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風淡雲輕說完,走到墨蒼穹身邊。

他自動牽著她的手,跟她十指緊扣。

側頭看著她,眉眼寵溺:「回去了。」

夜妖染看了一眼地上還沒回神的兩人。

「你們呢?」

葉以銘傻愣愣的:「啊?我們怎麼了?」

他至今仍然沉浸在夜妖染給他的震撼里。

怎麼會有這麼……霸氣的女人。

而且,這麼狠,這麼殘忍。

真的是……太帥了!

葉以銘對她的崇拜瞬間如滔滔江水延綿不斷。

看著她的眼睛都差點冒小星星了。

柔柔小姑娘也是睜著一雙眼直直看著她,眼神裡帶著呆愣和崇拜。

夜妖染嘆了口氣看著他們兩個:「你們不如起來,跟我們出去吃點東西吧。」

說完,她召喚出了她那幾百年沒能出來一次的靈鳥。

沒有再看身後那幾個人一眼。

算算時間,樹上的那兩個,也差不多該斷氣了吧。

夜妖染領著兩人坐上靈鳥的時候,葉以銘看了一眼後面慘不忍睹不知死活的三個人。

砸吧了下嘴巴,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轉頭看了一眼夜妖染,小聲問:「姐姐,真的不需要處理一下現場嗎?」

比如掩蓋作案痕迹什麼的。

這樣是不是太明目張胆了啊。

正常人不都是應該處理好現場保證不留下痕迹再走人嗎?

「需要嗎?」夜妖染坐在鳥背上,靠在墨蒼穹懷裡,理所當然睨著他,「浪費時間而已,反正他們早晚會知道,倒不如讓人看看,那司徒秘的樣子,事情傳出去了,搞不好還能把他逼出個精神崩潰,還省得我動手……」

「……」

葉以銘狠狠咽了煙口水,整個人風中凌亂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了。

他這個姐姐是不是太張狂了點……

一點兒都不像是個正常人。

他完全看不懂她在想什麼啊!

超級囂張的大鳥在天上飛著,引起了學院下方無數學生的注意,大家紛紛抬起頭來看著鳥。

可能以為上頭坐著的是什麼導師。

能在學院里這樣猖狂的還沒幾個人。

葉以銘一看大家都望著這上面他就心慌。

「姐姐,這樣下去我們導師和院長會發現的……」

「嗯?」夜妖染壓根沒在意這點。

「我們可能會被攔截下來……」他怯生生說,「我聽說在學院里除了五星級以上的導師,沒有人能召喚靈獸在學院里飛,這是不被允許的。」

夜妖染就不解了:「那你們學駕馭靈獸的時候,也不可以飛?」

葉以銘說:「除了那個時候,其他的時候都不可以,而且就算在學習,也是有特定的一個林子,只有在那個林子可以飛……」

所以,他們這樣子真的非常引人注目。

夜妖染掃了眼四周:「這裡也沒啥禁忌啊,不給別人飛,是怕擾亂秩序,順便凸顯出高級導師的地位?」

葉以銘有些不好意思抓抓腦袋:「聽同學說好像是這樣……所以……」

這樣下去真的會被攔下來的。

夜妖染仍然一副沒放在心上的樣子,拍了拍身下的鳥:「放心,這鳥的速度,他們還沒趕到我們已經出去了。」

她話落,身下的鳥就像受到了什麼激勵一樣,咻地往前飛。

如一道利刃破空而飛。

快得人只能看到殘影。

葉以銘一邊摟緊柔柔,一邊抓緊身下的鳥毛。

在狂風中看著夜妖染,結結巴巴問:「姐姐,你這是要帶我們出去?」 他懷裡的柔柔看著四周,已經快到學院邊緣了,她也嚇到了。

吃驚地眨眨眼,看著夜妖染。

「有問題嗎?」夜妖染靠在墨蒼穹懷裡,朝他們揚起眉梢。

「……」能不能不要問得這麼理所當然。

這裡可是皇家學院誒!

大名鼎鼎的皇家學院誒!

柔柔怯生生的開口:「那個……我們學院有屏障的。」

葉以銘連連點頭:「對啊,有防護罩,正常人是出不去的!除非走大門!可是大門有人看守,我們就更不可能出去了!」

夜妖染瞥了他們一眼,一句話都沒說。

下一秒,葉以銘和柔柔的嘴巴都長大了。

眼睜睜看著,靈鳥直接載著他們飛了出去。

跨過學院的圍欄。

毫無阻礙,毫無波動。

直到飛出去兩公裡外,葉以銘才合起嘴巴不敢置信:「防護罩呢……」

「剛剛為什麼沒有防護罩出現?」

兩人對視一眼。

柔柔震驚地眨巴著眼睛。

「對啊,剛剛為什麼沒出現?」

以前都是有的啊!前幾天還有新來的不怕死,想試著闖出去就被攔下來了!

兩人不約而同把目光看向夜妖染。

夜妖染懶得跟他們解釋原因。

世界上還沒有什麼是她和墨蒼穹不能去的地方呢。

每個界面的空間壁壘都能為他們破例。穿梭界面都可以,何況是這區區一個學院的防護罩。

到了附近一間茶館,她把靈獸趕回墟境里,幾人一起找了個包廂。

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這間茶館恰好就是寒家開的。

總裁的獸寵 夜妖染給他們兩個一人倒了一杯熱茶。

等他們喝完,然後從納戒找出套比較小的,看起來又比較清純的衣服給柔柔。

讓她去換。

柔柔可能經過剛才的事情仍然有些心理陰影,這會兒怎麼也不肯去。

最後只得拉上葉以銘,她才肯去。

在學院楓林那一遭后,她現在基本不敢單獨行動了。

等他們回來了,夜妖染才問他:「心瞳有來找過你嗎?」

「心瞳?」葉以銘一愣,旋即才反應過來說的是他親姐,他點點頭,」有,不過後來越來越少了……說是那邊不方便讓她過來。」

夜妖染點點頭,指尖輕敲著桌面,問:「你被欺負的事情,也都瞞著她吧?」

葉以銘臉上一窘,半響,才點了點頭。

「我不想她擔心,她來見我一次本來就不容易了。」

夜妖染頓時無語。

她就知道,如果心瞳知道的話,定然不會看他被這樣欺負的。

不過她倒是能理解心瞳為什麼沒經常過來。

就算凜在再怎麼寵她,她到底是身在冥界,不方便出來走動、

加上姐弟兩陰陽相隔也不好多見面,否則會折煞了葉以銘的氣運。

她也不可能一直照料著他。

「她跟你提起過我?」她問。

「嗯嗯!」葉以銘立刻點點頭,「她說你是個大美人!」

夜妖染:「……」

她收回目光,說道:「你們要吃什麼,隨便點,吃完了我送你們回去。」

「真的嗎?」葉以銘先是一樂,看了眼四周,頓時有點兒沒底,「可是這裡……東西很貴。」

夜妖染漫不經心道:「放心吃,反正不用我出錢。」

墨蒼穹兜里多的是寶物和銀子,不花白不花。

當初她剛重生的時候也是每天從他身上坑出一些來。

現在的她更曉得,這男人的納戒里到底是存了多少東西。

那簡直是個無窮無盡的寶藏。

不用白不用。

聊了一會兒,她才知道柔柔的全名是黃柔柔,平民出身的女孩子,天賦一般,因為長相乖巧可愛漂亮,又是個女孩子,在學院挺多世家公子喜歡她,所以沒人欺負她。

這會兒她跟葉以銘看著桌上精緻的美食,也都饞得厲害。

等他們吃完,夜妖染打算送他們回學院的時候。

才突然想起林子里的事情可能對他們有影響。

於是順便給了葉以銘一些可以提升修為的靈果和保命用的法寶,靈器和靈寵,都按照他現在的修為能駕馭的最高階給他。

至於靈果,她直接讓他吃下去,等回到學院直接閉關晉級。

閉關正好還可以避免一些關於司徒秘那邊的糾紛。

除此之外,她還順便教他和黃柔柔怎麼應付到時候導師關於今天這件事的質問。

並且丟了一張血閣的令牌給他們。

相信有這些東西,在學院里沒人動得了他們了。

她剛才刻意高調從學院飛出來,也是想告訴大家,殺了司徒秘那兩個跟班和閹了他的另有其人。

「要是他們還為難你,你沒辦法了,就拿著令牌去找血閣的人,」最後夜妖染還跟他說,「任何一個地方,只要有血閣的人在,看到令牌都會幫你的。」

說完這句話,看著葉以銘崇拜的張大嘴巴的模樣。

夜妖染心裡忽然有種自己是當皇帝的錯覺。

一塊金牌橫行天下。

葉以銘激動得臉色漲紅,連連點頭。

他想起什麼,又問:「那姐姐,我以後……還能見到你嗎?」

他早就聽說,她不是在這邊的人。

也很少來這個界面。

夜妖染一頓,眸光微轉,說道:「我暫時還會在這邊一段時間,你有事可以到寒家或者血閣找我,他們自有辦法聯繫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