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記得顧可君之前在鄉下的時候就很喜歡江映寒。

感覺到顧可君的不悅后,顧可彧卻是甜甜一笑,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模樣。

「我就是和江映寒炒作了又怎麼了?人家好歹是當紅小生啊,總比妹妹整天膩膩歪歪的那位厲害多了吧!」

顧可君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顧可彧這是在嘲諷她最近與梁銘思走的近。

顧可彧炒緋聞的對象是鮮肉男神江映寒,而她顧可君就只能和梁銘思這樣不溫不火的男人混在一起。

這話里之意可是讓顧可君惱怒極了。

她其實只是想留梁銘思當個備胎而已!沒想到那個梁銘思卻是十分不懂事,搞的全公司的人都以為他們之間真有什麼關係。

梁銘思接受採訪時也是不完全否認,更是讓大家眾說紛紜。

「你……你少瞎說了,我和那個梁銘思可是清清白白的,再說了,我可看不上他!」

顧可君看不上樑銘思顧可彧自然是知道的!她這妹妹就是喜歡搶自己喜歡的東西而已。

前世的顧可彧發現顧可君和梁銘思搞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十分詫異的,但是後來她明白過來了,是因為她喜歡梁銘思,所以顧可君才會那麼做,顧可君就是以奪走她的一切為樂。

小時候她就喜歡毀掉自己心愛的紙蜻蜓,丟掉她精心設計的手抄報……只要是她在意的,顧可君都要奪走。

「呵!你也少在我面前得意了!你就算能和江映寒搞緋聞了又怎麼樣!人家不是否認了嗎?而且就算你們能在一起也沒啥大不了的,他再好說白了也就是一個藝人,再紅也不可能紅一輩子!可我顧可君喜歡的男人可比這娛樂圈裡所有的男人都厲害!」

顧可君這話讓顧可彧感到有些詫異,她看了顧可君一眼。

顧可君的眼睛里滿滿的都是得意欣喜,跟平時看起來完全不一樣,斂去了刁蠻任性,帶上了幾分小女兒的嬌羞。

顧可君這般模樣,顧可彧以前也見過。

上中學的時候,顧可君喜歡過她班上的一個男同學,說起人家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副微帶嬌羞的模樣,顧可彧沒想到,這才沒多久,顧可君就又碰上讓她心動的男人了。

她記得顧可君的眼光很是挑剔,一般的男人,她是看不上的。

顧可彧有些好奇起來,顧可君究竟是認識了什麼厲害的男人,居然這麼快墜入愛河了。

前世的顧可君在顧可彧的印象中,就不曾喜歡過什麼人,她雖然總是和一些圈外富豪啊知名導演啊傳出糾葛,但是也只是利用對方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感情。 李天還想要說點什麼,可回過頭來看到的是一張笑臉,一張無可挑剔的笑臉,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自己也不能沒風度的在大街上對人家大吵大鬧吧,況且人家也沒有妨礙到自己,並且保持了一定的距離,這真是想發火都沒地方。

算了,既然想跟著就跟著吧,在李天看來,這丫頭也就是一時心切,想要就自己的家裡人,等過一陣子估計就算了,沒有人有那麼強的恆心的,自己每天到處跑的也是非常辛苦,這丫頭估計跟上一陣子就不會跟了,那時候煩惱也就自然消除了。

李天看了看時間,今天又要到王老爺子那裡去了,藥物都已經是用完了,時間過得也真夠快的,也就是李天這裡有足夠的貴重藥物,如果換了別人的話,肯定沒有那麼多的。

李天看了看自己的陽台上,感覺地方還是太小,現在只是給一個人看病,就已經是要挖第二顆人蔘了,這裡一共有五顆人蔘,現在這棵人生至少要有上千年的道行。

按說現在隨便弄個小的就可以了,不過李天也沒有小的,這一顆已經是最小的了。

趙芬芳還是選擇繼續跟著李天,不過當走到縣委宿舍的時候,他就沒有辦法進去了,這裡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去的,在大門口看到了王倩把李天給接進去,趙芬芳才明白李天為什麼看不上自己了,原本還以為自己有一些姿色的,不過看到王倩之後才知道自己跟人家差的有多遠。

不過這也沒關係,趙芬芳有的王倩沒有,這一點他還是很明白的,而且除了自己之外,她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了,趙芬芳隨便找了個地方,就在門口等著李天出來。

「歡迎李大師再次前來,老朽家裡真是蓬蓽生輝啊。」王老爺子在大門口笑著說道,看現在的這個身體,誰敢想象幾天之前已經到了彌留之際。

「看起來王老爺子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今天這是最後一劑葯了,吃完之後就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體,以後一些不用出席的場合盡量少去,多安排一些清靜的生活,對你的身體有好處。」對王老爺子李天還是很有好感的,至少人家在戰場上為這個國家流過血流過汗,人家可是國家的功臣,要不然的話,李天可不會那麼尊敬的。

「謹遵大師教誨。」王老爺子站起來鄭重的謝過李天,這要是被別人看到的話,都會感覺到驚訝,王家的老爺子在整個魯東省都是數得著的人物,就算是省委一號在這裡,那也得恭恭敬敬的站著,沒想到竟然是給一個高中生鞠躬。

「下一次我就不會過來了,幾個月之後我再來幫你看看,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堅持兩年是沒有問題的。」到最後的時候還得提出這個問題,別看現在身體還不錯,只不過是李天的一種能力罷了,生命力早就已經流失了,續命兩年是李天能做到的最大的能力了。

「能夠多出兩年生命已經是非常不錯了,老朽倒是不怎麼貪心,如果沒有李大師在這裡的話,恐怕現在就要去八寶山了。」老爺子倒是非常看得開,一般到了這個年紀,最看重的也就是自己的健康了,雖然也擔心家裡的後輩,但自己又能有什麼辦法呢?兒孫自有兒孫福啊。

「既然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李天除了跟王倩比較熟以外,這家裡其他的人都不怎麼熟,而且這屋子裡有那麼一大堆的人,每次到這裡來,都讓李天感覺到自己是珍稀動物,所以還是早抽身的好。

「大師請留步。」李天疑惑的看著王老爺子,難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大師對在下有再造之恩,在下也知道大師不收俗物,不知道大師可否給在下一個報答的機會?」老爺子斟酌的說道,早先李天就已經說了,來這裡救王老爺子,全部都是看王倩的面子,要不然就算是給再貴重的東西,也不會到這裡來的,現在老爺子想著謝謝李天,不知道這樣會不會讓李天不高興呢,畢竟這些大師脾氣都非常古怪。

「既然說到這裡了,這幾天趙家的事情感謝你們了,我跟趙家之間的確是有很多恩怨,能做到這一步,也是我沒有預料到的。」李天說出這些話之後,屋子裡的王家人真是激動萬分,連方信宗師都十分推崇的人,竟然記住了他們王家的恩情,普通人說謝謝最多也就是嘴上的事兒,可李天不是普通人呀,這是比醫學宗師還要厲害的,這個人情,只要是他記住了,將來隨便還上一點也夠他們王家受用無窮的了。

「李大師,既然已經說到這個事情了,老朽有幾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在對付趙家的時候,王家也得到了一些機密資料,這些東西可能會對李天產生影響,所以現在王老爺子說話也十分小心。

「有什麼話直接說就是了,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李天說道,其實對於趙家的事情,李天了解的並不是很多,沒準在王家這裡還有意外的收穫呢。

「李大師,這次趙家對付您的父親,根據我們的調查,趙家跟您的父親無冤無仇,不會平白無故的動手的,這是來自省城趙家的指示,但是省城趙家跟你們也沒有什麼冤讎,況且省城趙家是一個龐然大物,你們李氏餐飲集團還不在他們的眼裡,沒有必要因為這個事情對付你們,所以這其中必有原因,至於具體的原因,在下還沒有查到。」王老爺子壓低了聲音說道。

這基本上就跟李天猜測的差不多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必須得趙濤那個老傢伙親自說了,如果趙濤不說的話,李天可能就要殺向省城,問問趙家的家主呢,只有問他們,才能解開自己心中的疑惑,或許跟自己的母親有關係。 「這件事情謝謝你們了,在官方的勢力你們肯定比我要強,接收到的消息也會靈敏一些,以後就拜託了。」李天思考了一會兒說道,雖然現在李天已經猜測到了,但你自己猜測是一回事兒,人家給你一個準確的答案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這個人情李天的吃下。

「可不敢這麼說,可不敢這麼說呀,要是沒有李大師的話,我們王家現在又是另外一個光景,在現在這個社會,實在是都很難說呀,誰知道明天是個什麼樣子,李大師放心就是,只要我王家還有一絲力氣,必定把此事追查到底。」聽到李天這麼說,王老爺子趕緊擺手,李天的成就將來絕對不是他們能想象的,所以絕不敢就這麼生受李天的謝。

其實王老爺子這時候也耍了個滑頭,那就是準備把自己的家族跟李天綁在一起,這就好像是一個捆綁銷售一樣,李天還只能是聽著。

王老爺子抬頭看了看李天,發現李天沒有任何的不滿意,這才放下心來。

現在的王家看似反撲非常厲害,可是兩年之後呢,如果兩年之後,王家老大當不上將軍,以後王家的道路還真是很難走,現在反撲的越厲害,以後被別人反撲的就更厲害。

「李大師請留步,在下還有一個事情……」王老爺子有些尷尬的說道,李天這已經是第二次起身了,這王老爺子也真是,有什麼事情大可以一次說完。

「李大師,事情是這樣的,近日市場上出現了一批所謂的神水,在下也讓兒孫買回來了一瓶,發現跟李大師給我喝的那個極其相似,不知道李大師對此事知道不知道?」王老爺子拿出了一個瓷瓶。

「這可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這就是我在操縱的,這些東西出自我的手裡。」雖然現在王家還不知道這些神水出自什麼地方,可如果他們想要調查的話,那還是非常容易的,以王家在當地的勢力,早晚都能夠調查出來,是從李天手裡購買來的,斧頭幫跟王家比起來就是螞蟻跟大象的區別。

「額…」王老爺子也沒想到李天竟然就如此承認了,後面的話直接說不出來了,王老爺子有兩個想法,如果這些東西不是李天生產的,肯定就要把幕後主使者給揪出來,就算為了自己的身體,以後也得大量收購,可如果是李天弄出來的,那就得跟李天好好的談談合作,這種東西所產生的利潤絕對是驚人的。

根據王老爺子的調查,斧頭幫出貨的價格是6萬塊錢一瓶,可是外面的市場上呢,都已經是炒到了10萬塊錢,而且還是有價無市,這還是在魯東省內,京城的一位老者曾經打電話給王老爺子詢問這東西,據說京城那邊已經是出價20萬,還有繼續上升的趨勢,如果王老爺子能夠從李天這裡拿到一批,恐怕這個利潤就算是王家也會動心的。

王家老三就是經商的,這個事情也是他帶回來的,當初跟王老爺子說了,他們也不需要太多,他們王家不靠這種東西來盈利,但是卻可以靠這種東西來交朋友,如果每個月都能固定拿到一批,恐怕對於他們王家以後的發展將會十分重要,甚至比王老爺子本人都要重要。

「我明白老爺子的意思,倩倩現在還在當警察,不過我認為他也可以適當的管一些事情,莫非你們王家只允許男孩管事,不允許女孩管事嗎?」李天一邊喝茶一邊說道,在跟王倩的交往當中,李天知道王倩在家族中的地位,全憑老爺子的喜好,其實其他的叔叔伯伯並不怎麼看重她,所以準備幫幫她。

王老爺子剛開始還有些疑惑呢,為什麼正在談這神水的問題?李天直接就跳到王倩身上了,接下來的話立刻就讓王老爺子狂喜了,看來李天也是有要合作的跡象,只不過這個事情得讓王倩來管,這倒是沒什麼的,王倩怎麼著也是姓王,一筆寫不出兩個王,只要是王家能夠跟李天扯上關係,誰來管是不是一樣的嗎?

「李大師開玩笑了,雖然我們家裡比較古董一些,但是這些事情還是非常開明的,王倩在我們家下一代當中可是冰雪聰明的。」老爺子笑呵呵的說道,只是老爺子的這句話讓王家其他的第三代就感覺到不滿意了,他們本來以為這件事情只要攬過來,肯定是從第三代的男丁當中選一個人的,沒想到竟然是便宜了王倩。

「這就好,每月產量有些不足,大約50瓶左右,價格5萬塊。」李天留下一句話后就走了,但是這句話已經能讓王老爺子十分高興,原本以為能拿到個十瓶八瓶的就不錯了,現在一下子給了50瓶。

王家老三的臉上倒是不怎麼高興了,在他看來,如果王倩肯開口的話,至少可以拿到上百瓶,每一瓶的利潤都是300%,以他們王家的脈絡銷售到20萬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每個月就是將近1500萬人民幣的利潤呀,雖然並不是很大,但是這東西來錢實在是太快了,除了可以收穫1500萬人民幣的利潤,還可以從中拿到很多人脈,現在減少了一半,王老三就開始計算每個人可以分到多少。

事情的主角是王倩,可是現在主角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對於她來說,算賬的事情實在是太難了,搞不清楚李天為什麼把這樣的事情交給了自己?

其實李天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王家這個家族不錯,算是自己踏入官方的一個踏板,但是整個家族實在是太大了,光是第二代就有四個兄弟,所以李天必須得把王家的權力拿在自己的手裡,這也就只能扶植王倩這一支了,至於其他人能沾上光就沾吧,如果沾不上光的話,李天也不會特意為他們鋪路,這就是李天的想法。 「哦?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他那樣的大人物,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接觸到的,除非再去投胎一次。」

顧可君很是得意,終於忍不住想在顧可彧面前表現一下。

「我就給你透露一點點好了,他啊!可是能影響整個娛樂圈的人,要是得罪了他,你就在這個演藝圈子裡完全待不下去了,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

顧可君一臉驕傲,顧可彧卻是不動聲色的皺了一下眉頭。

能夠隻手遮天娛樂圈的人,怕是全國也沒有幾個,可是顧可彧還是沒有什麼思緒。

只好試探著來套顧可君的話。

「那裡會有人厲害到在娛樂圈隻手遮天翻雲覆雨!我看是你在吹牛吧!」

顧可彧說完認真的觀察著顧可君的每一個細小的表情和反應。

果然,顧可君立馬變了一副表情。

「你個土包子知道什麼?不過嘛你這個等級的人不知道也是天經地義的!他啊,可是——」

這時,站在顧可君身邊的她的經紀人李文林卻是突然出聲,阻止了顧可君即將要說出口的話。

「好了,我們還要去見導演呢,快走吧!」

李文林有些防備的瞥了顧可彧一眼。

顧可君沒什麼心機,可是李文林卻是心思縝密而又深沉。

顧可彧成功拿到了白鹿一角后,李文林就開始防備她了。

剛剛要不是他及時阻止,怕是顧可君這頭腦簡單的女人就要被顧可彧套出話來了,所以他趕忙上前找個借口把顧可君拉走了。

李文林邊走邊告誡顧可君,不讓她再去找顧可彧的麻煩,他擔心會讓顧可彧倒打一耙。

李文林接任顧可君的經紀人之後,就發現顧可君頭腦簡單又愛招惹是非,但是他也完全沒有把這當成什麼大事,顧可君有著那張好看漂亮的臉蛋就好了,其他的一切他都會解決好。

顧可君有些不耐煩,她這個藝人,居然被經紀人約束這約束那的,讓她很是不爽。

但是她也絲毫不敢把自己的不爽表現出來,李文林的厲害之處她也是親眼目睹的,會給她帶來的好處絕對比壞處多得多,也只好忍下不耐。

看著他們遠去,顧可彧臉色沉重。

這個李文林絕對是個大阻礙。

在她籌劃的復仇之路上,對手可從來不會是顧可君那個蠢貨,而是陳姐李文林這類在顧可君身邊籌謀的人。

前世要不是因為有他們二人,顧可君怎麼可能到達影后這樣的高位。

剛剛若沒有李文林,她就成功從顧可君嘴中套出話來了。

顧可君口中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讓顧可彧十分在意。

顧可君第一次在顧可彧面前表現出來對一個男人這麼重視。

如果顧可彧搶先一步,將那個男人從顧可君的身邊徹底奪走,顧可君怕是要活活氣死了吧。

顧可君唯一仰仗的,也就是那張漂亮的臉蛋而已,而她能讓眾多男人為她瘋狂的資本,也就是大家對於她那張臉的追捧。

前世的梁銘思不就是完全被顧可君那出眾的外貌虜獲了嗎。

那麼今生,她顧可彧就把顧可君喜歡的男人給搶過來,也讓她嘗嘗心愛的人被搶走的痛苦!

這個想法,讓顧可彧心情都忍不住激蕩了起來。

然而很快,她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那個男人是誰她都還不知道,而且把未來賭在一個男人身上是十分不可靠的,萬一再碰上另一個梁銘思,只看重外貌,怕是前世之事,又要再次重現了吧。

顧可彧閉著眼神平復了一番心情,然後彎腰撿起了地上的劇本,收起先前紛亂的思緒,又重新去看劇本去了。

日子過的飛快,劇組的拍攝生活十分的緊張而又有序,而顧可彧也是獲得了飛速的成長。

最初白玠洋與她對戲時總是因為過大的壓力而慢上半拍,然而畢竟是實力派,很快他們二人的對戲就十分順暢了,然而互相進步著,後面的拍攝他們的戲份幾乎都是一條過。

趙小諾對於顧可彧也沒有了先前那麼針鋒相對了,有時候還會在顧可彧的戲份結束后跑來向她請教一二。

司念還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樣子,只是偶爾看向顧可彧的眼神中會帶有些許嫉妒,性子上來了就又跑來質問顧可彧與江映寒的關係,其他的時候倒也相處的算是比較和睦,主要是因為唐黎佳會在兩人中間調和。

顧可彧發現,這個司念根本就是有什麼說什麼,完全沒有心機的一個人,心情好的時候還會拉著顧可彧陪她逛街購物,不開心了就乾脆直接罷拍,常常是跑的連季導都找不著人。

但是季導對於司念的態度卻是與其他人不同的,就算司念演戲不在狀態,也不會像對待其他人那樣訓斥,態度寬鬆的很。

司念帶著顧可彧去逛街的時候,著實把顧可彧給嚇著了,這個丫頭買東西花錢的出手程度實在是大的嚇人,就連那個向來眼高於頂的高芷卿怕是也比不上。

這都讓顧可彧懷疑起來,這司念怕是什麼貴族千金吧!來拍戲當演員就是為了體驗生活,畢竟那沒有那個藝人像她這樣任性妄為呢。

《蛇蠍美人》這部劇的拍攝時光,是顧可彧重生之後過的最為踏實的一段時光。

張導的廣告激起了顧可彧想要成為演員的想法,而季導就是她學習路上最好的老師,在他的點撥下,顧可彧的演技可謂進步神速。

尤其是一些她原本並不了解的小的方面,季導的話總是會讓她茅塞頓開,時間久了,顧可彧卻是成長為了整個劇組都知名的「一刀切」演員。

顧可彧自己對於自己的要求卻還要更高,她希望自己能成為那種演什麼是什麼的真正的演員。

一天收工之後,顧可彧自己一個人待在房間里背著台詞,與她合住的那位形象指導有事離開劇組了,所以現在變成了她自己一個人住一個房間。

眼看著時間已經已經將近十點了,顧可彧想到明天還要早起化妝,就準備睡覺了,這時候,她的房間門卻是被人敲響了。

顧可彧覺得十分奇怪,都這麼晚了誰還會來找自己呢?於是詢問了一聲,結果對方回答她的聲音卻是讓她十分耳熟。

「是我,副導演田豐,我有事情找你,你快過來給我開門!」 「父親,您看我們現在有了50瓶的配額了,這應該怎麼來分配呢?現在這東西在京城那邊兒可真是太火了,所有人都在打聽門路,只要是能夠弄到一瓶,就能夠見到我們原來想見而見不到的人,可以為我們的家族帶來大量的政治資源。」老三剛剛從京城回來,所以對於那邊的情況真的是非常了解,他說的就是京城的實際情況,一點兒都沒有誇張,王家是一個地方家族,對於京城可以說是嚮往已久了,很可惜的是,他們王家在京城並沒有多少門路,所以也只能是乾瞪眼的看著,這次的神水絕對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沒出息的東西,剛才沒有聽到李大師的話嗎?你們這些人也不用都瞪著眼睛,神水兒該如何分配?跟你們沒有任何的關係,這事要問過倩倩的,從今天開始關於神水的事情,只有倩倩可以做主。」老爺子無奈的說道,看這些兒孫眼裡的眼神兒,老爺子就知道他們動的什麼心眼兒了,如果在剛開始的時候,不把他們的貪念給打下去,恐怕以後整個家裡都不得安寧,萬一因為這個事情得罪了李天,那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啥?爸,您剛才說的是真的嗎?倩倩可是個女孩子,對於省城和京城的事情基本上都不明白,如果讓她來分配的話,難以做到資源最大化,這對於我們的家族來說可是個巨大的損失。」在王家這種大家族當中,雖然女兒也很重要,但是最核心的資源都是交給男丁的,畢竟女兒以後要出嫁的,俗話說得好,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以後可不跟自己近啊。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你們以為可以信口開河嗎?我們自己人聊天當然可以隨便說話,可只要涉及到李大師的事情,那必須得一口吐沫一個釘,我今天可給你們規定好了,也算是提醒你們一句,有些時候可以伸手,有些時候是絕對不可以伸手的,要是以後出了亂子,別怪我翻臉不認識你們。」老爺子對這一幫子子孫真的是有些失望了,還以為剛才自己是糊弄李大師的呢,自己有多大的能力,敢糊弄一位醫學宗師呢?

「這…」家裡人都是一臉的震驚,本來以為可以在這場分配當中佔到便宜呢,沒想到什麼便宜也沒有,最終全被這個女孩子給佔了,王老四心裡也有些惶恐,全家人瞪著這個東西不知道多長時間了,全部被女兒給佔了,這以後在家裡容易被孤立啊。

「倩倩到爺爺身邊來,當著我的面兒,你給這些叔叔伯伯說清楚,這50瓶到底是怎麼分配的。」本來老爺子還想著以後來做這個事情,現在不是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可看到一家大小的貪婪,老爺子認為必須得把這個事情定下來,萬一哪天自己不行了,這些沒用的兒子們肯定會要動這個心思,到時候整個王家可完了。

「我…我…我先給爺爺留下十瓶,雖然這東西很值錢,但是也沒有爺爺的身體重要。」小丫頭看到大家看著自己,立刻就感覺到有些底氣不足了,原來自己在家裡都沒有被人正眼看過。

「哈哈哈,還是我的孫女兒好啊,果然是沒有忘了爺爺呀,不過這東西實在是太珍貴了,爺爺以後留下五瓶就好。」老爺子笑著說道,老懷安慰了,在大家族當中,別看這些人都表現的非常孝順,可真正孝順的人十不存一,在這樣有能量的東西面前,倩倩還能夠想著自己這把老骨頭,這就說明這丫頭的孝順是真心的。

其他人聽到王倩這麼說,心裡多少也有些愧疚,畢竟整個家族的資產都是老爺子賺來的,是當年老爺子在戰場上拼來的,他們剛才想分配的時候,都想著自己能夠多分到一點,沒想過老爺子的事情,現在看來自己跟王倩之間的確是有差距。

「還有45瓶呢,你打算怎麼分呢?」老爺子笑眯眯的說道,這一刻,老爺子的心情非常舒服,比喝了20瓶神水都要高興。

「我說的不好,爺爺能不怪我嗎?」王倩小聲的說道,實在不是她膽子小,實在是她從來都沒有在這樣的會議上發過言,而且連參加都沒有參加過,膽怯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這裡沒有人怪你,剛才李大師的話你也聽到了,以後這個事情在咱們家只有你負責,如果是別人來負責這個事情,別說每個月50瓶了,估計連五瓶都沒有,所以必須要保證你的地位才可以。」老爺子說這句話的時候可是鏗鏘有力,所有人都知道老爺子這句話是告訴王倩的,更加是告訴屋裡的這些人的,讓他們不要動其他的歪腦筋,王倩雖然是一個女流之輩,也是家裡最不重要的,但是卻有李天的友情,這是其他所有的東西都換不來的,如果有人敢在這方面打主意,那就是整個王家的罪人。

「我聽父親說,大伯馬上就要陞官了,如果大伯能夠當上將軍,咱們家以後也能多一個保障,所以我覺得大伯能夠拿十瓶,可以嗎?爺爺。」王倩看了看自己的大伯說道,大伯是整個王家官職最高的。

老爺子笑著點了點頭,示意王倩繼續說下去。

「二伯三伯跟我爸爸是家裡的中流砥柱,我覺得他們可以每人拿五瓶。」王倩這個時候好像是多了一絲勇氣,這絲勇氣也是來自於爺爺的鼓勵,大伯也是很欣賞的看著王倩,對於王倩的這個分配方案感到滿意。

一下子30瓶就這麼出去了,整個家裡的第三代,這個時候都伸直了自己的脖子,希望自己的小堂妹可以看到自己,家裡的第三代可是有十幾個人呢,共同瓜分著剩下的20瓶,恐怕是僧多粥少啊,到最後能不能拿到手裡,還得看小堂妹的決定呢,現在都後悔以前沒對王倩好點。 「哥哥說他最近身體證馬上要突破了,在突破之前,哥哥可以每個月得到三瓶,可以嗎爺爺,我一瓶都不要,如果不可以的話,可以把我跟哥哥的份額加起來,給他三瓶可以嗎?」王倩這個時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剛才的分配還可以說是公平分配,但是現在卻有些私情了,因為王倩跟自己哥哥的感情很好,而且哥哥所在的是特種部隊,如果能讓自己的身體好一點,對於哥哥以後的晉陞也是非常有幫助的,兄妹兩個加起來要三瓶,很是不多了。

「小強最近上升比較快,而且軍隊內部馬上就要評比了,小強自己可以獨得三瓶。」爺爺想了想說道,按照原來的想法,王強的身體已經到了突破口,三瓶神水雖然不見得能夠讓他突破,但是卻能夠讓突破的幾率增大不少。

王倩看了看剩下的兄弟姐妹,還有十幾個人呢,可是手裡卻只有17瓶了,這會兒王倩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分配了,雖然有些堂兄弟一個勁的給王倩打眼色,但是平常王倩跟他們來往都不多,所以對於這些人都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們到底需要多少,所以只能是求助性的看向爺爺。

「丫頭,如果你對有些事情不了解的話,那就做出一個比較公平的分配,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算是不錯的,以後不要什麼事情都來看我,至少在這個家裡,關於神水的分配,你自己事要學會做主的,今天的分配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以後會根據家庭的變化,慢慢的來更改分配份額,所以你要開始學習一些更深的知識了,這跟你在學校當中學習的不一樣,每天下班回來到我房間來,我會慢慢的教給你的。」老爺子的話在第三代當中引起了軒然大波,這就是言傳身教了,要知道在第三代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被老爺子提點,老爺子僅僅是提點第二代的人就是了,實在是王家第三代的人太多了。

寵妻成癮:帝少的獨家摯愛 王倩點了點頭,好像心裡下了什麼決心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