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相互打過招呼後,趙法醫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

“不要動,後倒十秒鐘。”刑警隊的人直接倒退了十秒,大家只看到獨眼老頭的門開了一下,但是並沒有人員進出,只有趙法醫能夠看到年輕的一男一女進入了他的房間。

趙法醫反覆的看了好幾遍。

“有問題嗎?”張隊知道趙法醫肯定是看出什麼了。

趙法醫看了張隊一眼說:“做惡之人自有天收。”

趙法醫除了看到秦巖跟慕容雪菡進了他的房間外,就連他的房頂上有很多的冤魂想找他索命,可見這個獨眼老頭害人不淺。

“您能看到什麼嗎?”張隊疑惑的問趙法醫,其他的人早已經被趙法醫說的話給嚇到了。

“我記得他的徒弟集體跳樓了,把跳樓的視頻調出來,我看看。”操控隊員趕緊把跳樓的視頻找了出來。

趙法醫看到秦巖後冷哼了一聲,在心裏暗自的佩服秦巖真是狠毒。

在他眼裏冤有頭債有主,這些人做什麼還不是獨眼老頭的命令,殺害無辜算什麼本事,趙法醫直接生氣的走了。

他這個人還是比較正直的,他看不慣秦巖的這種恃強凌弱的行爲。

張隊知道趙法醫肯定是看出什麼了,急忙的跟着趙法醫去他的辦公室了。

趙法醫的辦公室內擺設特別的簡單,就兩張辦公桌,他佔一個位置,裏面有一張牀,不過不是人睡覺的,是死人躺在上面的。

“張隊跟着我進來有事情嗎?”趙法醫見張隊進來了,知道張隊肯定是爲了獨眼老頭的事情。

“趙老師,您是不是看到什麼了?”張隊剛剛入警的時候跟過趙法醫一段時間,所以每次見面,張隊都叫趙法醫趙老師。

“我能看到有什麼用,我們是捉不到他們的。”趙法醫不想張隊這個死腦筋去做什麼傻事。

“趙老師,這些人是什麼人呢?他們真的不是人類啊。”張隊此時才把自己心中的疑問給解開,原來秦巖等人真的不是人類。

“有一個是人類,有一位女孩子不是,但是這個人類已經不算是人類了。”

在他的眼中,秦巖不是他們能惹的,但是秦巖也不會做什出格的事情的,因爲一切自有定數,這個獨眼老頭作惡多端該死,他的徒弟們平時狐假虎威習慣了也挺討人厭的,既然死了那就死了吧。

張隊此時才知道原來真的有狐狸精,真的有法術可以隱身,他們查崗那天一定是他們這些人隱身了,所以他們才無功而返的。

“你好像對這些人很敢興趣?有些興趣最好扼殺在搖籃裏。”趙法醫不想自己的人出什麼事情,這件事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隊長能夠辦了的。

“趙老師,我就算是想也沒那個本事啊,您放心吧,我有自知之明的。”張隊笑着對趙法醫說。

“好了,你有這想法是對的,你忙你的去吧。”

“我先走了,改天請趙老師喝酒。”張隊笑呵呵的說。

秦巖也看到了獨眼老頭的報道,當看到獨眼老頭的家人跟徒弟說他得道昇仙的時候秦巖笑了。

這種謊話他們家人都能編的出來,也真是爲難他們了。

秦巖走到如意尊的旁邊,“你這個獨眼沒想到家裏人還真是會套路世人啊,你現在已經變成一灘黃沙了吧,居然把你說的那麼高大上。”

“主人,我們拿了這麼多的法器,他徒弟跟家人肯定是知道他已經死了的,竟然對外這麼說,還真是會維護自己的臉面。”慕容雪菡在秦巖身邊說。

“不是爲了臉面,是爲了錢,說他昇仙了以後會有很多人慕名前去拜祭他,所有去的人都不會空手去的,肯定會留下孝敬他的香火錢。”

秦巖說的話一針見血。

慕容雪菡立馬明白了,“主人,你真是聰明,什麼都知道。”

“現在的人這麼聰明,全都是套路,不過現在也只有套路得人心啊。”秦巖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主人,我們需要揭穿他們的陰謀嗎?謹防他們騙人。”慕容雪菡覺得這樣的好事不能便宜了獨眼老頭的家人。

Www ⊙тт kΛn ⊙C〇

“去拜祭的人都是做過壞事想贖罪的人,他們這樣的人被騙點錢就被騙吧,我考慮不周殺了他六個徒弟,就給他們留條後路吧。”秦巖覺得自己不拆穿他們,就當是還那六個人的家人一點情面了。

不過這件事不能怪他,畢竟那六人跟着獨眼老頭沒少幹壞事,如果不是知道他們做了很多的缺德事,他肯定不會要了他們的命。

石偉下班後直接由司機開車送到了酒店,以前石偉有應酬直接會讓司機回家,完事後他自己打車回家。

自從知道司機吃裏扒外後,他不會像以前那樣對司機仁慈了。

“大概三個小時後我們吃完飯,你到時候送我回家。”說完石偉下車了。

石偉的司機沒有想到石偉竟然讓他等着他,他已經很久沒有晚上送過石偉了。

所有做司機的人都很羨慕他,工資高老闆仗義,老闆出門旅遊一走就是十多天,他也就會隨着休息十多天,工資一分不少他的。

“好的!”此時他有些懷疑,石偉是不是知道他什麼了,不然石偉怎麼今日讓他等着呢。

司機給李總偷偷的發了一條消息,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李總。

李總回覆說:“你畢竟是司機,他是老闆,難免有讓你等着他的時候。” 本來他打算送了李總,陪着女朋友一起去吃飯看電影的,看來只能跟女朋友改天再約時間了。

本想去接女朋友一起吃飯後在等着的,但是李總讓他看看石偉請的什麼人吃飯,他只好在飯店樓底下等着了。

石偉到的時候他的老婆已經在包間內等着了,“客人們還沒有來嗎?”

石偉來的時候心裏是有一些忐忑的,他不知道再次見到花王是什麼心情。

他也一直在想秦巖跟花王等人的關係,如果是愛人關係,那麼他這輩子是沒有那個福分了。

“剛發了消息,他們快到了。”石偉的老婆對石偉說。

石偉“嗯”了一聲,走到飯店房間的窗戶邊向外看,爲了怕外面的人看到他自己,他還隱蔽起了自己的身子。

“你這是怎麼了?在看什麼呢?”石偉的老婆覺得石偉現在的行爲有點不對勁。她知道石偉是知道秦巖等人要來的,肯定不是在看秦巖等人的。

“我在看司機走沒有走。”石偉跟媳婦是有什麼說什麼的。

“你看他做什麼,他不是平時送你到酒店他直接回家嗎?難道你今天讓他等你了?”石偉的老婆覺得石偉平時讓人家回家,今天讓人家等,肯定是想讓秦巖等人看看他的派頭。

“他做了讓我生氣的事情,當然要好好的讓他爲我服務了。”聽了石偉的話,石偉老婆知道自己猜錯了。

“是不是公司出什麼事情了?”石偉老婆知道石偉是不會輕易的跟她說公司人員的事情的,他猜測肯定是這個司機出賣了他,他纔會如此的生氣的。

“公司是出了一點問題,不過沒關係的,我會處理好的,這個小王人真的不行,我對他這麼好,竟然胳膊肘往外拐。”石偉回到座位上有些生氣的說。

酒店包廂內是有沙發和茶几的,專供客人等人的時候坐着聊天喝茶的。

“那你應該躲着他一些纔對啊,爲什麼還要讓他在下面等着,他豈不是能夠看到我們請的客人嗎?”石偉老婆看不懂石偉到底要怎麼做,既然知道他吃裏扒外辭退了就好了,居然還留着他,這不是給自己惹事嗎?

“現在辭退了他,就打草驚蛇了,今日讓他留下來,就是讓他看一下我們請的是什麼人,好讓他回了他背後的人,希望他們能收斂一下。”石偉一邊喝茶一邊對他老婆說。

就在兩人喝茶的時候,樓底下好幾輛跑車停在了樓底下,不用猜肯定是秦巖等人來了。

跑車的轟隆聲是很大的,石偉的司機看到三輛跑車停在了他的隔壁,車上下來的都是大美女,他整個人都已經看呆了。

他此時還不知道他看到的美女都是石偉要請的客人。

他只有等到飯後所有人都出來的時候,才能知道石偉請的人到底是誰。

“秦大哥,就是這裏吧。”花王拿着手機看着石偉老婆發給她的照片。

“就是這裏了,我們進去吧。”秦巖知道他們在外會引人注目的,他可不想他們再招惹出什麼事端。

花王小聲“哦”了一聲,她現在不知道怎麼面對石偉,他們花了人家那麼多錢,花王那時候對錢沒有概念,此時她已經知道了,一輛好的跑車錢,一棟好的別墅錢就那麼被花精花了,這個石偉還真是心大之人。

秦巖帶着所有的人進入了包間。

石偉跟石偉的老婆站起來笑着迎接。

“這位就是三十九號別墅的秦巖兄弟,這位是我的老公石偉。”石偉的老婆客客氣氣的介紹。

“石哥你好,我叫秦巖。”秦巖笑着對石偉說。

“久仰兄弟的大名,今天能夠見面我真是三生有幸啊!”石偉跟秦巖握手說道。

“石哥說這話真是見外了。”

秦巖如此客氣,石偉是想不到的,他還以爲秦巖很難相處呢。

花王跟花精再次見到石偉,兩人特別的不好意思。

花王跟花精進門後一直盯着石偉,石偉在跟秦巖交談的時候無意的看了兩人一眼,雖然不知道秦巖爲何跟他一起吃飯,但是他明白不會是他老婆的功勞!

秦巖能夠帶着他所有的人跟他吃飯,一定程度上肯定是有需要他的地方!

“都別站着了,趕緊入座吧!”石偉的老婆笑着提醒着衆人!

所有的人入座後,慕容雪菡挨着秦巖坐,但是在石偉跟石偉老婆的眼中,秦巖的身邊就是個空的位置。

石偉在秦巖的右邊坐在主人位置,秦巖可以看出石偉臉上的尷尬,石偉是知道秦巖身邊有鬼王的,他猜測秦巖的身邊肯定坐着鬼王,秦巖不說他也不好意思問。

“雪菡,既然出來吃飯了,你就讓大家都看到吧。”秦巖知道石偉跟石偉的老婆肯定是看不到慕容雪菡的,爲了表示自己的誠意,秦巖讓慕容雪菡現身了。

慕容雪菡用自己的眼睛看了一下石偉的眼睛,看了一下石偉老婆的眼睛,兩人的眼睛稍微的亮了一下,兩人就可以看到慕容雪菡了,其他的孤魂野鬼他們也能看到了。

秦巖說:“吃完飯不要忘記給他們關了天眼。”

“知道了主人,石先生,石夫人你們好。”慕容雪菡對於石偉多少是有些愧疚的,她跟周小雨去他家那麼的搗亂。

不僅嚇的石偉半死,還把他合同撕了,其實沒有多大的仇恨,她們兩個純屬沒事找事。

“姑娘怎麼稱呼呢?秦巖身邊的女孩子真的都是大美女。”石偉的老婆笑着問。

“謝謝石夫人誇獎,我姓慕容名雪菡,石夫人叫我雪菡就好。”石偉的老婆去了秦巖那裏兩次,但是她是沒有看到過慕容雪菡的。

慕容雪菡是見過她的,慕容雪菡跟石偉的老婆聊天一點都不違和。

“你別叫我石夫人了,跟秦巖一起喊我大姐吧,我們兩家離的那麼近,以後常去我家串門啊!”石偉的老婆熱情的說。

“咱們家裏不是有符紙嗎?你怎麼讓人家去?回家記得趕緊摘下來扔了。”石偉假裝責怪的語氣跟老婆說。 石偉希望讓所有的人看到他的誠意,當然認識了秦巖自己還整什麼風水啊,有秦巖在就是最大的風水。

秦巖笑着說:“沒關係的,石大哥家裏的符紙頂多也就是阻擋一下其他沒多少法術的小鬼,對雪菡是不管用的。”

“最開始的符紙對雪菡不管用,後來老法師給了我一個符紙,老法師說這個符紙可以阻止鬼王級別的進入。”石偉的老婆如實的跟秦巖把自己家裏的情況交代給了秦巖。

所有的人都笑了,“石姐,主人說不用摘你們就留着吧,我真的不礙事的。”要知道慕容雪菡雖然是鬼王,但是她的法術早已經超越了鬼王不是一點半點了。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不動了,對於這方面我也不是特別懂,我怕把風水再動壞了。”石偉的老婆笑着說。

服務員進門後發現秦巖身邊有空位置,“幫您收拾了多餘座位吧!”服務員一邊說一邊想把椅子搬走。

秦巖立馬將手放在了座位上說:“不需要撤走,就這麼呆着吧。”其實就算是服務員搬,也不一定能搬的動。

石偉則有些生氣的對服務員說:“你撤椅子倒是挺積極,趕緊上菜吧。”

服務員突然間覺得自己做錯了,平時的時候都是這樣子的,把多餘的座位全部撤掉,方便顧客就餐的,沒想到今天的顧客這麼古怪。

服務員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涼菜很快就上來,我先給各位把酒打開吧。”

石偉點了點頭說:“這就對了嗎?一定要知道自己先做什麼後做什麼。”

石偉笑着對慕容雪菡說:“雪菡姑娘喜歡喝酒嗎?”

慕容雪菡笑着說:“我最喜歡喝的就是酒。”

石偉笑着說:“既然雪菡姑娘這麼海量,那我今日就好好的陪姑娘喝一回。”

“謝謝石哥了!其實今天你少喝了都不行,第一次喝酒總要拿出點誠意吧!”慕容雪菡笑着說。

“秦老弟,你身邊的這些女孩子不簡單啊,看來我剛剛的話問錯了,我能收回嗎?”石偉知道這些人都是有法術的,自己跟他們拼酒,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事嗎?

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說自己能喝,能少喝點就少喝點,沒想到石偉自己送上門來了。

“石總是謙虛了,我身邊的人都是有酒膽的,但是沒有量,她們喝酒已經出過好幾次醜了。”秦巖邊喝邊看着慕容雪菡。

“爸爸,我能喝點嗎?”秦傲天見大人經常喝酒,他自己也想小喝一點點。

“你太小了,不能喝酒。”不等秦巖回來,葉曉倩直接回絕了他。

秦傲天嘟着個小嘴,有些不開心。

此時石偉跟石偉的老婆才知道,原來葉曉倩是秦巖的老婆,孩子都這麼大了。

“秦老弟,原來這位就是你的兒子啊,長得跟爸爸真是像。”石偉的老婆笑着說。

“這是我的兒子秦傲天,這是我的女兒李曉曉。”秦巖指着對面坐着的秦傲天跟李曉曉介紹道。

石偉的老婆今日是有備而來的,昨天她見到了兩位小孩子,拿不準跟秦巖的關係,所以特意的包了兩個紅包。

秦巖介紹完了以後,石偉的老婆趕緊起身從包裏拿出了兩個很厚實的紅包,走到兩人的身邊一人給了一個。

“謝謝阿姨!”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葉曉倩跟九窈公主立馬起身說:“石姐,您跟石哥這也太客氣了。”兩人都不好意思的。

她們兩個沒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這麼理所當然的就接受了別人的饋贈,這也怪她們平時沒有教育過自己的孩子。

“小孩子嘛,總要準備見面禮留個好印象的。”石偉的老婆回到自己的座位,微笑着對九窈公主跟葉曉倩說。

“既然是石哥跟大姐的一番心意,你們就不要推辭了,再推辭就顯得我們兩家生疏了。”秦巖知道人間的禮尚往來,人來人往,此時這樣的情況收下反而比拒絕更好,雙方都安心也都高興。

秦巖也不是很吝嗇的人,別人敬他一尺他還人家一丈,“大姐,這是我祖傳的養顏丹,您吃了後會發現自己的容顏越來越年輕,今日相見沒什麼準備,送您一顆吧。”秦巖拿着一個小白瓷瓶。

石偉的老婆笑着拿到了手裏面,“謝謝秦巖弟弟了,我都這麼大的人了,你還想着我。”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既然叫你這聲大姐,自然以後不把你當外人。”秦巖笑着說。

“老石,你聽到了嗎?以後別想着再欺負我了,我身後可是有靠山的。”石偉老婆笑着跟石偉開玩笑。

石偉笑着說:“我什麼時候欺負過你呢? 總裁的千金寵妻 我一直都是很尊敬你的。”

此時服務生端着一大托盤涼菜進來了,服務員一道道的把菜全部放在了桌面上,飯菜是石偉的老婆提前就已經準備好的,全部都是飯店的推薦菜。

這家飯店屬於五星級別高級飯店,每個包間內有一名專職的服務員,服務員對大家的聊天很是奇怪,因爲她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到過顧客口中的雪菡是誰。

此時她盯着秦巖身邊的空座位有些不寒而慄,在她心目中已經猜出來了,空座位上沒準坐着她看不到的人。

穿成渣女被前男友組團轟炸 以至於她給大家倒酒倒茶水的時候,都不敢靠近秦巖那邊,每次秦巖都會主動從她手中,把酒瓶拿過去給他身邊的空位置也倒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