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確實是這麼想的,先避一避,等老爺子走了,再回來好了。

可是這個陳媽,這一次不知道怎麼了?居然還挽留起她來。

「溫小姐,我們老爺子就要來了,這次你救了我們小少爺,又一直在照顧,你還是留下來見見他吧,他人挺好的,相信知道了你的事,一定會重重的感謝你。」

這個傭人,突然之間就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樣,對溫栩栩熱情的不得了。

溫栩栩閃過一絲疑惑。

但是,這個時候,她也沒有心思去研究這個人。

「不了,也就是一點舉手之勞,沒什麼的,我就不見了,還是先回去吧。」說完,溫栩栩就放下了手裏的碗,準備走人。

陳媽看到了,竟然忽的就過來拽她。

眼看就要把她拖住,這時,樓上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現了。

「你們在幹什麼?」是霍胤,自從溫栩栩提了幼兒園的事後,已經在房間里關了整整一中午的他,這個時候居然出來了。

溫栩栩立刻半是開心半是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

「胤胤,是這樣的,阿姨突然想起家裏還有點事,想先回去,晚上再過來,你看可以嗎?」

「……」

霍胤沒有說話。

但是,沒有人知道,他便不是無意下來的,而是他早就在樓上聽到了爺爺要過來,也聽到了媽咪慌慌張張的跟這個討厭的傭人吵。

然後他就下來了。

媽咪為什麼要慌張?急着回去?

難道……她是在怕見爺爺嗎?

因為當年她騙了他,說她死了?還有,她偷偷帶走了墨寶和若若妹妹?

霍胤還是沒有任何變化的目光淡淡地掃了一眼媽咪,片刻,還帶着奶音的小嘴吐出一句:「不許他進來!」

「啊?」

這話一說出來,不單是正往外面走的溫栩栩腳步馬上停了下來,就連那陳媽,也是一臉震驚的望向了他。

「小少爺,你……你說什麼呢?你說不許誰進來?」

「爺爺!」

「爺爺?啊?小少爺,這怎麼可以?那可是老爺子,他要來這裏,怎麼還能讓他不來呢?」陳媽立刻拒絕,堅決不同意這個小主人的決定。

霍胤終於整張小臉都陰鷙下去了!

邁開小腿從樓梯上下來,他走到客廳那裏就抓起了電話。

溫栩栩都看呆了,好不容易回過神來,這才趕緊也過去了。

結果,她才剛過來,就看到已經撥通了電話的兒子對着話筒硬邦邦的來了句:「就不要你來!」

「!!!」

媽呀!

溫栩栩頭皮都麻了。

「小兔崽子,你為什麼不要爺爺來?你都生病了,爺爺就是來看看你。」

「不需要!」

冷酷冷酷的小傢伙,還是漠然的兩字。

溫栩栩捂著自己的胸口,幾乎都能感覺到心臟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了,而腦子裏,更是在第一時間想像到電話里那頭髮花白的老頭子被氣到捂著胸口的樣子了。

造孽啊,也不知道那老頭子會不會被這個孫子給氣死!

說了好幾分鐘,果然,如溫栩栩所料,老爺子也不是肯低頭的主,小傢伙最後還是失敗了。

溫栩栩:「……」

過了好一會,才蹲在這個整張小臉都快要被凍住了的小傢伙面前,小心翼翼的哄了一句:「沒事的,胤胤,他來就來,阿姨沒事。」

「我有事!我不想見他!」

沒想到,這小傢伙張嘴就又是磨牙吐出這麼驚人的一句!

所以,她會錯意了?這兒子壓根就不是在幫她,而是因為他自己不想見那老頭子?!!

溫栩栩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啥。

「會開車?」

「啊?」

「會開就跟我走!」

霍胤冷酷的說完,邁著小腿就又上了樓,溫栩栩還有點懵,直到沒多久她看到他又下來了,小小的手裏還抓了一樣東西,她這才悚然到下巴全掉在了地上。

兒子,你這麼能幹,你爹地知道嗎?

溫栩栩最後還是跟着這小傢伙跑了,十分鐘后,當她終於開着那輛十分炫酷的藍色法拉利從這別墅停車場出來,真的開心到都要爆了![]楚玄辰立即道:「本王答應你的事,已經完成了,本王已經和你圓了房,沒有以後了。」

「轟」的一聲,好像有塊大石頭,狠狠的砸進南宮柔的心裏。

她腦子頓時充血一般,不敢置信的望向楚玄辰,「辰,你怎麼要這樣對我?難道你和我圓了房,就不會再愛我了?你為什麼說這種話!」

「不要叫本王的名字!」楚玄辰惱怒的出聲。

他的頭依然很痛,痛得厲害,像針扎一樣。

「王爺,你弄錯了吧,你不是答應只和我圓房,你是說,要和我生一

《雲若月楚玄辰》第614章給本王滾 「你放心七姐,你這件事我管定了。」

張小乙拍著桌子保證道:「媽的,這個人渣我要不讓他付出代價我特么就甭混了。」

徐七姐和張小乙相差四歲,雖然沒怎麼在一塊玩過,但都是北三街的孩子,關係很近。

就像一個村的小夥伴,雖然小時候玩的不多,但一想到她嫁給了個人渣生活的不好,心裡還是會感到一陣唏噓。

更別提徐七姐死得這麼慘,張小乙感到一陣心酸。

小乙很生氣,好好的姑娘,怎麼玩不行,非得切碎了玩,難道是這樣顯得多嗎?

徐鳳萊撅著嘴,可算見著親人了,所有的委屈一股腦的湧現出來:「嗚嗚嗚~」

「七姐,求您收了神通吧!」張小乙捂著鼻子倒退幾步,太特么臭了!

一個女鬼,由於屍體腐爛,導致靈魂也帶有一股腐臭味。張小乙很難想象,寧采臣是怎麼忍受聶小倩的,難道他有鼻炎嗎?

要麼燕赤霞在蘭若寺待那麼久也不肯跟姥姥同流合污,連姥姥送過去的美貌女鬼也視而不見。拿這玩意兒考研「幹部」是行不通的!

「得咧七姐,你今晚就先在桌子上將就一晚吧,我再給你點三炷香,一會兒給你撕個燒鴨腿。明天一早我就帶你去報仇。」

張小乙可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還講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什麼的。能不隔夜絕不隔夜,即使隔夜也不能拖到第三天。

「對了七姐。」剛要回後院吃飯的張小乙又轉回身,嚴肅的問道:「您跟我說句實話啊,你到底跟何三有沒有事兒?」

徐鳳萊激動道:「我瘋啦!我爹好歹是一介夫子,我能做有辱門風的事嗎!」

「得得得,沒事就好,要是有事兒也沒什麼,我又不是那種迂腐的人。」

張小乙什麼沒見過,甭說她沒出軌,就算出軌了也不叫事兒。

回到後院,張小乙打開燒鴨……

感覺忽然有點不香了。

看著油汪汪的燒鴨,張小乙腦海里就不知不覺的想到徐鳳萊身上的腐肉。

「咕嚕。」

張小乙咽了一口唾沫。

「艹,不吃了!」

去廚房熬了鍋粥,就著小鹹菜先對付一頓吧。

等張小乙吃完了飯,把燒鴨端到徐鳳萊面前,徐鳳萊看著燒鴨疑惑問:「你不吃嗎?」

「咳,看你這麼可憐,兄弟我於心不忍,死了半年都沒人供奉,都給你吃吧,我不差這一頓。」

張小乙把燒鴨擺到徐鳳萊腦袋前面,徐鳳萊很感動,眼淚汪汪。什麼叫患難見真情,什麼叫遠親不如近鄰!

「謝謝你,小乙。沒想到,我死後享受到的第一份供奉竟然是你給我的,我……」

「七姐,冷靜,別哭!」

張小乙連連擺手,只要你不哭,我們還是好朋友。

靈魂享受供奉不是直接吃貢品,而是吸收供奉食物的香火氣,或者也可以叫靈氣,或者精華之類的。反正甭管怎麼叫吧,都是一個意思。

徐鳳萊提鼻子一吸,燒鴨上冒出一股凡人看不見的白煙,白煙慢慢在徐鳳萊的頭前聚攏,慢慢行成一份燒鴨的模樣。

其實她可以直接吸那股白煙的,但神仙鬼怪大部分都有這種小癖好,把香火氣再次變成貢品本來的樣子。

這樣的話,他們「吃」起來更有感覺。

徐鳳萊把膀子和胳膊組裝好,抱著燒鴨就啃。看她那狼吞虎咽的模樣,這都給孩子餓成啥了。

狼吞虎咽的吃完,張小乙把桌子上的燒鵝拿起來,雖然燒鵝的靈氣已經被徐七姐吸走,但燒鵝還是燒鵝,依舊還是可以吃的。

不過張小乙不吃,不是因為他不吃貢品。道觀里真武大帝的那些貢品,哪次不是張小乙第二天吃完的。這一次是他實在吃不下去。除了資深仵作,任誰一整晚看著那一堆腐肉也吃不下東西。

張小乙提著燒鵝走出真武觀,一路溜溜達達走出北三街。來到一處破房子門前,這裡面經常會住著一些乞丐。

張小乙把燒鴨放下,轉身離開。

有人說貢品不能吃,吃完了會走背運,會生病,會如何如何,也確實有這個現象發生。

不是所有的貢品都不能吃,主要還是看什麼樣的貢品,供奉誰的。

有些貢品神仙還沒來得及享用呢,你拿起來就吃,人家能不生氣嗎,走霉運很正常。要知道,當初鳳仙郡的郡候就因為把玉皇大天尊的貢品弄灑了,大天尊生氣,好幾年不給鳳仙郡下雨啊!

有些貢品吃完鬧肚子,也很正常。你怕神仙還未享用,不敢動,貢品放了好幾天,等都快發霉變質了你再拿起來吃,你不鬧肚子誰鬧肚子。

所以,這隻燒鵝兩種情況都不存在,扔了又可惜,為了避免浪費,還是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

次日,張小乙起床后依舊是去三清祖師面前刷臉,去真武大帝面前問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