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無神咽了咽唾沫,臉上冷汗直冒,道:「我看,還是先離開好了,太嚇人了!



說罷,夜無神覺得應該再加一把火,於是把手心裡裝著紅雲散的瓷瓶塞子拔下

來,剛準備倒下來。

「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yin柔的話音響在夜無神耳畔,令他準備拋灑瓷瓶

的手掌猛的在半空中僵住,抬頭視向前方。

「七夜叉!」夜無神看清來人之後,麵皮一抖,手中瓷瓶掉落,從瓶中流出一

些紅sè的黏稠液體,被天空炎熱金光照到,立馬煥發成一縷縷紅sè煙雲飄散在空氣

中。

「糟糕!完大了!」夜無神一驚,他是準備再弄一點紅雲散出來,可也沒準備

全部倒出來。

一想到其後果,夜無神背後一片yin冷,濕了衣衫。

「就是這些氣體把魔獸引來的嗎?小兄弟,好手段!」七夜叉步步逼近,臉上

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他的身上掛著不少的傷痕,顯然是是被那群魔獸傷到的。

夜無神喉嚨「咕嚕」一聲,汗水層層,一邊退後,一邊乾笑道:「天氣不錯啊!



七夜叉冷冷盯住,yin寒道:「也許那時我該殺了你!」

夜無神忽的臉sè變化,眼裡靈光一閃,笑道:「現在也不晚!」

七夜叉皺了皺眉,出聲道:「出招!」

夜無神沉默,淡淡看了他一眼,輕聲吐出一個字:「救……」

「什麼?」由於夜無神說的聲音很小,七夜叉也沒能聽到他在說什麼。

突兀,夜無神身姿一變,毫無形象狼狽扛著黑魔鐮刃怪聲叫道:「救命啊!七夜

叉來了,不行,我頂不住了!快來幫我!」

「什麼?七夜叉?混蛋,這群傢伙也來了嗎?」

「七夜叉?快看,在那兒!大夥一起衝上去宰了他!」

被眾人所指,七夜叉臉一下子黑了:「…………………………」

靠,小子,你厲害!七夜叉嘴角一抽,一臉哭笑不得。

看著夜無神裝成一副狼狽相逃離,七夜叉也是苦笑不已,這傢伙,太無恥了!

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看到隊伍後方大亂,韓白臉sè一驚,道:「七夜叉!魔獸是這群傢伙引來的?該

死!」

正要衝上去解決七夜叉時,不料四周都是響起了陣陣暴怒獸吼之聲,震得韓白

臉sè發白,汗水狂流。

「鐵甲虎!」

看到一隻渾身土sè戰甲的巨大老虎,目裂血絲,身上強大煞氣,讓韓白驚呼出

口。

「該死!這東西也出來了!」

鐵甲虎,天殤山脈外圍,最接近三階實力的魔獸,一身鐵甲堅硬難破,就是韓

白自己對上,也沒有多少勝算。

「你和嬌若蘭去後面,這裡交給我!」閻承腳步向前一踏,渾身殺氣騰騰,不

知從何處拿出一把銀sè長劍,指向鐵甲虎!

「好!」韓白知道這是最佳方案,與嬌若蘭毫不遲疑沖向七夜叉的地盤。

「該死的臭小子,回復實力之後,一定讓你好好吃吃苦頭!」

苦於對付眾人的七夜叉,面對幾名靈師與十幾個靈者的圍攻,就是他也一時對

付不來。況且,他一心想要抓住夜無神,根本無心與這些廢物作戰。

於是,抓不到夜無神,又被困於此地的七夜叉,只能把怨氣全部朝著逃跑中的

夜無神身上發放。

「老七,你在幹什麼?」

兩道人影抖落,四夜叉與六夜叉臉sèyin沉走來,四夜叉喝令道。

「四哥,你們沒找到出口嗎?」七夜叉退回,站在兩人身旁,問道。

四夜叉臉sè難看,斷然搖頭,嘆氣道:「沒有出路,全部被魔獸填滿了!」

「怎麼會這樣?」七夜叉臉sè一苦,這下有的打了,兩百多頭魔獸,恐怖!

「快看,是六夜叉!那個傢伙是誰?」

「笨蛋,那是四夜叉!靈師八階以上的強者!」

「什麼?三個夜叉齊聚,還有這麼多魔獸,到底是哪個殺千刀弄的?」一群佣

兵與血虎幫幫眾憤怒斥道。

七夜叉面sè不自然,心頭嘀咕道:那個殺千刀已經被你們放走了,一群蠢貨!

「對了,老七,你說的是那個小子呢?」六夜叉道。


七夜叉搖搖頭,道:「跑了。」

「跑……跑了?」四夜叉鼻腔一哼,狠狠瞪了七夜叉一眼,「一個靈者,你都


看不住?」

七夜叉苦著臉道:「不是看不住,而是……而是這小子太……」

「太什麼?」

「太他媽不按規矩出招了!和我一招都不過一過,就不顧形象的大聲呼救,引


來這些傭兵圍攻我,自己趁亂跑了。而且,這小子逃跑功夫十分厲害,絕對練過不

下上百次,一轉眼就不見了!」七夜叉偏著臉,顯然這事連他這個局外人都不好意

思開口。


四夜叉與六夜叉齊齊無語,終於知道為什麼一個小小靈者能順利跑出去了。

其實,更令三人無言以對的是,這小子竟然逃跑功夫練到一定境界了。三人活

的年歲也不短了,可還是第一次聽人說過,有人會練逃跑的功夫!

這小子,可真是開了先河了!

正當三人與眼前這些人一觸即發時,韓白也到了,冷冷盯著三大夜叉,聲音徹

底冰寒:

「七大夜叉,果然是你們搞得鬼!」

三大夜叉:「……………………」為夜無神背了黑鍋,自己還深陷險地,這足以

讓三人不知還說什麼好了。

七夜叉冷笑道:「韓白,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要是我們七大夜叉做的,你以為

我們會在這裡,陪你們一起被這些魔獸圍攻?」

韓白一愕,隨即認真想想還真是如此,但他也不會因此就輕易信了四夜叉等人

。而是問道:「除了你們,還有誰會和我血虎幫作對?」

七夜叉不屑撇嘴道:「那個背著巨大黑鐮的小子呢?剛才我見他神秘兮兮拿出一

個小瓶子……呃,小瓶子,他媽的,壞了!和你們講話,忘了這東西!」

七夜叉猛的想起什麼,往地上一掃,果然見到一個小瓶子倒在那裡,連忙過去

,檢查一下,結果一看,瓶子里東西……空了!

七夜叉神sè慘白,苦澀道:「這下有的玩了!」

「怎麼了,老七?」四夜叉奇怪問道。

七夜叉苦巴著一張臉,道:「就是這裡面東西,可以引來大量魔獸,現在,裡面

的東西全部空了!也就是說,被那臭小子全部倒出來了!」


「什麼?」四夜叉拿起瓶子一看,頓時臉sè變化多端,一時青,一時白,聲音

顫抖道:「紅……紅雲……散!這東西不是皇室為了繁衍魔獸後代,用于軍隊上的

強力藥物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就算是紅雲散,魔獸也沒有道理會攻擊人

類啊,應該是魔獸自相交合才對?」

這時,七夜叉眼尖,看到紅雲散下面還有幾個字,道:「四哥,這裡還有幾個字

?」

四夜叉目光一定,輕聲念道:「人……獸……交合……版?!」

讀完之後,一股詭異的氣氛壓在眾人心裡,久久不散……

(此書不會太監,請大家放心chayexs.co收藏!!!) ()「殺出一條道!大伙兒不要分散!」四夜叉掌風極其猛烈,一掌將一隻一階魔

獸拍成肉泥,對著當場所有人道。

眼下情況危機萬分,三大夜叉如果這時與血虎幫發生衝突,只會換來全軍覆沒

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兩者聯合,才有機會從這裡殺出一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