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由得走過去,對風沁道:「六公主,剛才謝謝你替我說話。」

她是個敢愛敢恨的人,風沁既然幫了她,她就應該來道謝。

風沁這人雖然刁蠻了一些,但是本性不壞,她一直都把風沁當成一個頑皮的孩子對待,從未把風沁當成對手過。

風沁看向雲若月,雙手環胸,大大咧咧的道:「你不用感謝我,我只是覺得你是一個人才,我不想浪費人才,才會那樣說。」

「無論如何,我都應該給你說一聲謝謝。」雲若月道。 陳昭已經在這個狩獵場轉悠了好幾圈,美美被殺后,白雪便讓她接管了這家皇朝會所。現在,她就是這裡的領頭羊。

秦越雙手插兜,與楊慕兵分兩路,各自行動。

陳昭拿著對講機,正在有條不紊的安排著各項事宜,她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拿下來。這樣,她離目標就更近了。

楊慕第一次見到這種女人,她美艷悍烈,舉手投足之間,竟然美的不沾風塵。

楊慕與她擦肩而過,輕而易舉就摸到了她西服口袋裡的手機。然後,他三步並作兩步跟上了陳昭,想拍一拍她的肩膀,卻突然感覺有些冒昧,只好攔在了她面前,晃了晃手裡的手機,「嘿,大美女,我撿到一個手機。」

陳昭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套路,她低頭淺笑,覺得有意思極了,只是她現在有些小忙,沒工夫陪這個男人浪費時間,她攤開手掌,只等著物歸原主了,「是我的呢,小帥哥。」

楊慕偏偏就是不想給她,周處說過,兩個人的手機必須靠在一起三十秒以上,這樣才可以完美備份對方的手機內容,「怎麼證陰啊?」

陳昭握著對講機,又吩咐了幾句,她實在沒心情搭理這個小男孩了,她得趕快安排起來,伸手想要去奪,「還給我吧,小帥哥。」

楊慕把她的手機從左手拋到了右手,就是不想還給她,「那你自己的手機號碼總歸記得吧,告訴我,讓我喚醒它。」

陳昭雙手抱在了胸前,雖然心裡已經很不爽很不耐煩了,還要擺出一張甜甜的笑臉。沒辦法,她們就是服務行業,客人不開心,他們怎麼賺錢呢。她伸手撩了撩楊慕的下巴,又在他胸脯上輕柔的帶著調戲意味的拍了拍,「其實呢,想知道我的手機號碼很簡單的呀,你只要辦張卡成為VIP,我就會主動聯繫你啦,用不著偷我的手機呀。」

楊慕笑著搖了搖頭,雕蟲小技居然被揭穿了,那就索性見招拆招了,他一把抓住了陳昭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磨了磨,「大美女,你可真有意思哦!」

陳昭拿著對講機戳了戳頭髮,順勢抽回自己的手,她玩味一笑,還是敬業的忘不了自己的本職工作,「或者,你請我喝一杯啊?」

楊慕點了點頭,能有這樣的美女陪酒盡興,豈不是超級爽歪歪了。而且,這個美女,雖然看著成熟老練,卻仍然還只是一個小狐狸,應該可以套出幾句話的,「好啊,看你長得不錯,咱們就坐下來喝一杯!」

陳昭借著低頭捋頭髮,白眼一翻。故意嬌嗔的罵到,「臭男人,都是一個德行,長得好看的,更是如此。」

楊慕不可置否,他想了想,回道,「可不就是都一樣嘛!男人圖女人的美,女人圖男人的錢唄。」

陳昭逼近了楊慕一步,半個身子都要貼到他身上了,於是她趕忙趁楊慕手足無措時,直接一把奪回了手機,「我不圖錢,那圖什麼?」

楊慕還是露了怯,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可是,我不喜歡美女的。」

陳昭把楊慕的一切行為都看在了眼裡,記在了心上。這個男人,不同於這裡的其他男人,他壓根不是來尋歡作樂的,是來找死的。可他竟然不喜歡女人,這個嘛,「哦~了解了。額,我們這,都有的。你喜歡哪一種類型啊,我給你推薦一個。」

陳昭說的話意有所指,楊慕尷尬笑了笑,解釋道,「你不要誤會啊,我不是不喜歡美女,只是不喜歡美女。」

陳昭還真是被他忽悠的糊塗了,「我聽糊塗了呢。」

楊慕認真的盯住了她的眼睛,實事求是的說道,「像你這樣美艷絕倫的,太危險了,我不喜歡。我喜歡溫柔乖巧的,看著就討人喜歡的那種。」

陳昭又逼近了他一步,不懷好意的笑著說道,「那你找我啊,肯定沒錯!」

楊慕這次站穩了,沒有太大的驚慌,任憑這個女人湊近了自己的臉,「可你看著也不討人喜歡啊,我又為什麼要花錢呢?」

陳昭一隻手慢慢的撫上了楊慕的後背,眼神並未有絲毫躲避,解釋著說道,「花了錢,我就會變得很溫柔很可愛啊。」

楊慕不信,他壯著膽子一把摟住了她的腰,反問了一句,「是真的嗎?」

陳昭學著他喜歡的乖巧可愛,依勢靠在了他懷裡,歪著頭笑了笑,「嗯!」

楊慕就勢抱住了她,這可是他第一次抱著除了楊羨以外的女生,他雙手微微顫抖,臉上的肌肉也都快綳不住了,「那現在呢,我們去哪啊?」

陳昭緊挨著他的胸膛,聽著他那怦怦亂跳的心跳聲,心裡也是好笑的很。這人太嫩了,哪裡算是個對手啊,頂多就是個送上門的玩物,她抬頭看著楊慕,嘴唇離他的下巴不過只有半厘米的距離,微微點一點腳尖就能碰上去了,「去我辦公室坐一會啊。」

楊慕呼吸微亂,他就快要經不住誘惑了,腦子亂了,說話也結巴了,「做一會兒?呵呵,坐一會還是可以的。」

兩人聊了一會,此時,有服務生經過,像是特意來找她的,「昭昭姐,今天王總生日,想請你去唱首歌。」

陳昭沖著那人點了點頭,雙手攬上了楊慕的腰,炫耀般的微微一笑,「哎呀,人家在忙啊,幫我應付一下嘛,我馬上就來哦。」

那服務生也會察言觀色,打了個響指就走了。

陳昭一把抓住了楊慕的手,牽著他的手,小跑著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一進門就把門鎖了,反身把楊慕壓在了門后,在他面頰上啄了一下,「呵呵,怎麼啦?嚇傻了!你先坐下等一會,等我下班,跟我回家!」

楊慕這才脫離陳昭的束縛,他硬邦邦的貼在了門上,腦子已經短路,他被調戲了。

陳昭見他傻愣著說不出話,噗嗤笑了,又在楊慕另一邊的面頰上啄了一下。看著楊慕那慌亂無措的樣子,總算心滿意足了,「怎麼啦?你不喜歡啊!」

楊慕也是腦子碰線,竟然反客為主,一手摟著陳昭的腰,一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狠狠地吻了上去,「喜歡。怎麼會不喜歡呢!」

陳昭抹了抹嘴唇,盯著楊慕看了片刻,「既然大家都喜歡,那就做一夜的情侶啊!」

楊慕伸手替陳昭順了順頭髮,「可以續費嗎?」

陳昭按住了楊慕撫摸自己頭髮的手,「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聽到庄星劍的話,林玄點了點頭,臉上並沒有太大的意外。

關於環屏蘭海的地震,他已經讓庄星劍將消息放了出去,而且最關鍵的是環屏蘭海附近的人早已經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撤離一空了,所以倒也沒有什麼人員傷亡。

「行了,我知道了,你讓楊院首將剩下的改造液送過來,讓剩下的士兵全部服用,接下來我們就要真正的面臨實戰了。」

說着林玄活動了一下手腕,對抗凶獸必須要保持強悍的活力,否則你在凶獸面前不過就是它們的美食罷了。

所以他才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讓佟石強他們跟自己動手,就是為了維持他們的活力。

「是!」

庄星劍敬禮道,不過他並沒有第一時間離開,而是有些同情的看着佟石強等人建議道。

「林組長,我覺得以佟教官等人來說已經可以算得上最強單兵了,沒必須訓練的這麼狠吧。」

聽到庄星劍的話,林玄不由的笑道。

「不行啊,你沒看到剛才他們怎麼對我的?連猴子掏月都用出來了,我要是手下留情的話,我怕是遲早要斷子絕孫了,行了你快去通知楊院首吧,要不然那些凶獸怕是要出現了。」

「是!」

庄星劍聞言,不再猶豫直接扭頭離開。

林玄和佟石強等人聯繫后,普通士兵再次開始練習,由於機甲還未成型,而且為了讓眾人熟悉凶獸的習性,所以林玄並沒有讓他們開始機甲練習,而是使用製作機甲的材料所製造的鈦合刀。

這種刀異常的鋒利,當時林玄就嘗試過用它來切主站坦克的正面,可以說是切豆腐一般輕鬆。

除了鈦合刀之外,還配了一張鈦合盾,不過這種盾十分的細長,而且在盾的底部做成了尖刀的形式,可以在危機關頭當刺刀使用。

同樣的這種盾防禦性了得,一般的槍彈可以說雖然抵擋,特別是常見的機槍或者手槍。

應對所謂的鐮刀獸自然也是不在話下。

而且一開始上來的凶獸除了鐮刀獸外頂多再參雜着幾隻其他凶獸,而且都是十分普通的類型。

當然對於這些人來說,不管是佟石強還是這些普通士兵,他們目前是所要做的就是克服心中的恐懼,要知道這次的對手可不是人,而是凶獸。

一種長相猙獰,比人類高出數米的地底凶獸!

所以此時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訓練,將自己訓練成兵王中的兵王,否則到時候倒下的就是他們自己!

楊振坤那邊也很給力,這邊林玄剛要就送來了幾千份強化液。

目前這種強化液已經可以覆蓋全軍百分之五十,但是按照林玄的要求,必須要通過考核才能服用。

畢竟作為士兵服用這種強化液就是為了殺敵,而不是變得年輕,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就算體質變強面對野性十足的凶獸也只是送命的!

所以,只有在軍中通過一系列考核才能獲得改造液,而且這段時間內,幾乎所有的士兵,他們訓練的目標就是為了改造液,這種改造液也成為了一種象徵,一種榮譽的象徵。

那些士兵為了獲得改造液,幾乎每一個都在努力訓練。

看着一輛輛改造液運來,廣場上的士兵臉色也是顯得有些激動。

他們自然聽過改造液的事情,而且他們也見識過自己的這些教官服用之前和服用之後的區別。

原本可以將沙袋打飛,可服用后居然可以直接將沙袋打爆,這兩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此時林玄站在眾人的面前大聲的說道。

「這些是我剛找科學院要的改造液,至於功效我就多廢話了,你們應該對它早有耳聞,如今我準備了所有人的份量,我希望的就是你們都可以通過考核!

至於考核的內容,那就是自選一名教官開始切磋,半分鐘內還在場上者就算通過!」

說完,眾人臉色紛紛有些難看了起來,要知道這些教官可都是服用過改造液的,在他們手中撐過半分鐘?

這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啊!

不過下一刻,林玄繼續說道,「哦對,我忘記說了,此次考核中教官不允許使用激發基因潛質。」

聽到這句話,眾人才緩緩的鬆了口氣,要不然平常一打十幾才能五五開的情況,若是還讓隨便用基因潛質,豈不是沒法玩了?!

「報告教官,我想要挑戰李教官!」

很快就有一個身穿高大的戰士走了出來,對着一個身材相對瘦弱的教官說道。

李教官並沒有任何的表情,反而傻傻一笑。

「這小子,還真會挑人。」

一旁另一個將官小聲的笑道。

「你們猜王瓊大概能支撐多久?」

「不好說,若是小李不適用基因潛質的話,不說輸不輸,至少在半個分鐘內,還真的不能將王瓊打下擂台。」

「確實,王瓊是力量型的,如同挑選佟教官這種力量型教官肯定撐不過半分鐘,但是小李是速度型的力量相交薄弱,而且這次的規則是只要支持半分鐘就可以贏,所以李瓊通過的可能性還是蠻大的。」

「嗯,說的有幾分道理。」

一旁的林玄看到兩人做好了準備便說道,「考核開始!」

王瓊並不是一個莽夫,反而他十分的聰明,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在這些教官里並不佔優,至於速度那更不佔優了,所以他就直接挑選了一個速度型的教官。

李教官這樣,只要不開啟基因潛質,他很難在半分鐘內將自己打下擂台。

一旁的林玄也看到這一點,此時的台上李教官正對着王瓊連續出了數記重拳,雖然王瓊表面上看起來有些支撐不住,但最終還是頑強的支撐了下來。

半分鐘后,看着鼻青臉腫的王瓊,李教官對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王瓊見狀,則是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說道,「謝謝教官手下留情。」

「好!王瓊考核通過。」

林玄見狀大聲的說道。

王瓊的臉上頓時湧出了一絲喜悅,他終於獲得了榮譽,對於王瓊來說此時的改造液已經不能算得上是改造液了,而是一種象徵的榮譽!

看着瓶子中的改造液,王瓊臉上大喜,連忙拔出瓶蓋仰頭喝了下去。

頓時他鼻青臉腫的臉直接消散了,通知他的骨骼很明顯的粗壯了幾分。

這就是改造液的效果。

見狀,王瓊連忙對着林玄說道,「多謝隊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