鞋,袒著大半邊胸脯的男人往這邊走了過來。他穿了一條緊身的皮膚褲,雙腿之間冒起了一團,可他的嘴唇上卻抹著煙熏色的口紅,還打著煙熏色的眼影,耳朵上也戴著一副亮閃閃的鑽石耳環。他一出現頓時搶走了夏雷的風頭。不為別的,只因為他是男人卻比大多數女人都還漂亮。

秦香,他的妖氣是越來越重了。

「寶貝。」秦香踩著貓步走來,「操作人員已經準備好了,只等你一聲令下,我們的飛機就會起飛了。」說完,他遞給了夏雷一部通訊器。

夏雷拿著通訊器,看了一下手上的多功能腕錶,然後拿起了通訊器沉聲說道:「起飛!」

咔咔咔!

電子閃光燈閃爍。

PS:感謝段曉明朋友的打賞,謝謝你!今天三更結束,明天見! 一架銀色的無人.機從車載發射架上衝上了天空,眨眼就飛上了百米的高空。那架無人.機的機身上沒有任何標誌,似乎也沒有塗裝,機身上的銀色只是金屬本身的顏色。

那架無人.機越飛越高,地面上的議論也越來越激烈。

「這就是雷馬集團的新型無人.機嗎?開什麼玩笑?我看就像是從淘寶上買來的貨。」

「就那麼一點大,它根本不能攜帶任何武器系統,連武器系統都沒有,它算什麼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機?」

「就這種水平的無人.機居然也敢說是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機,雷馬集團的臉皮可真厚。」

「就這種水平的無人.機別說是和美國相比了,就連越南的也比不了吧?雷馬集團這是在搞笑嗎?如果是的話,夏雷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這是怎麼回事?以雷馬集團的水平,雷馬集團所生產的無人.機不會是這麼簡單的類型吧?」不僅是國外的記者感到驚訝,就連國內的記者也感到驚訝,無法理解。

這些議論落在夏雷的的耳朵里,那些嘲諷和質疑的聲音卻似乎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他的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看上去還是那麼平靜。

「寶貝,這些傢伙說話真難聽。」秦香皺起了眉頭。

夏雷甩了他一個白眼,「誰是你寶貝,這裡可全都是記者,要是有人亂寫一通,我一世英名可就毀在你的手中了。」

「好了好了,我不說總行了吧,寶貝。」秦香說。

夏雷,「……」

面對這麼一個妖怪,夏雷還真是沒轍。

那架無人.機在天空上翱翔,時而拉伸高度,時而向地面俯衝,時而在雷馬集團上空盤旋,飛的那叫一個歡快,好像充電不花錢似的。是的,那麼小的無人.機,它根本就不可能是燒油的,肯定是電能引擎。

「夏董,這就是你剛才所說的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機嗎?」之前那個來自美國的金髮女記者再次向夏雷提出了問題。

夏雷從天空中的無人.機上收回了視線,他看著面前的金髮女記者,他的語氣很肯定,「當然,這就是我們雷馬集團所生產的最先進的無人.機。」

「最先進的無人.機?」金髮女記者不屑的笑了,「不知道它有什麼先進的地方?」

夏雷說道:「那是機密,我沒法告訴你。」

「是不好意思說吧?」之前那個來自東南亞的記者冷笑道。

夏雷說道:「好吧,看來我不說說它有什麼先進的地方,你們一定不會滿意的。我們雷馬集團所生產的新型無人.機前埔了多項國內空白,甚至是國際空白。目前我們已經申請了多達130多種專利技術。我相信你們最感興趣的還是它的隱身性能,嗯,它在目前所有的雷達面前都是隱形的。」

「就這樣一架無人.機居然還是隱形的?」來自日本的記者不屑地道:「測試這架無人.機的雷達是二戰時期的雷達嗎?」

「夏董,要不開放一下你們的操作室吧,我們想親自看看它的隱形性能。我相信你們的雷達能提供真實的數據。」來自美國的金髮女記者說道。

夏雷說道:「那可不行,我們的操作室不允許非工作人員進入。」

「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你怎麼才能證明你們的無人.機是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無人.機?」來自東南亞的記者說。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當然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們是自願來的,又不是我邀請來的。我有義務滿足你們的好奇心嗎?」夏雷說道。

那個來自東南亞的記者頓時氣結當場。

「夏董,雷馬集團在這個敏感時期試飛新型無人.機,使用的又是你們你們集團自己研製的新型航空材料。我覺得,你是在向美國和美國的盟友釋放一個危險的信號,如果你們的無人.機確實是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所謂的x秘金也是真實的,那麼這個信號便是誠實的信號。它將有助於解決目前的問題。可如果你們根本就沒有研究出x秘金和最先進的無人.機,那麼你所釋放的信號就不是一個誠實的信號,你是在給本來已經夠危險的局勢增加麻煩。你不覺得你的行為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嗎?」金髮女記者說道。

夏雷只是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

記著提問的場面也暫時消停了下來。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記者對雷馬集團的官方發言是滿意的,他們在這裡等得最長的等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最短的也有十天半個月了。好不容易盼到夏雷出來發表官方言論,可等到的卻絕對是一個大忽悠。一架土鱉似的無人.機是一個忽悠,夏雷的所有言論都是忽悠,接連被忽悠,別說是那些心高氣傲的外國記者了,就連華國本土的記者也心有怨言,很不滿意了。

「算了,夏董,我看你是不打算回答我的問題了。」金髮女記者說道:「我回去就會寫雷馬集團的所謂的新型航空材料和無人.機都是一個騙局。美國及其盟友根本就不必要擔心雷馬集團有什麼新技術出現,雷馬集團這匹黑馬的神話也該終結了。」

她的話音剛落,在雷馬集團上空盤旋的銀色無人.機突然失去了動力,一下子就從天空上墜落了下來。

「它掉下來了!」

「它居然掉下來了!」

「哈哈哈!」來自東南亞地區的記者笑得最開心,「什麼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機,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轟隆!一聲巨響,銀色的無人.機墜落在了雷馬集團大門所對的一塊農田裡。就在那一剎那間,火光衝天而起,劇烈的爆炸衝擊波向四面八方推動,所過之處一片齏粉!

那件銀色的無人.機墜落的地點距離大門起碼有一公里,可即便是這樣遠的距離,站在大門口的記者們也能感受到爆炸衝擊波所帶來的震動和灼膚的熱浪!

所有人都傻眼了。

在哪是一架什麼無人.機啊!它簡直就是一枚中型導彈!它的威力,一點都不比美國的戰斧式巡航.導彈差!

「它……」那個金髮女記者面無人色,愣了好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夏……夏董,它、它是無人.機嗎?」

夏雷卻好像沒有聽見她在說什麼,他看著被炸出一個大坑的農田,眉頭微皺,「那是誰選的地方?」

秦香聳了一下肩,「我怎麼知道,要不我幫你問一問。」

「當然要問清楚,我要把那個傢伙找出來,扣他的工資!」夏雷怒氣沖沖地道:「那可是一塊麥田啊,馬上就要收麥子了!種地的農民忙活了半年,眼看就要豐收了,他到好,一把火燒光了!必須扣工資!」

「你別生氣,你別生氣嘛。」秦香說道:「我馬上去給你查還不行嗎?」

夏雷厲聲說道:「查,一定要查!多好的一片麥子,好像還有花生對不對?」

秦香,「……」

一大群記者面面相覷。

雷馬集團的無人.機突然墜毀,在地上炸出了一個大坑,就爆炸的威力而言,絕對不低於,美國的戰斧式巡航.導彈。就這麼一件事,從表面上看它好像是一次事故。雷馬集團的無人.機研究失敗了,第一次試飛就墜毀,鬧了一個大笑話。可這就是真相嗎?偏偏夏雷和秦香還在旁邊自編自導自演,說什麼麥子和花生。如果兩人的演技好一點,這些記者或許會少一些聯想。可偏偏兩人的演技看上去很拙劣,從頭到尾,包括每一句台詞都給人一種假惺惺的感覺。這麼一來,記者們的猜想就更多了。

「夏董,雷馬集團這一次所研究的其實不是無人.機,對嗎?」一個華國本地的記者提出了問題,他看上去很興奮很激動。

夏雷說道:「不是無人.機是什麼?」

「是會飛的導彈!」提問的華國記者說。

夏雷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這位兄弟,你看過不會飛的導彈嗎?或者,你看過走路的導彈嗎?」

華國記者,「……」

「夏董,雷馬集團的無人.機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劇烈的爆炸?」那去美國的金髮女記者試探地道。

夏雷說道:「不知道啊,一定是什麼地方出問題了,我會將事情調查清楚,然後在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