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盯著陸觀,厲聲喝道:「你是誰?」

「陸觀,果然你想插手這件事情么?不過,你似乎來晚了,而且你要知道,這裡是我們的地盤!你竟然敢進入我們的地盤,簡直自不量力。」

班王明知道陸觀肯定不懷好心,但他不怕陸觀搞鬼的主要原因,無非就是因為這個儀式將會在自己妻子的神器空間內進行,而且一旦發動,就沒有回頭路。

「你的姐姐,不願意讓班王捨棄劍鞘,因為班王受到過太多的創傷,一旦沒有劍鞘,以前癒合的創傷將會一起發作,他會瞬間神格崩裂而死。

這就是當年亞瑟王之死的原因!

沒有了劍鞘的支持,昔日的致命傷會在三十天內某個時刻爆發,直接奪取本人的性命。亞瑟王就雖說死於叛亂,實際上卻是舊傷複發。」

陸觀緩緩走到幾乎已經臉色泛白的薇薇安面前,然後看著班王和他的妻子說道:「薇薇安,你的姐姐從出生到離開你,根本和你沒有任何的感情。她自然選擇了你去死,而她跟班王繼續活著的選項。」

「怎麼…會?」

薇薇安虛弱無比,可卻有一口氣吊著,這讓班王感覺到不太對勁。

按道理,妖精血脈抽離,薇薇安會立馬死去。

「可憐的小傢伙,你心目中的家人,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家人。沒有感情維繫,只靠血脈相連,你覺得真的能算是家人么?」

陸觀笑眯眯地說道。

「陸觀,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班王感覺不妙,可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因為事情已經完成了。而且陸觀想要在這裡擊殺他跟自己的妻子,這件支持人說夢。

何況,恢復了力量,獲得妖精之力他的妻子,擁有近乎於統神級的力量!

雖然,統神級依舊不足以匹敵陸觀,但足夠他們自保,並且逃脫了。

「班王,你跟你的蠢貨女人真應該動動腦子。你難道不知道,你的做法跟我說的一樣嗎?」

「那又如何?」

班王這才想起來,他在跟陸觀爭奪薇薇安信任的時候,陸觀幾乎一語中的,將他的打算全部都說了出來,甚至說到了如果薇薇安失去妖精血脈,將會一命嗚呼。

「我跟你說了,我的神術已經超越你的理解範疇,所以你應該早點對薇薇安下手,而不是我已經治好薇薇安之後,你再下手。」

陸觀微笑著回答。

班王頓時臉色狂變,盯著陸觀吼道:「你,你做了手腳?」

「嘛,你也知道,敵人的不幸,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再說了,薇薇安挺可愛的,我自然不會看著她白白讓你騙。」

陸觀攤開手,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怎麼回事,達令,他是誰?」

顯然班王的妻子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到底是誰?

「是他,殺了蘭斯洛特,他是我的仇敵!」

班王一字一句,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不可能…這不可能,蘭斯洛特他…」

「不要再說了,你現在能動么?將他殺死,我們合力,將他殺死在這裡!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班王開始張開自己的神力領域。

這個時候,薇薇安努力的搖動自己的腦袋,對自己姐姐說道:「不要傷害他,他並不是壞人,姐姐…」

「薇薇安,你還是安息吧,跟這個男人一起安息在這裡!」

顯然對方已經準備開始動手,並且神格散發出不亞於班王的神威,顯然這個半妖精早就在幾百年前就已經達到了將神級巔峰的水平。

陸觀笑而不語,他望著班王和他的妻子,甚至連神力都沒有凝聚。

「荊棘花,殺了他!」

在自己的神器世界內,班王的妻子實力將會倍增,因為這裡是她的地盤。

隨著女子一聲令下,地上的荊棘開始一點點升空。

詭異的一幕隨之而來,大量的荊棘並沒有進攻陸觀,相反卻直接鋪天蓋地的撲向了班王和他那半妖精的妻子。

「怎麼回事?」

「這不可能,我的神器…竟然背叛了我?」

兩人見狀,頓時大驚失色,可更要命的是,女子發現自己的神格在不斷萎縮,體內有一股非常強大的神術,在吸收她的神格,以及她剛剛得到的血脈。

「這是怎麼回事?」

班王想要破開荊棘叢,卻發現自己的神格也被神術封印了。

在這個絕望的時候,班王死死盯著不遠處的陸觀,大聲吼道:「是你,一定是你,是你對不對?」

不錯,陸觀能隨便進入這件神器,自然象徵著已經獲得了這件神器的主動權。

雖然潘朵拉走了,可潘朵拉給陸觀留下了聽話的紅葉,製造傀儡的達哈卡,通曉很多事情的狂骨,以及能夠寄生在神器上,控制別人神器的夜刀神!(未完待續。) 雖然夜刀神很討厭陸觀,但好歹也認陸觀為主。

而它的神通很讓人討厭,能夠無聲無息的進入別人神器,並且讓自己的子神器寄生在對方神器內,控制對方神器為己用。

就在班王掙扎大吼的時候,忽然他的妻子傳來一聲慘叫,叫聲凄厲異常。

「不,我的血脈,我的鮮血…不,不要,不能倒流回去!」

班王這個時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荊棘攀在薇薇安的胳膊上,一股股放著鮮紅,充斥著龐大神力的力量在不斷流向薇薇安。

「陸觀,我不會放過你的,永遠不會,你等著吧,有人會替我復仇的,替我復仇!」

班王掙扎淹沒在荊棘之下。

而這個時候,薇薇安緩緩張開眼睛,第一眼看到奪取了她『貞潔』的那個男人。

「是你,又,又救了我?」

「嘛,總體來講,我需要你幫我拔除班王身上的劍鞘。」

陸觀自然沒有那麼好心,不過他猜到班王為何不用劍鞘的原因,以及劍鞘會被誰控制。

薇薇安個班王的妻子都擁有曾經半妖精老薇薇安的血脈,而包括劍鞘在內的誓約勝利之劍,就是她贈予亞瑟王的。

自然,劍鞘會遵從薇薇安血脈的指派,寄存在誰的身上,或者從誰的身上離開。

「我,我姐姐呢?」

薇薇安略感不安的對陸觀問道。

「嗯,這個么,她估計嗝屁了。」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嗝…屁?是什麼?」

薇薇安瞪大眼睛,任由陸觀抱著自己,並且一雙瘦弱的手臂緊緊反抱這陸觀問道。

「就是,嗯,就是她覺得生無可戀,所以像放屁一樣,離開了。」

陸觀絞盡腦汁,最後稍稍解釋了一下。

「討厭,你太粗魯了。我知道怎麼回事,也知道是你救了我,我,我只是…」

「你的血脈已經跟她融合,不是你死就是她亡,很不巧,她想殺我,我就只好讓你活著了。」

陸觀直言不諱。

想必班王的妻子,還是薇薇安的安全係數高點,至少這傢伙不會找自己算賬。

「謝謝你。」

薇薇安低著頭,有些難過,她知道自己姐姐的想法。

她剛才只是無法接受而已。

陸觀懷疑的不錯,當初她的姐姐就是得到了這件神器,想到了血脈輸送的辦法,才會將沉睡中的妹妹接過來。

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自己跟班王一直能活下去。

可她卻沒有等來這麼一天。

這件事情上,陸觀並不覺得有什麼對錯,只是感覺有些荒謬,他甚至不知道班王到底是在乎自己的妻子,還是卡美洛?

這位北方第一神騎士,可能連自己最在乎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了。

「也許,他只是迷茫了。」

狂骨笑道:「漫長的歲月中,每個神祗都會迷茫,都會迷失自己,最重要的是最後能不能找回初心。」

「找回…初心?」

陸觀喃喃了一句。

本來,應該崩塌的神器並沒有崩毀,準確來說,因為薇薇安跟自己姐姐血脈融合,神器的主人倒是誰,應該忠誠於誰,這個接線很模糊。

尤其是薇薇安,最後因禍得福,不但擴容了自己的血脈力量,並且獲得了幾近崩潰自己姐姐的神格。

這樣算下來,她也是個將神級的神祗了,簡直就是一飛衝天。可惜,她還無法掌握這種力量。

想要掌握將神級的神祗,薇薇安還需要漫長的時間去探索。陸觀卻挺羨慕的。

這種提升實力的辦法真tm的好。

而且因為將自己姐姐所有血脈接收,薇薇安的神威有了進一步提升的潛力。就好像原本已經灌滿的瓶子,瓶口周圍又多了一截,這個瓶子就能再裝進一些水。

這讓薇薇安在同階之間,有了更強的神威和神體,神力領域,可以說在同階之間,如果她完全將自己提升到最佳狀態,她會比尋常將神級更加強大,成為超越將神級的存在。

就好像老梅林一樣!

對於薇薇安的遭遇,讓陸觀想起來一個人——傑諾斯!

同樣是吞噬血脈,傑諾斯是否也能像薇薇安一樣,一飛衝天呢?陸觀覺得很有這個可能性,只要傑諾斯能承受這份力量,他需要吞噬血脈和神格,就能一口氣成為神祗。

薇薇安幫助陸觀取出了班王身上的劍鞘。

陸觀看著眼前的劍鞘,疑惑道:「這是誓約勝利之劍的劍鞘?跟我小臂一樣長?不對吧?」

「我也不知道,它可能原本就這樣。」

薇薇安也好奇,怎麼看這柄劍鞘似乎有點短啊!

「不會是少了一截吧?」

陸觀盯著劍鞘看了好半天,忽然說道。

「少了一截?」

薇薇安抬起自己可愛的面孔,不解地看向陸觀,現在陸觀就是她的導師,教導她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

陸觀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大喊道:「壞了,娘的,我小心了班王,怎麼忘記了蘭斯洛特這傢伙。怪不得班王死前,說有人會替他報仇,感情蘭斯洛特沒有死!原來那個女人說的不可能是指她自己將劍鞘一分為二,給蘭斯洛特分了一截。」

所以,當時班王說陸觀殺了蘭斯洛特,他的妻子說不可能,那並非是她不願意相信蘭斯洛特死了,而是她知道有劍鞘保護,蘭斯洛特不可能輕易死去。

而班王為了不讓陸觀知道實情,阻止自己妻子說出來真話。

顯然,班王心中並沒有絕對戰勝陸觀的把握,而陸觀如果找蘭斯洛特的話,下一次可就不會再大意了。

「這傢伙,我就說他自己唯一的兒子死了,怎麼會沒有反應。感情他知道自己兒子沒死。」

陸觀暗道自己還是大意了,或者當初沒有多想。

見識了班王死而復生,陸觀也沒有想到蘭斯洛特可能死而復生。現在明白過來,蘭斯洛特恐怕早就逃的沒影了。

「不過,你逃不掉的。」

陸觀裂開嘴巴冷笑道,他知道蘭斯洛特將會潛伏一陣子,而等到有實力時機也成熟后,他下一個目標是誰。

作為一個男人,最大的恥辱是什麼?

自然是被戴了頂綠帽子。(未完待續。) 蘭斯洛特在沒有實力找陸觀算賬的時候,他第一個會想到誰?

自然是他的妻子,碧絲和她的情人丈夫,以及碧絲的家人!

當然,蘭斯洛特並非讓陸觀擔憂的問題。因為這個人智商實在堪憂。除非其有了什麼奇遇,找到什麼牛逼的後台,他才有可能小小擔憂一下下。

從神器世界出來,這一截荊棘樣子的神器也認主了薇薇安。

這位小小的半妖精跟著陸觀離開了班王的府邸,她一路上跟在陸觀身後,欲言又止。

「怎麼了?」

陸觀發現薇薇安有什麼話想說,於是主動問道。

「我,我想不通,如果班王喜歡我姐姐,那麼他為什麼不用劍鞘救她呢?」

不錯,班王其實還有個選擇,讓薇薇安抽出自己體內的劍鞘,然後轉移到她姐姐的身體內。

這樣,也能救其心愛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