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記住,今日之事,切記不要讓他人知道,否則的話,我們也逃不了,更別說練就成神功,威震八荒了。”

齊汀烏木冷聲叮囑蟒虎空等人說,這種事情一旦被別人得知,恐怕他們幾個就是下一個北靈陽了。

“烏木兄放心,這點事我們還知道怎麼處理的。保證天大地大,不會讓第六個人知道。”

蟒虎空得到了神境戰法,神情也得意了起來,他天資不弱,奈何部落不如超級部落那般強大,有無數資源可以輔助,所以如今的他,纔會停在極限淬骨境。

這也是沒辦法的,八荒大地從來就不缺乏天才,天才有如恆沙數目一樣,但天才是天才,人傑是人傑,成長不起來的天才,根本就不算什麼。

如今蟒虎空得到了《生死符文術》,就感覺到了自己崛起的機會來了,就像是猛虎多了一雙翅膀一樣,如虎添翼,從此進境將勢不可擋。

就在齊汀烏木等人商量要如何處理死人北靈陽的時候,這方小小的天地,忽然驚起一場戰氣風暴,強悍的戰氣波動從遠到近,直臨烏木府。

“有人來了!”


齊汀烏木臉色變化,有些陰沉的說,瀰漫在空中的波動,既然都是神魄境的,而且沒一個的修爲是低於自己的。

“自己的這裏是烏木府,敢肆無忌憚的闖進來,來者……恐怕不是這麼簡單。”

齊汀烏木心中如閃電一樣劃過諸多心思,蟒虎空等人更是皺眉不已,空中盪漾着的波動,讓他們感受到了莫大的壓迫感,這是一羣恐怖的來者。

“趕快把北靈陽帶下去藏好。”

齊汀烏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北靈陽,心中忽然一緊,可不能讓人知道他們殺了北靈陽,剝奪了他的傳承。否則的話,對人族同胞下手,是必須死的。

蟒虎刀聞言,就要伸手去抓北靈陽,然後帶到後院去藏起來,可是他的手還未摸到北靈陽的時候,天空之中忽然劈來一道白金光芒,光芒似長鞭,狠狠地抽在蟒虎刀的手上。

啪的一聲。

蟒虎刀手上立馬皮開肉綻,鮮血淌出,鞭傷恐怖,深可見骨。

“《殺非殺》戰氣,來人是我蟒虎部落的。”

蟒虎刀也是蟒虎部落高層的後代,自然也修煉了《殺非殺》戰法,對於白金色的殺非殺戰氣,他可謂是熟悉至極。

“神魄境,難道是哪位主來了!?”

蟒虎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恐怖的存在,額頭竟然出現了一絲冷汗,有些惶恐。連忙退到了蟒虎空的背後。

“蟒虎空,你們真的好大的膽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謀殺人族同胞。”

一道壓低,卻極度冷然的聲音在這個大廳的上空響起,是一個男生的聲音,使人聽了如置身修羅地獄一樣。

“果然是他,殺戮之子——蟒虎桀!”

蟒虎刀的心臟猛地一下收縮了起來,大氣也不敢喘,心中驚駭的想到。

那怕是他身前的蟒虎空聽到那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身體也是微不可查的顫抖了一下。

“指桑罵槐嗎?”

齊汀烏木不爲所動,只是眼睛的寒芒越發的冰冷,他可是齊汀部落的世子,他的府邸,可不是外族人想來就能來的。

就在齊汀烏木準備發聲問責的時候,一道更加嘹亮,霸道無雙的恐怖聲音,如驚雷一般,響徹整個烏木府,把齊汀烏木震在原地出冷汗不敢有所異動。

“齊汀烏木,看你做的好事。”

恐怖的聲音說完,就看見了四個男女青年從空中落下,站在了烏木府大廳沒有屋頂的橫樑上,冷眼的俯視着下面的齊汀烏木等人。

“大……大哥。”

齊汀烏木看到四人中,一個身穿黑衣,冷煞着臉的魁梧漢子突然顫顫巍巍的叫了一句。

自己的大哥居然帶人過來了!

齊汀烏木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心想,他知道眼前自己的大哥齊汀龍君,是如何的強大,自己這點本事放在大哥的面前,簡直就是小孩子在扮家家——瞎玩。

再看一眼齊汀龍君旁邊的三人,齊汀烏木的心臟,又狠狠地抽動了一下,麻痹的,紫山星域內部的***都來了嗎?

齊汀部落的少族長齊汀龍君。

燁荷部落的少族長燁荷江天。

蟒虎部落的少族長蟒虎熾雪。

蟒虎部落年青一輩最強者,有殺戮之子稱號的蟒虎桀。

一瞬間,看到三大上等部落的四位真正的***降臨,齊汀烏木忽然發現,自己的大腦已經不夠用了,怎麼他們會齊齊來到這裏?

齊汀烏木傻眼愣神,蟒虎空等人又何嘗不是這個樣子,他們平日裏也算有些身份了,可是和這四位相比,那真的是相差太遠了,這四位可是能夠和紫山部落裏面,那些傑出的青年才俊交流的傢伙。

“給我一個解釋!”

英姿颯爽,幹練野性的蟒虎熾雪冷電一樣的目光,直接盯上了齊汀烏木的雙眼,她可不在乎齊汀烏木的實力和勢力,因爲比這些,齊汀烏木還差她得遠。

齊汀烏木被蟒虎熾雪這樣鄙視,心中也是升起了無名的怒火。

“熾雪小婊.子,你給我等着,等我連成生死符文術,再把你們一個個都給鎮壓了。”

齊汀烏木心中狠毒的想到,不過他表面卻露出了一抹微笑,燦如春陽一樣。

“原來是熾雪妹紙啊,是這樣的,這死去的傢伙名叫北靈陽,是一個下等部落的遺民,生前是中等部落原木的寄居者,因爲煩了通判異族的罪名,被我拿到了這裏審訊,可是誰知這異徒不僅不配合,還出手打人,蟒虎空兄弟就能在這裏給我作證。”

“所以不得已,我纔對北靈陽痛下殺手的。”

齊汀烏木說起慌來,還真的是臉不紅,心不跳的,直接把一切罪名,統統歸納到了死人北靈陽的身上。

他相信這羣人不會爲了一個已經死去的天才,來針對自己的。

所以齊汀烏木臉上出現了一抹冷笑,背後的蟒虎空等人聞言也是鬆了一口氣,經過之前的震驚過後,如今恢復冷靜,再聽齊汀烏木如此一說,他們忽然覺得沒必要那麼怕齊汀龍君他們。

ps:第三更,求花求票! 蟒虎熾雪傻眼了,看着倒在地上,生機全無,冰冷一片的北靈陽,心中忽然抽動了一下,倒不是因爲什麼男女之情,只是覺得一個弟弟般的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心很痛很痛。

“齊汀烏木,什麼時候勾結異族的大事,你能一言判別了?你是審判團還是執法團?我蟒虎熾雪的未婚夫死在你手上,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我會讓你去陪他的。”

蟒虎熾雪的聲音很冰冷,雷天等人已經把事情都告訴了她,北靈陽被抓,完全就是齊汀烏木等人的私人意見。

看着齊汀烏木,蟒虎熾雪真的發火了,恨不得當場活剮了他,可是一看到旁邊的齊汀龍君,她的怒火又不自覺的壓下了一點。

齊汀龍君實力深不可測,起碼他那醉心於武,不理世事的親哥哥,已經是神魄境小圓滿的蟒虎桀,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她說話,必須要給齊汀龍君點兒面子,不過她如今把北靈陽說成了她的未婚夫,也表明了她的態度,不給一個交代,她絕不善罷甘休。

這點兒心思,齊汀龍君等人都明白。

“烏木,說吧,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要聽實話。”

齊汀龍君這下不得不站出來了,目光如電,直逼齊汀烏木,恐怖的眼神,盯的齊汀烏木直發毛,心中壓力倍增。

齊汀烏木:“大哥,我所說的話,全部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當場詢問蟒虎空他們。”

齊汀烏木還是硬着頭皮堅持自己的說法。如今北靈陽已死,他所說的話都死無對證,只要蟒虎空等人不想死,就一定會把這個謊給圓下去。

“是不是覺得我蟒虎部落的人都很好糊弄。”

這下,沒等蟒虎熾雪發飆,沒等蟒虎空跳出來證實,齊汀烏木左手旁邊的白衣青年,冷淡的說道。

這是蟒虎桀,白衣加身,身材修長,若一離世的翩翩公子一樣,他的雙手環抱在胸,一柄古拙,漆黑深幽的鐵劍別在腰間,俊美的臉龐,噙着笑容。

“這怎麼可能,桀大哥說笑了。”

齊汀烏木看到是蟒虎桀說話,眼神閃過一絲驚恐,心臟猛然停止跳動,急促不堪,對於這四個紫山星域內部的太子.黨,他最怕的就是殺戮之子——蟒虎桀。

蟒虎桀今年才二十五歲,實力卻達到了神魄境小圓滿,自創一門戰技名曰《血星殺劍》,一劍出,必染血而歸。

他曾經上過紫山星域的戰場,當時才淬骨境大圓滿,卻一人一劍,深入木族領地,殺了數萬木族戰師,血染白衣而回,成就了殺戮之子的名號。

他常年都是白衣加身,微笑如花,所以也有微笑殺神的名號,是一個真正殺人如麻,心狠手辣的傢伙。

蟒虎桀一心醉於武道,不理世事,所以蟒虎少族長的位置,讓給了自己最疼愛的親妹妹,對於蟒虎熾雪,蟒虎桀向來是百分百的溺愛,百分百滿足她一切的願望。

如今看到自己的妹妹在意的人被殺害,他立馬不淡定了,眼中的殺意似風暴一樣捲起,立馬像是醞釀有屍山血海一樣,恐怖驚人。那怕旁邊有齊汀龍君,他也絲毫不在意。

魁梧精壯的齊汀龍君看到旁邊的蟒虎桀出面了,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絲凝重,對於這個不講規矩的瘋子,他還是有些忌憚的。


當下齊汀龍君深吸一口氣,面色發寒,恨鐵不成鋼的看着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有種想要把他碾碎的感覺,盡給自己惹些不該惹的事,完事後是該好好敲打一番了。

齊汀龍君明白,事情發生在他齊汀部落,他必須給大家一個交代,特別是蟒虎熾雪,人家如今都不要清名了,執意說死的人是她的未婚夫。

“齊汀烏木,最後一次,我最後一次問你,事實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如果還不說真話,我只好把他拿到父親大人那裏處理了。”

齊汀龍君說話表達的意思很明確,你現在說出來,那麼這事還屬於小打小鬧,是青年人的鬥爭。

如果你執意隱瞞不說,那麼這事捅到明面上,到時候審判的,將會是由齊汀黃凱親自執行,到時候,該殺就殺,絕不會說半分情面。

“還真是心機似海啊。”

旁邊大紅袍衣服的胖子燁荷江天在心裏說道,三大上等部落的接班人,齊汀龍君以心機深沉,謀算天下著名,同時心狠手辣,只會偏向利益。是一個真正的政客人物,是人族崛起的智囊型人物。

而蟒虎熾雪則具有大將風範,是女中豪傑,他日成長起來,一定是衝鋒陷陣,跑在人族崛起最前線的女英雄。

而自己,燁荷江天只是笑笑,一個人是無法自我評判的,因爲那樣得出的結果,往往會與現實有很大的偏差。

不過他也知道自己在他人眼中,是一個會左右逢源,不得罪人的傢伙,交際廣泛,人脈通天,不過,這真的是自己嗎?燁荷江天自問。

看着被齊汀龍君一步一步逼迫的齊汀烏木,燁荷江天只是冷笑幾聲罷了,不過看到自己的族弟燁荷少華也參與其中他臉色有些寒了。

齊汀烏木額頭上冷汗直冒,背後更是溼了一片,他的雙腿有些顫抖,顯現出了他的侷促不安,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說。

還好,就在他疑惑之際,蟒虎空站出來了。

蟒虎空努力的想要保持一份淡定,可惜面對四位氣勢洶洶的傢伙,他不免有些怯場。

不過此刻他必須站出來,既然要得罪這羣太子.黨,那麼他就必須退而求其次,要贏得齊汀烏木等人的友誼。

蟒虎空:“這事是我叫烏木兄等人做的,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我一直都深愛着熾雪,而這個出身低賤的傢伙不知怎麼成了熾雪的未婚夫,所以我妒火中燒,與他約定了一戰定去留的約定,贏得人繼續追求熾雪,輸的人,自動離開。”

蟒虎空說謊的天賦不亞於齊汀烏木,邊說還一直申請的看着蟒虎熾雪,那個模樣,分明就是在說:你只能是我的。

蟒虎空:“可惜我沒有想到,北靈陽一直都很囂張,但是他的實力卻很弱,我一不留神,就把他給殺了,事實就是這樣,勾結異族什麼的,都只是我羅列出來的莫須有罪證而已,該怎麼辦,你們看着辦。”

不得不說,蟒虎空這番話說的很漂亮,起碼他深情的表演,和所說的事情,都能在現實中對上號,所以這個可信度,遠遠超過了齊汀烏木所說的。

“這裏沒有打鬥的痕跡,你怎麼說。”

齊汀龍君順着蟒虎空的話問道,他選擇相信了蟒虎空,不管事情真相如何,反正北靈陽已經死了,死人的價值,跟空氣一樣的廉價。

按照蟒虎空所說,齊汀烏木已經洗刷掉了主謀的嫌疑,變相的洗刷掉了,齊汀部落內部亂殺人族同胞的嫌疑。

不管處理結果如何,只要齊汀部落聲譽上沒有絲毫的影響,那麼齊汀龍君都是可以接受的。


蟒虎空釋然一笑,果然齊汀龍君如他想的一樣,爲了齊汀部落的聲譽,他會配合自己演一齣戲,把此事揭過去。

“事情是這樣的,我本來只想用言語勸退他而已,沒想到他抓住機會,給了我一拳。你看,拳印還在。”

蟒虎空說完,掀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裏面,充滿爆炸行,通體古黃色的整齊凸起的精壯肌肉,然而在八塊腹肌的中央,卻有一個發黑的拳印。

衆人一對比,赫然發現蟒虎空腹肌上面的拳印,其大小和北靈陽的拳頭一樣,證實了蟒虎空所說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