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莫行如此珍貴的東西你們都捨得拿出來拍賣固然這不該打聽只是我們想知道這幅畫卷究竟還有沒有原來的品質”

言下之意便是在問逍若書生的畫卷在天之一族肯定有一些年頭瞭如今拿出來拍賣該不會是你們已經領悟到了裏面的祕密餘下的相對來說都不太無比珍貴了所以纔拿出來拍賣

聞言天莫行苦笑了聲道:“不瞞大家這畫卷在我天之一族中的確很長時間了可是還無人能夠將其參悟所以留着也是無用就決定拿出來拍賣了這樣至少能夠換回一些珍惜之物”

這話也許是實話可聽在耳中叫人太吃驚四大級勢力之一的天之一族高手輩出都無法領悟到裏面的祕密那其他人

雖是這樣想但也沒有人願意放棄這幅畫卷你天之一族領悟不了不代表其他人無法領悟如此的畫卷不一定是誰實力強誰就能夠參悟出來的

對於天莫行以及天之一族的信譽在場的衆多人都還是很放心的畢竟天之一族儘管強大可同時得罪了在場貴賓席上衆多的勢力那也有必要要好好的掂量掂量看看能否惹得起衆怒

“諸位有興趣的現在可以開始了”

天莫行話音剛落貴賓席上便有一道沉沉的聲音馬上傳出:“極品武學濁浪翻天一部外加一柄神兵另有玄皇丹三枚”

這次拍賣會的確吸引了不少強大的勢力前來極品武學以及神兵都是不可多得之物那玄皇丹更是丹藥中的佼佼者地玄巔峯高手服用之後有着極大的機率可以順利的衝進皇玄境界

這三樣加起來算算價值都無可估算尤其那所謂的極品武學可是惹紅了許多的人

當這人聲音傳來後貴賓席後的那些人便也明白了他們儘管也有一些家底可很顯然是拼不過貴賓席上的這些人

“晨銅老怪你這些東西放在你凌海洞裏算是珍惜拿到這裏來交換畫卷未免也太小家子氣了一點吧”

有人怪笑了聲旋即喊道:“天莫行老兒我出的是極品武學和武技各一部化皇丹一枚”

拍賣會場中的那些人頓時倒吸了口涼氣那極品武學和武技倒也罷了所謂的化皇丹與玄皇有着同樣的效果但不同的是玄皇丹只對地玄高手有效而化皇丹則是皇玄高手使用

換言之服用後衝擊尊玄境界可以提升許多成功的機率

連辰夜都有些心動了可惜這化皇丹並不是拍賣之物

在這人話音落下後貴賓席上再度又有着其他的聲音傳了出來不管是哪一道聲音所報出來的東西無一不是珍惜之物放眼整個世間都非常的難得

在這裏都只是爲了那一幅畫卷

讓在場的人有所奇怪的是柳寒雙那幾個人好像是打算放棄了似的辰夜心中跟個明鏡似的這傢伙不過是在等所有人都叫完價後他好出一個並不讓自己虧太多而又壓衆人一頭

倒是挺狡猾的辰夜冷然的一笑

慢慢的當貴賓席上的其他人都開了一遍價格後柳寒雙才慢慢的站了起來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說道:“我柳之一族鎮族武學大天造化功外加靈霄續命丹三枚”



三枚靈霄續命丹就等於擁有了三條性命這等價值很是珍貴雖然說與其他人拿出來的東西相比是差了一些但那鎮族武學卻着實的讓得參與競爭的那些人個個都沒了什麼信心

默然好一會後有人冷冷笑道:“柳寒雙大天造化功你柳之一族也捨得拿出來別是爲了這畫卷而信口開河吧”

聞言柳寒雙嗤笑道:“本公子既然這樣說了自是拿得出來本公子想無論是誰應該不會在天之一族面前隨意的說說而已吧”

“哼”

那人討了個沒趣旋即沉默了下去

“天老我拿出來的東西已是場中出的最高價這畫卷應該是要歸我了吧”柳寒雙得意一笑道

鎮族武學柳之一族核心弟子都是xiūliàn過早有了備份拿出來固然很心疼可如果能夠領悟到畫卷中的祕密這些都算不得什麼

當然了即便是什麼都沒有領悟出來單是畫卷本身就很值錢大不了以後像天之一族一樣拿出來賣掉也是可以的

“天老可以交換了吧”

在場之人的確是難以拿得出更多的好東西來然而天莫行卻是下意識的看了辰夜一眼其他的人也是有了這個舉動實在這個年輕人前後已經倆次讓柳寒雙吃了鱉

儘管他們也是知道這個年輕人不管在怎麼樣的出色要與柳之一族比身家那就差的太遠了一些

柳寒雙也是瞧見了衆人的目光當下一聲冷笑:“就這小子也配有資格來擁有這幅畫卷”

意思很清楚既然他真的拿出了比柳寒雙更好的東西也無法帶着這幅畫卷活着離開天城

辰夜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隨即慢絲條理的說道:“龍涎草十五株鎮神丹一瓶破魔丹一枚九轉化骨草一株黑血人蔘一株”

辰夜氣不喘口不誤一連十五樣東西在他口中輕而易舉的飄然出來聽得在場衆人一楞一楞的

說實話這些東西加起來都比不上柳之一族的鎮族武學可是這麼多的東西放在一起被一個人擁有那就極不簡單了

另外辰夜能夠報出這些東西而且眼睛都不帶眨一下聲音也沒絲毫的變化那就讓人認爲他還可以拿出更多的

縱然以質無法勝夠柳寒雙那麼以量來比比也是可以的

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寶不知道可以煉製成多少的丹藥來這些都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天之一族的整體實力

大天造化功固然神奇無比可在場的人都是明白如此高深的武學普通族人可沒辦法xiūliàn而有資格xiūliàn的天之一族的武學並不比柳之一族的武學差

這樣算算似乎天平就有些平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柳寒雙顯然也是知道這個道理當即看着辰夜冷冷道:“小子空口無憑嘴皮子動動隨便報些什麼東西出來都行你真的有”

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出柳寒雙的眼睛以及在場衆多人的眼睛全都是亮瞎了在辰夜身前懸浮着的一字擺開十五樣東西不多不少品質絕對上乘

一時之間無數道火熱的目光頓時投射過來這些東西可都是極品啊

“如果這些不夠的話恩我還有等等”

沒過多久一枚鮮紅的果子被拿出這是血朱果朱果中的極品另外一株通體雪白的人蔘隨即出現這是雪玉人蔘參中之王

伴隨着濃烈藥香味的散一陣淡淡的譏笑聲音也是響徹卻是那柳寒雙似笑非笑的說道:“小子財不露白的道理你居然不懂可悲了”

“我相信自己和紫萱的實力如此而已”

辰夜目光掃過淡淡道:“好了我的東西也拿出來了柳公子你該不會是隨便說說的”

“以本公子的身份會隨便嗎”

“那你就拿出來唄免得被我們懷疑對”

柳寒雙哼聲道:“你還沒這個資格見識我柳之一族的絕學”

“柳之一族好了不起的”辰夜拉長了聲音說道:“雖然我沒資格但眼下我是唯一可以與你競爭的人你如果拿不出來不好意思那畫卷可就是我的了”

“誰告訴你本公子拿不出來了”

“那你就拿出來啊偷偷摸摸的想做什麼”

柳寒雙怒聲道:“如此珍貴的東西本公子只需交給天老就好憑什麼要讓你見識”

“不讓我看一看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想暗中給天前輩施加什麼壓力啊還是想憑藉着你們的關係搞些小動作”辰夜很是無辜的說道

“搞小動作”

柳寒雙嗤笑道:“方纔得到心蓮養魂涎的時候似乎是你在搞我們不知道的小動作”

辰夜點了點頭笑道:“是啊剛纔有是點小動作但沒辦法誰讓燕山老人同意了的主人都同意了你叫個屁啊有本事你讓這畫卷的主人也同意你這樣做那我也沒話好說”

“斯文點”紫萱白了一眼這傢伙似乎越來越壞了不過自己不正是喜歡他的那種小壞嗎一念至此精緻的俏臉都羞紅了

衆人卻是因爲辰夜的這句話而深深的無語了畫卷的主人早在千年前就隕落了那裏會來一聲同意

而今畫卷主人是天之一族可天莫行顯然是不會讓柳寒雙這樣做的四大級勢力彼此之間的競爭從來有之

“你”

“我什麼我啊”

辰夜嘿嘿笑道:“柳公子你所說的大天造化功該不會是印製過來的而不是原本”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有些戲謔的看向了柳寒雙

身爲柳之一族的直系後輩柳寒雙自有他驕傲的資本但正是這種資本讓他或者說四大級勢力的年輕一輩都爲人很是高傲如此便讓人很是不喜

現在有一個人可以這樣的肆無忌憚對待柳寒雙衆人作壁上觀自然是樂意見到柳寒雙不好過

說實話印製的與原本沒有太大的區別唯一一點是原原本本的武學會擁有着創造此武學之人的印記就如辰夜曾經得到的寒日射月箭和八荒**斬一樣這樣在xiūliàn起來會更加的容易一些而經歷了考驗往後的xiūliàn也是要深刻一些

其他的都是一樣所謂的容易和深刻只要下些功夫都是可以做到倒也沒什麼關係只是這樣一來就少了一倆分的誠意

“混帳我柳之一族也是你能夠隨意來指點的”柳寒雙大怒看樣子是被辰夜說中了

“嘿嘿心不誠居然理還如此的壯這世界果然是拳頭大的就有道理一些啊”辰夜嘆道

柳寒雙這個時候似乎明白了什麼淡淡笑道:“你說的沒錯世界以武爲尊你不如我就得老實一點否則”

“好我懂了”

辰夜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旋即朝向石臺上的天莫行說道:“天前輩我的這些東西如果還比不上柳公子的話那麼我還可以再加類似這些天材地寶的我還有”

“就只你有本公子難道就沒有嗎”

柳寒雙也是知道自己那印製的武學來交換誠意的確有些不夠並且說實話辰夜拿出來的東西太多如果就這樣的話他也沒把握能將畫卷換回來

因此馬上起身說道:“天老我再加加神兵倆柄我柳之一族特有的紫晶玉石三塊五十斤”

果然是柳之一族財大氣粗的很啊

那紫晶玉石辰夜也聽說過乃是鍛造神兵甚至於渾元之寶都可以鍛造的一種特殊材料在世間極其的稀少柳寒雙能拿出五十斤來這份誠意很足夠

當然鍛造渾元之寶所需要的材料太多太珍貴並且也不是普通人所能夠鍛造出來的否則就不會將渾元之寶形容成天地自生之物了

“怎麼樣小子你還能拿出什麼東西來”柳寒雙勝券再握一臉譏笑的看着辰夜

辰夜擺了擺手道:“我也實在拿不出什麼東西了儘管有也比不上你的紫晶玉石放棄了”

“放棄你小子有資格與本公子爭奪嗎在本公子眼中你不過是隻螻蟻”柳寒雙冷然一笑目光中有着一絲的暢快終於是將這傢伙給壓了下去

“是啊我就是螻蟻不過我這隻螻蟻卻是讓柳公子你多加了倆柄神兵外帶五十斤的紫晶玉石這也不錯了”辰夜哈哈笑道

“你”

柳寒雙差點一口鮮血給噴了出來

在場的人均是呵呵的一笑這小子就是來搗亂的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去得到那畫卷貴賓席上的一衆人心中居然都慶幸了一下幸虧之前沒有得罪這個年輕人不然的話以他連柳之一族的人都沒放在心上對其他人更加是不在意了

那個時候自己等人拍賣什麼東西他都來插上一腳那價格就會太離譜了

“天老可以交換此幅畫卷了”柳寒雙陰沉着聲音說道任何人無緣無故被擺了一道心裏都不會好受若是目光會殺人的話相信辰夜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自然可以”

天莫行也哈哈的笑了一聲這辰夜夠意思

把東西交換好了後天莫行再道:“此次拍賣會圓滿結束感謝諸位的光臨眼下已經準備好了宴會請大家一起”

眼下的衆人尤其柳寒雙又那裏還有心情參加什麼宴會狠狠的瞪了辰夜一眼率先的離開了

辰夜也是帶着紫萱旋即走向了石臺說道:“天前輩請爲我們準備個安靜地方還有些事情想向你請教”

當務之急自然是想要吸收了心蓮養魂涎中的精華以及讓七彩幻靈衣和金蠶纏絲手進化至於進化以及心蓮養魂涎的吸收後魂變的變化這些都需要花一些時間可以同時進行

將這些事情搞定之後辰夜還要知道葬天谷的情報

這裏已是中域之北聽一樓既然在這裏都有分舵白雨遲也知道了自己的意思肯定會讓這裏的分舵好好的探聽着葬天谷的一舉一動

擢離與玄禹辰夜倒不是很擔心畢竟葬天谷並不知道會有倆位強大的高手來找他們的麻煩自然也不會提前的與柳之一族打招呼

真正擔心的是瘋魔夫婦

儘管這夫婦二人都非常的靠譜他辰夜能做到的瘋魔和柳研都可以做到但柳研已經被逼的動用過天聖之體這是辰夜非常想要將他們夫婦找到的原因

進入到後院之後剛一入坐辰夜便開門見山的說道:“天前輩麻煩你幫我查一下瘋魔夫婦的消息葬天谷最近的舉動”

“你不用着急白老頭早就傳過話來了就等你過來的”

天莫行笑了聲說道:“公子這幾年中葬天谷對瘋魔夫婦的追殺從來是不遺餘力的最近的一次是葬天谷三谷主林源帶人圍剿他們夫婦而且葬天谷還從柳之一族中借來了一方大陣用於困住他夫婦二人但傳來的消息是仍然被瘋魔夫婦逃走”

“數年時間每一次的追殺過後葬天谷的人都現瘋魔夫婦的修爲都是有着明顯的精進就是那最近一次林源很清楚的知道了以他們的實力繼續追殺下去也無法將他們夫婦剿滅因此”

“因此什麼”見到天莫行老眉猛地一皺辰夜心中立即的安了起來馬上追問道

一股滔天而凌厲的殺意也是暴涌而出若是瘋魔夫婦出了事便是將他葬天谷的人連殺三人都不足以泄憤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公子,不要着急,事情並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天莫行忙解釋着說道:“當林源知道,如果依照他們原來的行事手段,那不僅無法擊殺瘋魔夫婦,要不了多久之後,獵人與獵物的身份就會交換。所以,林源一方面繼續追着瘋魔夫婦,但並不是要擊殺二人,只是糾纏着他們,讓夫婦倆人沒有時間xiūliàn,另外派人傳信回葬天谷,告知易重老魔,讓葬天谷全面出動”

“這林源,倒真的有幾分本事啊!”

辰夜冷然一笑,不過眉心中總算是輕鬆了一些,如果瘋魔夫婦便是這樣的好對付,在當年,青帝也不可能會選擇瘋魔成爲他的傳人了。

但話雖這樣,某些事情也不得不防,能夠提早解決麻煩的話,那就沒必要等着。

“天前輩,知不知道,瘋魔夫婦如今在什麼地方?”沉吟片刻,辰夜問道,得儘快將他們夫婦找到先。

天莫行搖搖頭,道:“這夫婦二人的藏匿本事,簡直天下無雙,除非他們自己出現,否則,還真的沒辦法找到他們的方位。”

“有人一定會知道的。”辰夜雙瞳頓寒。

“公子的意思是,去葬天谷?”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 天莫行旋即神色有所凝重,說道:“以你們倆的實力,偌大的葬天谷,確實可以讓你們zìyóu出入,不過現在的話,可能會有很大的麻煩。”

辰夜淡然道:“天前輩指的是,柳之一族?”

從1983開始 天莫行點了點頭,說道:“易重老魔與柳之一族的一位高手有着非常好的關係,若是平常,或許也不會太過照顧葬天谷,畢竟,沒那麼多時間,但如今,柳寒雙已經到了天城,易重老魔一定會將他們迎到葬天谷略作休息,公子已經與柳寒雙有着極大的過節,現在去葬天谷,只怕正合了他們的心意。”

財閥大少的冷豔妻 “我就算不去,柳寒雙也不見得會放我們活着離開天城!”

辰夜淡淡道:“天前輩,你幫我留意柳寒雙他們的人行蹤,他不想放過我,我也從來沒有打算,讓他好好的回到柳之一族中。”

“公子,你?”天莫行真吃了一驚。

儘管這對年輕人都有着非同尋常的實力與手段,儘管他們還是青帝傳人的好朋友,可說實話,就憑這些,還不夠他們現在就去得罪柳之一族。

往遠了說去,就算這些個年輕人,一個個都已經真正成長了起來,與柳之一族爲敵,那也不是明智之舉。

同爲四大級勢力中的人,天莫行太清楚,柳之一族的實力究竟是怎樣的強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