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的人更是錯愕的著葉楚,心想這是哪裡冒出來的一個悲苦窮迫到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人物,簡直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

金娃娃望著葉楚,那雙胖眼睛眯的更細來,著葉楚要把金塊裝進去,一道金光涌動,擋住了葉楚的舉動。

「你的悲苦太過奢侈,世上無人能救,神也不能,請離開吧。」金娃娃盯著葉楚。

「你是財神!難道連窮病都無法治療嗎? 美女不愁嫁 難道你要放棄我?這如何對的起你財神的身份!」葉楚笑眯眯的著金娃娃。

有人著葉楚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心想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小子,當真是強悍,居然連這個詭異至極的財神都敢調戲。

「神是善人,可救世上一切,但心誠則靈。心誠點金,有金方可通達!」金娃娃口綻蓮花,話語之間,有著神奇的魔力一般,要滲透到葉楚的元靈中,迷失葉楚的本質。

葉楚知道金娃娃想要做什麼,不過想要從自己身上奪取金塊是做夢。有混沌青精和黑鐵護住青蓮,葉楚不信金娃娃能迷失他。

… 第四百四十章

金娃娃以奇異的意境想要從葉楚這裡奪取一些金塊,可任由他如何驅動,葉楚都沒有迷失的跡象。^^^^^^^^^******這讓金娃娃想到葉楚擁有至尊意都沒迷失,他不由打消了這個念頭。

心中卻有些氣急敗壞,這一路而來,他在各個城池都做財神,納了不知道多少金塊。沒有想到在這裡碰到葉楚,這讓金娃娃忍不住大罵了一聲晦氣。

「你死到這裡來做什麼?」金娃娃有些氣急敗壞,虛空幻化的巨大金殿也消失。身上那纏繞的金光同樣消弭,沒有這些神棍的光華,他瞬間從財神跌落到一個死胖子。

葉楚翻了翻白眼,很鄙夷的說道:「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金娃娃無力和葉楚爭奪,只是光華一掃,堆積在地上如山的金子都消失,這讓葉楚盯著金娃娃。雖然葉楚很不滿這死胖子,但不得不承認這死胖子的強悍,那堆積如山的金子起碼有著數萬斤,可他居然輕而易舉的就收取了。

原本被金娃娃迷失的人恢復過來,一個個怒視他,想要奪回金塊。可金娃娃信手一揮,這些人都飛了出去,雖然沒有受傷,可都到了百米之外。

這一幕讓人嚇了一跳,知道金娃娃有多麼強勢,不敢再輕易出手。更新最快最穩定,)

「碰到你真晦氣!」金娃娃嘀咕了一聲,但又取出一物,丟給葉楚說道,「老瘋子猜測,你也快到五重玄命境了,這東西讓我碰到你時丟給你。」

葉楚接過玉盒,沒有當著眾人的面打開,這麼多人注視,葉楚不願意被惦記。老瘋子帶來的東西,總歸不會是凡品。

不過,葉楚倒是驚訝老瘋子的透徹,他如何得知自己快達到五重玄命境了。

「老瘋子不是讓你到未央州找青彌山勢力嗎?」金娃娃嘀咕了一聲,當時他拿這東西去找青彌山弟子,但都說沒見過葉楚,只能讓他到外尋找。

金娃娃一直覺得葉楚很蠢,此刻就更覺得葉楚蠢,找到青彌山在未央州的實力,可以開多少方便之門啊。葉楚居然傻不拉幾的不知道去奪取一點資源,要知道他此刻的身份可是青彌山核心弟子,擁有的許可權不低。

「鬼知道這未央州青彌山勢力在那裡!」說到這葉楚也氣憤不已,這些天被白心白柔追殺,也想找到青彌山的勢力避避風頭,甚至拉出幾個人讓白心白柔見識一下自己的強悍。更新最快最穩定,)可是,他根本就沒有見到一個青彌山弟子。

金娃娃很鄙夷的了葉楚一眼:「青彌山勢力可在未央州深處,難道你不知道,越往中心走,未央州就越適合修行嗎?」

葉楚自然知道這點,只不過要往深處走,也要一步步來啊。而且,實力不夠的話,冒然進去兇險萬分。

葉靜雲聽著金娃娃和葉楚談話,心想葉楚果然和金娃娃關係匪淺。而且聽他們的意思,好像共同師承一個老瘋子。

楊慧楊寧也眼睛一亮,雖然不知道那個老瘋子是誰,不過見她能培養出金娃娃如此人物,肯定是一個絕世人物,要是如此的話,那葉楚……

金娃娃剛想說什麼,面色卻猛然的一變,怒視著一方:「該死的。這混蛋怎麼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金娃娃騰空而起,身上震動著金光,目光瞭望一處。

「金娃娃,此次你往哪裡走!」一聲雷鳴巨響響起,從遠處激射出一群人,每一個人都身著彩金鎧甲,聲勢浩蕩,最弱的實力都不下於王者。

為首的是一個青年,青年目光如炬,閃動著雷光,站在一眾人前面,身著七彩盔甲,頭戴帝冠,手持七尺長戟,如同一個戰神一般,直直的立於虛空,身後的追隨者如同神兵天降。

「嗤……」

每一個人著如此一幕都倒吸涼氣,包括葉楚在內。為首的青年他不透深淺,可是身後的追隨著可是每一個都達到了王者的實力,並且一身都是日月之器包裹。

這是何等手筆啊,葉楚愣愣的著為首的青年,又了一眼金娃娃,不知道兩者有什麼恩怨。

「小毛蟲!本財神不和你計較,你不要惹本財神發怒。」金娃娃怒視對方,身上金光閃動,再次光彩奪目的如同一個神靈一般,全身富貴。

「金娃娃,你此刻不是一個落魄世子而已,真當自己還是財神之子不成?」手持長戟的青年盯著金娃娃大笑道,「自欺欺人而已!」

金娃娃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來吼道:「你才落魄世子!本財神是天下最富有的人,本財神有的是金子,信不信我用金子砸死你!」

金娃娃說話之間,掏出大把的金子,狠狠的向著青年砸了過去。

「去死!本財神用金子壓死你,世上沒有人比本財神富有,本財神是你們仰視的存在,從未落魄過。你家財落魄,你祖宗十八代都是吃屎長大的!」金娃娃怒吼,大罵之間,一塊塊金子砸出去,口中不斷喊著要用金子壓死他們。

長戟男子怒視金娃娃,金子砸到他身邊,都破裂爆碎了開來,化作金粉灑落空間,迎著陽光十分耀眼。

葉楚著長戟男子,心中疑惑至極,不知道這是哪裡冒出來的人物,居然敢叫板金娃娃。而且,金娃娃難到以前還是財神之子不成?

金娃娃顯然被對方刺激到了,金子不斷的砸出去。對於金娃娃來說,金子都是他的命,一塊都捨不得拿出來的傢伙。可此刻居然不斷砸出去,顯然是已經瘋掉了。

「廢物就是廢物,躲了這麼多年,還不是被我發現。既然如此,那就死吧!」長戟青年喝道,喝聲之間,響聲震動雲霄,震動之間萬物暴動,隨之顫動,當真有著無窮的絕世鋒芒。

葉楚獃滯的著這一幕,心中為青年的強勢而震動,這個人太強了,強的出乎他的預料。

葉靜雲卻獃滯在原地,望著青年額頭的印記,她不由想到了另外一個傳說。只不過,想到這個傳說,著金娃娃的眼神驚恐不已。

他連那個家族的人都敢惹?是瘋了,還是他也身份不凡!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葉楚和葉靜雲一群人奔著聲音的方向激射而去,聲音已經在不斷的震動而出,每一次震動都有玄妙的意境,這種意境彷彿要迷失人心一般。kan。

葉楚經過至尊意的考驗,自然不會迷失。葉靜雲天賦非凡自然也不會,而至於楊慧楊寧,心意交融,要迷失也難。

所以四人雖然感受到這種奇異,但卻保持著清醒。不過其他人就沒這麼好運氣了,有人恍恍惚惚,當真抓著一塊金子,向著聲音的方向快步而去。

「本財神賜福你們,金乃萬惡之根源,本財神幫你們解除厄難!」

金娃娃站在一股高房屋頂,人還是胖乎乎的,肌膚粉白,如同娃娃一般,全身上下都掛著金飾品,特別是胸前掛著一快巨大的金牌,金光閃閃,宛如爆發富。

金娃娃的聲音擴散出來,依舊帶著奇異的漣漪,有著意境震動,有眾多修行者迷失在其中,都向著他走去。

金娃娃站在那裡,迎著陽光金光閃閃,全身沐浴著金光,頭戴財神帽,真的宛如一個財神一般。

在他腳下,是堆積如山的金子,眾多修行者,都神情恍惚的把一塊塊金子丟到他腳下。

「金是身外之物,我將賜予你善良!」

「你長相醜陋,但神從未放棄你!」

「施捨隨心,金有價而神福無價……」

金娃娃站在那裡,手指不斷點動,一道道金光沐浴前來送金的人,身影帶著奇妙的漣漪,擴散而來,傳到修行者耳朵中,意境迷失他們,恍恍惚惚的拋出一塊一塊金塊。

當然,也有人沒有迷失。只不過見到這奇異的一幕,沒有人敢出手阻攔,因為這個全身粉嘟嘟的胖子太過詭異了,彷彿鬼魅一般,居然能迷失人的心智。

「請記得,我是金財神!家中供奉我,可保你們家族財源滾滾!」金娃娃對著下方恍恍惚惚的人笑道,胖臉笑著,真的有種笑面神仙的模樣,和藹無害。

葉楚著真的有人磕頭跪拜,忍不住想要大罵。這傢伙還真的有做神棍的潛質,媽的,胖子果然都是禍害天下的妖孽。

葉楚再次株連了胖子,目光落在金娃娃腳下的金子上,這短短時間,居然就被他忽悠了成千上萬塊金子。

「神賜予你們財源!」金娃娃依舊在那裡說的大義凜然,真把自己代入神中,金光閃閃,幻化出一座座金殿,都是以金錠構建而成的,宏偉壯觀,真的有神殿之威。

有些原本還以為金娃娃是裝神弄鬼的人,到之後也神情劇變。其中的雄偉滂湃意境,真的讓他們心中大駭,真的以為是神靈降臨了,一個個愣愣的著幻化出來的巨大宮殿,心中震動。

葉靜雲同樣震動,目光向葉楚,忍不住問道:「他不會真的和神靈扯上關係吧?」

「他?」葉楚險些沒有笑噴出來,金娃娃什麼貨色他還不知道,不過就是一個實力非凡,有些神秘的死胖子而已,和神靈有個屁關係。

只不過,葉楚著那幻化出來連綿不絕,雄偉壯觀至極的宮殿時,葉楚心中也震動,不得不承認金娃娃這裝神弄鬼的手段確實有模有樣,這宮殿一出,怕很多人真的會敬畏。

果然,金娃娃腳下的金子又堆的高了一層。

「神取金而不用,只為反饋世間窮苦,救助世間大難!」金娃娃依舊很神棍的在那忽悠,說道世間貧苦的時候,面露凄凄,配合他那粉胖的笑臉時,真的是一個十世善人一般。

葉楚要是不知道金娃娃是什麼德行也就算了,可知道金娃娃是什麼人,他只覺得心中有雞皮疙瘩冒出來。

「是貧苦萬分!取金而用,財神不會拒絕吧。」葉楚走出去,撿起極快金子,就要丟到懷中去。

金娃娃見到葉楚,那雙胖的要眯起來的眼睛更小了,但還是似模似樣的說道:「你有何悲苦?本財神自然為你賜福,這是神靈之金,非你所能動,只能送給真正貧苦之人。你身著華服,如何疾苦?速速退去!」

葉楚嘆息了一聲:「我生來就非常貧苦,記得我年幼的時候,我父母嫌棄玄石佔地方,把玄石都丟了。整天在深山老林中,房子是用赤金做的。你不知道,這是一件多麼悲苦的事情,赤金吸靈氣,又冰涼無比。冬天一到,覺得全身都涼涼的,但我家窮苦,買不起被子,只能用黃金白銀當被子改,壓的我喘息都難。」

說到這,葉楚頓了頓繼續道,「但這不是最悲苦的,最悲苦的是,我家的房子房間都是橫縱五百米,鋪的是九天玄玉,尿急的時候,要走太遠,又因為玄玉太滑,都摔跤尿褲子。你說,這該是多麼悲苦的生活,窮到要尿褲子身上了。你難道還捨不得一點黃金什麼的給我做一個尿痛嗎?」

「……」

葉靜雲愣愣的站在那裡,楊慧楊寧卻捂著嘴偷笑,嬌軀顫動,胸前要破衣而出。

外界的人更是錯愕的著葉楚,心想這是哪裡冒出來的一個悲苦窮迫到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人物,簡直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

金娃娃望著葉楚,那雙胖眼睛眯的更細來,著葉楚要把金塊裝進去,一道金光涌動,擋住了葉楚的舉動。

「你的悲苦太過奢侈,世上無人能救,神也不能,請離開吧。」金娃娃盯著葉楚。

「你是財神!難道連窮病都無法治療嗎?難道你要放棄我?這如何對的起你財神的身份!」葉楚笑眯眯的著金娃娃。

有人著葉楚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心想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小子,當真是強悍,居然連這個詭異至極的財神都敢調戲。

「神是善人,可救世上一切,但心誠則靈。心誠點金,有金方可通達!」金娃娃口綻蓮花,話語之間,有著神奇的魔力一般,要滲透到葉楚的元靈中,迷失葉楚的本質。

葉楚知道金娃娃想要做什麼,不過想要從自己身上奪取金塊是做夢。有混沌青精和黑鐵護住青蓮,葉楚不信金娃娃能迷失他。

最近太忙太累了,昨天回來寫,寫著寫著就躺在桌子上睡著了。

另外,今天沒什麼事情,會上微信:chunqingxili歡迎大家調戲,我會回答大家各種調戲問題的,發裸照什麼的,我也會做面紅耳赤表情的。

… 青年徹底被激怒,手中的長戟舞動,震動出恐怖的攻擊,每一次震動,都直射金娃娃的要害。金娃娃顯然是把他給惹急了,他下著殺手,舞動之間,恐怖的力量震動雲霄。

一**恐怖的勁氣橫掃而出,如同潮水般從他的身體中震動而出,引得空間都泛起道道漣漪。

「怎麼?讓你惱羞成怒了!不過,你是屎的兒子,也是吃屎長大的!」金娃娃哈哈大笑,譏諷不斷,讓人心神滂湃的力量在他身上凝聚,壓迫出恐怖的勁風,直掃青年而去,強橫無比無比,如同大海一般,咆哮不斷。

兩人都以絕世的力量在虛空中震動,虛空被震的漣漪不斷,快如閃電的長戟勾勒出一道道弧度,閃電般激射而出,定然能讓虛空破裂,出現恐怖的黑洞。

金娃娃以金錠擋住,渾厚的力量衝擊,同樣有著狠辣和刁鑽的威勢,兩者交鋒,有著道道火化迸發,強勢的讓人駭然。

兩人在虛空中打鬥不斷,各種描述不斷,長戟和金錠交鋒,雄渾的力量卷開來,撕裂空間,地面也爆裂出一道道裂縫,在城池的建築,塌陷了不少。

這一幕驚動了整個城池,無數人向著外界逃走,不敢靠近場中。但即使如此,也有一些人逃不了,慘叫一聲血液橫飛,直接被餘波撕裂的粉碎。

葉楚和葉靜雲等人也心驚對方的力量,急速的後退,擋住衝擊而來的滂湃勁氣,震的他們倒退數步,血氣翻滾、

這讓葉楚葉靜雲心頭震動,一道隨意的勁氣都讓他們如此,那他們爆發的力量何其恐怖。

意境在虛空橫飛,兩者打鬥真的要拆掉整個城池一般,碎石橫飛,激蕩的勁氣橫掃之間,建築不斷塌陷,在地上一道道裂縫不斷出現。

這是恐怖的,兩人打出了火。出手狠辣凌厲,但口中同樣各自譏諷。青年大罵金娃娃窮小子,金娃娃大罵對方吃屎長大的。

兩者戰意火熱,暴閃不斷,勁氣橫飛,每一次都讓人驚恐至極。

恐怖的風嘯吹動而去,壓迫的人的耳膜都要被震碎,渾厚的力量噴涌,轟擊在任何一處,都有著震天的聲響。落在地上,更是生生掀起了數尺的泥土,遮天蓋地。

這是驚人的打鬥,在城池中的人,一生都沒有見到如此激烈的打鬥,各種力量不斷的爆射橫劈而下,恐怖的讓人發麻。更新最快最穩定,)

打鬥太過激烈了,金光璀璨,撞擊之間,有著鐺鏘之聲,恐怖的漣漪擴散,讓每一個人都心驚肉跳,越退越遠。

兩人打的身上都有青紫傷痕,顯然有著傷勢。兩人真的非凡,妙術不斷,卻也能戰的旗鼓相當,誰也不能戰到好處。青年雖然有著幾個王者跟隨,可他們在這樣的打鬥中一點什麼都幫不到。

青年披頭散髮,沒有之前的英姿,但金娃娃也不好,全身狼狽,身上的金飾品上都蒙上了一層灰塵。

兩人再次獰笑了一聲,爆發出滂湃之力,雄渾的力量噴涌,直接向著對方要害射過去,體內的力量如同潮水噴涌。這是兩人絕世一擊。蘊含的恐怖力量狠狠的交鋒在一起。

「碰……」

一聲驚雷巨響,強大的力量直接震的兩人口吐血液,直接橫飛出去,震的血氣翻滾,砸在城池中,直接砸塌陷了幾座建築,帶著毀滅的力量,兩人才踉蹌的站穩。

金光勁氣依舊在虛空暴動,此人眼目,讓人駭然不已,都驚駭的著虛空裂開的巨大黑洞,喉嚨滾動不已。

金娃娃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液,緩緩的走前幾步,著面色蒼白的青年,嘿然一笑道:「吃屎蟲!你想要和本財神交手,還是不夠資格。這是第幾次落敗了?」

這一句話讓葉楚驚異的了一眼金娃娃,心想金娃娃難道勝了?目光向青年,見青年手臂顫動,身體憋著一口氣,在金娃娃說完后,又一口血液噴吐出來,血液在虛空燃燒,氣息虛弱了幾分。

從這,金娃娃確實險勝了幾分。

「你別得意,還未戰到最後,誰勝誰負很難說!」青年咬著牙齒,死死的盯著金娃娃。他不得不承認,這傢伙這些年長進不少。原本以為這幾年不見,他足以追上對方了,可對方卻也蛻變到非凡的地步。而且,有些東西不是他之前家族的。想到無心峰,他咬著牙齒神色陰冷:「難道那個老瘋子,就真的這麼強,能把他培養到如此地步?」

青年自認自己同境界無敵,可結果卻是殘酷的,剛剛的一番打鬥,金娃娃險勝半招。雖然只是勝一點點,但對於他們這樣的人來說,就算全勝了。

「哼!本財神殺不了你,但你也不是本財神的對手,識趣點就帶著你的人繼續去吃屎,不要打擾本財神賜福。」金娃娃嗤笑,目光射出凌厲的光澤,恐怖至極。

「那還由不得你說!」青年冷笑,語氣十分不善。達到他們這個層次的人物,擁有自己的意境,每一個人都算的上偏執的人,不會因為對方一句話就真的認輸。

著兩人再次針鋒相對要打下去,眾人又心驚肉跳了起來。剛剛一番都是大毀滅了,在打下去這城池真的要毀掉一方了。

金娃娃自然不怕對方,冷眼著對方。這幾年對方雖然大有長進,可他也不差。當然,真要拚命的話,結果一定是兩敗俱傷。金娃娃不怕拚命,不過面前吃屎長大的傢伙捨得死嗎?

在這點上,金娃娃有著一往直前的無懼,這股勇氣就不是青年能堪比的。

「識趣點就滾吧!你應該知道,打下去也無益!」金娃娃盯著對方,他不願意花費在打鬥上,有這個時間,他能收集不少金子了。

青年突然笑了,盯著金娃娃說道:「誰說我沒有殺你的手段?」

青年的大笑讓金娃娃心猛的一跳,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 第四百四十三章

青年從戒指中取出一物,這一物出來,虛空頓時暴動出恐怖的至極的氣勢,天地之間有著如同嘯聲的音波震動而出,虛空出現一道道裂縫,有著傾世的力量覆蓋而下。更新最快最穩定,)^^^^^^^^^******強悍的勁氣爆射而出,四周一切都直接被震成了粉末,在青年手持的物品是一隻玉釵,其上噴涌的力量撕天裂地,璀璨的光華震動,靈氣匯聚在玉釵上,化作絕世的靈氣河流,甚至有著嘩啦啦的聲音傳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