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眷們小聲議論着。

“那女子是誰?”

“那女子是冷家的女兒。那女孩雖是小家碧玉,可那美貌卻真是閉月羞花、恍若天人。” 重生之絕世武魂

“小家碧玉、閉月羞花,”素月重複道,又不禁喃喃,“沉魚落雁、美若天仙、絕色傾城、風華絕代、國色天香。”恍然間回到了十歲。


——————

“小家碧玉、大家閨秀、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美若天仙、絕色傾城、風華絕代、國色天香……唉呀,這書上怎麼有這麼多形容女子的詞彙!到底哪一個詞彙最好呢!還是問爹爹吧!”那一年素月翻書無意間看到許多形容女子的詞彙,疑惑許久。

——————

“爹爹,爹爹,你說這裏的詞彙哪個好啊!”素月到書房纏着辛公問道。

辛公將女兒抱在膝上說道:“那當然是國色天香了!”

“國色天香?它有什麼好?”

“國色天香,有大的胸襟,看得長遠,這樣才能走得長遠、走得坦蕩。”

“那小家碧玉、絕色傾城又是什麼?”

“素月,你只要記得,做事做的正,目光放長遠,就行了。”

姐妹纏上冷酷總裁 :“好,那我一定要做那個國色天香、最厲害的人!若是不成,那我就笑傲江湖做一代俠客行俠天下!一定要威威風風的!”

——————

“國色天香最好,我要做國色天香,要有胸襟、要看的長遠。”

如今長大了,素月似乎明白爲什麼是國色天香最好了。

小家碧玉,嬌美的小女人,癡癡期盼丈夫歸來,是美。

大家閨秀,行爲舉止大方端莊,明白事理,是德。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或識大局、或有膽識、或精謀略、或善歌舞,均有一技之長效於國家,是才。

美若天仙,至純高潔,清凡脫俗,是質純。

風華絕代,爲國家做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情,而後曇花一些,是功成。

傾城絕色,以妖媚濃豔顛覆一個國家,是罪孽。

唯有國色天香,沉穩端淑,爲國之典範,以之才智膽識同萬民並肩,共謀九州萬福、四海安定、天下祥和。

“爹爹,女兒定不負汝之所望。”素月心中默默說道。

——————

繡春苑。“姐姐可真是厲害,這還未成嘉禮,就先急急地投懷送抱,生怕旁人捷足先登!”

素月回頭,見幼時玩伴冷荷桐已長得亭亭玉立,穿着真紅的皇后吉服憑欄而望。素月走過去,微微一笑:“怎比得上妹妹,逾越禮制穿吉服。妹妹,別來無恙?”

“託姐姐福,一切都好。不過,姐姐可不能亂說,這可是太后娘娘送的!”

“原來是太后娘娘賞賜的,定是極好的,更襯出妹妹的標緻可人。”

“要不我明兒個也再問太后娘娘要一身衣服給姐姐穿?”冷荷桐炫耀道。

素月連忙搖頭:“快別,我哪有那個福分享受此等殊遇,‘Heavy is the head who wears the crown.(欲戴其冠必承其重,欲享其榮必承其痛。)’還祝妹妹一帆風順!”話罷,素月便往幽蘭殿休息去了。徒留下滿臉疑惑的冷荷桐。


——————

路上,素月對荃蕙道:“這一招夠厲害。一襲紅衣,鮮豔耀眼,激起慾望,當初才姿平平的王政君就是憑藉着朱衣從家人子一躍而成太子妃,到後來的皇后、太后,直到侄兒王莽篡位。如今更是太后賞賜,冷家在京都又是最有名勢的,江南還未歸順,他爲表孝心、拉攏冷家,於情於理冷荷桐都要上位的。”

“殿下不必擔心,您和主公是有婚約的,您纔是枝頭的鳳凰!”

素月搖了搖頭輕笑:“你又傻了,婚約不過是一張紙,不認便是廢紙。照現在情形,太后大抵想爲自己的兒子要毀約了,丞相也必然不甘讓女兒只在個妃位。”

“那殿下您和孩子……”

“急什麼?我們靜觀其變,他們未必能有那麼大的胃口來消化這些乾柴。”

“乾柴?”

“你沒見江南的那些美人也都排着隊?我們就隔岸觀火。”

******

(閒士侃曰:靈感源於《甄嬛傳》純元皇后的吉服。) 素月回了宮,赫連天讓素月招待剛剛進宮的女眷:“芰荷,宮裏來了許多女孩子,你對宮裏比較熟悉,你來款待她們吧!”

“好!”素月出於地主之誼,一口應允。

——————

素月見到來客,不由驚訝,女眷中素月多半認得,其中一人是武靈兒。

——————

武靈兒,家世顯赫,是前岐太宰嫡親孫女,其姑母爲岐思帝盛寵的一品夫人武貴妃,是含着金鑰匙出生,家中上下寵溺尤甚。武靈兒乖張跋扈,又因其姑母得寵,宮裏公主都疏而遠之,但仗義疏財,一些微賤的官小姐爭相慕隨。素月雖爲王公之女,在宮中與金枝玉葉、養尊處優的公主格格不入,總遭排擠,武靈兒也不好得罪公主們,偶暗中相助。要說武靈兒,同素月一起長大,也算是個發小,雖然小孩子們常打打鬧鬧,可也沒有隔夜仇,再者宮裏能和素月玩在一起的也只有武靈兒。說起打鬧,這其中還有一段故事。因武靈兒比素月年長一歲,難免有時會教訓指派素月,或者炫耀一下才華,可偏偏素月又是極爲要強的,心比天高、目空一切,豈肯聽之任之。一日,二人在御花園賞花,花中貴妃月季開得華豔,武靈兒由衷讚歎月季:“月季碩大鮮豔,如同姑母一般濃烈,若是日後能像姑母一樣,在宮中錦衣玉食、雍容華貴該多好!”

素月不屑道:“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月季再美,也要宮裏花匠打理;宮妃再好,也要倚靠皇帝恩寵。依我看,倒不如這野花,自開自謝,灑脫隨性,不用仰承鼻息、追歡賣笑。”素月蹲下身子小心地摘下牆角的田旋花。

武靈兒聽着不做言語,又轉到小橋泉水嬉戲去了。

次日素月再到花園,野花月季一律不見,細看之下,還有燒燬的灰燼,幸好花園中還有其他花,幾株月季燒燬並不顯眼。偏巧素月往皇后寢宮送花樣,一批花樣中有三個是相同的花瓣殘缺,素月本以爲是繪工有意爲之,所以並未在意追問。待送到皇后宮中,殘缺花樣連同御花園花的灰燼兩件事被掌正一頓訓斥,好巧不巧,武靈兒來覲見皇后,掌正隨口問道:“你們平日裏形影不離,怎麼這次一前一後?”

武靈兒隨口迴應道:“素月妹妹早上要讀書習武,我自然比不得,所以早上我們不在一起。”

掌正一聽皺眉,斥責嗤笑道:“女孩子不學針襧黹跳舞,偏要學什麼讀書習武,有什麼用!果然王公的女兒比不上正宮裏的公主,還想着代替公主、攀上枝頭做鳳凰,哼,癡心妄想!還以爲你有多穩妥多認真,到頭來還不是扶不上的爛泥!”

素月只是低頭不言語,不敢爲自己解釋半分,生怕多說半句惹來不必要事端。掌正的責罰是站在宮門兩個時辰思過。素月烈日下靠宮門前站着,武靈兒道歉:“我不是有意說你的。”素月搖搖頭只當作什麼也沒發生。武靈兒看她不做聲,咧了咧嘴離開。

素月在宮門口罰站,努力讓自己不要想不開心的事情,自己開解自己,但終難釋懷,那些惡言惡語縈繞耳畔,揮之不去。夜,素月食不下咽、夜不成眠,教引嬤嬤寬解道:“姑娘不必介懷,那掌正不過話趕話隨口一說,姑娘就是太在意別人了。若是這樣說起來,我們這些做奴婢的,哪一個不被主子說、不被主子罰?若是都像姑娘這樣,我們又哪一個能活得下去啊!人生路長着呢,難免不被人說;何況人無完人,又怎會事事沒有紕漏?我給姑娘繼續講《太平廣記》,講着笑了睡了,就什麼都忘了!”在教引嬤嬤的故事下,素月慢慢進入甜蜜夢鄉。

次日清晨,素月一醒來在案前寫下:“不滿愁緒蘊心底,爭議事情暫緩提。惡言惡語休出口,無關緣由勿言說。三分餘地留他人,有始有終再二驗。少說多做勇擔當,好大喜功切忌行。”懸在面前屏風上,好時時提醒自己。自此後素月對武靈兒若即若離。

——————

如今再與武靈兒相見,也不過點頭一笑了。素月與衆人寒暄之後,便帶衆人遊逛,介紹每一個地方、每一個宮殿的來歷和用處,走到藏書閣,大門緊閉。素月道:“這裏是藏書閣,有許多珍藏的典籍。裏面的畫粱極爲精美。不過這裏關着,我們再到別處吧!”

不過總有一些人喜歡挑弄是非:“武靈兒,你爹爹不就在這裏嗎?讓我們進去看看可好?”

“好啊,鑰匙我這裏有!”武靈兒拍着胸脯道。


“這裏好像不能隨便進的!”素月小心地低聲道。

“怕什麼,有武靈兒在呢!”衆女子起鬨道。

武靈兒神氣地拿出鑰匙開了閣門,衆女子見到裏面雕樑畫柱甚爲精美,爭先恐後進去看,甚至是踩着書架。

“哎,你們不能這樣!這些都是稀世奇書,你們這樣會把書弄壞的!”素月喊道。

“這又不是你們家的書,你捉急做什麼!有什麼事,武守藏史兜着呢!你瞧,武靈兒,不也在這兒麼?”一女子喊道。武靈兒爹如今是藏書閣的守藏史,而帶頭作亂的也正是武靈兒。

見此情景,素月不再言語,素月隱約覺得武靈兒正是藉此時機在自己面前顯威風。素月趁着衆人玩得歡,不在意時,跑去找武守藏史。其實一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素月本是不想管的,奈何裏面有太多自己喜歡的書,況且她們做得實在過分,何況她們又是自己帶進來的,保護書籍自己責無旁貸。素月簡單地說了一下情形便離開了。

素月在花園的靜心亭坐着觀賞荷花、餵食金魚。聽到不遠處傳來聲音:“就是她,要不是她,我們也不會被武守藏史喝斥!”

“教訓她!”

“對,教訓她!”

衆女子擠到靜心亭,素月跨過坐凳到了河岸邊,後面的女子在亭子下面攔截素月,幾個人拉拉扯扯,最後衆人眉眼相對會意,齊力將素月推下水中。素月豈會任人宰割,在落水的一剎那,反手拽住衆人的衣裙,落水之前又吸了一大口氣,落水時又極力往水池中央處。落入水中,素月脫下被衆人拽着的衣裙,往對岸游去。反倒是退推素月入水的人都溺了水,這其中最嚴重的便是武靈兒,當夜就發起了高燒。爬上岸後,素月穿着剩下的內襯衣裙又跑向幽蘭殿中,關緊了房門。

——————

夜裏,赫連天來詢問素月情況,素月生氣道:“她們的錯,你問她們去!我沒事!不用你管我!”赫連天討了個沒趣,離開幽蘭殿。

聽到門外沒了動靜,素月嘆道:“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爲自由故,二者皆可拋。人活着,太不容易了!”

荃蕙在旁說道:“殿下又詩興大發了!”

“我只想要自由,沒有束縛,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最好。”

“殿下您這是逃避。也不是什麼大事,殿下開門解釋清楚就沒事了。”

“不想解釋,一想起這事就煩悶得很,還不如看我的畫本子。實在太感人了,明明兩人相愛,可一起的時光又那麼短,爭不過天妒英才、紅顏薄命;明明兩人都在世,活得長久,卻因爲誤會不肯原諒對方,直到生命終點恍然大悟。這世上最煎熬的莫過於有情人難成眷屬,或是兩地分離,或是陰陽相隔。我願意成全天下有情人。只是這份成全沒有我,因爲情不屬於我,我要去謀天下安福。”

荃蕙在素月嘴裏塞了一塊點心:“殿下還是好好休息,別胡思亂想了,也不怕把自個累着。”

素月咧咧嘴,從嘴裏拿出點心慢慢吃着:“荃蕙,你怎麼可以不相信你英明偉大的主子呢?”

“我信我信,奴婢怎麼能不信殿下呢?奴婢是看您這一個多月都沒好好休息,想讓您休息一下。”

“我不困,睡了一下午,休息好了。我記得,我和爹爹說,我要做一番大事業,爹爹說,成大事者,能受乞丐苦而不移,能享帝王福而不淫,能待下屬如子有食而先思子。要嚴於律己,寬以待人。這些我都能做到,可是就是事情都不成。”

“殿下莫急,殿下做得已經很好了,就是時機不到嘛! 總裁的摯愛 ,事情就會有轉機!”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軍隊和錢財。這兩個都遠遠不夠。”素月嘆息道。

——————

次日赫連天與素月共進早膳。赫連天問道:“芰荷,你怎麼看待這些投降叛主的臣子?”

“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開元盛世三年的宰相更替便是最好的典範。”

“那你呢?你對我有多少忠心?”

素月頓了一下,心道莫非他知道了自己在羌烏起兵的事,轉而鎮定自若道:“妾誓死效忠主公。只是若是孩子受威脅……妾只能身在曹營心在漢了。妾不會做自毀長城的事。”

赫連天哈哈大笑:“大丈夫不能保護妻兒,有何顏面立足於世!你只安心養胎就好。”

******

(閒士侃曰:其實是想寫一些校園欺凌的。總是說少數服從多數,那麼多數的人一定是正確的嗎?如果正確,那麼二八定律又從何而來?因爲法不責衆,所以人們才肆無忌憚地湊在一起行兇,或是宣泄,或是迫於淫威,或是炫耀,或是好奇。有人說施暴者受害最大,我不敢苟同,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因爲受到校園暴力而精神崩潰、沉淪,那些經歷是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陰影,天是灰暗的,再也走不出自卑。能從校園暴力中出來,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是需要強大的心理力量,甚至要比常人擁有數倍的陽光和關懷,否則很容易導致心理變態。我們不能強求這個社會、這個學校,徹底消除校園暴力,但我還是真心呼籲能給那些少年罪犯應有的懲罰,而不是簡單的教育和處分,切實保護弱小者,以前不敢伸張正義是還怕受到報復,因爲老師無關痛癢的指責、甚至袖手旁觀、推脫責任,更有老師不明事理責罰無辜,成爲施暴的參與者、促成者;我知道,這是無法杜絕的,但如果不能改變社會,那我們就應該改變自己,不要膽怯不要畏懼,既然是受害者,就要爭取自己應有的權益,不要怕把事情鬧大,要收集證據,勇敢地向父母、向社會尋求幫助,宣揚正義。只有施暴付出的代價足夠大,大到他們難以承受,他們纔會真正認識到他們自己所犯的錯誤,纔會望而卻步,纔會回頭,校園暴力問題才能緩解。) 入主大興宮,赫連天做的首要之事就是卸下開國將領的兵權,遂有了盞茶卸甲之事。楊瑛、嶽林、齊良、孫信都回鄉養老了。

孫信向皇帝最後請辭後出殿恰逢遇到了素月,孫信怔怔地看着素月,問道:“您——真是劉元帥?”素月低頭不語算是默認。孫信嘆道:“同帳共事數年,竟不知男女。可真是‘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啊!也難怪大官人對元帥你照顧有加,今日一別,不知何日再見,多多保重!”

素月抱拳道:“您也多多保重。”

素月原本還有些惱,本不想讓人知道劉雄升和燕羽王主是同一人,反倒是越想瞞越瞞不住,卻不知也正是因爲這一面,成爲素月日後的轉點。此事後話。

——————


素月在宮中仍選擇住在僻靜的幽蘭殿,而她的身份名姓均諱莫如深,衆宮人都稱她蘭娘娘。這日素月向赫連夫人請過安又到御花園中游玩至晌午,回來見桌案上有根青色羽毛,那是羌烏的信物,非緊急情況而不用,素月獨自一人前往承天門見客。

素月從承天門宮牆一井口而下穿到密道中,井口周邊樹木成蔭,佈下了五行陣,常人不得入,是當初岐皇備用的逃身之道,也是當初密探傳遞密報的通路。自大戰後,中原之勢已然明顯,素月頻繁出入密道告知兄長中原局勢,讓辛雲衢迅速起兵奪下中原,奈何辛雲衢懼畏赫連天兵力遲遲不肯行動。如今赫連天已入主帝宮足足一個月了,再要攻打中原早已錯過時機,素月不知這次兄長召喚自己又是何爲。

可惜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冷青松爲讓女兒爲後,暗暗在皇宮內外賄賂了宮中雜役、安排了眼線觀察素月行蹤。見素月常走到承天門便不見蹤影,遂這日帶了三五個人蟄伏在承天門,只等素月出來抓個現行。

——————

素月進入密道,原本熟悉的密道卻突然變得陌生,素月有種感覺,這將是最後一次再穿這個密道。長長的隧道伸手不見五指,素月摸着牆壁緩緩前行,直到看到或明或暗的燭焰閃爍。兩名宮女聞聲打着燈籠前來相迎,晦暗的燈光打在金磚上反而又耀眼起來。威肅嚴整的軍隊、錦衣華裝的宮婦均都向素月畢恭畢敬請安,一聲聲的“萬安”素月反倒越是不安,與其說在晉泱、羌烏兩國間搖擺不定,倒不如說她更多地還是爲了自己,斂財斂名。對於晉泱,她給了士兵們一個家的念想,收容他們的家屬,讓他們安居樂業,也給自己帶來財富;對於羌烏,她是他們回家的希望,前岐的舊人都希望素月和雲衢能帶他們重歸家園,素月是他們的精神支柱,但這個支柱太高大了,素月也不能實現他們回家的願望,所以她承受不起他們虔誠的晉拜。

珠簾外,素月盈盈拜倒:“臣妹恭祝吾王萬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