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茶壺慘嚎:「老闆,別啊,別啊,我給你下跪磕頭了。」

說完,真的走上前來,抱住了洪錚的大腿:「老闆,你英明神武,天資驚世,富可敵國,後宮三千,一定不會在意一個晶石的對不對?」

他抱著洪錚的大腿,不斷搖晃。

洪錚嘴角抽搐:「撒手。」

「不撒,就不撒!」大茶壺顯然臉皮極厚,眾人全部盯著他,他也不在意,隨後竟然唱了起來,「沒有晶石,我不撒不撒啦,晶石當棉被,我不撒不撒啦……」

葉南廷嘴角肌肉瘋狂抽動,滿臉黑線,差點一口老血噴出。****的大茶壺,你要不要臉?你究竟要不要臉?他甚至有種衝動,扔上幾千晶石給大茶壺。

武青虹憋著笑,異常痛苦。

洪錚平靜的問道:「真的不撒?」

大茶壺身子如同爛泥一般,腦袋貼在洪錚大腿上,輕輕的摩挲著。

洪錚實在受不了了,抬腳,猛然將大茶壺踢飛:「特么給老子滾!」

「啊!要死了要死了,我要死了。」大茶壺的身軀被踢飛,隨後怪叫。但是一息后,又來到了洪錚身前。

不過他終究還是告訴了洪錚這個世界的格局。

「雲海宗掌控三十萬里的範圍,這個地方,被稱為雲海掌控之地。但是,這雲海掌控之地,乃是最為低等的地方。它在西北一隅,乃是最為偏荒的地方。整個西北一隅,有宗派掌控億里範圍,天才涌動。而這樣的掌控之地,僅僅西北一隅,超過千個。這是第一階梯的勢力,至於第二階梯,則是恐怖了許多。它叫顛覆魔殿,所有掌控之地,歸於幾大勢力,這幾大勢力,是顛覆魔殿,第五真宗,煉經宗,丹皇塔,器皇塔。可以說,整個西北,就是無數掌控之地構架成的。」

洪錚震驚了,就算是公孫在冊等人,也被驚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這個世界竟然如此之大。

僅僅是一個西北,便是如此壯闊。

雲海宗掌控三十萬里範圍,本就已經很驚人了。但是沒有想到,雲海宗,連末位都排不上。

「他說的是對的,我就來自於劫龍掌控之地。」不朽茶樹說道。事實上,它對於洪錚有一定的好感。「橫公魚,則是來自於無邊妖海,那裡,是妖海掌控之地。」

「每個掌控之地,都有無數勢力歸屬,城池無數,疆域驚人,人口難以估量。所以,這個世界,很大,出了西北,我就不知道了。」大茶壺眼中有迷茫之色,抬頭看向天空。

洪錚也是沉默不語,接著,他升起了一股雄心壯志:「我要強大自己,衝出西北,去看一看,遙遠的世界。」

正在沉默間,忽然,整個原始森林竟然一下子陰暗了不少。洪錚猛然抬頭,看向天空,竟然見到那一****日光芒在熄滅!

葉南廷面色一變:「不好,黑夜要來臨了!」

「快到紫色區域。」葉南廷面有懼色。

事實上不需要葉南廷說,洪錚也感覺到了危機漸漸的來臨,幾乎壓的自己快喘不過氣來。

葉南廷為了搏的洪錚的好感,開口說道:「那****日夜間會熄滅,一旦熄滅,就是原始森林中黑暗生物出現的時刻。傳說這些黑暗生物之中,有靈體大境的高手!」

「黑暗生物……」洪錚抬頭向四周看去,感覺到四周,一股又一股強大的氣息從沉眠中蘇醒,駁雜無比。

遠處,一道血光衝天,璀璨驚人,幽眇氣息狂暴。血光中,一尊生靈飛上天空。那是一尊蝙蝠模樣的生靈。它的背後,生有一對白色骨翅。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文字閃爍光芒,烙印在虛空中。身材極為高大,有十丈大小,透發出了滔天恐怖氣息,雙眸如血色神燈,在黑暗中巡視。

而後,他長嘯一聲,開始了虐殺!

更遠處,慘綠色的霧氣升起,籠罩半邊虛空,映亮一方天宇。那裡似乎化為了一個牢籠,牢籠中,一尊渾身爆發無匹綠光的骷髏懸浮天空。這骷髏,空洞的雙眸內,有火焰跳動。伴隨著他出現,慘綠霧氣狂暴席捲四周,如同海洋。

一尊又一尊黑暗生物覺醒,飛上虛空,開始獵殺進入原始森林中的人。 那****日依舊懸挂虛空,但是,已經沒有了任何光熱。沒有了烈陽的照耀,整個原始森林,一片黑暗。

「孽畜,找死!」一聲冷哼從遙遠的地方傳了過來,浩蕩雷音碾壓虛空,使得虛空轟鳴作響。

一道霸氣無比的身影衝上了虛空,腳踩一棵尺長古樹。這古樹,通體乾枯,沒有生機。但是樹體上方,卻是有一個又一個古老文字烙印。凹凸起伏,上下閃耀,綻放金光。

一縷縷鴻蒙氣擴散四周,托起這男子。

只見此人,身材高大,滿頭濃密黃金色頭髮,全身上下散發出了難以想象的金光,照亮了一方原始森林!他全身散發黃金光,桀驁不馴,宛若降臨人間的蓋世戰神。

此刻,他盯著眼前一尊黑暗生物。那是一尊黑色魔蠍,足有十丈長,身軀上面滿是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擴散出一道道魔力,洗滌全身。

接著,便是見到他向魔蠍沖了過去,擊出了一拳。只是一拳,便將他周圍百丈的空間完全照亮。

二者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大戰!

「那是誰?」洪錚微微的眯起眼睛,這個年輕男子,不過二十五六歲,卻已經達到了孕骨七轉的程度。

「劫龍地的天寵!」不朽茶樹此刻枝椏震顫。

「什麼叫天寵?」洪錚不解。

大茶壺隨後說道:「天寵,乃是上天都寵溺的蓋世天才。他們出生剎那,便比一般修士要強大,天資驚人。並伴隨異寶出世,此人名叫許不凡。天生強者,出生剎那,祥瑞衝天。口含上蒼古樹而生,上蒼古樹之上,烙印一種古老的字。」

「天寵級別的高手……」洪錚喃喃自語,心中有一股戰意。

忽然,原始森林中,不斷衝起一道道恐怖氣息。

一名全身銀白,連髮絲都是銀白色的男子懸浮在虛空中。只見他,背部竟然長出了兩把明晃晃的巨刀。

初始之時,伸縮在體內,只有拇指大小。但是片刻之後,竟然顯化出三丈大小,在背部交叉,宛若翅膀一般,上下拍動。

但更像是翅膀一般,拖著他飛行而起。

他的修為,同樣在孕骨七轉,尤其是他的體內,氣息如海洋,狂暴不已。透發宏大暴動,震驚寰宇。

刺啦一聲,他背部雙刀一震,宛若雙翅,斬下百十道光芒,向眼前一黑暗生物衝去!

「人皇地的太子康有倫!此人天生背部長有上蒼剪,剪上孕有人皇地的傳承古字,上蒼剪一出,就是八轉的高手,都要飲恨。」不朽茶樹在解釋,「也是一名天寵。」

「每個掌控之地,或多或少,都有天寵存在。天寵,就是一個掌控之地傳承的希望。但是天寵,極為稀少,億萬人中,不見得會誕生出一人。但是只要誕生出了天寵,那這個掌控之地,就不會消失,因為他們有能夠化身圖騰的能力!」

「雲海掌控之地的天寵是誰?」洪錚忽然想起了這個問題。

「在十年前,眾人都以為,你是天寵,但是隨後你隕落,鳳蒼宇出現了!」大茶壺看向洪錚,小心翼翼的解釋。

洪錚默然,半晌之後才問道:「他,如何?」

大茶壺:「鳳蒼宇一出生,天地鐘聲轟鳴,雙眸乃是古老文字凝結而成,背部更是背負殘缺蛟龍圖。」

正說著,大茶壺面色忽然一變,指向東方,只見那裡,一人踏空。腳下踩有一尊龐大蛟龍,雙眸乃是兩枚詭異文字,眾人不認識。

他身材修長而高大,髮絲披散,雙手交叉在一起。英俊的不像樣子,充滿神聖之氣,悠然而行。踩踏在黑色蛟龍身上,緩緩而去,不曾理會眾人。他路過的地方,古木崩碎,龍吟陣陣。尤其是他的背後,若有若無,有第七塊神骨發光。

「雲海宗的聖子,鳳蒼宇!」洪錚眼中出現了明亮之色,那是磅礴的戰意。

他本以為,自己十年前就已經無比驚人了。天資蓋代,神血懾人。但是沒有想到,各大掌控之地,竟然蒙住了這麼多天才!不,那是比天才更強大的人物,天寵!

「看,那是洪君臨,洪王地的天寵!」不朽茶樹枝椏化為一根手指,指向遠處。

姓洪!洪錚一驚,猛然向遠處看去。

「天啊,竟然是洪君臨!」

「恐怖的洪君臨,也是一名強大的天寵!」

洪君臨的出現,直接引爆了這裡,因為他實在是太強大了。他一出現,幾乎照亮了原始森林十里天宇。整個人都是在發出浩蕩仙光,每道仙光,顏色都不同。隔著十里,也能夠感覺到一股大河滔天之音從他體內傳來。那是血液流過經脈的聲音!

他黑髮豎起,劍眉星目,身穿太極道袍,充滿一種大道自然的神韻。

「吼!」他此時正與一尊巨大章魚對戰,然後,他發出了一道咆哮聲,竟然活活將章魚震碎。隨後,他似乎感應到了洪錚等人的注視,向洪錚看來。

面無表情,似乎天下都不在他的眼中一般。他深深看了洪錚一眼,隨後轉過頭顱,再也沒有興趣,卻是看向鳳蒼宇,道:「鳳蒼宇,你要加油了!」

聲音威嚴渾厚,有了真法的加持,穿透十里。

鳳蒼宇輕笑:「洪君臨,莫要囂張,聽說與你與血脈關係的洪錚,復生了。」

「我已發現,不用理會,螻蟻罷了。」洪君臨說完,身上十道仙光穿透虛空,化為一****日,開始遠去。

洪錚雖然沒有任何錶情,但是他心中卻是一動:「也姓洪,我怎麼沒聽說過此人,還與我有血脈關係?」

大茶壺苦笑:「此事,恐怕整個雲海掌控之地知曉的,不會超過五人。不過我恰好知道,因為我曾經的勢力,深深的調查過洪家的一切……額,不是你的洪家,是洪王地的洪家。」

「龍城洪家,是在三百年前,從洪王地遷徙過去的,據說是龍城洪家的祖先,被驅逐。具體原因,因為我許可權有限,知曉的不多。但是洪君臨此人我知道,他是一名強大的天寵!」

「有何強大之處?」

不朽茶樹枝椏像是手一般,在頭上抓了抓:「他是十族混血!」 「十族混血,怎麼做到的?」洪錚看向遠去的洪君臨。

此刻的洪君臨,真的如同君臨天下的帝王一般。周身璀璨,仙光流轉,照亮原始森林。尤其是他的天靈蓋,無盡光芒衝起,撼動雲霄。

大茶壺森然說道:「一般說來,修道之人,講究的是血脈精純,越是純的血脈,越是強大。到了最後,血脈祖化,與遠祖相差無幾,那是才有強大到連天地都恐懼的修為。但是洪王地的洪家,反其道而行之。在洪家,存在了兩派,一派是講究血脈單,而另一派,則是主張集天下最強血脈一體。洪君臨的曾祖,與一名強大魔族女子結合,生下了洪君臨的爺爺。這時是兩族混血,而他爺爺,則是與樹人族的高手結合,生下洪君臨的父親,這時就是六族混血了。因為那樹人族高手,也是混血。他父親,再次與雪妖族強者結合,生下了洪君臨,這時就是一種恐怖疊加,算是十族混血了。也就是說,洪君臨集合人族,魔族,樹人族,雪妖族,是人族,還有其他五種神秘種族血脈於一體!他體內,流淌的血液,都有這十族的強大古字,更是天賦大術!」

洪錚縱然心性沉穩,也是被震驚到:「那就沒有弊端嗎?」

「四族混血,就已經不被上天所容忍了,誕下的後代,大都不能修行。但若能修行,則是極為強大。而十族混血,則是可怕到沒邊。傳說,洪家雪藏有三十族混血的天寵,一旦降臨,那就是天災。而且,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有傳言,洪家,還準備衝擊百族混血。準備了最起碼萬年!他們能做到這一切,傳言是因為得到了某種大造化,可蒙蔽天機。」

大茶壺的眼中有驚色。

「對,十族混血,就需要準備幾百年才能夠完成,更不用說三十族混血,甚至百族混血了!而且每混一族,就要承擔大劫。但是積累下來之後,個個天賦驚人而強大。」不朽茶樹也是知曉甚多。

「蒙蔽天資的大造化……」洪錚心中凜然,心中升起一股強大戰意,「就算是天寵又如何,我定能夠超越!」

葉南廷看了一眼天空,猶豫了一番,隨後開口:「諸位,我們先去紫色區域可否?不死生物越來越多了,我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就連洪錚,都感覺到心中越來越壓抑了,似乎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出世了一般。血腥氣息瀰漫整個原始森林,抬頭看去,原始森林竟然被血霧籠罩,連星辰都看不到了。

洪錚隨後點頭:「快走。」

一行人快速向葉南廷所說之處行去。

啊!一道慘叫聲從洪錚后側響起,無比滲人。

眾人回頭一看,一個個瞳孔收縮。

那裡出現了一根尾勾,純黑色,只有拇指粗細。但是卻無限長一般,上面布滿了細小的鱗片。尾鉤之上,閃耀妖異藍色,偶爾有藍色液體流下,滴落地面,將地面都是腐蝕出了一個大洞,一看就是劇毒之物。

尾鉤無限長,從黑暗之中延伸而來,洞穿了雲海宗那名年輕弟子的眉心,隨後將他的軀體向後方拖去。

那弟子慘叫,身軀快速的融化,片刻時間便化為了粉末,消散在空間中。鮮血沿著尾鉤,流淌到了未知的方向,那裡,一片黑暗,似乎隱藏著一尊大魔。

至於他的符文,則是向遠處飛去,消失不見。

這一幕,讓眾人心中膽寒,一名不弱的高手,在一擊之下,竟然被斬去了。尤其是秦倫與李竹馨,面色慘白,瑟瑟發抖。

「讓我走在前面,後面……有東西。」秦倫顫抖開口,央求洪錚。此地,就洪錚修為最強,要是洪錚點頭同意,他便有了存活的希望。

洪錚沒有說話,盯著後方黑暗之處,冷靜開口:「走。」

他不曾理會秦倫的哀求,護著葉南廷,向前方疾行而去。因為葉南廷才知曉,紫色區域在什麼地方。

不朽茶樹與橫公魚均是不敢飛行了,因為他們親眼見到,一名修士,長有雙翅,在空中飛過,被一條粗大的舌頭卷了下來。化為了本體,乃是一尊巨大魔雀,龐大屍身都是被吞食了。

釘!那條尾鉤再次沿著虛空,迅速延伸而來,宛若一道黑光,速度極快,向洪錚擊去。

「滾!」洪錚爆發了,瞬間化為了三龍神將,手中金龍槍幻化而出,猛然向後方釘去。金龍槍化為了耀眼長虹,與後方一物撞擊在一起。

金龍槍潰散了,但那尾鉤也是極速收回,沿途一株株古木轟然爆碎。同時耀眼的光也照亮了後方,讓眾人隱隱約約看到了後方存在的生靈。

那是一尊隱藏在黑暗與黑霧中的生靈,只有拳頭大小,看不真切具體樣子。但是他爆發出的氣息,連洪錚都是有些心驚。

行了幾十里,一路上,那尾鉤不斷襲擊而來,那生靈本體不曾動過。但是那布滿鱗片的尾鉤,卻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真的有無限長,緊隨眾人。

「刺啦!」尾鉤再次襲來,一下子釘在了李竹馨的後背上,將李竹馨的衣物全部扯爛。而後,她被那尾鉤,震碎成了齏粉!

「我實在受不了了,我要走在前方!」秦倫大吼一聲,面目扭曲,有些瘋狂了。向洪錚前方沖了過去,洪錚沒有阻止。

秦倫剛剛衝過去,雙眸猛然睜大,眼中驚懼之色濃濃化不開來,因為他看清了前方的情況。那裡,布滿了一隻只拳頭大小的蟲子,若蟋蟀一般,但是甲克漆黑如鐵。匍匐在地面,眼睛血紅,散發出嗜殺的氣息,一邊退後,一邊警惕的盯著洪錚。

當看清楚秦倫衝來時,其中一隻動了。

偏執大佬總灌我迷魂湯 猛然一躍,頓時,那隻神蟲身後,竟然浮現出了一尊龐大獸影,咆哮震天,向秦倫撞擊而來!

秦倫好歹也是孕骨境的高手,向左移動,但還是被撞擊在了肩膀之上。頓時,他的左臂炸裂了!

啊!秦倫慘叫一聲,跌落在地面上。

莫少的惹火情人 「洪兄救我。」秦倫慘叫,看向洪錚,有了鮮血的刺激,那些如同蟋蟀一般的神蟲,瘋狂了。 洪錚嘆息了一聲,隨後站到了秦倫的前方。

「殺!」他爆喝一聲,全身光芒璀璨,殺機凜然。手中出現一把金龍大槍,有龍吟聲擴散。

一槍擊出,若潛龍出淵,攜帶一股太古猛獸一般的氣息。大槍橫掃,成片金光掃出,化為一道扇形區域。

這個地方炸裂了,金光衝上了天空,連烏雲都打碎了一些!

吱吱!那些蟋蟀一般的神蟲被金光刷到,肌體竟然不曾崩碎。但是生機全部滅絕,慘叫著掉落,宛若下餃子一般。

「這裡面的神蟲……肌體強度竟然如此厲害?」洪錚思忖,大手探出,一掌捏住。

嗡嗡,那神蟲不停掙扎,發出嗡鳴聲,但隨後被洪錚捏斃。攤開手掌,仔細觀察,這一看,讓洪錚瞳孔微微收縮。因為這神蟲背部,竟然天生有一副脈絡圖!

這脈絡圖不大,更像是殘缺的,上面有七個光點。每個光點都像是縮小的星辰一般,被一條玄奧的線路串聯起來。

「像是北斗七星圖……」洪錚自語,眼中出現了茫然之色。難道,正是因為背負北斗七星圖,才讓這些神蟲有了如此的肌體強度嗎?如果是的話,那麼,這邊北斗七星圖,從哪裡來的?

還沒容得洪錚多想,那些蟋蟀一般的神蟲均都是嘶吼起來。同時,一股滔天的恐怖氣息,從遠處極速而來!

咚咚!咚咚!地面都是在顫抖,宛若大地震,古木東倒西歪。宛若一尊巨獸下山,兇猛無比,同時,那氣息滔天而起,壓的眾人心頭沉甸甸的。

「有洪荒巨獸過來了,我們危險了!」秦倫此刻已經受了重創,面色無比慘白。

不朽茶樹渾身爆發出鴻蒙氣,化為一道道匹練,護住全身。同時一根樹枝瞬間綳直,鋒利無匹,指向前方,如同一把絕世利劍,隨時準備出手。

橫公魚退後幾步,此刻的它,化為了巴掌大小。周身色彩斑斕,尤其是尾部,竟然有三條魚尾,左右飄動,華麗無比。以天地為海,上下浮動。這是它的最強狀態,能夠爆發出驚世一擊。

至於大茶壺,面目儒雅,風度不凡,眉心中間,半缺裂縫緩緩開啟,混沌裂縫之後,積蓄著磅礴力量。

咚咚咚!聲音越來越近,恐怖的氣息,也是不斷鋪來,壓蓋天地。上百株古木彎曲了下來,難以承受這滔天的恐怖秘力。

隨後,神蟲緩緩散開,讓開了一條道路,一條金光大道鋪展而來,完全由靈力化成。這一幕,更讓眾人瞳孔收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