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這邊,目前最大的事就是,準備送給逸兒的新婚禮物。

每個人都要送。

各送各的,互不干擾。

夜千羽想了又想,她要送什麼給逸兒才好。

秦沐風那麼有錢,比她有錢多了,總覺得逸兒什麼也不會缺。

最後,她將目光落在她儲物戒里的那枚定顏果上,也就是她進玉龍山考核,從幽影玄狼嘴下搶下來的那一枚定顏果。

定顏果是一種天材地寶,吃下去的話,好處多多,還可以讓容顏永駐。

直接吃,只能給一個人吃,如果煉製成定顏丹,可以給好幾個人吃。

定顏丹是六品丹藥,秦老宗主和秦宗主都可以煉製。

她回憶了一下丹方,最珍貴的三味材料,分別是定顏果,萬年天山雪蓮,紫香草。

前面兩味有了,紫香草沒有。

她就去找秦老宗主和秦宗主問了下,有沒有存貨。

然而沒有。

紫香草的珍貴程度,雖然比不上定顏果和萬年天山雪蓮,卻也是很珍稀的,倉促之間,怕是買不到。

夜千羽只能打消送逸兒定顏丹的念頭。

至於直接送定顏果?

定顏果每百年才結一次果,一次只得一顆果實,直接吃的話有點太浪費,還是先留著吧。

夜千羽又開始發愁,到底送逸兒什麼才好,秦沐風太豪了,太普通的東西送不出手。

晚上的時候,北流殤見她發愁:「要不小羽兒和我送一樣的?」

夜千羽訝異:「沒見你怎麼準備啊,你打算送什麼?」

「春、宮、圖。」

北流殤一字一頓地吐出三個字來。

夜千羽又是臉紅,又是有些被噎住:「你認真的?」

北流殤的語氣聽不出一絲調侃:「不行嗎?」

「好像也不是不行,但是,總覺得太普通了……」

「一點也不普通,但凡我們用過的姿勢,我都註解過了。」

這男人竟然給春宮圖註解?他都註解了什麼?用什麼姿勢進去得更深?用什麼姿勢比較持久?用什麼姿勢……

夜千羽自動腦補了一大堆。

北流殤見她眸光閃動,耳根泛紅,咬著她的耳朵:「看來小羽兒也有不少感受。」

夜千羽連忙否認:「哪有,我才沒有……」

心底下卻是對自己很絕望,她已經徹底地污了,白不回去了→_→

說起來都是這男人害的,他花樣太多,她難免會比較一番……

北流殤終於忍不住地低笑起來,捏了捏她仍然在持續升溫的臉頰:「騙你的,過幾天有一場拍賣會……」 如意錢莊是大陸上最大的錢莊,在各國各地都設有分號。

除了經營錢莊,旗下還經營了各種店鋪,拍賣行。

如意錢莊每年都會舉辦一場大型拍賣會,在各國輪著舉辦,今年剛好輪到在天龍帝國舉辦。

拍賣會持續三天,雲集了大陸上的好東西,可以去碰碰運氣,看看有沒有合心意的東西,拍下來當作送給秦沐風和逸兒的新婚禮物。

聽北流殤說完,夜千羽有些小惱羞,這男人顯然是故意的,故意引她想那些羞羞的東西。

「你以後再這樣,不跟你玩了……」

北流殤卻是樂在其中,小女人跟不跟他玩,主動權在他這。

「既然小羽兒有不少感受,今晚用什麼姿勢,就由小羽兒來定。」

夜千羽臉一熱,她才剛回來,又要開始每晚的必修課了嗎?

和男人一起從炎旭帝國回來后,男人不知為何,突然就賴在她這,不走了。

她問男人,難道不用處理傭兵公會的事,男人說,暫時沒接任務,休假一段時間。

好吧,這男人是休假了,她卻不能休假了,每夜每夜地被這男人要,一天都沒停過。

她在修為達到十階后,和男人約法三章過,以後不能再連著一整夜,甚至一天一夜,頂多三次,不得超過。

男人還算講信用,讓他不要超過三次,確實沒超過,但是也沒少於過。

一晚上三次的話,她勉強還可以承受,第二天起來的時候,身上不是特別酸痛。

「你就不能讓我休息幾天……」每天晚上都來,實在太頻繁了。

「小羽兒不是剛休息過。」

好吧,歷練的這幾天,她確實得以休息了下。

但是,她還是有些不願。

「每天晚上都來,你就不怕以後……」

北流殤知道她想說什麼,打斷她:「小羽兒是怕自己失去吸引力嗎?完全沒必要的,小羽兒的身子越來越有料了,我只會越來越愛。」

!!!

這男人,又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她根本不是怕自己失去吸引力好嗎?

「我是怕現在太頻繁了,以後你會不行,到時候,傷自尊的又不是我……」

傷自尊?北流殤鳳眸危險地眯起:「今晚加一次。」

夜千羽睜大眼睛,還加?每天晚上三次,都有可能導致他以後不行。

「我沒跟你開玩笑,我說真的,真的會不行的!」

「再加一次。」

迫於男人的「淫威」,夜千羽乖乖地閉了嘴,這男人說加,就一定會加,她如果繼續和他爭辯下去,今天晚上,她就不用睡覺了。

「小氣……」

她只是說他以後可能會不行,又沒說他現在不行。

北流殤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撫弄她的頭髮,眼底有夜千羽看不懂的堅定:「我說過,只要是對著小羽兒,我永遠都行得起來。」

有些事情,必須要行,不行也要行。

好比讓她快樂,好比和雲姬的戰鬥。

北流殤每夜每夜地要夜千羽,一天都不讓她休息,其實是有原因的。 小羽兒覺得,她現在有玄師級別的修為了,可以鬆一口氣了,但是,還不能鬆一口氣。

雲姬隨時可能會來,他要儘可能快地幫她將修為繼續往上提。

他每天晚上要她三次,不是因為和她的約法三章,而是因為,她不能承受更多,再多,就要影響到第二天了。

夜夜笙歌之下,夜千羽的修為在穩步提升,現在已經凝聚出兩顆完整的星子了,也就是說,夜千羽現在已經是兩星玄師了。

在外院,她已然是修為最高的一個。

夜千羽其實很想考進內院,內院的修鍊資源比外院多很多,但是,她還沒有玄魂,還不能去考,只能將提升的修為收進神木枝,繼續假裝自己只有九階初期的修為。

北流殤開始撫弄夜千羽身上的敏感處。

夜千羽知道,逃不過去了,怕男人又讓她坐上去自己動什麼的,紅著臉撇過頭去:「不許再故意吊著我了……」

「嗯,今天晚上不弔。」

對於已經習慣每夜和小女人魚水交融的北流殤來說,一下子好幾天沒能碰到小女人,有些想得慌,今夜,哪裡有耐心調教小女人,等飽餐過了,再來慢慢調教。

!!!

夜千羽覺得,自己真的是掉進了狼窩,一頭大色狼也是大餓狼的窩!

在不恢復體力的情況下,五次對於夜千羽來說,有些難以承受。

「不要了……不要再來了……」

「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亂說話了……」

第四次,她勉強忍了過去,到了第五次,她實在承受不住,淚眼漣漪地哀求男人,向男人認錯,男人卻無動於衷,甚至加快了征伐的速度,讓她更加的難耐。

懲罰做到位,以後她才會乖乖聽話,不再質疑他的能力。

第二天早上,夜千羽果然沒起得來,一直睡到中午,才勉強爬了起來。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如意錢莊舉辦的大型拍賣會開始了。

地點在皇城,如意錢莊旗下的拍賣行。

北流殤帶著夜千羽一起去。

秦沐風帶著逸兒一起去。

白洛影自然跟去了,憑藉著龍族的探寶能力,在拍賣會這種場合,他可以大展身手。

愛熱鬧的千幻,也拉著楚青濯跟去了。

去的時候,是一起去的。

到了地方,秦沐風的意思是,只要一個包間,大家在一起,比較熱鬧。

你是我的半條命 說起來,小殤過去太忙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和小殤一起參加拍賣會。

秦沐風有些歡欣雀躍,然而,他很快就失望了。

「人太多了,太擠了,你們一個包間,我和小羽兒一個包間。」

北流殤為了和夜千羽二人世界,利索地將白洛影等三獸組、千幻以及楚青濯丟給了秦沐風。

拍賣行很大,三層高,整體構架呈現環形。

也就是說,從二樓三樓可以看到一樓的大廳。

拍賣在一樓的大廳進行,有很多座位,持有如意錢莊的銀卡,方可進入。

二樓是普通包間,持有如意錢莊的金卡,可以免費進入。

三樓是豪華包間,也就是所謂的貴賓間,持有如意錢莊的黑卡,可以免費進入。



熬夜寫的4更送上,小睡一會兒起來繼續寫,我為何這麼污…… 秦沐風表示不能認同:「怎麼會太擠!」

二樓的普通包間,是沒多大,他們這六個人加三獸組進去,肯定得擠死。

但是三樓的豪華包間很大啊,足有普通包間的好幾倍大,別說進六個人了,就算六十個人都裝得下!

畢竟,二樓和三樓,整體空間一樣大,二樓足有上百個普通包間,三樓卻只有十個豪華包間!

白洛影翻了翻他雙眼皮的狗眼睛,鄙視秦沐風:「愚蠢,他只是想和千羽二人世界。」

秦沐風反應過來,頓時哀怨了:「小殤,難得一起出來一次,大家在一起熱鬧一下。」

北流殤輕啟薄唇,言簡意賅地回了他一個字:「不。」

就是因為難得一起出來一次,所以想和小羽兒二人世界。

說起來,他陪小羽兒的時間真的太少了,他還從來沒有帶小羽兒出來逛過。

秦沐風臉色一頹,就知道小殤不會改變主意。

總裁的心尖蜜寵 好在,他也可以和逸兒二人世界。

等等——

為什麼小殤可以和千羽二人世界,他卻要帶著額外的兩人加三獸組?

秦沐風這才感覺到,自己被坑了,不過心底還是很愉悅的。

他和小殤,各自找到了另一半,人生圓滿了的感覺。

一行人進入拍賣行。

往前直走,通往一樓大廳。

一眼看過去,人頭攢動,密密麻麻,似乎已經滿座了。

左拐,通往上二樓以及三樓的樓梯。

一行人自然是左拐。

樓梯口,有人接待,在他們前面,正有一男一女在要包間。

一行人停下,耐心地等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