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難臨頭夏雨菲第一時間就想著逃跑,然而,席麗瓊和王海燕也將她心思看透了,在唐小芯還沒有對她們暗示點什麼,她們兩個就上去將夏雨菲按住手臂,讓夏雨菲動彈不得。

唐小芯面容冰冷,眼神犀利冰涼的注視著周麗蘭和夏雨菲,「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就是把這豆豉都是吃下去,二就是我報公咹把你們抓起來,如果我報公咹把你們抓起來,事情可不會就這麼簡單,你們在我店裡放老鼠屎,這屬於惡意傷害,也是故意抹黑我以及店裡的名聲,你們不僅僅要賠錢,還要坐牢。」

唐小芯薄涼瞥了她們一眼,「現在擺在眼前,讓你們自己選,是吃下去呢,還是我報公咹呢?」

周麗蘭和夏雨菲一聽,面容再也掩蓋不住心中的慌亂。

當她們看到唐小心臉上的堅決,她們就知道事情無法更改。

夏雨菲氣狠狠的瞪著唐小芯:「唐小芯你非要把事情做到這麼絕的地步嗎?一點退路都不留給我們?」

唐小芯冷笑:「到底是誰做事情比較絕?」如果像今天的事情,她回去之後沒有返回,席麗瓊和其他人根本就沒辦法解決,那麼,事情斬釘截鐵落實了食物不幹凈,店裡的生意就毀了,他們所投入的錢也都沒了,而且衛生局那邊也會過來,說不定嚴重都會牽扯到其他的店子,論把事情做絕的人是夏雨菲和周麗蘭,而不是她。

她就這麼定定的看著夏雨菲。

夏雨菲被她所盯著的目光,從不自然到心虛,然後把目光轉移開。

其實她們今天這個行為一旦成功了,她知道唐小芯就無法翻身。

唐小芯見她不出聲,就知道夏雨菲在想什麼,「行了,不廢話,趕緊把那包豆豉吃了,不然就是送你們到派?所去。」

夏雨菲和周麗蘭兩人彼此眼神慌亂地看著彼此。

「你們不說話,我就替你們決定了。」唐小芯對拿著老鼠屎的李蓉萍投去一個眼神。

李蓉萍立刻就化身惡毒婆婆一樣,一手掐住了周麗蘭的下顎,另一隻手拿著老鼠屎往周麗蘭的嘴巴塞去。

周麗蘭眼睛驚駭瞪得大大的,四肢掙扎,頭不斷的搖,然而這些都沒有李香蘭將她束縛得緊緊的,她根本就沒有掙脫的可能。

就這麼硬生生讓李蓉萍把那包老鼠屎塞進去。

「抬抬下巴,吞得可以的,也吐不出來。」唐小芯在旁邊指點。

李蓉萍按她的話去做,還多抬了幾下周麗蘭的下巴。

周麗蘭呼嚕一聲,那噁心的老鼠屎直接滑落喉嚨,到達胃裡去。

確定周麗蘭吐了下去,李蓉萍才鬆開她。

李香蘭也鬆開周麗蘭。

周麗蘭趴到一旁不斷嘔吐,可不管她怎麼吐都沒吐出來,但是她又一想到那噁心的老鼠屎在她喉嚨里慢慢的滑落到胃部,她就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覺得好噁心,隨之又開始作嘔可還是沒吐出來,想來想去很自然用手指去摳。

扣了老半天,還是沒摳出來。

但她仍然不死心繼續扣……

唐小芯淡淡瞥了她一眼,又將目光落在了夏雨菲身上。

李蓉萍手上還有餘留幾粒老鼠屎。

王海燕早已經掐著夏雨菲的下顎,就等李蓉萍動手了。

夏雨菲一看到李蓉萍步步逼近自己,立刻她開始劇烈掙扎,然而,她始終都用。

看著李蓉萍對著自己露出了那發狠和得意的笑容,此時夏雨菲覺得自己世界的天就好像要塌下來了一樣。

李蓉萍才不管夏雨菲在想什麼,直接就將手上剩下的老鼠屎塞到她嘴巴去,也順著抬幾下下巴。

看著夏雨菲嘴巴里的老鼠屎吞咽了下去后,她這時才往後退幾步。

席麗瓊和王海燕都鬆開了夏雨菲。

夏雨菲立馬就跟周麗蘭一樣,嘔吐不出,就用手指,最終還是沒能夠如願吐出來。

兩個人摳了老半天扁桃體,眼淚都不停飆落,還是沒摳出來。

夏雨菲和周麗蘭就算是再有心想找唐小芯算賬,但眼前最重要還是要將吞下去的老鼠屎給整出來。

唯一的辦法就是只能去醫院了。

不到一會兒,兩個人朝外面落荒而逃。

李蓉萍她們看著她們兩個的背影,包括店裡吃宵夜的顧客都哈哈大笑起來。

巫旅 笑過之後。

席麗瓊很抱歉:「堂嫂這次的事情,我……」

「行了,這不能怪你。」只能說夏雨菲和周麗蘭都是老手了。

「對了,小芯你是怎麼知道周麗蘭口袋裡會有老鼠屎。」

「我猜的。」她知道夏雨菲的把柄,夏雨菲就不可能會把這種事情攬到身上,只能讓周麗蘭帶著了。 李蓉萍並不知道唐小芯精細的心思,反而大笑說:「還是小芯厲害,還知道走了又返回來,這樣一來才可以將夏雨菲和周麗蘭兩個小賤人給趕跑了。」

而且她覺得自己剛才那一舉動,真的太大快人心了。

席錦琛關懷淡道:「該回去了。」他們走到半路,她就是擔心席麗瓊處理不了這件事,所以才返回,現在事情已經處理好了,那就該會休息了。

「嗯!」唐小芯對他輕輕頷首,隨之她轉對席麗瓊和王海燕她們說,「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行,堂嫂你先回去吧!」席麗瓊笑說。

他們之前走半路的時候,想著返回大排檔,方鴻維就已經先回去了。

現在剩下唐小芯和席錦琛兩個人,手挽著手,往總店的方向緩慢走去。

……

第二天。

夏雨菲和周麗蘭的事就不斷在這幾家工廠傳開了。

羅翠文也是工廠這邊上班,昨晚加班很晚,又正好今天休息,回去的時候,湊巧得很,遇到了高媛媛,然後跟高媛媛說起了這事,最後捧腹大笑。

高媛媛雖然不認識羅翠文口中的夏雨菲和周麗蘭,但卻覺得她們兩個的行為蠢得要死。

兩人正聊著,高媛媛遽然想起自己之前見過唐小芯的事,於是就高興地跟羅翠文炫耀,「前一陣子我見到唐小芯,那個窮酸樣,過得可不好了,我就是看她很可憐,我還請她吃了飯,逛街,翠文你說,這讀書的時候,成績好,不見得以後也會過得好,我覺得這個還是看命的,你看看我,命真是夠好了,從不讀書,認識我家大兵起,我就從來都沒出去工作。」

羅翠文笑容略微顯得僵硬,因為她知道高媛媛又開始炫耀起自己的。

不過,她倒對高媛媛的另外一番話而有意見,於是就插話,「你說的唐小芯很窮?你是不是記錯了。」她更想說,你是不是為了炫耀自己,而故意將唐小芯給貶低了。

高媛媛看她驚異的樣子,立即很肯定地說,「我怎麼可能有記錯,記錯的人是你,前一陣子我們還在一塊呢,我沒理由會記錯。」

「唐小芯其實嫁得挺好的,又還開了幾家店子,生意都特別好,尤其是現在目前的大排檔,晚上吃宵夜的人很多,這幾天,我天天都經過她開的大排檔門口,那裡面都是坐滿了人。」

天價婚寵:總統大人輕點愛 「你會不會弄錯了?唐小芯怎麼可能會有什麼錢,開什麼大排檔呀!」高媛媛一時之間無法接受羅翠文所說的話,也就一下子主動找出羅翠文的不是。

「我哪會弄錯,那天大排檔開張的時候,還請了龍舞舞獅來祝賀呢,很多人都圍著看熱鬧,我就站著很遠處,但唐小芯的樣子,我可不會忘記,清清楚楚就是她,而且當天她還說話呢!」

「就算是她說話,那又如何呢,這又不能代表什麼,也可能是唐小芯就在那邊打工,然後說話而已。」

「不,並不是這樣。」羅翠文很淡定地反駁她,「我工友去過一次吃宵夜,還聽到一些消息,說唐小芯就是這裡的老闆,而且就連粵香大飯店都是她開的。」

「什麼?」高媛媛驚愕看著她。「你說的就是粵香大飯店?」

「沒錯!」

「這不可能的,一定是你聽錯了。」要說大排檔可能是唐小芯開的,或許她還會比較容易接受,粵香大飯店怎麼可能是唐小芯開的。

那裡吃飯的人都是那些大老闆之類的,生意也異常火爆。

這怎麼可能是唐小芯開的,而且,唐小芯怎麼會認識那些老闆。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對,上一次我跟唐小芯去了粵香大飯店吃飯,唐小芯的堂弟就在那邊,可能就是唐小芯的堂弟開的,說不定你那工友就誤以為是唐小芯開的。」高媛媛不斷絞盡腦汁地去解釋。

反正她就是不能接受唐小芯開了粵香大飯店這個事實。

「這不可能的,我工友沒整錯。」她那工友就是一個有事說事的人,根本就不會說一下不靠譜的事。

「哼,這種小道消息,經常出錯。」

「算了。」羅翠文看她一點都不相信,她也不想過多的去辯解些什麼。

心高氣傲的高媛媛一看她『算了,隨你怎麼說的』表情,忙不迭就說:「這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為了證明我沒有說錯,我們親自去找唐小芯問個清楚,問明白。」

「這種事情沒有必要去找唐小芯問吧!」羅翠文就覺得她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然而,她這神情對高媛媛來說,明顯就是害怕了,害怕到最後事實的真相真如自己所說的那樣。「一定要找唐小芯問,不然怎麼知道我們兩個到底是誰說錯了。」

羅翠文臉上猶猶豫豫。

高媛媛一把拉上了她,然後直接去唐小芯。

而她並不知道,於是就先去找了王大飛,問了唐小芯的地址。

王大飛在給地址之前,大概問了一下事情的經過。

立刻她就說跟她們一塊過去。

高媛媛也沒多想,就隨王大飛跟她們到一塊過去總店那邊。

一見著唐小芯,高媛媛直截了當就問唐小芯,羅翠文說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唐小芯淡淡地掃了一眼她們,最後看到高媛媛和羅翠文身後的王大飛,直捂著嘴在笑,她就知道王大飛就是來看熱鬧的。

「我覺得不管是當老闆還是打工,那都是為了錢服務,媛媛你也別多想了。」她不知道這話算不算回應了高媛媛的問題。

但前提下也得要高媛媛聽得懂才行。

就像上一次一樣,席飛虎都已經出現,態度什麼都如此明顯了,高媛媛還是不知道她是粵香大飯店的老闆。

高媛媛就是那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人,「唐小芯你說話就歸說話,你幹嘛說得這麼繞口,直接說就行了。」

好呀!反正是你要我說的話,那我就只好說得更直白一點了。「我確實是粵香大飯店的老闆。」就不知道這樣的答案對高媛媛來說,滿不滿意。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然而,高媛媛整個人都像是傻掉了一樣。

王大飛就在那邊笑。

羅翠文看到高媛媛這個樣子,瞬間覺得自己多年忍受高媛媛那脾氣的委屈,一下子都沒了,心口輕輕,空蕩蕩的,很舒坦。

而高媛媛就是平時太過於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尤其是杜大兵當了工廠里的主任,那簡直就是目中無人了。

「你騙人!」高媛媛在聽到了王大飛的笑聲,她回神,當就指責唐小芯。

「我怎麼你騙你了?」唐小芯很無辜的眼神望著她。

「你就是欺騙我,上一次你在我面前,我們都還去了粵香大飯店吃飯呢,你都不承認你是那邊的老闆,而且你怎麼可能就是那邊的老闆呢?你又沒錢,你夫家有沒什麼本事,你怎麼可能混得這麼好呢?」

說來說去,她就是無法接受唐小芯混得比她還要好那麼多。

唐小芯很無奈地笑了笑,「不是我不承認,而是我以為這麼明顯的暗示,堂弟都已經出來讓我收錢了,而你還沒想到我就是老闆,那我又有什麼辦法呢?難道我要跟你一樣,一有點什麼,就要到處炫耀自己有嗎?」

「你……」唐小芯擺明了就是說自己愛炫耀,貪慕虛榮,還說自己愚蠢。

唐小芯淡淡的視線看著她咬牙切齒的表情,「難道我說得不對嗎?我自己都還沒說什麼呢,你就已經以為我過得不好,哦,難道這個時候,我就要對你說,其實我過得很好,過得超級不錯的,這樣的話,反而會更加讓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反而還會嘲諷我說的話,那我乾脆還不如什麼都不去挑明了,也免得破壞你炫耀的好心情。」

「我覺得小芯說得沒錯,小芯這個做法也是挺對的,當時我也在場,小芯的提醒也是好明顯了,是媛媛你自己沒往小芯是那邊去想,這不能怪人家小芯,只能說你的責任。」

像高媛媛這樣的人,一天到晚就知道吹牛逼自己過得很好,然而,卻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小日子是過得不錯,但別人不一定就會比你差。

「哦,原來你們兩個是聯合起來欺騙我,將我耍得團團轉,現在還來把責任推卸了。」高媛媛氣得火冒三丈,指尖指著王大飛和唐小芯,「你們兩個賠我錢,請吃飯,以及我送你們衣服的錢。」

王大飛說:「高媛媛,買衣服的錢就是你自願掏的,又不是我們拿著刀子架在你脖子上,逼著你給我們買的,現在你讓我們給你賠錢,這哪說得過去,再說了,如果衣服真要是自己掏錢買的,我都還不願意想買呢!」

意思就是高媛媛所掏錢買的衣服,也就那樣,馬馬虎虎,也不怎麼樣。

極品貼身家丁 因為這樣說,徹底將高媛媛惹生氣了,氣極的她指著王大飛,連話都被氣得說不出來了。

過了一會兒,她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然後破口大罵王大飛,「之前逛街的時候,就是唐小芯和你有商有量的,才決定買了這個衣服的,你現在還敢嫌棄,你以為你有什麼資格嫌棄呀!騙子!」

「高媛媛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是你自己愚蠢不堪,太自以為是了,這怪誰呀!說的我們好像佔了你什麼大便宜一樣。」

「算了,如果我們要是不把衣服還給她,她都會說我們是騙子,自己又何必跟她這種去計較,大飛,不如這樣,我們改天再去逛街,我給你買。」唐小芯看著王大飛的眼神,眉梢稍微輕輕地一挑,像是在暗示些什麼。

王大飛看見了,笑顏逐開,「小芯你真是太好了。」繼而,她目光輕蔑瞥了高媛媛一眼,指桑罵槐:「不像有些人呀!打腫臉充胖子,不就是一件衣服而已,就在這邊嘰嘰歪歪的,真是搞不懂這種人是怎麼像的,要是沒本事,那就不要打腫臉充胖子唄!」

「有些人吧!掙這個錢實在不容易,又是喜歡裝,我們就當是配合一下她。」唐小芯故意搭話與王大飛說。

「我又不是吃飽沒事幹,配合她做什麼呀!要是配合她,那我還不如自己待在家裡,誰的臉色都不用看。」

對於唐小芯和王大飛的一唱一和,羅翠文看得是挺高興的。

「你們……」高媛媛氣急敗壞地瞪著她們。

「對了!我覺得有一件事,你還是要知道得好。」唐小芯昨晚就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徹底將夏雨菲給解決了,而且現在眼前這個情況,她覺得再也沒有比這個時候更合適去講了。

高媛媛雙眸升騰著怒火,又有許多的戒備,定定地盯著唐小芯看。

「其實你愛人杜大兵也不是什麼好人,可能你不知道吧!杜大兵跟工廠里一個女孩子有曖昧來往。」

高媛媛停頓了一秒鐘,隨之大聲反駁唐小芯,「你撒謊,你之前就已經欺騙我,你覺得我現在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你不相信,你也可以偷偷去問杜大兵工廠里的工友,她們肯定會在私底下討論這件事。」唐小芯臉上一副『你愛信不信,隨你』的表情。

「唐小芯你少在這裡挑撥離間了,我跟杜大兵感情好得很呢!我才不會上你的當。」

王大飛實在聽不下去了,「小芯根本就沒有欺騙你,杜大兵確確實實就是跟工廠里的一個女工友有曖昧來往,你要是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羅翠文,她也是在杜大兵的管理的工廠工作。」

高媛媛目光立即發狠地投向羅翠文,彷彿如果羅翠文撒謊,她立刻就會將羅翠文給活活拆了一樣。

羅翠文觸及她目光,心一驚,可想了想,也是為了打擊高媛媛那心高氣傲的性子,她就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杜大兵是跟工廠里一個叫夏雨菲的工友有曖昧來往,杜大兵對她非常照顧,聽說還給夏雨菲買衣服買鞋子買包包呢!」

「你撒謊!」高媛媛咬牙切齒,眼睛發狠發紅地瞪著她。

「我沒有撒謊,我還有幾次見過,只是我擔心自己說出來,你會接受不了,我就一直沒說,現在小芯都已經說了,那我也只好告訴你了。」 「說再多,還不如你親自去看看,觀察幾天,你就會知道我們並沒有撒謊。」唐小芯說。

高媛媛看到唐小芯神情與語氣如此堅定,一點都不像是撒謊,雖然她表面上仍然還是之前質疑的表情,但內心漸漸從指責和質疑轉變為相信兩分,而且羅翠文根本就沒有欺騙她的必要,那兩分相信轉變為五分。

一半是質疑一半是相信。

那就只有像唐小芯所的那樣,她親自去看看,去調查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