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要起身逃離,卻發現現在的自己連起身都很費力。

身體在不受控制的顫抖,突然蛇頭靠近了她的小腿,顧錦抖得更厲害了,它是不是要咬掉自己的腿?

「不,不要!」

小腿處有些痒痒的,顧錦差點沒嚇得從地上彈起來。

但很快她就發現巨蟒並沒有張嘴,而只是用蛇信探著她的腿,不偏不倚正是她受傷流血的那裡。

難道這條蛇喜歡喝血?顧錦也不通蛇語,更不懂蛇的行為學,完全摸不透它的想法。

總之它沒有咬她,也並沒有做出攻擊的姿勢。

這一點顧錦可以肯定,它之前對那些人販子的時候自己都能感覺到那股瘮人的涼意。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這蛇沒有把她當成獵物。

才這麼想著,下一秒就看到巨大的舌頭朝著她的臉靠來。

顧錦才恢復了呼吸,馬上又變成了僵硬狀態,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都說蛇的視力很差,都是以嗅覺捕獵,她不動可不可以躲避?

蛇頭越來越近,顧錦緊緊抓著衣服,身體繃緊了。

它是不是覺得小腿不好吃,打算從她的腦袋開始吞?

蛇信在她臉上探了探,很癢,顧錦一動不敢動。

心中猜測它是不是在嘗味道?馬上就要張嘴了?

誰知巨蟒不僅沒有張嘴咬她,而是用偌大的蛇頭在她臉上蹭了蹭。

好似你家養的貓咪和狗狗和你撒嬌,用它腦袋拱你蹭你。

要是換成毛茸茸的小動物也無妨,偏偏這是一條巨蟒啊!將男人都嚇得屁滾尿流跑的兇猛動物。

它身上也沒毛茸茸的絨毛,反而是冷冰冰又光滑的鱗片,這種感覺,顧錦有點想死。

好,好可怕。

她突然想起了網上的一個段子,蛇問:「你感動嗎?」

她回答:「不敢動不敢動!」哪裡敢動,動一下就會被它咬掉腦袋吧。 譚洛汐見狀,沒時間了,她抓著繩子,飛快翻了下去。

黑人見狀不對,趕緊叫人。

「太太,走,我們快走。」

顧錦這邊已經研究好怎麼操作,她點了一個按鍵。

「洛洛,快上來。」

兩人坐在救生船上,船被一道巨大的力量推了出去。

「會開船嗎?」

「應該會吧。」顧錦以前讀大學的時候去旅遊景點,坐過那種收費的船。

似乎操作很方便的,也不管行不行得通了,她搗鼓了一下,船發動了。

愛麗絲氣急敗壞的站在甲板上,「停下,再不停下我就亂槍打死你!」

顧錦不知道愛麗絲原本的打算是什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她等不了那麼久了。

因為最後的結果不是傷害自己就是傷害司厲霆。

「洛洛,抓穩扶手。」

「太太,你加速吧。」

見顧錦越來越遠,愛麗絲怒極,她本來想好的計劃被徹底打破。

「射擊!」

吩咐了別人還不夠,她自己抓了一把重機槍,現在顧錦還在她的射擊範圍內。

丹尼爾一把抓住她的手,「小姐,不能要她的命!」

「我管不了那麼多。」

「你答應過我的,不能殺她。」丹尼爾想要阻攔。

周圍的已經響起了槍聲,愛麗絲的槍法很好,丹尼爾緊緊抓著她的手。

「滾開,我今天就要殺了她。」

兩人爭執間,顧錦已經駛離她的範圍。

「該死的蠢貨,你都做了什麼!」愛麗絲氣得跳腳,好不容易才抓住了顧錦。

她只是想要證明一件事,司厲霆對顧錦的愛根本就沒有想象中那麼深。

可計劃還沒有開始實施就完了,顧錦跑了,她拿什麼去證明?

「小姐,還不夠嗎?」

「不夠不夠,我一定要證明他對那個女人之間的感情不堪一擊。」

「就算是不堪一擊那又如何?對於小姐你又有什麼好處?如果他對他的老婆都是不堪一擊,難道你還指望他能真的愛上你?」

丹尼爾抓著她的肩膀,強迫她能夠變得冷靜下來。

「小姐,我說我會幫你這一次,你也說過你不會要她的命,你失約了。」

「丹尼爾,不就是殺一個人,你至於這樣?你以前又不是沒有為我殺過人。」

別說是丹尼爾,愛麗絲從小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要說她有多善良也不可能。

丹尼爾更是在愛麗絲小時候救下他的那天,他就已經將愛麗絲當初了這輩子他要保護的女人。

愛麗絲從小到大就很囂張,難免接觸的也是十分黑暗的一面。

獸妃萌萌噠:天君,寵上癮 其他人他都可以,為什麼顧錦就不行?

「小姐,以前你要做什麼,先生可有阻礙你的嗎?」

「沒有。」

儘管她是被人收養的,從小到大邁克對她還算是不錯,不管她要做什麼都會滿足她。

「你要對顧錦不利,上一次先生特地從歐洲飛來,他看到顧錦,但並沒有動手,後來私下他警告我不要傷害她。」

這一點是愛麗絲並不知道的,「為什麼,爹地為什麼不要你傷害她?」

「先生只吩咐了我一句,並沒有說原因,這一次你再三保證不會傷害她的性命,我才會答應你悄悄調人過來。

小姐,剛剛你對她掃射,如果真的殺了她,我沒有辦法和先生交差。」

「為什麼,為什麼所有人都站在她那一邊,現在就連你都要背叛我!」

愛麗絲受到巨大打擊,從小疼愛她的爹地怎麼會保護一個陌生女人?還有丹尼爾,他為什麼也是這樣!

「小姐!你要幹什麼?」

愛麗絲挎著槍,臉上一片陰沉,「我要殺了她。」

說著她快步下去,徑直乘上一艘小的快艇,這個比起顧錦的救生船就要快多了。

丹尼爾見狀不對,愛麗絲徹底被激怒,此刻的她什麼都顧不了,她要殺了顧錦。

「小姐,不可以。」

丹尼爾從來沒有見過那樣嚴肅的先生,就算愛麗絲以前將天捅出一個大窟窿他也覺得無所謂。

就是那樣的先生,他卻吩咐自己不要傷害顧錦,可見顧錦是不能動的。

丹尼爾已經許久沒有見過生氣的先生,他有種感覺,如果顧錦真的死了,先生一定會發怒。

愛麗絲哪裡還能聽得進去他的任何東西,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丹尼爾只好騎上海上摩托追著愛麗絲而去,一個失去了理智的女人,要是真的殺了顧錦,她會有什麼結局?

顧錦和譚洛汐已經駛出射擊範圍,「洛洛,你有沒有受傷。」

剛剛那一刻,顧錦讓譚洛汐趴下,而她自己卻是站起身掌舵,她才是最危險的那個。

國民校草的掌上甜心 「我沒事,太太,你呢?」

「我也沒事。」顧錦回答,但要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她的笑容有些勉強,她的額頭上冷汗涔涔。

她不是沒事,在亂槍掃射之時,她的小腿不幸被打中。

腿上劇痛傳來,然而顧錦卻強忍著沒有吭一聲。

這裡沒有燈火,只有天上那輪月光,所以譚洛汐還沒有發現她受傷的事情。

她趴在船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呼呼,嚇死我了,太太,剛剛我以為我要交代在那呢。」

「洛洛,這次多虧了你。」

「還好我以前在國外的時候最喜歡攀岩、跆拳道這些項目,沒想到今天還派上用場了。」

譚洛汐自己都沒有想過她竟然會做到這個地步,現在想起來背脊都在冒冷汗。

「這是不是一場夢啊?剛剛發生的事情就像是拍電影一樣,我像個女特工一樣,天知道上船的時候我心臟都要嚇出來了。」

「洛洛,你很勇敢。」

譚洛汐不好意思摸了摸頭,「應該是我運氣還不錯,我當時真的好怕,怕我一上船就被一百把槍指著頭,還沒出場就死了。

還好老天有眼,一定是太太平時做了太多好事,所以老天爺都不讓你有事。」

「通知他們,我們已經逃出來了。」顧錦沒有為此開心,而是冷靜的吩咐。

「是,太太。」

譚洛汐撥通了司厲霆的電話,「總裁,我們已經脫離危險,現在太太駕駛救生船和你們匯合。」

「需要五分鐘。」司厲霆略顯著急的聲音傳來,「蘇蘇有沒有受傷?」

「沒有,太太和我都很安全。」

便在這時顧錦聽到後面傳來水聲,「不好洛洛,快通知厲霆哥哥,我們要被追上了,快安排救援。」

譚洛汐面色大變,「總裁,有船追上來了!我們需要救援。」

「撐著,我馬上讓直升機過來。」

司厲霆緊張得手心都在冒汗,他已經在快艇上面了,「加大馬力,快速前進!」

短暫的幾分鐘時間對他來說就像是生和死之間的那道距離。

一開始愛麗絲不想殺顧錦,不代表現在她不想要殺她。

愛麗絲是個怎樣的女人他比誰都清楚,絕對不能激怒!

「遲宴,你的任務就是保護我太太,阻止追擊她的人。」

直升機過去只要幾十秒,蘇蘇,你撐住!

「收到。」

一開始他們就準備好了所有,直升機隨時待命,雖然船上只能容納一架直升機,不過在這大海上要救一個人也不算太難。

但前提是顧錦要熬到他們過去。

之前沒有出擊是害怕打草驚蛇,現在顧錦已經脫離了愛麗絲,他們的顧慮就小了很多。

直升機衝天而起,將海上盪起波浪起伏。

不過幾秒鐘直升機就超過了快艇的速度,司厲霆心中著急。

「再快點!」

「這會兒風浪起伏,再快會有危險,不……」

司厲霆一腳踹開那人,「滾開。」蘇蘇,我來了,撐住,你一定要撐住! 顧錦被吞吐的蛇信嘶嘶的全身毛骨悚然,她以為之前自己遇到的就是最倒霉的事情,其實並不是。

最倒霉的應該是現在巨蟒纏著她的身體,她嚇得無法動彈,顧錦的身體不自覺顫抖著。

腦中只想著一件事,聽說巨蟒在捕捉到獵物以後,都會先用身體將獵物活活給勒死。

以前顧錦在動物世界里看過鱷魚和巨蟒在水中纏鬥的畫面,巨蟒的力氣是很大的。

哪怕是她這個活人,用不了幾分鐘就會把她勒死,那種畫面光是想想就讓人毛骨悚然。

她能看到自己的身體被巨蟒一圈一圈的纏繞。

顧錦想要掙扎,可是蟒蛇和壞人不同,這種滑膩的觸感她壓根連動都動不了。

她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厲霆哥哥,對不起,我無法陪你走下去了,你一定要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過了一分鐘,她沒有感覺到窒息感。

大蛇頭還在她的臉邊親昵的蹭著她,大蛇並沒有想要傷害她,彷彿是在和她撒嬌。

撒嬌?龐然大物的撒嬌,一時間她居然能感覺到巨蟒是開心的狀態。

顧錦自己都很無語,她究竟是從哪裡感覺到巨蟒開心的啊?

大腦袋蹭了她一會兒,顧錦咽了咽唾沫,也不管它能不能聽懂自己的話,她開口道:「你不會傷害我的對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