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打定主意,從這刻開始,會更加愛秦飛,因爲她現在一切的好,都是秦飛給的。

衝秦飛莞爾一笑,而後纔對老太君說道:“奶奶,這護甲我給您帶上吧。”

“好,好!呵呵,我的乖孫女……”老太君滿臉慈愛地笑道。

在所有人羨慕的目光中,在一片歡聲笑語下,老太君穿上了碧璽護甲後,彷彿整個精氣神都變了,變得更加精神抖擻,哪裏還有老態龍鍾的樣子。

壽宴很快拉下了帷幕,老太君望着賓客們紛紛離後,這才柱着柺杖轉身回屋。

在邁開腳步時,頭也不轉地衝秦飛說道:“秦飛,來聊聊你跟我們家雨晨的事。”

林雨晨摟着秦飛的手臂,有些緊張了,生氣自己的奶奶要他們分離。

秦飛大大的給了她一個擁抱,笑道:“放心吧,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與你在一起。”

這次老太君叫進屋,想必是頭先所說的,是要作出抉擇了。

老太君眼角的餘光瞥見他兩人擁抱在一塊,哼了聲搖了搖頭。

屋內,老太君高坐,左右兩邊各是林海泉與林海清一家。

此刻,氣氛有些壓抑。與先前辦壽宴的熱鬧喧譁相比,顯得格格不入。

“說吧,秦飛如此接近林雨晨,如此想做我們林家的女婿,是有何居心?”老太君首先打破了沉默……

林雨晨聽聞此話略顯緊張,整個人都繃緊了神經,生怕奶奶真的要秦飛離開她。

反觀秦飛卻表現得很自然,完全不受屋內壓抑氛圍的影響。 秦飛明白話中之意,輕蔑一笑道:“老太君,你覺得我靠近雨晨是爲了謀劃你們林家的財產?”

“怎麼,難道不是?”

老太君冷哼了一聲,又道:“別以爲我老太婆隱退二線,人雖然老了,但林氏集團裏的內部事務我還是一清二楚的。如果你小子想對林家使壞的話,那你就打錯主意了!”

說完,老太君柺杖猛然敲擊地面,愣是讓原本就壓抑的氛圍多了幾分肅殺之意。

在場除了秦飛,其餘人大氣都不敢喘。

林大夫人原本想多嘴幾句的,張好了嘴的又閉合起來。這個時候她可不想捅了‘馬蜂窩’。

“呵呵,如果老太君你真是這麼想的話,那麼我秦飛之前倒是高看你了!” 秦飛語氣也冷了下來。

“要知道,你們林家的這點財產,對於我秦飛來說,一點都不夠看。說白了,我完全不在乎……”

“好大的口氣!”老太君聽聞此話,眉頭開始深蹙起來,眼神直盯着秦飛,想要通過眼神將他嚇倒,甚至看出對方一些內在的東西。

秦飛一點也不怯場,與老太君對視。

笑話,就這眼神能把他嚇退?

開玩笑呢,老子可是龍獄島的龍神,啥場面沒有見過?

屍山血海走出來的人,會怕你一個老太婆?

“好小子,還蠻有定力的嘛。”

老太君心中不禁暗暗嘀咕了句,想要看出秦飛剛纔所說的話到底有幾分真,但觀察了一番,並沒有看出什麼,反而被秦飛的眼神給嚇住。

要知道,憑她在商場廝殺幾十年的經驗,再加上這個年紀,定眼看任何一個小輩,足以令後者自覺低下頭。但誰能想到,今天是遇到對手了。

在剛剛兩人對視不到三十秒的時間裏,還是她率先收回視線,只因她感覺秦飛的雙眼很深邃,像是裝了好多好多東西,至於深邃到什麼程度,一時說不上來,反正多看一秒都令她心悸,彷彿置身於地獄一樣令人恐怖。

“那麼你告訴我,你不是爲了我們林家的財產,那是有何居心?”沉默了一會後,老太君又道。

秦飛滿含情意的看了眼林雨晨,說道:“我剛纔說了,我就爲了雨晨,若不是爲了她,你們林家倒賣股份,甚至倒閉又與我秦飛何干?!”

“哼!好一張伶牙俐齒的嘴!”聽到倒閉兩字,老太君氣不打一處來,要知道,今天可是她的大壽,老人嘛,最忌諱這些‘倒’字眼。

秦飛聳肩,無所謂。他就這麼直接。

老太君話聲剛落,林大夫人卻坐不住了,火上澆油似的說道:“媽,你剛纔也聽了,秦飛那小子口出狂言,想必他真是不見得咱們林氏集團的好。”

“伯母你這是啥話!”林雨晨聽聞,連忙向老太君解釋:“奶奶,別聽伯母的話,秦飛不是那個意思,其實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咱們林家好……”

確實呀,秦飛所做的一切,她一直都看在眼裏。林家能有今天,甚至今天這麼風光的爲老太君舉行壽宴,還不是因爲林氏集團還沒有倒?

這一切都是秦飛給予的呀。

此話林大夫人不愛聽了,冷笑道:“爲了林家好?哼,我看未必吧。我聽說現在林氏集團持有股份最多的是一個叫陳嵐的女人,是她幫我們林家度過了難關。”

“而瞧瞧你的心上人秦飛,他又爲你做了什麼?他有買股份送給你?我看他只是除了賴上你的身體,甚至好爲以後霸佔咱們林家的財產!”


說完,林大夫人不忘手肘捅了捅身旁的林海清,示意他也說幾句。反正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秦飛趕走。要不然以後林氏集團還有他們的份?

要知道,自己的女兒林雅原本當總經理好好的,突然就空降一個持股份最多的陳嵐,還開除了自己的女兒,作爲母親的,試問這口氣誰能咽得下去?

“是呀媽,你要爲咱們林家兒孫長遠考慮呀,倘若秦飛真的成爲二弟海泉的女婿,你看那小子如此囂張,有他在,那以後林家還不翻了天?所以我們夫婦兩是不同意這小子跟雨晨來往。”

“我也反對!反正我不喜歡秦飛,理由就這麼簡單!”林雅滿含恨意地說道。她過得不好,誰也別想過得好。

“你們……”林雨晨也是氣惱了,氣不打一處來。

老太君一直繃着個臉,從與秦飛交流開始到現在就沒緩和過。

她朝林雨晨看了眼,唉了一聲,隨後徵詢意思似的看向林海泉,問道:“海泉啊,你們夫婦兩人怎麼看?”

秦飛不禁嗤笑一聲,天啊,這一家怎麼都這樣啊!

這讓他想起狄仁傑裏的一句臺詞:元芳,你怎麼看?

“媽,同不同意秦飛跟雨晨在一起,我們做大人的何須操那份心,再說了那都是小孩的事情,就由雨晨自己決定吧。”林海泉說道。

他的一席言語,愣是將林大夫發的話給懟了回去。

說白了,他們家的事兒,還輪不到你來管。

這時候,李芳也附和道:“是呀媽,我這個兒媳的原本之前也跟您老一樣的想法,擔心兒女的婚姻大事。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覺得只要是雨晨喜歡的男人,那就由她了。只要真心對我們家雨晨好,嫁誰不一樣?呵呵……”

李芳說完,朝秦飛方向笑了聲,這個女婿她是越看越滿意。原因不爲別的,就衝這小子給自己女兒送價值十幾億的碧璽護甲給他們夫妻倆長了臉!

財大氣粗呀,說送就送。就是可惜了,護甲要是送給自己多好呀,那可是十幾億呢!

想到這裏,李芳有些心疼。

秦飛若是知曉李芳的內心話,估計哭笑不得。當然多半是感動的。

剛纔他們夫妻倆的話,秦飛心裏甭提有多高興,是實實在在的感動。要知道,這可是岳父岳母大人第一次站出來替他說話來着。

要說他沒感動那是假的,若不是這裏有幾個他不想待見的人,秦飛都想跪下來道謝了。

“哎……”老太君嘆了一聲,似乎有些難以抉擇。 片刻沉默過後,老太君看向秦飛,求證似的說道:“你當真對林家沒有惡意?”


秦飛正色道:“我可以對天發誓!”

“但憑你一兩句話讓我這老太如何相信?”老太君哼了聲,感覺這小子沒有誠意,也不誠實啊。

她眉頭皺了皺,接着說:“你也清楚的,五年前你們秦家的事兒,我們林家也小有牽扯,但此事並非我們林家主意……”

秦飛點了點頭,“我自然清楚,也查明瞭一些當年此事的隱祕。雖說你們間接參與當年之事,可你們並非主謀。而參與的人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今天看在雨晨的面子上,這事兒我不再追究,當然,主要是某些人不要再惹惱我給我使絆就行。”

話畢,秦飛目光如刀似的轉向林海清與林雅夫女倆的身上,他所說的就是故意給這對父女倆聽的,當年之事,就是這兩人蔘與。

林雅與林海清兩人面色有些尷尬,但只是一會,臉色恢復,全然不在意。

臉皮夠厚的人,啥都能擋。

“話雖如此,可我老太婆還是覺得你不夠真誠!”老太君道。

“奶奶……”林雨晨叫喚了聲,希望老太君放過秦飛。這都扯這話題那麼久了,而且秦飛有沒有誠意,難道她不清楚?

可她的話還沒得說下去,就被老太君擺了擺手打斷了。

秦飛哪裏不懂這老太婆的意思,說他不夠誠意,無非就是想讓他做點實質的東西來。換句話說,要麼用錢砸到讓他們放寬心。

“真誠是吧,很簡單,只要我一個電話,雨晨就是林氏集團最大的股東!”

“最大的股東?”老太君皺了皺眉,眼裏有些不可置信,“我聽說你秦氏集團纔開始有點起色,但不見得一下子有那麼多錢收購股份吧?要知道現在林氏集團最大的股東是一個叫陳嵐的女人。”

林氏集團裏的事務,她也是略知一二的,這些事情長子林海清夫婦沒少提起。

“對沒錯,陳嵐是林氏集團最大的股東,但你們可能不知道,我纔是陳嵐背後的老闆!只要我一個電話,陳嵐手裏的股份就能轉讓到雨晨名下!”

秦飛言語顯得輕鬆,但此刻卻沒人會質疑他所說的話。反而讓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這……不會吧?這小子那麼有能耐?自己開了公司還倒持她們林家集團的股份?”李芳心裏嘀咕了句,眼睛亮了又亮。

第一反應,她李芳要發達了哈!

“嘶,牛批。”林海泉不禁對秦飛豎起了大拇指。他此前有聽自己女兒說持股份最多的是陳嵐,但卻不知道背後金主會是秦飛。

這個女婿打死他都不能退了。

“……”林海泉夫婦面面相覷,這個時候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爲什麼別人家的女婿咋那麼厲害。

老太君原本繃着的臉,此刻已換上了笑臉,“呵呵,那麼,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倒相信你了。不過既然你小子都那樣說了,那麼就開始實行吧。”

“怎麼,難道你還怕我秦飛賴賬不成?”秦飛聳了聳肩道。

“奶奶,你就不要爲難秦飛了。”林雨晨插了一句道。

“無妨……”秦飛擺了擺手,“說實話,我隨時都要吧兌現,讓陳嵐把所持有的股份都轉讓給雨晨,但是我有個條件!”

老太君眉頭微微一皺,“什麼條件?”

“我要雨晨成爲林氏集團的董事長,內部事務一切由她說了算。”秦飛正色地說道。

“……”老太君聽了,一時沉默。


“我反對!”倒是林大夫人坐不住了,如果真如秦飛那樣所說,那麼林氏集團跟送了秦飛有何區別?要知道,林雨晨那小賤人以後是要嫁給秦飛那垃圾的呀,由這小賤人做董事長,說白了,到最後還不是落在了秦飛的口袋裏?

最最最主要的是,他們現在一家在林氏集團裏沒有什麼職務,什麼油水都不能撈豈不是很虧?

“媽,我不同意雨晨做董事長,要做也是由海清做。要知道,他可是您的長子,在家中,他又是最年長的,應當由他來管理咱們林氏集團!”

說完,李芳連忙又給林海清使了個眼色,林海清會意,也持聲反對,說什麼林雨晨年紀還小,應當從基層做起,年輕人要多磨練。

秦飛聽到這些話,當即就笑了,這尼瑪啥玩意兒!

還沒轉讓股權呢,現在貪婪的人就開始伸手腳向他要一份好處了。

“停停,你們夫妻倆都給我消停了吧!這事兒由我說了算……”秦飛喝道。

林老太唉了一聲,正要準備作出答覆,下邊的林海泉投來苦苦哀求的眼神,想了想回道:“如果我不答應你的條件,而讓我長子海清管理集團事務呢?”

“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可以負責地告訴你,這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秦飛噬笑道:“何況,你認爲你長子林海清能挑起林氏集團這個大梁?要知道,林氏集團會出售股權這樣的局面,是什麼原因你應該很清楚纔對。”

老太君眉頭微微一動,此事她最清楚不過。只是她一生都向着孩子,哪方面都以孩子爲重。因此集團上的事纔會爭一隻眼閉一隻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