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安穩了。

這是瓶頸期,如果不能度過,估計這輩子都到這兒了,但如果能夠一步越過,那麼雜毛小道,也能夠如他師父陶晉鴻,以及剛纔的無塵道長一般,成就地仙果位了。

爲什麼從明初張三丰之後的修行界,就再無一人能夠成就地仙果位呢?

總裁爹地你out了 wωω ▲тt kan ▲¢O

最主要的,就是機緣。

末法時代,已經沒有什麼機緣了,所以就算是天縱之才,也沒有辦法突破此境,所以善揚真人方纔會選擇留在天羅祕境,做一位執宰人,而不是繼續衝擊地仙果位。

相比之下,雜毛小道的各種機緣都有了,就是欠那麼一點勁兒。

說回眼前,雜毛小道是想要衝到一片混亂混沌的虛空之中去,找尋真我,那麼這個持棍的男子,從虛空之中出來,又是什麼情況?

我完全有點兒懵,然而卻瞧見正在獨戰三十三國王團頂尖團隊的黑手雙城,將對面的敵人留給了手下,然後衝向了那個男人。

他這是要攔截對方麼?

沒有。

我一臉懵逼地看着這兩個人如久未謀面的情侶一般緊緊相擁,抱在了一起,頓時就有點兒懷疑世界。

黑手雙城不是有妻子麼,怎麼還搞基呢?

不對勁兒啊?

不過接下來的境況更讓我爲之驚悸,卻見那個持棍男子與黑手雙城分開之後,一棍在手,勢出如龍,卻是與黑手雙城一起聯手,在敵人的戰陣之中衝殺不休,稍微弱上一點兒的,卻給一棒子敲在了頭顱上,直接將腦袋砸進了胸腔裏去。

好強!

難怪能夠從虛空之中掙脫而出,這人的實力強悍得一批,讓人爲之震撼。

等等,這個人,難道是傳說中的巫門棍郎?

瞧見與黑手雙城配合默契的持棍男子,我的心頭一震狂跳,想起了之前聽過的一些事情,頓時就一陣汗顏——據說這位老兄破碎虛空而去,卻消失不見了許久,沒曾想他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來,也就是說,他是碰上了時空亂流,滄海桑田,轉瞬即逝?

我心頭震撼,而在另外一邊,面對着越來越多的敵人,我瞧見將整個湖面冰縫住的莎樂美又施絕學。

她將懷中項鍊取下,往地上猛然一頓,卻有一道西方風格的凱旋門憑空出現,兩丈的高度,大門開啓,卻從裏面涌出了無數猛獸來,而爲首的第一頭,卻是一隻全身雪白的金角獨角獸,衝到莎樂美的跟前,一躬身,將莎樂美給托起,緊接着她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了一座七絃豎琴,開始撥動起了音符來。

隨着這音符浮現,一頭頭猛獸帶着嘶吼聲,從門中涌現出來,有體型如同坦克的巨大野犀,有耳朵化作翅膀的巨象,又有尖嘴利牙的黑猩猩,還有通體漆黑的獵豹……

這些猛獸在七絃豎琴的音符指揮下,發出了聲聲嘶吼,朝着外面的敵人撲了過去。

而與七絃琴聲一同出現的,還有鏗鏘有力,鐵馬冰河的琵琶聲。

在這個時候,尹悅也終於趕到了現場。

來的並不只是她一個,還有布魚和林齊鳴,以及兩人帶來的總局高手,另外與他們一起的還有龍虎山的張天師一行人。

越來越多的人趕到了望月島,趕到了主戰場。

眼看着形勢彷彿朝着更好的方向發展,突然間我們的頭頂之上,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吼聲。

嗷嗚……

聽到這響徹整個島嶼的嘶吼,我的心頭狂跳,擡頭一看,卻見那頭七彩巨龍提亞馬特,居然擺脫了殭屍龍的糾纏,朝着這邊振翅而來。

此刻的它顯然在之前的爭鬥中受了些傷,身上的好幾處地方都裂開了口子,有鮮血滴落而下,一對粗壯的肉翅也顯得有些不靈活,然而這些並沒有減緩它的兇狠和暴戾,它那滴着口涎的大嘴大大張開,伴隨着巨大的嘶吼聲,大股大股炙熱的紅色火焰,從那裏面陡然噴出,即便相隔還有幾里路,但我們都能夠感受得到那裏的灼熱。

這畜生倘若是落到了我們這邊,剛剛結好的陣型,恐怕就會被直接衝破了。

此刻的我已經加入了戰鬥,擋住敵人兇猛的衝擊,而我面前的對手卻是剛纔匆匆逃離的虎神,兩人交戰,我卻不得不分出大半的心思來,關注頭頂的上空,憂心忡忡。

若是沒有人能夠攔住那畜生,只怕我們真的就要敗了。

怎麼辦?

就在我滿心擔憂的時候,卻見一直護翼在莎樂美身邊的小龍女動了。

從南極回來之後,我跟小龍女雖然打過幾次照面,但只是見面寒暄而已,並沒有靜下心來聊一聊,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在南極那兒,得到了先知的多少點撥,又經歷了什麼樣的成長,不過從剛纔她對敵的手段來看,卻是比之以前的坐井觀天,要強上了許多。

看得出來,與更多的頂尖高手交往,對她還是有着很重要的促進和幫助。

只不過,她去對付那頭惡龍提亞馬特,能行麼?

就在我滿腦子疑惑的時候,小龍女騰身而起,在所有人詫異目光的注視下,她居然猛然一翻身,卻是化作了一條白色的蛇形巨獸,那玩意長達七八丈,渾身白色鱗甲,頭似駝,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與真龍一般,卻在背上生出一對肉翅來,與那西方巨龍,卻又有幾分相似之處。

這是……

我滿心疑惑,卻聽到有人驚呼道:“應龍!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應龍!”

我腦子有點兒混亂,卻感覺到一股荒涼雄渾的氣息,從小龍女化身的那龍形生物之上傳遞而來,緊接着它振翅一扇,卻是朝着遠處的提亞馬特陡然衝去。

小龍女,居然能夠顯化龍形了,這簡直是一場奇蹟,難怪白城子的人自信她在許久以後,取代王紅旗的地位呢。

只不過,現在的她,能行麼?

眼看着小龍女冒着提亞馬特噴出來的烈焰,挺身而上,隨後兩頭巨大的生物卻是陡然扭打在了一起,雖然提亞馬特的身軀遠比小龍女顯化的龍形要龐大許多,但小龍女卻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銳氣十足,兩者在一開始的時候,卻是打得有模有樣,你來我往,顯得十分兇猛。

這兩頭巨獸從空中落到了地上,又從地上涌到了湖中,接着又騰然於空,所過之處,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紛飛的碎屑,倘若是誰倒黴一些,捲入它們之間的戰場,卻也是直接給碾成了肉末去。

大地都在顫抖。

然而如此爭鬥許久,已經換了對手,並且宰掉了一個叫做星神的我,卻聽到頭頂上傳來了一陣如滾雷而過的恐怖笑聲。

緊接着一股磅礴的意識,從我的腦海中掠過。

那是提亞馬特的聲音,直接作用於每一個人的心靈深處:“想要敵住偉大的提亞馬特,巨龍之母?你還是太嫩了一點,東方巨龍麼?去死吧……”

我下意識地擡頭望去,卻見到天空之上,雲霧繚繞之間,原本氣勢洶洶的小龍女,此刻給提亞馬特的一隻爪子猛然擒住,身上滿是傷痕,雖然在奮力掙扎,但終究還是逃脫不了提亞馬特的掌控。

眼看着小龍女就要被送進提亞馬特那張開的巨口之中,突然間天空的另外一側,卻傳來了一陣穿刺空間的啼叫之聲。

緊接着,一團烈焰覆蓋、渾身赤紅的巨大身影,卻是穿破了雲層,出現在了提亞馬特的身前來。

當烈焰消失之後,我們所有人都瞧見了那東西的真身。

鳳凰,傳說之中的鳳凰。

許多人在紛紛尖叫着,而我提在半空中的心,也終於落了下來。

屈胖三,你終於趕到了。 是的,經過了這麼長的戰鬥時間,大部分人都已經穿過了誅仙陣的重重迷霧,趕到了望月島的主戰場,而屈胖三一直未有露面這事兒,就已經成爲了我心頭最擔心的一件事情。

沒有人膽敢擔保自己能夠順利走到望月島,光是想一想我們來路之時,遇見的那些敵人,我都是心驚膽戰。

任何的一點兒小疏忽,就有可能倒在前往望月島的路上。

這件事情,已經有太多的人跟我們證明過了。

許多江湖上顯赫一時的牛逼人物,都倒在了通往望月島的路上,除了我們所見到的布龍真人、無缺道長之外,還有更多的人,甚至都無人知曉。

包括戰前吹得最厲害的冥狼部隊,以及什麼夜虎、蝰蛇、獵鷹、紅鷹等,又有誰能夠走到這兒來?

想起我們遇到的黑寡婦、猛虎團以及僞教皇衛隊,哪一個不是橫掃一方的勢力?

終究一點,敵人太強大。

然而此時此刻屈胖三的露面,卻打消了我所有的顧慮和擔憂,更讓人熱血沸騰的,是他一出場,直接就是那“五彩色華於內裏,外罩神光奕奕之火焰”,彷彿一團烈火的鳳凰姿態,實在是讓人爲之驚駭,拉風無比。

一上來就展現出終極形態的屈胖三顯得兇猛無比,他渾身都是金黃色的烈焰,面對着那明顯比他巨大許多的巨龍之母提亞馬特,以及它口中那燃燒一切的烈焰,屈胖三毫不畏懼,宛如閃電一般,重重地撞擊在了提亞馬特的腹部處,將那頭看上去宛如鋼澆鐵鑄的巨龍給撞得陡然飛起,而下一秒,他那一雙鋒利如刀的爪子,已經抓在了提亞馬特的龍爪之上。

他猛然一用勁兒,原本擒住小龍女化形應龍的提亞馬特忍不住痛,終於鬆開了一點兒。

就是這一下,此消彼長之間,小龍女終於得到了一絲空隙,猛然一扭身,卻是從提亞馬特的掌控之中掙脫了出來。

她雖然很是強大,不過終究還是太過於年幼了,並不能夠與那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的提亞馬特抗衡,掙脫之後,身子有一些脫離,往下墜落,卻是落到了我們這陣中來。

我心中一動,剛想要撤離去迎接,卻早有人比我更快一步,騰身而起,抱住了化回人形的小龍女。

莎樂美。

這個南極的小公主對於自己的愛人最是關心,幾乎將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她身上,所以當小龍女一墜落,她便早早地衝了過去。

有了莎樂美的保護,小龍女暫且無憂,不過也讓我越發擔心起來。

小龍女剛纔的那氣勢,都沒有能夠敵得過那頭恐怖巨龍,屈胖三能夠贏麼?

我一邊應付着眼前的敵人,一邊將注意力關注在頭頂之上。

天空之上,大戰還在持續。

連續與老鬼、威爾以及他們操控的殭屍龍大戰之後的提亞馬特,在打敗了小龍女顯化的應龍之後,此刻又迎上了化身鳳凰的屈胖三。

從體積上來看,提亞馬特無疑是佔了上風,而從資歷和經驗來看,那頭畜生也是遙遙領先的。

即便屈胖三有過三世經歷,比起一直存在於傳說之中的傳奇巨龍,他終究還是顯得有一些遜色——或者說,遠遠不及。

所以即便是身邊的同伴在高聲歡呼,我的心中,終究還是有了幾分忐忑。

他能行麼?

然而很快,屈胖三就用事實告訴了我們,什麼叫做戰鬥的藝術。

相較於小龍女一上來就與提亞馬特貼身肉搏的戰鬥方式,屈胖三採取了另外的一條路子。

他就彷彿一位極爲高明的劍客,與一頭無論是體型還是力量都遠遠超出自己的大力士鬥爭一般,並沒有上來就發動攻擊,而是利用自己驚人的速度,在傳奇巨龍提亞馬特的身邊遊蕩着,時不時地發動攻擊,一旦碰到激烈的反抗,立刻就放棄,然而一旦對方有所疏忽,他就一定能夠利用自己宛如尖利長劍般的鳥喙,或者鋒利的爪子,在對方的身體上撕扯出一些皮肉來。

同樣是傳奇生物,提亞馬特那看似堅不可摧的鱗甲,在屈胖三這頭巨大的鳳凰面前,並不是想象之中的那般堅固。

在經歷過短暫的交鋒之後,屈胖三成功地將提亞馬特的心火撩動起來,不斷吼聲連連,在整個島嶼上空炸響,而且還不斷灑落炙熱的火焰,卻都落到了空處去。

從這一點上來看,雖然兩者處於勢均力敵的境況,但狀態上,屈胖三卻很明顯地掌控了整場戰鬥。

提亞馬特開始憤怒了,大聲吼道:“你這卑劣的、膽小的、猥瑣的雞兒……”

然後它的身軀開始吹氣球一般變大,頭頂的空間,居然開始裂開,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從那裂開的空間之中傳遞而來,注入到了它的身體裏去。

而與此同時,遮天蓋地的龍威從天而降,落到了我們每一個人的頭頂之上。

雖然在場的衆人都是世間頂尖翹楚,但終究還是被這樣的氣勢給壓得心頭沉重,而我也越發地擔心起了屈胖三的安危來。

但身處其間的屈胖三,卻是輕佻一笑。

半空中,響起了屈胖三招牌式的輕佻笑罵:“你個哈皮剷剷,還想要將你被世界規則憎惡的力量引導過來?你是真的瘋了,想要跟大人我同歸於盡? 彗熾昭穹 不過就你這點兒腦容量,真覺得能夠拿得住大人我?看招……”

屈胖三大聲喊着,卻有一張方帕般大小的玩意兒騰空而起,緊接着籠罩了半個天空。

青雲圖。

屈胖三祭出了青雲圖,隨後而來的,是青雲圖上面的新羅婢,這位半路出家、不情不願的舊日支配者已經被屈胖三調教得服服帖帖,在圖上奮力搖動着,驅使上面的力量,而從屈胖三扇動的翅膀之上,卻又有一個又一個金色符文飛出來,落到了青雲圖之上去。

這每一個的金色符文,都彷彿蘊含了莫名的萬世真理,有着無窮無盡的真義。

無字天書。

一身本事的屈胖三完全不在乎提亞馬特的手段,憑藉着青雲圖和無字天書,將那提亞馬特拼死迸發出來的空間通道給完全屏蔽了去,這讓原本打了“興奮劑”的提亞馬特頓時就一陣悲鳴,憤怒地朝着屈胖三衝了過去。

那氣勢,彷彿彗星撞地球一般,而面對着這樣的攻擊,屈胖三卻是用那爪子拎出一物來,口中高喊道:“大、大、大……”

原本細若遊絲一般的量天尺,在聲音之中,變成了遠比屈胖三鳳凰真身還要龐大的傢伙什兒。

奮力衝鋒的提亞馬特頓時就傻了眼——這場面,就好像你準備去欺負幼兒園的小朋友,結果人拖着鼻涕走出來,手中的塑料短劍變成了冒着藍光的加特林,噠噠噠噠,那種感覺,着實是酸爽無比。

砰!

提亞馬特下意識地減速,然而終究還是沒有能夠成功,頭皮與變得碩大無比的量天尺親密接觸了一下,卻聽到一陣讓人牙酸的巨響,卻給一下子打蒙了去。

我瞧見提亞馬特給屈胖三一棒子打中腦殼,在半空之中一陣搖晃,頭暈目眩,而屈胖三又要揚起量天尺的時候,心頭一陣激動。

再一下,估計這頭傳奇巨龍就要跪了吧?

就在我滿懷期待的時候,雲層之中,突然間又浮現出了一隻巨爪來,抓住了屈胖三揚起的量天尺。

在半空中轉了幾圈的提亞馬特瞧見,忍不住欣喜若狂地喊道:“耐薩里奧,快幫我。”

黑雲下沉,卻有一頭渾身皮包骨頭的黑色巨龍掙破雲層束縛,出現在了半空之上,而緊接着它顯露全身,卻是一頭比提亞馬特氣勢更甚的西方巨龍,不但如此,在它的身上,居然還站着一個傲然而立的黑色身影。

那玩意有着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頭上雙角,挺立其上,居高臨下地蔑視着地下一切的戰鬥,顯得如同國王一般。

我聽到敵方傳來一陣歡呼,有人用英文激動地喊道:“女祭司閣下請來的墮落天使路西法,和墮落惡龍耐薩里奧到了!它們來了,不愧是用十萬非洲生靈血祭出來的地獄強者,殺,殺了那頭小鳥兒!!!”

聽到這話兒,我的心頓時就往下沉去。

墮落天使路西法?

墮落惡龍耐薩里奧?

這些傳說中的魔鬼,居然出現在了這世間?三十三國王團這尼瑪到底下了多少的重注,他們是真的不怕虧本麼?

我滿心着急,而天空之上的局勢也是陡轉之下,儘管屈胖三先前對提亞馬特一頓胖揍,但是面對着重新出現的敵人,卻終究還是有些準備不足,步步後退,完全給壓制住了,而且顯得十分危險。

我深吸了一口氣,想着遁入虛空,前去幫忙的時候,突然之間,局勢又產生了變化。

從戰場的四周,突然間又浮現出了四道光芒來。

一道光芒是金黃的顏色,卻是從包鳳鳳的身上發出,而另外一道光芒是乳白色的,則是從小妖的身上迸發,另外在其它的角落處,又生出兩道光芒來,一道是紫色,而另外一道,則是碧綠的青色。

當四道光芒騰空而起的時候,層層疊疊的鳥鳴之聲,從四面八方傳遞而來,宛如漫天堆疊的聲浪一般,憑空現世。

百鳥齊鳴。 魔龍咆哮,威震天空,然而百鳥齊鳴之間,卻將這震天的威勢給瞬間瓦解。

黃、白、紫、青,四色凝聚於半空,我一眼望去,卻見包子、小妖憑空飛起,而在另外的方向,則是青鸞天女安,以及一襲青衣傲骨的平沙子。

這四人在露面的一瞬間,開始迅速顯化,鵷動鸞飛,又化作了四色巨鳥,朝着屈胖三化身的赤色鳳凰飛身圍去。

我的腦海裏轟然一響,有一句話在腦海裏不斷徘徊。

“鳳象者五,五色而赤者鳳;黃者鵷鶵;青者鸞;紫者鸑鷟,白者鴻鵠”。

命運是如此的奇特,居然將五鳳在這個時候,全部齊聚一堂。

金黃耀眼的包鳳鳳,白色莽身的小妖朵朵,青色無邊的安,再加上一身傲骨、誓不妥協的平沙子,此時此刻,全部都圍在了屈胖三的身邊,五鳳聯手,整個世間都充斥着尖銳的鳳鳴之聲,充斥天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