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李少白第一個大聲答應。

楚一刀則是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一副懶洋洋的神色。

最近一段時間,在沒有戰鬥的時候,她總是不自覺的變成了這幅模樣。

有新穎的東西吸引,她還會提起一些興趣,沒有新穎之物,很快就會失去興致。

這是快要突破瓶頸的徵兆。

如今她早已經踏入燃魂巔峯,一隻腳都邁入到了兵門第三境萬人敵之中。

瓶頸對於普通的修士來講,幾乎是天塹一般的存在,費勁無數心機,或許都無法突破,最終卡在燃魂巔峯,終生再難以寸進。

但是這瓶頸對她來說,基本上相當於不存在。

她若是願意的話,隨時都能夠強行破境,踏入到兵門第三境,萬人敵!

她只是不願意如此快的突破,強壓制着境界,在打磨體內的血氣。

但是因爲服用天煞靈果的緣故,使得全身各處,都充盈煞氣,體內的血氣經過那絕強的天煞凝練,已經幾乎被淬鍊至極致,很難再繼續打磨。

所以,這瓶頸幾乎快要本能的去突破了。

宋子陽則是不動聲色的輕輕點頭,答應下來。

娑說的話,李少白和楚一刀自然是不能理解,但只有宋子陽清楚明瞭。

天地在不停的運轉,出口的位置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跟着天地的變化,漸次轉變。

這就像是洛書,天地時刻在變,唯有中宮不變,若是計算方位,便需要以四象、五行、八卦爲基準,結合九宮算術,結合河圖之數,來推演天地。

雖然這裏不過是小世界,與東土大陸迥然不同。但河圖洛書之數,便是大地龍脈衍化的機理,乃是天地之源,無所不包容。

河圖主生,洛書主死!

這洞口道路,頗爲崎嶇,三人跟在娑的身後,兜兜轉轉,足足轉了一刻鐘,才從其中走出來。

洞口裏面頗爲陰暗,尤其是四周山壁的空間似乎都是扭曲的,在宋子陽的感知之中,只覺得無數條通道像是麻繩一樣被強行搓在了一起,難分彼此。

他心有所悟。

從這個洞口裏面出來之後,第一眼所看到的,便是一道耀眼的雷電!

只不過無比詭異的是,只有雷電產生,但卻沒有轟隆隆的雷聲傳出。

他順着雷電向下看去,看到了一片茂密的叢林。

他愣了一下,再回頭望去,哪裏還有山洞的痕跡。


這四周也沒有了山壁。

這一方空間,似是無窮無盡,自己彷彿站立在一片平原之上,眼前是茂密的叢林,隱約有潺潺的流水聲,從森林之中傳出。

他們四人,就站在叢林的邊緣。

高空之上,不時地有雷電莫名的生成,然後無聲無息的落下,沒入叢林之中。

在這一刻,這叢林似是化身爲一頭深淵巨獸,將閃電吞噬。


這等神異的景象,讓人側目。

李少白和楚一刀,均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詭異情形,頗爲驚奇。

兩人都順從的站在了娑的身後,準備跟着他繼續前行。


但宋子陽停下了腳步。

在看到這閃電的剎那,他的眼睛就陡然變得明亮無比。

雷霆!

這裏是什麼地方?

雷電森林是吧?

太好了……

他心中瞬間就閃過了這幾個念頭,隨後摸出了九霄神罡淨雷瓶,然後口中大喊道:“等等!”

娑愣了一下,停下腳步,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楚一刀是見過宋子陽施展九霄神罡淨雷瓶的,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李少白則是第一次見到這九霄神罡淨雷瓶,但是在之前他便不止一次的聽聞宋子陽的大名,以及這件奇門至寶,所以也很快反應了過來。

“哈……這就是那傳說中的引雷瓶啊,看起來還真是頗爲神祕!”


他好奇不已的走到了近前,仔細的打量着。

不過,也僅僅只是打量而已,眸子裏沒有絲毫佔爲己有的貪婪慾望。

“它不叫引雷瓶,真正的名字是九霄神罡淨雷瓶!”

宋子陽開口糾正。 “引雷瓶之名,在奇門世界都叫了無數年了,簡單明瞭,至於它真正的名字,是什麼重要嗎?”

楚一刀懶洋洋的道。

“確實如此。”

李少白點頭附和。

還別說,宋子陽聽了楚一刀的話,也覺得有那麼一些道理。

名稱是什麼不重要,終究只是一個代號而已,威力與用處纔是真實不虛的。

娑看着他的動作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望過來,一臉的詫異。

“我這瓶子,是一件法器,可以盛放雷霆,然後通過法咒釋放出來。所以,我要收集一下這叢林上空降落的雷霆,收入這九霄神罡淨雷瓶內。”

他向娑解釋了一番。

娑聽了大爲驚訝,目不轉睛的盯着九霄神罡淨雷瓶,幾乎挪不開眼睛。

他自幼在這裏長大,何曾見過如此神異的東西,非常好奇。

這紫色的瓶身上,是神祕的線條所勾勒出來的幸運不語圖,上面隱約可以看到三十六個節點,隱約閃爍着幽幽紫芒。

這一抹紫色,和他手心裏的紫色火焰印記,幾乎一模一樣。

經過紫極天火的日夜淬鍊,宋子陽也感覺到這九霄神罡淨雷瓶,比之前又發生了變化。

但具體哪兒的改變,暫時還無法察覺。

“你們都躲遠一點,神雷之威,太過恐怖了,一不小心,就會受到波及!”

他如是說着。

腦海中不由閃過了第一次引雷入瓶的畫面,那次在絕境之下,拼死一搏,差點被雷霆擊殺。

還有在雷澤之上,雷霆之威更加恐怖,若非是高劍離恰好坐於雲端之上飲酒,救下了自己,必然是已經隕落。

神雷之下,神魂俱滅。

楚一刀、李少白和娑三人,都齊齊向後退出去十幾丈遠。

三人皆是望着他,等着看他如何收集雷霆。

宋子陽嫺熟的將陰陽之力度入這節點之中,將三十六個節點,按照特定的方位,一一點亮。

剎那間,耀眼的紫芒亮起,行雲布雨圖中的雷公電母似是活了過來,在瓶身之上四處遊弋。

瓶口處,有細碎的閃電,不停的跳躍,同時產生了一股莫大的吸引力。

而茂密的叢林之上,有一道剛剛形成的手臂粗細的雷霆,冥冥之中似是受到了莫名力量的牽引,向着宋子陽直直落下。

宋子陽在這一刻,先是愣了一下,極有經驗的閉上了眼睛,隨後幾乎是下意識的便將龐大的陰陽之力,注入瓶身之上。

只是一瞬間,那識海中的龐大靈湖內的靈力,便消失了三分之一。

而九霄神罡淨雷瓶,卻在驟然間變大,足有一丈高下。

瓶身增大,瓶口自然跟隨着增長,變得足有磨盤大小。

那手臂粗細的雷霆,輕而易舉的,沒入了其中。

炫目的紫芒自瓶口處涌起,將這一道雷霆完全包裹了起來,沒有絲毫的散逸。

依舊是悄無聲息。

沒有隆隆雷聲傳來。

宋子陽沒有察覺到那熟悉的痠麻感覺,不由得詫異睜眼,發現九霄神罡淨雷瓶變得如此巨大,頓時驚呆了。

以往,雷霆降落,威勢滔天,力量散逸出來,襲擊身軀,他都要死去活來。

現在這九霄神罡淨雷瓶變得如此巨大,輕鬆將雷霆吸納其中……

他終於找到了這九霄神罡淨雷瓶變化的根源!

揚起手,看着手心裏紫色的火焰印記,他難以抑制心中的狂喜。

這一切,顯然都是紫極天火使其帶來的改變!

“啊!閃瞎了本公子的眼睛啊啊啊啊……”

李少白這時候捂着眼睛,大聲狂叫。


娑也是同樣的反應。

只有楚一刀好一些,但她的雙眼也紅腫了。

不過在強大的血氣流轉之下,很快就恢復了原貌。

宋子陽有些慚愧,忘記提醒他們了,雷電光芒,閃耀世間,如此近距離之下,還敢直視,脆弱的眼睛哪裏承受得住?

他剛要將這九霄神罡淨雷瓶收入手心火焰印記之中,忽的心中一動,既然都已經開始收集了,並且那麼輕鬆收集一道雷霆,爲何這樣結束呢?

離開這裏,還不知道在哪兒才能夠遇到孕育雷霆之地!

這九霄神罡淨雷瓶不論是收集多少道雷霆,最終釋放出來的,都是一道。

它有沒有極限宋子陽不知道,但他知曉,收集的越多,最終釋放的這一道,威力就越是恐怖。

他略一思索,不再猶豫,仰望着天穹,靈湖之中的陰陽之力翻滾着,再度涌入九霄神罡淨雷瓶的瓶身之上。

三十六個節點,一一被激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