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弱者,但受過凌(和)辱再拿起槍的女兵,卻兇悍如母狼,鐵血軍所到之處,往往寸草不生。

這些女人完全不要俘虜,哪怕舉手跪地投降了,她們也照殺不誤,而且往往是抵着腦袋開火。

這種兇悍,連陽頂天都有些牙齒髮酸。

一旦打發了性,女兵們根本收不住腳,幾乎三四天就打一仗,一個多月時間,把小葉族的地盤幾乎全打了下來,鐵血軍女兵也增加到七千餘人。

女兵們加上她們的家人,有將近十萬人,以前她們沒槍沒彈,沒鈔票沒糧食,現在有陽頂天在,一切好說。

七千女兵武裝到牙齒,裝備了十幾輛坦克,一個營的炮兵,一共六門自行105**炮。


不是買不到更多的炮,實在是,這六個炮組,還是好不容易湊出來的。

當然,龐七七下令,每個炮組都是雙份人員配置,一面打,一面學。

坦克也是一樣,這十幾輛坦克,其實主要的功效是用來嚇人的,也就勉強能開動,真要開炮,必須開到敵人的眼皮子底下,停下來,直瞄,或許勉強打得準。

還有兩架直升機,俄羅斯的米24雌鹿。

同樣是勉強湊出來的兩個機組,而且不是小葉族族人,是陽頂天通過死神會召來的原利比亞女兵。

是的,都是女兵,小葉族的女人們吃盡了男人的苦頭,她們不相信男人,不要男人,如果要男人倒是好了。

從伊拉克到利比亞敘利亞,找些炮手坦克手飛行員,並不難,死神會近十萬會員,而且一般都不是普通人,這些人的能量,是非常大的。

可包括蘇菲在內,所有鐵血軍上下,完全不相信男人,那就沒辦法了。

龐七七倒是興高采烈,揮着胳膊叫:“我們女人打起仗來,絕對不比男人差。”

她只管在前面衝,無論缺什麼,就問陽頂天要,這架勢,簡直跟盧燕有得一拼,她身材也跟盧燕一樣火爆,有時候,陽頂天都把她跟盧燕重疊起來。

這也無所謂,武器也好,糧食也好,沒什麼是死神會搞不定的,陽頂天也就只要下令而已。

鐵血軍的突然竄起,把所有這地方的勢力都震了一下,然後各方勢力都來接觸。

美俄,阿以,自由爲名,還是販毒爲實,全來了。

中國那邊的情報機構也不會閒着,一查,鐵血軍的首領居然是龐七七,這有些不可思議啊,龐七七有這麼大本事?

不過在知道陽頂天跟在龐七七身邊後,也就恍然大悟了。

陽頂天背後地藏的能量,上頭早有領教,甚至到今天都沒有完全摸到底,地藏,紅網,死神會,就這三家,就已經不得了了。

龐七七即然得到了陽頂天的支持,要在這拉一支小小的軍隊出來,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對各方的試探,龐七七就一句話,鐵血軍只在小葉族範圍內活動,朋友來了有美酒,豺狼來了有獵槍,至於外面的事,鐵血軍不管。

這態度強硬,各大勢力皺眉,但鐵血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而且從戰績來看,這些女人們都是瘋子,打起仗來,瘋得厲害。

再然後,鐵血軍後面有神祕勢力支持,武器彈藥糧食,源源不斷,偏偏不知道源頭是哪裏。

美俄阿以互相懷疑又相互忌憚,即然鐵血軍不出來,大家也就犯不着招惹,小葉族一時間成了一處桃花源。

在這裏,能有這樣一塊地方,實在是太難得了,鐵血軍司令部所在的三葉城,很快就繁榮起來。

龐七七因此就問陽頂天:“你是說,我們在這裏建國?” “那怎麼可能?”陽頂天搖頭:“這地方是個**桶,隨時會爆的,而且也太小了,你就算在這裏建了國當了總統,國內那邊也不會重視吧,可有可無,誰會搭理。”

“你說還有一個更大的地方?”龐七七眼光一亮。

“當然。”陽頂天拿出手機搜圖:“這裏,馬剎共和國,兩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三百多萬平方公里海洋,四千多萬人口,其中主要是淺白型人口,不是黑人,但也不是純白人的那種。”

“這跟摩洛哥人差不多啊。”龐七七想了想,點頭:“這國家我知道啊,可它是一個國家啊,雖然好象,等等,我查一下,沒錯,他們現在在打仗,新總統一邊,老總統一邊,然後還有幾十支游擊隊和地方軍閥,但無論如何,他是個國家啊,和我們以前的民國差不多吧。”

“是。”陽頂天點頭,手指往上劃:“這條河叫果果河,過了河,是果果聯合酋長國,這邊主要是淺黑系人種,黑人極少,白人也極少,地方比馬剎還大,有三百多萬平方公里。”

“那地方的國家,普遍都大。”

“人口也不少呢,有差不多八千萬。”

“窮吧。”龐七七嘴一撇:“那邊我也知道,有個朋友在那邊拿礦,跟一個部族拿的,拿礦時千好萬好,錢一打過去,就各種不好了。”

陽頂天笑起來:“沒錯,那邊基本都差不多。”

“你的意思是?”龐七七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這兩個地方,現在是國家沒錯,但內部四分五裂,就跟我們民國時代差不多,只要有一個梟雄,完全可以實行統一。”

“你是說我們去這裏。”龐七七又驚又喜:“可是,這兩塊都這麼大,武裝勢力又這麼多,我們就兩個人。”

“不對。”陽頂天搖頭:“你的鐵血軍,至少可以抽幾百女兵跟你去,然後,我可以幫你。”

“你不會要塔娜出兵吧。”龐七七吃吃笑:“要不你把塔娜叫過來,我們一起陪你,我順便嚐嚐塔美人的滋味。”

“你個小浪蹄子。”陽頂天揚起巴掌,啪的就在她臀上打了一板重的。

“呀。”龐七七給他打得尖叫:“壞人,你也不怕人家痛的嗎?”

“你不是說越重越有感覺嗎?”

“那是那個時候。”龐七七亂扭着撒嬌:“不是現在。”

扭着扭着,樓又歪了,好半天搞定,龐七七有氣無力的癱着:“那麼大一塊地盤,有礦,又有港口,我要是真當了總統,國內非瘋了不可。”

這麼一想,她又興奮了,爬起來看着陽頂天:“我決定了,我要,陽陽,老公,我要馬剎,你去幫我打下來。”

“你確實是要馬剎,不要果果?那邊更大哦,礦產更多。”

“那就兩個都要。”龐七七俏臉放光:“你不一直說,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嗎?”

“錯,是兩手都要軟。”

又引發一場風暴。

小葉族這邊已經穩定下來了,鐵血女兵打出了兇名,又有源源不斷的武器支援,現在哪怕是最殘暴的魔鬼軍,也輕易不敢來招惹鐵血軍,甚至是遠離了小葉族的地盤。

有了馬剎和果果那加起來六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大餡餅,龐七七對小葉族就沒什麼興趣了,安排一下,隨即和陽頂天離開,帶着張燕,還有二十名精悍見過血的女兵。

蘇菲本來想跟着龐七七,但這邊沒她坐鎮不行。

不過龐七七稍稍交了底,在聽說龐七七可能是要另打一塊更大的地盤下來,讓她準備八百女兵備用後,蘇菲拍着胸脯保證,親挑三千女兵進行嚴格訓練。

“到時七公子一聲令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這話倒真是不吹牛皮,鐵血軍女兵出了名的瘋,那真是一聲令下,死不旋踵,真的是刀山火海都敢衝。

龐七七因此也開心了,抱着蘇菲,在她耳邊道:“好,到時我肯定讓你滿意。”


說着,還在蘇菲耳垂上親了一下,蘇菲身子一軟,臉一下子紅了。

不是因爲龐七七親她這一下,而是因爲龐七七這話中的意思,她忍不住偷瞟一眼陽頂天。

就在這段時間,張燕也成了陽頂天的女人,是龐七七扯上去的,別的女人會吃醋,龐七七剛好不會。

因爲她自己也喜歡女人,她甚至曾經跟陽頂天說過,她要把她後宮中所有的寵妃都送給陽頂天,把陽頂天樂得狠狠抽了她一頓。

當然,那也只是說說,事實上,隨着龐家倒臺,龐七七逃亡海外無法歸國,她的後宮,已經散了,真正一直跟隨她的,只有一個張燕,蘇菲都只能算半個。

這也是龐七七急切的想要快速再次崛起的原因,失勢的感覺,真的太難受了,強勢如龐七七,都那麼頹廢,可見那種滋味。

一行人坐飛機,先到馬剎首都利馬,飛機上看去,廣闊的利馬平原,高聳的利馬山脈,還有常年積雪的神女峯,讓龐七七看得心闊神怡。

“太漂亮了。”她紅脣中發出一聲低吟:“我衝動了,老公,我要。”

“小浪蹄子。”陽頂天嘿嘿笑:“都是你的,讓你爽個夠。”

下了飛機,在利馬城裏住了兩天,聽了三次爆炸。


利馬城現在是老總統朱安特控制,支持他的國民軍與新總統埃加斯的自由軍在前線對峙,打了好幾年了,互有勝負,誰也奈何不了誰,誰也不承認誰。

可以說,馬剎現在是事實上分裂了。

或者說,馬剎從來就沒有真正統一過,雖然沒什麼部族了,但五十多個省,基本上都有自己的軍隊或者有游擊隊,從來沒有過統一的政令,最好的時候,也無非是個聯合**。

“這真的跟民國時差不多啊。”龐七七看了兩天,感慨:“甚至更過份。”

“所以我們纔有機會。”陽頂天嘿嘿笑。

“我要。”龐七七眼光中透出強烈的慾望,前面陽頂天雖然說過,但她始終不蠻相信,空口白牙跑一個國家去成爲總統,實在是有些太瘋狂了,即便有塔娜的例子在前面,她仍然不敢完全相信。

但現在,看到馬剎這樣的亂局,她的野心再不可抑制。 她是個心氣特別強盛的女人,爲什麼喜歡扮男人,就是心氣強啊,這會兒眼看着馬剎這麼美味一顆果實,就如粗野的男人看到了完全不設防的美女,怎麼能忍。


她心中火熱,燒得整個人都坐立不安,這樣造成的後果就是,陽頂天都快要給她榨乾了。

“小浪蹄子,我保證,它一定是你的。”

看着跪在身前的龐七七,陽頂天心中同樣熾熱如火。

第三天,坐車到朱姆市。

朱姆市美麗的海景,太奇山雄渾的臂灣,同樣讓龐七七非常喜歡,她扯着陽頂天道:“哪怕就獨佔朱姆市都是可以的。”

“她馬上就是你的。”陽頂天笑。

陽頂天的方法非常簡單,殺了先民黨的總司令莫亞利沙,他再拓下莫亞利沙的臉型,他變成莫亞利沙,娶龐七七。

然後龐七七以莫亞利沙夫人的身份,指揮先民軍,把整個馬剎共和國打下來,統一馬剎後,全民選舉,讓龐七七當總統。

這計劃簡單粗暴,因爲太深的陰謀陽頂天也策劃不來,他倚仗的就是自己開掛的本事。

這中間最關健的,就是變臉,變成莫亞利沙,李代桃僵。

先在上城區一家五星級酒店住下來,住的總統套房。

吃了晚飯,到外面散了一會兒步,上次陽頂天跟凱瑟琳來,把朱姆市上城區下城區貴族區都摸熟了,這會兒剛好可以做導遊。

整個朱姆市其實就是沿着太奇山建的,下城區上城區貴族區沿着山勢,一步步往太奇山上攀,就如一個梯形。

在上城區,即可以看貴族區那一幢幢漂亮的別墅和高大的酒店商場,也可以往下看下城區的海景,當然,還有下城區雜亂低矮的貧民區。

“等控制了朱姆市,我第一個要改造的,就是貧民區。”龐七七道:“碼頭區專劃成工業區,兩邊這麼好的海景房,居然弄成了貧民區,也太蠢了吧。”

“不是聰明與蠢,而是統治者從來不爲底層百姓考慮而已。”陽頂天搖頭嘆氣。

散步回來,陽頂天再一個人出去,找個無人處隱進戒指裏,隨即便往白房子去。

他上次來過啊,熟得很,進了白房子,很容易就找到了莫亞利沙,因爲莫亞利沙在舉行宴會啊。

陽頂天等了一會兒,中途莫亞利沙起身上廁所,陽頂天跟着進去,等莫亞利沙完事了,要出來時,他隨手就把莫亞利沙收進了戒指裏。

進了戒指,莫亞利沙大吃一驚,看着也閃進戒指的陽頂天,駭然道:“你是誰。”

同時去抽腰間的手槍。

陽頂天懶得跟他廢話,手一伸,直接就把莫亞利沙的靈體抽了出來,戒面對準廁所窗口,把莫亞利沙的靈體如放風箏一般從窗口放了出去,海風一吹,很快就飄遠了。

陽頂天元神隨即進了莫亞利沙的舍,一搜,所有記憶全搜了出來,這就是他不需要莫亞利沙靈體的原因,還冒着熱氣的舍,新鮮熱辣,記憶沒有丁點兒缺失。

出來,宴會繼續舉行,沒有人知道,宴會主人莫亞利沙已經換了一個人,或者說,換了一個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