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會,曾小美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而且,這也對於審案於事無補,深吸了一口氣,把怒火暫時的壓了下去,重新恢復了理智,坐了下來,望著對面的男子道。

「曾隊,你想多了,我就是一個混混,過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砍人這種事情,實在太平常了,這次我確實是沒有想砍那幾個學生哥的,只是砍錯了人而已。」

男子聽到曾小美的話,低下了頭,沉默了一會,才重新抬起了頭,神情木然地道,「曾隊,事情該招的,我都已經招了,該怎麼判就怎麼判吧。」

「你……!!好,就算是你砍了人,現在還沒有破出案來,你完全可以跑,為什麼要站出來認罪?黃光亮,我記得,你還有一個妹妹吧?你就這樣認了罪,如果被判了死刑的話,你妹妹以後怎麼辦?」

曾小美氣得差點又要再一次的跳起來,好一會,才壓下內心的憤怒,冷冷的盯著他的眼睛,說到後面的時候,她的腦海里忽然想起了之前對於這個人的資料,嘴角浮起一絲冷笑。

「曾隊長,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事情確實就是我做的,你就不用再多說什麼了,至於我妹妹,我今生走上這條路,本來就對不起她,想來,沒有我這個哥哥,她應該能夠活得更好一點。」

聽到曾小美的話,男子的身形頓時僵了一下,臉上那張枯黃的臉上,臉色終於變了,再也無法保持原先的那種泰然,那雙平靜無波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痛苦的神色,臉上的肌肉,也狠狠的抽了一下,那雙枯瘦的手,也輕微的顫動了一下。

但是只是一瞬間,這所有的激動的神情,便重新的消失了,他重新抬起了頭,神情淡然的望著曾小美。

—————————————————— 第二零七章下輩子再做你哥哥「黃芹澤,你簡直不可救藥」

曾小美在看到男子剛才神情的變化的時候,本來心中已經一喜,以為他應該可能會招了,但是沒有想到他居然如此執迷不悟,說出這麼一番話來,氣憤的站起了身來,指著他大聲的罵道,「你妹妹還在讀書,身體也不是很好,你死了,進了牢裡面,坐了別人的替死鬼,她沒有了生活來源,怎麼會過得更好?」

但是這一次,男子卻是直接低下了頭,任由她怎麼罵,卻是直接不再開口了,一副死豬不怕開燙的樣子,完全不理會她。

「好,你一定要認罪是吧,那我就讓你認個痛快,你等著審判吧,有死有殘有重傷有輕傷,最少也是無期徒刑你等著慢慢把牢底坐穿吧」

曾小美見男子直接不說話了,連罵了幾句之後,也徹底被這種傻蛋氣壞了,世上居然有這種傻*,明明不是他乾的,卻硬要認罪的,連唯一的親妹子都不顧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一氣之下,也懶得再說什麼了,直接轉過頭,甩頭出了審訊室。

妹妹,有了那一筆錢,你的病,就能徹底的治好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哥哥能為你做的,就只是這些了

下輩子,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再做你哥哥,那時候,我一定會做一個讓你引為榮,讓你能夠自豪的在同學們面前,向她們大聲的介紹,這就是我的哥哥的好哥哥

聽著審訊室的門口,傳來怦的一聲門關上的聲音,那個叫黃芹澤的男子,終於抬起了頭,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眶之中,滴出了兩晶瑩的淚珠。

…………………………

「老大,你真的沒事吧?少字」

「我說胖子,我和你說多少遍了,我真沒事,再說,你看看我,我像有事的人嗎?」。

聽著唐胖子不知道第幾次問出同樣的問題,蕭易終於徹底的被唐胖子打敗了,一臉無奈的抬起頭,望著一臉試探的唐胖子,認真地道。

原本心中的感動,此刻也被他這不厭其煩的重複的問題給弄得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

「這……倒是,不過老大,你真不愧是我的唐峰的老大,你的抗打擊能力,也真的太大了,要是換成我,估計怎麼著也得哭上一番。」

唐胖子看著蕭易的神情,不論是精神狀態,還是眼神,都並不像是被刺激過度的樣子,甚至,完全看不出來有一點點的不妥,於是他終於徹底的放下了心來,一臉崇拜地望著蕭易道。

說完之後,不待蕭易說點什麼,便直接又自顧自地道,「老大,其實換一個角度,這也不是一件什麼壞事,我還是蠻羨慕你的,最少,你以後都不用再像我這樣,每天要來上課了,你的人生,徹底的自由了。」

「來,老大,為你的自由乾杯」

「咣當」

蕭易本來還想和他解釋上幾句什麼來著,聽到他後面的話,差點沒有直接把頭磕進飯碗里去,手裡的筷子一下就掉到了地上。

他**的,這是什麼話,他這是安慰人嗎?

等等,他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他也不想上學了?是因為什麼?不會是因為李玲吧?少字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回頭得問一下他,看看兩人進展得怎麼樣了。

心念轉間,蕭易暗暗的想著。

「咳……那個,說錯話了,那個,不為什麼吧,就是干一杯」

唐胖子也意識到自己剛才那句話說得好像有些不靠譜,他今天請蕭易出來,可是安慰他的,而不是來嘲笑他的來著,臉色有些訕訕的乾笑了一聲,連忙把話給改了過來。

「當」

蕭易舉起手裡的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完,然後才緩緩地道,「胖子,最近一段時間,看你沒少往李玲那跑吧,來,給我說說你們倆個的進展怎麼樣了吧?少字」

「唉……還能怎麼樣,還是那個老樣子。」

聽到蕭易提到李玲,唐胖子舉著酒杯的手,頓時僵了一下,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黯然地說完,然後仰著脖子,一口把杯中的酒倒了進去,似乎想要用那杯酒,來澆一下內心的愁緒。

「老樣子?怎麼了?來,和我詳細的說一下吧,看看我能不能幫你點什麼。」

看著唐胖子的神情,蕭易不由得愣了一下,唐胖子的話和他的這種表情,實在太出乎他的意外之外了,這段時間,他看唐胖子沒有少往李玲那邊跑,還以為他們之間進展得不錯呢,但看唐胖子這樣子,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唉……還是算了,現在這樣,其實也不錯,最少,我和她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了,平時經常都能聊聊天,比以前好多了。」

唐胖子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張開嘴的時候,神情頓了一下,最後還是只是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既然你不願意說,那我也就不勉強你了,總之,還是那句話,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時候,就找我說一下,來,喝酒吧。」

蕭易見唐胖子的樣子,似乎裡面還有什麼隱情,但是他不願意說,他也不再勉強,直接的舉起了酒杯道。

情深刻骨:老公,請愛我 「老大,不是我不願意說,只是……總之,真的謝謝你。」

唐胖子神情微微有些內疚,幾乎就要說出什麼來,但是說到嘴邊還是忍了下去,眼裡滿是感激動的舉起了酒杯,和蕭易碰了一下,然後仰著脖子再次倒了下去。

「說這個話幹什麼,我們之間,以後就不要再說這種客套話了,既然蒙你喊我一句老大,我自然就要多幫你一點了,再說,你聽到我被開除,不也這麼拚命的幫我?而且,我也不知道在這邊能呆多久,能幫得你一點就幫你一點吧。」

蕭易把杯中的酒喝盡,淡然的一笑道。

「老大,你要走?」

唐胖子一下子便抓住了蕭易的最後一句話的含意,頓時大吃了一驚,瞪大了眼睛,望著蕭易,著急地道,「老大,你不會是因為今天的這件事吧,這件事情,你不是說不在乎嗎?你沒有必要離開g市啊,我們剛才不是說好了嗎?你就像以前那樣,該來上課上課,完全沒事的。」。

第二零七章下輩子再做你哥哥

第二零七章下輩子再做你哥哥, 第二零八章不同世界(汗,真的太感謝書友神沖20和(乤啻緥佑°倆位書友的支持了,你們的支持力度,讓邪少真的是感激得不知道說什麼了……還是那句話,邪少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寫得很爽很爽!還有就是,一定會找時間大暴發一次的!!)

————————————————————————————

「你不要這麼激動,我只是說一下而已,並不是真的馬上就要走了,也許以後畢業了,你走了,去了別的城市,我都還沒有走呢。」

蕭易沒有想到唐胖子的反應這麼大,聽著他說的一堆亂七八糟,但是卻明顯的發自內心的話,有些好笑之餘,卻更多的是難言的感動,輕輕的向他投去一個放心的神情,微笑了一下道。

離別,自古以來,一直都是不被人喜歡的,不論是誰,都不喜歡離別,蕭易也不喜歡。

蕭易知道,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唐胖子是真的捨不得他離開,他,也同樣的不捨得他。

雖然,他現在已經漸漸的適應了這種校園的生活,甚至有些喜歡上了這種平靜的生活,喜歡上了校園裡的一些人和事,比如眼前的唐胖子,比如曾小小那個丫頭,比如……王青青,他也不捨得。

不過,他很清楚,他遲早是肯定要離開的,他和他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這個世界很美好,但是不屬於他!

各種毒蟲遍布,充滿殺機,稍一不慎,就將命喪黃泉的金三角叢林,一片枯黃,彷彿亘古以來,就是如此充滿了悲涼和死寂的非洲大漠…………那些,才是他的世界!

最近的這些年,他一直都是在這些地方渡過的。

即便,現在他和他們同在g市,同踏在一片的土地上,兩個世界的距離,也是定在那裡的,他們的生活中,充滿了幸福和美好,一片的單純,而儘管他現在還不明白老頭子讓他過來這裡的目的,但是他很清楚,老頭子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讓他過來的,有他所在的地方,就必然會有血雨和腥風,這已然是定律!

也許,他的身邊,是一步步的殺機!

只是這些殺機,目前尚未透出來而已。

等他完成了老頭子的任務,或者說,接到了老頭子的下一步指示的時候,也許就是他離開的時候了!

不過這些話,他並不想告訴唐胖子,這就算是一個善意的謊言吧,況且,他也不算是說了謊言,他只是隱藏了一些些小小的信息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唉喲喂,老大,你剛才可嚇到我了,你不知道,你剛才說話的那語氣,那神情,我還以為你是馬上就要走了呢。」

聽到蕭易說不是現在就走,說的是以後,也許是很久以前的事,唐胖子頓時鬆了一口氣,摸了摸胸口,作了一個誇張的表情。

「呵呵。」

蕭易輕聲笑了一下,也不再說什麼,望著唐胖子臉上重新恢復放鬆的神情,他的眼裡,閃過一絲毅然,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還,未來的事,誰也不可知,能夠平靜安寧的和他們這些可愛的人在一起一天,就好好的陪他們活好每一天吧,讓他們每個人都更多一些笑語歡聲,少一些煩惱憂愁!

……………………

距離z大不遠處的一家高檔的酒樓之內,一個豪華的包廂之中,高俊傑和四大惡少,也正在設出盛宴,感謝著這次事件的功臣,同時,順便慶祝這次把蕭易徹底的趕出學校。

「來,乾杯,張叔叔,這次,真的很謝謝你了!」

高俊傑向著坐在主席位上的一個西裝革履,一副人模人樣,頭髮梳得閃閃發亮,身形微微發福的中年男子舉起了酒杯,臉上帶著是真的還假的感謝的神情地道。

這個頗有幾分學者氣派的中年男子,正是把蕭易從學校裡面開除的第一功臣,學校裡面,學生處的一個主任,叫張無道,和金庸大俠裡面的一代大俠張無忌只是一字之差,至於人品和實力嘛,可就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了。

「是啊,張叔叔,真的謝謝你了!來,我們都一起來敬您一杯吧!」

旁邊的趙弧和李寒,王強等三人也紛紛的舉起了酒杯,向著張無道說道。

「哈哈,只是舉手之勞而已,高少和各位何必客氣。」

張無道看著四個舉杯的少年,一臉高興的站了起來,向著高俊傑舉起了酒杯,嘴裡連連的說著謙詞。

他非常的清楚,眼前的這幾個少年,全部都是不簡單的人物,特別是高俊傑,更是非同小可,他張無道可沒有絲毫的資格在他們面前託大。

不過正是因為他們的不凡,他的內心之中,此刻才更加的高興,和這樣的幾個少年搭上邊了,好處大大的,雖然他們現在都還是學生,不可能在家中作什麼主,不過,他們如果經常在他們的家長們面前,念叨上幾句,甚至是借著某些機會,把他推薦到他們的家裡人面前,視線中,那也就不得了了。

至於這次搭上線的過程和手段,搞掉了一個毫無背景的叫什麼蕭易的鄉巴佬,他絲毫沒有覺得這有什麼,更不覺得內疚,誰讓你不長眼睛,去惹上你根本惹不起的人的?

就算是完全沒有任何的籍口,只要高俊傑開了口,他也會立馬找個籍口,把他搞掉的,更何況,還有一個這麼好的籍口,打人了?而且打的還是高俊傑高少他們?

至於那個蕭易的鄉巴佬的感受是不是難受,會不會搞出什麼事來,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一個鄉巴佬,能夠翻得起什麼風浪來?

「這次成功的把那個姓蕭的搞出去了,感覺真是太爽了。」

「是啊,下午的時候,你們看到了沒有,那個鄉巴佬聽到那個消息時,那臉上陰沉的神色,嘿嘿,看著真是爽呀。」

「當然看到了,那傻冒還回過頭來瞪了我們一眼呢,看那眼神,估計那會他都恨不得把我們吃了吧?說實話,我還真擔心了一下,怕他會一時衝動,把我們揍一頓呢。」

「哼,他敢么,也就是瞪一下眼睛而已,你看下課的時候,我們走出去的時候,他連眼都沒敢看一下我們,他要是真敢動一下我們,我們直接就報警了,他那點三腳貓功夫就算再厲害,還能厲害過警察的槍不成。」

「…………」

喝完一杯酒之後,王強,李寒,趙弧等三個人頓時開始無比痛快的議論起蕭易的事情來,一個個說得眉飛色舞,臉上均是無比痛快的感覺,就連很少說話的趙弧,都說了幾句話,而高俊傑臉上也是一臉的得意之色。

「老大,大學不比中學,學校上課好像不禁外人旁聽的?要是那小子以後每天都還是照樣過來聽課怎麼樣?」

邊說邊喝了一會之後,脾氣最沖的王強已經喝得滿臉紅暈,在又一口喝了一杯酒之後,他忽然想起了什麼,轉過頭望著其他三人。

「這……」

王強的這突然的一句話,一下子便讓幾人臉上的神色,全都一下子變了,是啊,要是蕭易還是天天來學校,那有什麼用?他們不還是和以前一樣,憋得不行嗎?

「嗨,這個有什麼,我回頭和幾個任課的老師說一聲,不讓他旁聽就行了,要是他敢來我們學校,就讓保安直接把他趕出去。」

張無道看著一下子便陰沉下臉色的幾人,哈哈一笑,渾不在意地道。

「這個不錯,哈哈,張叔叔,那就謝謝你了!」

「來,再敬張叔叔一杯!」

「…………」

聽到張無道的話,高俊傑和王強三人的臉上的神色,一下子便陰轉晴了起來,臉上都露出了笑容,學校允不允許旁聽,這個事情,既沒有規定不允許,但是也沒有規定說允許,總之這個事情,是誰也沒有限定的,理論上來說,你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沒有給學校交學費,你就不能夠享受這種教育,不管你那是對你好,讓你佔個便宜,我們胸襟寬廣,但是我要管你,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所以,張無道提出趕蕭易走的時候,並沒有太大的壓力,他管學生處幾年,對於學校的各項規章制度,熟悉得很。

而有了張無道的這個話,高俊傑幾人所面對的所有的問題,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張叔叔,下周末我打算在家裡開一個party,不知道到時候您有沒有空,賞臉過來一併參加。」

喝完一杯酒,高俊傑微微一笑,向張無道發出了一個邀請,從小受家裡的影響,耳濡目染,高俊傑非常清楚,又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這種事情,是不行的,他很清楚張無道這個人,這麼賣力的幫自己的忙,是為的什麼,雖然在他的眼裡,這樣的一個學生處老師,根本不怎麼足道,但是接下來,他還要在這個學校里呆上幾年,少不了要找他幫忙的時候,所以他不介意讓他嘗一點甜頭。

「有……有空,我一定過去!」

果然,張無道聽到高俊傑的話,頓時臉上便露出了難以壓抑的喜意,好不容易,才控制著沒有表現出特別的失態,但是眼神之中望向高俊傑,卻是充滿了感激。

去高俊傑家參加party,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將會有機會見到高俊傑的父親和家人,有機會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中了!他非常清楚知道,這等於是高俊傑在報答他! 第二百零九章班上同學的變化他本來以為,他最少也可能要找機會再幫他們幾個忙之後,才有可能得到他們的回應的,卻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能夠達到自己的目標,他的心中,不由得對這個叫蕭易的學生無比的感激了起來。

看來,高少這些人,對這個叫蕭易的小子,真的是很不爽呀,要不是這樣的話,高少估計也不會這麼快讓他滿意

看著張無道的神情,高俊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這一次,不但搞定了那個鄉巴佬,而且,還搞定了一個不錯的後援,他知道,以後在z大,就是他的後花園了,和以前的學校一樣,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

蕭易被開除的事情,在數學系一年級的學生中所引發的轟動,無疑是巨大的,就算把它比喻成是一場巨大的地震,也絲毫的不為過

大家都是剛剛經過十年苦讀,考上大學的,雖然這個年紀,大家也已經不是以前中學時那種純真的小孩,開始蒙朦朧朧的感覺到了權力,財富等方面的東西,甚至有些已經開始表出了一些勢利,都開始巴結,畏懼那些據說很有背景的學生,但畢竟,大家都還沒有真正的這麼近距離的感受過權力。

這一次,蕭易的事情,無疑給所有的學生們都上了一課,高俊傑等四大惡少,向他們生動而真實的展現了,這個世界上,特權並不是傳說的,而是如此的具體和真實,權力的力量,是如此的可怕。

對於數學系發生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蕭易之所以被學校開除,完全就是高俊傑等四大惡少在後面搞的鬼,打架?見鬼吧,以前怎麼沒有見學校管過?過了這麼久才出來說?而且,四大惡少打的架比蕭易少?蕭易只是踢了他們幾腳而已,之前他們打別人,那可是往死里打呀,打傷打殘的有多少個了?怎麼不見有人來管一下?

坐在教室里的,大多數都是普通人,除了極少數的天才之外,每一個人,都是經過非常的辛苦,不知道多少個深夜,一個人在昏黃的檯燈下,苦苦的思索著一道又一道的各種各樣的練習題,揮灑了無數的汗水,才考進這所國內一流的學校的,每個人都希望能夠在這個學校裡面學到一些東西,同時也憑藉這個學校的名氣,將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可是他們幾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卻能夠在談笑之間,便能直接把一個經過如此的辛苦的考上大學的學生的這樣一個簡單的夢想給直接破滅了。

在有些幸災樂禍的同時,大多數的學生們,多少也生出了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他都感覺到,自己現在的所有一切,甚至自己的夢想,都是多麼的脆弱,蕭易只是倒下的第一個,誰知道,他們誰是下一個呢?

而這種害怕而又無奈的複雜的感覺,也讓他們對於四大惡少,都更加的畏懼了,每一個人都如怕蛇蠍,每個人都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惹到了他們,讓自己成了蕭易第二,把自己的前途給斷掉了。

每個人都第一時間,把趙雨華劃到了禁區之中,每個人都知道,趙雨華是四大惡少喜歡的,萬一讓四大惡少誤會他們對趙雨華有所企圖,那就悲劇了,為了一個根本就沒有任何可能的美女,莫名其妙的丟了前程,這是絕對不幹的。

和趙雨華一樣,蕭易也第一時間被劃為了禁區名單,誰都知道,這個傢伙是四大惡少的仇人,和他走得近了,萬一被四大惡少劃為了蕭易的朋友,那悲劇,估計絕對不亞於和趙雨華接觸。

當然,一直和蕭易走得很近,不知死活的唐胖子也理所當然的被大家劃為了一點危險人物。

第一天下午,剛剛知道事情,上課的時候,一直自己在進行自我修鍊,然後一下課,便被唐胖子拉出去了,蕭易的感觸還不是很深,但是第二天踏進教室的時候,蕭易立時感受到了班上的那些學生們的那種異樣的排斥。

看著他們一個個看到自己,如避蛇蠍一般的樣子,以及臉上那種似乎生怕別人覺得認識自己,強行作出無比淡漠的神情,蕭易不由得愣了一下,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過了好一會,才反應了過來怎麼回事,不由得啞然一笑,搖了搖頭,也不理會他們,轉身自顧自的走進了教室。

對於他們的這種行為,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反感,不論是反感還是別的負面情緒,都是因為在意,他根本就不曾在乎過他們,又怎麼會有反感呢?

高俊傑等四大惡少也感受到了班上的教室里的那些學生對他們的變化,感受到眾人向他們投來的敬畏的目光,感受著他們噤若寒蟬的樣子,那種久違的感覺,終於又再一次的回到了身上,渾身上下,只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舒服,臉上的眉毛,似乎都往上挑起了幾分,走路的腳步,似乎都輕了幾分,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邁進教室的時候,胸脯也更加的挺起來了些。

「老大,我們坐哪?」

王強昂首挺胸的走進教室,並沒有看到坐在座位上的蕭易,向著高俊傑問道。

高俊傑也還沒有留意蕭易的位置,聽到王強的問話,才下意識的望向了蕭易的位置的方向,那個位置,趙雨華也坐在那邊,如果蕭易這個討厭的傢伙沒再來的話,他就能夠坐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