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馨看向墨允浩,一副求哥哥告訴的樣子。

墨允浩湊在墨馨的耳邊低聲道:「楚彥,你小時候在公主府見過你。」

墨馨的嫣紅櫻桃小嘴,立刻張成了一個O型,那小表情別提多可愛靈動了。

楚彥看著這小丫頭,嘴角上揚的笑容不自覺的加深。

實在是,小丫頭的身上有種魔力一般,讓人看一眼心情就莫名的大好。

「楚彥哥哥好。」出於禮貌,墨馨還是對書中的男主很客氣的。

跟男主打好關係是必要的,萬一他們有什麼加害大哥哥的想法,她說不定還能提前洞察。

楚彥被這一聲哥哥叫的心花怒放,當時臉上的笑容更大:「小丫頭,祝賀你哦。」

墨馨道:「楚彥哥哥。要不要一起吃飯?」

楚彥沒有拒絕,就坐在墨馨他們這桌吃。

因為楚彥跟墨馨他們坐在一桌,好多少少女都投來嫉妒的目光。

再加上那堆成小山的禮物,更是讓人嫉妒。

「不就是認個乾親么?怎麼就那麼多的人送禮物?」

「你懂什麼?你以為這禮物是送給那丫頭的?這禮物送的可是給墨袁兩家的面子。」

雲子海坐在遠處,看著那個被人簇擁的小女孩。

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生出了一抹失落。

他低頭吃了一口飯,然後抬頭看向父母道:「我要讀軍校。」

雲三夫人聽到這句話,當時就眼睛一亮:「兒子你是認真的。」

雲子海點頭:「回頭你們跟爺爺說,我同意讀軍校。」

雲子海的爸爸雲光華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等反應過來,立刻開心的應道:「好,爸爸回去就跟你爺爺說。」

回到家裡,那些禮物就被堆成小山一樣放在墨馨的屋裡。

墨馨,第一時間叫上三個哥哥幫她拆禮物。

「哎呦,這可是粉晶手鏈,挺貴的。」

墨馨看著那禮物盒子道:「是雲家送的。」

「快看看這個,這可是西州紅鑽。」

墨馨看三哥手裡的紅色鑽石項鏈,當時就道:「這繼后還挺捨得。」

「你說這是楚彥送的?」墨茗問? 「霍北驍,」顧南音聞言立刻睜開眼睛,「這個離婚協議……」

「我不想聽你說話!」

他厲聲說完,直接撕碎了離婚協議,白色的碎片如雪花一般,散落到地上。

做完這一切,他轉身直接離開了病房。

顧南音躺在床上看著地上的碎片,想起他剛才說的那句話,心裡忽然湧起了無限的恐慌。

這件事情必須要解釋清楚。顧南音心裡想著,她立刻下了床,朝著外面跑去,跑到停車場時,就看見一輛邁巴赫已經從停車場開出來,朝著醫院門口開過去。

顧南音連忙追上去一邊喊著:「霍北驍!」

他的車速極快。很快地就離開了醫院大門。

顧南音跑到大門口時,他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她連忙去摸自己的手機,給他打電話。有規律的電話鈴聲不停的回蕩著,她的手指顫抖。

「快點接吧。」顧南音的腦袋貼在手機上,嘴唇顫抖著,不斷的祈禱。

過了大概30多秒鐘,電話直接被掛斷了。

顧南音再次打過去,那邊直接關機了。她有些慌了神,她可以不管自己,可是唯獨不能管顧氏集團。那是爸爸媽媽一直心心挂念的公司。如果顧氏集團出事了……她不敢想象後果。

連續好幾天的時間,她一直戰戰兢兢的。霍母沒有來,就連沐顏和爸爸都沒有過來。這個病房就好像是被人遺忘了一樣。除了白微霜,沒有人再聯繫她。

她平時一直把手機放進口袋裡,生怕遺忘了。

直到第六天。寧落雪過來了。顧南音正在窗戶面前,看著樓下,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人靠近。

「喲,最近過得還挺舒服的嘛?」寧落雪語氣裡帶著得意與挑釁,「顧南音,你是不是故意以流產為理由,不想去上班?你知不知道最近公司都忙瘋了?」

「……」顧南音依舊靜靜的看著窗外沒有說話,陽光灑在她的臉上,她的皮膚白皙的近乎透明,看上去,就像是一隻沒有靈魂的娃娃。

寧落雪看著她居然這麼無視自己,心裡頓時升起了一股怒氣,聲音也越來越難聽了:「顧南音。像你這樣的女人,也只有配做別人小三的份。就算你的孩子生下來了,也就只不過是個私生子而已,你以為霍家的人就會接受你們嗎?

我告訴你,你就只不過是別人的玩物,還自視清高。像你這樣的女人啊,也就只配做玩物而已,絕對不會有男人會真心喜歡你的。」

「……」

「其實孩子流產了也好,也不用跟著你一起來這個世界受苦了。他要是生出來了,我都替他心疼。」

顧南音看著窗外,神色淡漠。

寧落雪說了半天也沒有得到什麼反應,氣憤的轉過身,跺了跺腳離開了。

顧南音的目光這才垂落下來。

不會有男人真心喜歡她的嗎?

也許……是吧。

她眼眶有些發酸。

晚上的時候,她準備睡覺了,剛剛鑽進了被窩裡,就看見門被打開了,男人穿著一身考究的黑色手工西裝,西裝卻有些褶皺,完全不似他平日的乾淨整潔。

顧南音看見他,立刻從床上坐起來。

霍北驍卻似乎有些奇怪,他的步伐有些不穩,朝著她走過來,一陣酒氣立刻蔓延了過來。顧南音這才意識到他喝酒了,輕聲道:「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要不要喝點醒酒湯?」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裝什麼關心我的樣子?」霍北驍聽見這話有些譏誚地勾了一下嘴角,抱著女人便往床上壓,薄唇胡亂地親著她的臉龐,修長的手指在她的身上遊動起來。

「唔,等等!」

她現在還不能做那種事。

霍北驍卻根本不聽他說話,將她搗亂的兩隻手腕直接扣在一起放在她的頭頂,肆無忌憚的親了起來。顧南音身體顫抖著,鋪天蓋地的吻落下來,讓她根本沒有喘息的機會。

「今天晚上你要是伺候得我高興了,說不定我會把大發慈悲的放過顧氏集團呢?」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接著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霍北驍順著她的脖子,一點一點的往下。

地板上很快就多出來了兩個人的衣服,顧南音垂下長睫,努力掩住自己的情緒。他將她緊緊摟在懷裡,忽然感受到她好像真的瘦了很多,原本可以抱個滿懷的女人,這幾天的時間瘦的似乎就只剩下骨頭了。

他心臟微微有些發疼,抬起眼眸來,忽然對上她有些小心翼翼的眼睛,顧南音注意到他的視線看了他一眼,又快速的移開了目光。看上去就像是一隻害怕卻不敢反抗的小奶貓。

他愣了愣,望著她清婉的小臉,才發現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她好像變了一個樣子,變得不再像從前那樣清冷,反而是有些小心翼翼,好像生怕什麼時候做錯事情似的。

「南音。」霍北驍心臟莫名有些發疼,輕輕吻了吻她的臉龐,顧南音輕輕嗯了一聲,聲音也是很軟綿綿的,他望著她小心翼翼的眼神,心裡越發不舒服起來。

他酒量本來就很好,那點酒其實根本沒有辦法讓他醉,他只不過是想找一個借口來找她而已。

「怎麼了?」顧南音看他半天沒動,小小聲的開口問道。

他不喜歡她這幅小心翼翼的樣子,嘴上依舊用著強硬的語氣:「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乖順,為了你家的公司,你是不是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顧南音垂下長睫,有些難過的樣子,卻還是沒有說話。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反正他這麼說,也只不過是在嘲笑她,並不在乎她的答案吧。

溫熱大掌撫摸她的臉龐,顧南音顫抖了一下,下意識的躲開他的手,又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看著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南音。」

他已經很久沒有看過她這麼小心翼翼的樣子,低下頭埋在她的脖子里,忽然感受到她的身體一陣滾燙。霍北驍的酒立刻醒了。

修長的手指,撫摸她的額頭,果然感受到一陣燙意。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墨馨點頭:「嗯,是的。」

接著墨馨去看那些禮物,大多都是一些首飾。

光看著這些禮物,自己就發了一筆小財。

過完年,哥哥們回外國墨馨跟父母奶奶回到東城。

接下來,墨馨就一心放在學習上。

墨雪倒是執著,為了追上墨馨沒日沒夜的學習。

可每次考試成績下來,她都在墨馨的後面。

轉眼,五年過去。

時代發展飛速,現在屬於新時代。

除了皇權沒有變化,其他的變化非常的大。

京都皇城,繼後派人暗殺再次敗落。

而且,南宮珏直接抓到有力的證據,證明楚彥是繼后的親生兒子。

此刻京都乃是風起雲湧,一個個都非常的緊張。

五年內,太子爺將個大世家手中的兵權一一掌控。

現在的局勢明朗,想打杖是根本打不起來的。

國之會議上,眾官員都人心惶惶。

聽說太子爺將繼后給抓起來了,而且這次的抓捕可是明著來了。

一行軍人,直接將繼后給押了上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都不敢多說一句話。

南宮國皇再次出現,這次驚了眾人。

南宮國皇哪裡還有之前那病態的模樣,現在看起來生龍活虎中氣十足,就跟從未得過病一樣。

楚彥看著母親,一雙眼睛通紅死死瞪著南宮珏:「你就是這樣對待一國之母的,你這樣對他那叫侮辱。」

南宮珏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等你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再來跟我說侮辱這個詞。」

「藍一。」

南宮珏喚了一聲,藍一立刻站出來拿出所有關於繼后的罪證。

先是多年來對太子爺的暗殺,所有的證據全部被太子爺給挖出來了。

還有當初換子真相,一切都是繼后在暗中操控的。

更讓人吃驚的是,楚彥竟然是繼后的親生兒子。

這件事一報出來,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繼后。

楚彥更是看著繼后,整個人都顯得傻了。

繼後知道,現在的她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她只能保住楚彥。

於是站出來,承認了所有的罪名。

那些跟著繼后的人,現在腸子都悔青了,當初真不該看不清楚局勢。

關鍵是,怎麼都沒有想到,不知道從哪裡回來的太子爺竟然有這種鐵血手腕。

長達十幾的鬥爭,在繼后完敗而告終。

繼後站起來看向眾人道:「楚彥,也是南宮家的孩子,也是皇嗣。」

眾人聽到這句話,將所有的目光投向南宮國皇。

南宮國皇面色瞬間沉下:「你胡說什麼?」

寵妻無度 繼后冷笑一聲:「不信你們可以跟楚彥做親子鑒定,看看楚彥跟你有沒有血緣關係。」

繼后的話,讓南宮國皇都打突突,可是他可以肯定並沒有碰過繼后。

「你可還記得你跟南宮珏的母親結婚後,我消失了一年?」

南宮國皇點頭:「有這麼一回事。」

繼後繼續道:「其實,我是跟一個人在一起。」

南宮國皇皺眉:「誰?」

「南宮鴻泰。」

眾官員聽到這句話,跟南宮國皇的反應一樣是不可思議。

南宮國皇的面色難看的要命,怪不得母親會幫助這個女人,原來跟南宮鴻泰有關。 「你發燒了?」霍北驍立刻道。

「沒有……」顧南音垂著睫毛,聲音聽著很輕微:「只是有點不舒服……」

她這幾天,一直在擔憂著公司的事情,根本沒有時間管理自己。

「怎麼不跟我說?」霍北驍心裡升起一陣怒意,立刻從床上下來,語氣里透出一絲命令:「我現在去叫醫生,你在這裡乖乖等著。」

「真的沒事的。只是小燒而已。」

「你給我閉嘴。」他的聲音里透出怒氣。顧南音不敢再讓他生氣,立刻乖乖閉上了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