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早上才知道,慕洛琛跟柏原崇之間的事情。前兩天,慕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容子澈讓她跟裴娜帶著天佑、天寶暫時離開慕家,那之後她跟裴娜就帶著兩個孩子,住在外面的公寓里。

直到今天早上起來,郭嫂給她打電話,把前前後後發生的事情都說清楚了,並讓她過來醫院這邊,看著葉簡汐。

對慕洛琛『死而復生』的事情,她原本是不相信的,以為是自己做的夢,亦或者郭嫂入魔了,才會胡說八道。

可在看到新聞上瑞典國王親自宣布,因柏原崇涉嫌犯罪,免除柏原崇所有的職務包括授予的爵位,她不得不相信,慕洛琛的確沒有死。

因為只有他,才能做到這一切。

現在最大的敵人都沒了,簡汐最終能過上安穩的日子了。

她真心替簡汐開心。

這樣也算圓滿了吧。

溫如意心道。

病房的門不知何時,咔嗒一聲打開,溫如意拉回思緒,看向門口,見慕洛琛走了進來,眼眸里閃過片刻的驚愕,而後歸於平靜。

總裁大人愛無止盡 「你來了,好好陪著她,她剛睡著,我出去買早餐。」

「嗯。」

慕洛琛抬眸看了溫如意一眼,微微的頷首。

傲嬌兒子逆天娘親 溫如意走出了房間。

天佑、天寶守在葉簡汐身邊,瞪著黑溜溜的眼睛,仰視著眼前的慕洛琛,由於好一段日子沒見,兩人眉眼裡透著幾分陌生的感覺。

慕洛琛走到兩個孩子跟前,長臂一伸,將兩個人緊緊地抱在懷裡。

天佑、天寶被他勒的小臉通紅。

慕洛琛俯首,用長著青渣的下巴,摩挲兩個孩子的臉頰。

天寶捂著臉,稚聲稚氣的說:「壞蛋,爹地壞蛋。」

天佑板著一張小臉,涼涼的說,「癢。」

慕洛琛低笑,「兩個小壞蛋,才幾天沒見,就不認識我了?好歹你們小時候,是我照顧的你們,真是小沒良心的。」

邊說著,邊蹂躪兩個小傢伙的腦袋。

天佑跟天寶,忍不住咯咯的叫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兒子的聲音,躺在床上安靜躺著的葉簡汐微微動了動。

慕洛琛餘光里注意到她的動靜,手掌捂住天佑、天寶的嘴巴,「噓,爸爸帶你們去隔壁,讓媽媽好好睡覺,好不好?」

天佑、天寶求之不得,眼巴巴的點頭。

慕洛琛把兩個人抱出去,放到隔壁的房間,然後讓周文達看著他們。

折身回了葉簡汐所在的病房。

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床跟前,慕洛琛坐在椅子上,輕輕的握住了葉簡汐的手,「簡汐……」

話剛說了兩個字,兩隻纖瘦的手忽然纏上來,用力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葉簡汐睜開眼睛,對上慕洛琛漆黑的眸子,茶色的眸子里,深深的倒影著他的面龐。

慕洛琛被她抱的幾乎喘不過氣來,可他沒阻止她,手掌落在她的腰際,大力的抱住,「汐汐,現在已經沒事了,柏原崇已經抓住了,以後他再也沒辦法對你做什麼了。」

葉簡汐用力的點頭,支起上半身,婉如藤蔓般抱住他,「我相信你,你一向可以的。」

慕洛琛的下巴輕輕的抵在她的頸窩上,良久沒有再開口。

葉簡汐也沒再說話。

為了等這一天,他們耗費了太多的精力和時間。

現在終於等到了,只剩下了悵然。

抓住柏原崇,她最初鬆了口氣,但現在只剩下了悵然,沒有報仇的快感,也沒有太多的喜悅,因為即便她往死里折磨柏原崇,甚至殺了他,都無法挽回那些逝去的人。

爸爸、媽媽、奶奶……

許多在這場鬥爭里犧牲的人,都再也無法挽回了。

葉簡汐抱的很緊,沒注意到慕洛琛身上的傷口,等碰到的時候,她才感覺到指尖的濡濕,放開他,拉著他看到他後背被浸染的衣服,眼裡一股滾燙湧上來。

「你又受傷了?」

葉簡汐雖然竭力掩飾,可聲音里還是忍不住的沙啞。

「只是子彈飛濺起來,反彈到了身體里,已經處理了傷口,沒什麼大礙。」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低啞著聲音說。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淚潸然落下,「你個傻瓜,傷口都崩開了,你還告訴我沒什麼。」

慕洛琛伸手擦拭去她眼角的淚水,「沒事的,只是一點血,沒有崩開。」

葉簡汐不相信,解開他的襯衫,要檢查傷口。

可慕洛琛扣住她的手,用力的握住,「既然你那麼擔心,我就讓醫生再處理下……」

他說著要起身。

葉簡汐卻拉住了他的手,「阿琛,為什麼不讓我看你的傷口?你在逃避什麼?」

「我有什麼可逃避的?別多想。」慕洛琛彎起唇瓣說,「乖,在這裡等著我,我很快就回來。」

他嘗試拉開她的手。

但試了幾次,都沒能拉開。

葉簡汐固執的挽住他的手,伸手去解他領口的扣子。

一顆……

兩顆……

一直到他胸口第四顆扣子,慕洛琛臉上的笑意漸漸的掛不住,伸手再次扣住了她的手,「簡汐,別看,很醜。」

「你是我男人,無論多醜,我都不會嫌棄。」

葉簡汐溫柔而固執的,將慕洛琛的紐扣一顆顆的解開。

但解到倒數第二顆,襯衫半開,裸露出慕洛琛的胸膛。麥色的胸膛上,遍布了縱橫交錯的傷口,尤其是胸口心臟的那塊位置,傷口宛若一隻蜈蚣,猙獰的趴在他心臟的位置。

葉簡汐的眼淚簌簌地掉的更凶,不想讓自己哭出聲,她抬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可嗚咽聲,還是從嘴角傾瀉而出。

哪怕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身上的傷,可還是覺得難過。

他所受的一切苦難都是因為她。

怎能不心痛,心痛的快要死了。

葉簡汐額頭抵著慕洛琛的胸膛,唇瓣輕輕的落在他的胸膛上,「阿琛,無論你怎樣,在我眼裡都是最美的風景。」

她從來不嫌棄他,只心疼他。

他身上的每一道疤痕,都記錄著他對她的愛。

以後的每段歲月,她都會親自幫他磨平身上的傷口。

葉簡汐一點點的吻上他的疤痕。

酥癢的感覺自胸口擴散開來,慕洛琛手一頓,抬手把她拉到自己的懷裡,吻去她眼角的淚水,「簡汐,以後別再落淚了。」

「好,我答應你。」

葉簡汐用力逼回到眼跟前的淚水,雙手力道適當的纏在慕洛琛的背後。

兩人靜默無言,相擁而立。

初秋的晨曦透過明凈的玻璃,淡淡地散落進房間,一時房間里,靜謐無聲。

同一時間,醫院的十三層。

顧明珠坐在長椅上,手指輕輕的落在腹部,雙眸看著前面的診室,神色間難掩的慌亂。

旁邊坐著一對夫妻,老婆的小腹微微的凸起來,看起來不過懷孕四個月,可老公跑前跑后的問她哪裡有需要的,一副緊張的模樣。

「你也是來孕檢的?」

坐了一會兒,女人扭過頭,低聲問顧明珠。

顧明珠過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她在跟自己說話,扭過頭看著女人沒有回答。

女人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說:「你老公有事沒陪著你?其實,我也讓我們家那口子不要陪著我過來,我一個人可以,可他非要跟著我,真是拿他沒辦法。」

她話是抱怨的,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她是幸福的。

顧明珠扯了扯唇角,沒再理會女人。

女人說了一會兒話,覺得有些無聊,低頭吃了會兒東西,忽然抬頭跟自己的老公說,「我肚子有些疼,不知道是不是孩子有問題了。」

「怎麼好好的會疼?」

男人圍著女人,急的團團轉。

女人抱著肚子,臉色越來越難堪。

恰好護士走出來,喊了顧明珠的號碼牌。

顧明珠起身要往裡面走。

男人卻抱起自己的老婆,對顧明珠說:「女士,能不能讓我們先進去看醫生?我老婆不舒服。」

顧明珠看著眼前的夫妻,沉默了好幾秒,點了點頭。

「謝謝,你真是好人。」

男人忙不迭的答謝,慌亂的的抱著老婆進去。

顧明珠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纖麗的身體依靠在醫院的牆壁上,視線盯著自己的腳尖出神,窗外的陽光正好,淡金色的陽光搭打在她濃密且長的睫毛,在眼帘下形成一排暗影。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她拿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沒多會兒電話接通,她對電話那邊故作自然的說:「容子澈,我在醫院這邊做檢查,你能過來陪陪我嗎?」

電話那邊,容子澈剛跟沈清華把柏原崇送到監獄,接聽到顧明珠的電話,不耐煩的說。

「你做什麼檢查,還需要人陪著?顧明珠,如果你想玩遊戲,想作弄我,改天好不好?我今天很累,沒時間陪著你。」 顧明珠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捏著手機,她抬眸看著『婦科』兩個字,眼裡擠出一絲嘲弄。

「是啊,我就是想作弄你。不過就算你看出來了,也沒資格拒絕。容子澈,半個小時後到醫院來,不然……你知道結果會是怎樣的。」

話說完,不給容子澈任何說話的機會。

顧明珠掛斷了電話。

手機沒停一秒便再次嗡嗡的震動起來,顯示是容子澈打來的,可顧明珠沒接通。

而是狠狠地掛斷,然後直接關了機。

用力的握著黑屏的手機,顧明珠倔強的抬起下巴,不讓自己露出一絲難堪。

她也想找人來陪著自己。

可上哪裡找人?

她愛的人,跟她在一起多待一秒鐘,都恨不得立刻逃離。

重生80:下鄉肥妻要逆襲 真是可笑……

「顧小姐,請進來做檢查。」

護士站在診室門口,喊了一聲。

顧明珠拉回思緒走了進去。

葉簡汐陪著慕洛琛去醫生那裡換了傷葯,便要求他在病房裡休息,等慕洛琛睡著后,葉簡汐出門找了溫如意,陪著自己一起去做孕檢。

之前凌老爺子派醫生給她做檢查,那醫生說的那番話,一直是她心頭的刺。

她想保住兩個孩子,如果必須引流一個孩子。

她不捨得,也不肯。

所以準備仔細檢查一番,問問醫生能不能有更妥帖的辦法。

葉簡汐走去診室的路上,把自己的情況跟溫如意簡單說了一下。

溫如意沒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會是這個情況,心裡擔心,面上卻鎮定的安慰簡汐,「不會有事的,簡汐,之前你懷天佑的時候,醫生不也說,孩子的情況不好嗎?凡是不好,都有一個概率,哪怕那個醫生說的屬實,寶寶還是有可能是健康的寶寶,我們不能總往壞里想。」

「嗯,我知道。」

葉簡汐點點頭說。

話到這,兩人剛好走到診室門口,葉簡汐看到護士說,「你好,我是葉簡汐,之前就跟羅醫生約好了要做檢查,能不能跟羅醫生說一下?」

「葉小姐,羅醫生正在做診斷,快結束了,請稍等……」

護士話還沒說完,診室的門從裡面打開,然後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走了出來。

站在前面的葉簡汐差點被撞到,溫如意拉了葉簡汐往自己這邊站。

那人頭也不抬,說了聲對不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