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個系統,我楊一凡平時帶你不薄吧,雖然沒有請你吃香的喝辣的,雖然沒有帶你去泡妞把妹,雖然經常問候你的十八輩祖宗。。。

呃。。。楊一凡越想越沒有底氣了。看來。。。系統私吞自己的錢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額。

不過你要拿我的錢,好歹給我說一下唄,這樣不聲不響的,雖然你很有道理,但是也會讓我脆弱的心靈很受傷的好不好?

想到這裡,楊一凡的底氣又壯了起來。氣呼呼的在腦海里開口了。

「系統,是不是你把我的錢給私吞了!那可是我用命拼來的血汗錢啊,那可是以後我帶你吃香喝辣、泡妞把妹的活動經費呢,你這樣做可是有些不厚道啊!」

系統沒有開口,沉默著,彷彿還有一些無語。過了良久,才在楊一凡氣急敗壞之際緩緩用它冰冷的聲音說道。

「請宿主不要污衊本系統,否則宿主可能遭遇一些不可想象的災難。而且本系統作為幫助宿主成長變強的助力,是不可能私吞你的錢財的。」

說到這裡系統停頓了一下,似乎在平復自己的不存在的情緒,接著開口道。

「至於宿主的錢財,已轉化為系統金錢存儲,請宿主自行查看。」

呃,楊一凡一下子愣住了。似乎,自己冤枉了系統?

趕緊再一次仔細的查看包裹,包裹裡面照樣沒有錢的影子,不過這一次楊一凡除了包裹里還查看起了包裹外!把整個系統的每個面板都檢查了一遍。

終於,讓他在包裹面板右邊的角落裡發現了小小的倆排字。

RMB:5000000元

金幣:35000克

原來是系統把他的這些錢收入金錢面板了啊!還以為被它私吞了呢。。。是你自己不早說,這次可怪不得我問候你十八輩祖宗。

心念一動,取了一張嶄新的百元大鈔出來,屈指一彈發出清脆的聲音,還散發著一股油墨的香氣,這鈔票彷彿是才從生產線拿下來的一樣。

咦,楊一凡驚奇的看著手中的鈔票,心裡感覺有些奇怪。

在他的記憶中,在王有錢家中順來的錢可是沒有這麼新的錢!而且以楊一凡的記憶力是不可能記錯的。

那麼。。。楊一凡腦中靈光一閃,心思一轉一張五十的嶄新鈔票赫然出現在了他的手心,接著是二十的,十塊的。。。各種面額的鈔票走馬觀花的在她的手上變換出現。楊一凡面上的表情也變得越來越高興起來。 坐在前排的計程車司機機械地動作著,踩離合、掛擋、踩油門、踩離合、踩剎車。。。重複的動作讓他們的生活變得十分的枯燥,但為了生活,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所以,奇奇怪怪的乘客就是他們最喜歡遇到的了,因為那樣的乘客會帶給他們無聊的生活帶來一絲趣味。

顯然,這位司機今天就遇到了這樣的一位乘客。

後面的乘客似乎是一位魔術師,不過看他的裝束和掩飾不住的稚氣,又好像是一個學生。也許這只是他表演的一種特殊的裝扮吧。不然一個普通的學生是不會表演他這樣的魔術的啊!

他後視鏡里的楊一凡,手指如同花瓣一般的綻放,每一次綻放都有一張紙鈔從他的五指之下出現,讓計程車司機有些眼花繚亂,細細看去竟有一種頭昏目眩的感覺,駭得他差點一頭撞在路邊的大樹上。

經過剛才的事情計程車司機再也不敢細看楊一凡的動作了,本以為剛才車輛那麼顛簸一下,後面的魔術師會沖他發火,呵斥他怎麼開的車。

沒想到後面的乘客竟像是絲毫沒有察覺到車輛剛才的晃動一般,彷彿沉浸在他自己的喜悅之中,外界的一切事物變化都不能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只是他臉上的興奮卻是變得越來越盛,手上的動作也是變得越來越快。他手中變化的鈔票也越來越繁雜,不光出現了各個面額的華幣,還出現了其他國家的發行貨幣!比如說美刀、英鎊、法郎。。。如同走馬觀花一樣的出現。

漸漸的他的手上又發生了一些變化,竟然又開始出現各種各樣,花紋文字各不相同的金幣出來。一會兒又出現了金條、金磚,最後居然還出現了一個50公分的大金塊!

計程車司機目瞪口呆的看著楊一凡手中的大金塊,似乎是被震驚的失去了自己的靈智。「師傅,前面有人!快剎車!」坐在後面的楊一凡瘋狂的大叫著。

司機也條件發射的一腳剎車踩了下去。只是嘴巴還張的老大,眼神還是獃滯的看著楊一凡,似乎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恢復過來。

楊一凡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心臟也是撲通撲通的一陣亂跳,好一陣才平復下來。看了一眼嘴巴還張著的司機,正一臉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話,畢竟他也知道這差點發生的交通事故他自己佔主要責任。

畢竟要不是自己得意忘形之下,把新發現的系統功能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展示了出來,還讓這倒霉催的司機也看見了。

正在楊一凡躊躇不決之際,那計程車司機似乎是撇見了交警向這邊走過來,似要查看停在路中間的計程車。司機一下子就回過了神,動作熟練的離合掛擋加油,一氣呵成,車子在綠燈最後三秒嗖的竄了出去。

那交警看著疾馳而去的計程車,張了張嘴巴,最後卻沒有發出什麼聲音。畢竟這麼一會兒計程車就已經開出去了老遠,自己也不可能為了這點事拉響警報開車去追他,也只能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執法崗位。

在這輛疾馳的計程車上,楊一凡正一臉苦逼的看著,一邊認真開車不敢再有大意,一邊嘴裡卻在喋喋不休的司機。

「啊,那個,先生您能給我簽個名嗎?您一定是世界上著名的魔術師,剛才我看您的表演真的是太精彩了,所以才出了神,差點引起車禍,讓魔術師先生您受驚了。」司機一臉誠懇的對著後視鏡裡面的楊一凡說道。

「沒沒沒!我可沒受驚。」我只會讓別人受精。楊一凡在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

不過這個司機的話倒是讓他鬆了一口氣,既然這個倒霉司機竟然以為自己是一個魔術師,剛才展現系統功能的過程在他看來都是魔術。

那這樣也算是了了楊一凡的一樁心事,因為他還真不知道該編一個什麼樣的理由,才能夠把這司機忽悠住。現在他自己代為解釋了,自己也懶得再浪費腦細胞了。

嘴裡不斷的說著話。敷衍著這個追星的司機。楊一凡心中卻是想的剛才在他自己手上發生的那一幕。

能夠把錢放進包裹這個功能倒是不怎麼奇怪,畢竟傳奇遊戲里就有這個功能。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些錢在楊一凡將它們拿出來之前,竟然可以按照國際兌換比例。把他的華幣兌換成任何國家的貨幣。

而且最重要的是,拿出來的錢都是未曾在市面上流通過的鈔票!包括他後來拿出來的金幣金磚也是沒有任何的標記!

這就意味著經過系統的改造,這些錢全部就成為了能夠合法使用的鈔票了!這就意味著從現在開始楊一凡就真正的成為了一個百萬富翁!

但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楊一凡現在畢竟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家裡的經濟條件也不是很好。他不能合理的解釋自己的資金來源,所以大筆的花費還是不能的,只能夠進行幾千幾萬的小數目動用。

不過這樣也能夠讓楊一凡心滿意足了,畢竟長了這麼大,楊一凡經手的最大資金也就是一倆千而已,那還是老媽沒空陪他,讓他自己去交學費的錢。

想想自己以後能夠買自己想買的任何東西,楊一凡還是難掩激動的心情,自己以後就能夠過上數錢數到手抽筋的日子了,人生倆大夢想也算是完成了其中之一。

一路忍受著變身話嘮的司機,終於是到達了目的地,隨便告訴他一個地址,敷衍住想要去看楊一凡魔術表演的計程車司機。

楊一凡丟了一張嶄新的百元大鈔,帶上一句不用找了。便逃也似得打開車門頭也不回的走了下去,後面計程車上的司機還在戀戀不捨的看著楊一凡的背影,直到後面車催促才遺憾的開車離開。

朕懷了攝政王的崽崽 下車的地點就在稻草人酒吧的門口,推開酒吧的大門,一陣喧鬧吵雜的聲音就傳進了楊一凡的耳朵。

有些不適應的掏了掏耳朵,楊一凡開始在酒吧里尋找倆個損友。酒吧這個地方楊一凡很少來,畢竟他家裡條件不怎麼好,倒是許慕白和林晚榮他們經常來這。

因為倆人雖然和楊一凡這個窮人家的孩子很玩得來,但他們都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家裡都有個有錢的老爸,成天就吃喝玩樂,是個標準的二世祖,以後也鐵定是塊啃老的好材料。

以前還聽說他們倆都是酒吧的百人斬,許慕白還有個撿屍王的稱號。不過百人斬、撿屍王是什麼意思楊一凡就不知道了,問起這倆人的時候,他們總是一臉曖昧的望著楊一凡,任憑楊一凡百般詢問,就是不告訴他答案。

在酒吧里轉悠了好一陣子,終於在二樓的卡座看到了倆人,倆人正左擁右抱著倆個美女,對其上下其手。見到楊一凡來了,也是高興的大喊著招呼他過去。

楊一凡看著倆人的樣子,也是微微一笑,邁步向著他們走了過去。 倆人招呼楊一凡過去挨著他們坐下,許慕白Y笑著拍了拍右邊那個美女的屁股,美女不依不饒的嬌笑著捶打了他幾下,不過也順從的讓開了位置。

在夜場里當大姐姐的美女,美色只是第二位。第一位卻是討好客人,和必須具有的眼力勁兒。要是沒有眼力勁,在夜場里很容易就得罪人,到時候招惹到什麼大人物,就不是簡單的被輪叉,更有可能是先叉后殺。

楊一凡走過去挨著許慕白坐下,推開了靠過來就要貼在他身上的大姐姐,自顧自的開了一瓶啤酒,對著瓶口喝了起來。

許慕白和林晚榮也知道楊一凡的性格,這些地方他是不怎麼喜歡來的,即使是有著他們倆人請客。

揮了揮手讓那個楊一凡身邊的美女一邊玩去,那個大姐姐一臉的不高興,以自己的姿色沒想到倒貼還有別人不要的一天,都來了夜場了還假裝什麼正經人呢。

不過她來的時候就已經收過了錢,現在再不高興也只能聽金主的了。金主讓她怎麼做,她也就只能怎麼做了。撇了撇嘴就自顧自的進入舞池搖擺起來。

林晚榮一手把在楊一凡的肩膀上笑嘻嘻的說道。「一凡呀,來了夜場就放鬆一點嘛,就當是逢場作戲唄,反正你又不吃虧,就算不真刀實槍的干,占點便宜也對得起我花的幾千大洋澀!」

楊一凡鄙視的看了林晚榮一眼,又向著許慕白比了個中指。「你們倆個禽獸,只要是個母的估計你們都喜歡。我可和你們不一樣,我純潔的身體,可是等待著一位純潔的妹紙來開發呢!」

呸!倆人同時朝著楊一凡呸了一聲,順帶還奉送了四根中指。「你純潔?你丫的腦袋裡怕都是裝的小蝌蚪吧!只是這些庸脂俗粉你看不上罷了,你小子我們可是知道的,眼光高著呢!」林晚榮說著還在楊一凡的胸口重重的捶了一拳。

邊上的許慕白也一臉YD的湊了過來,笑嘻嘻的向著楊一凡說道。「我說一凡呀,你和班長最近是怎麼了?前陣子還好好的,現在怎麼突然一下子關係這麼冷淡了?難不成你和楚若依去開房被她當場抓姦了!」

「你丫才被抓姦嘞,我和若依是很純潔的好不好!」楊一凡反手也捶了許慕白一下,捶的他齜牙咧嘴的。楊一凡臉上的笑容卻暗淡了下來,輕聲嘆了一口氣。

「唉,你們不明白,現在我和詩韻還有若依的關係很複雜,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今晚就不說這些了吧,來!喝酒!!」說著楊一凡拿起一瓶酒一口氣就喝了下去。

許慕白還要再問,旁邊的林晚榮拉了他一下,制止了他剛要出口的問題,給他打了一個眼色。許慕白也馬上反應了過來,看著楊一凡一飲而盡的啤酒,也是輕輕的嘆息。

既然他不願意說,自己又何必為了好奇心強求,到時候傷了兄弟感情就不好了。

想罷也從面前的玻璃桌上拿起一瓶啤酒,對著楊一凡和林晚榮道。「今天晚上我們三兄弟只談高興的事,其他事情一律拋諸腦後。今天的目的就是開心!開心!!再開心!!!來,兄弟們走一個!」

聞言三人各自拿起一瓶啤酒皆是一飲而盡,空啤酒瓶同時重重放在玻璃桌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三人對視一眼,都發出暢快的笑聲。

不一會兒酒桌上的氣氛漸漸地熱烈起來,有啤酒暢飲有美人作陪,本就是一件舒心的事情。再加上作陪的三位美女都是風月場中的高手,巧笑嫣然刻意奉承之下這個卡座很快就充滿了歡聲笑語。

酒過三箱,零食過五樣。楊一凡漸漸的有些支持不住了,不是喝醉了酒,而是肚子被啤酒灌的有些撐了。

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這點啤酒還真不算個事兒,就算是干喝酒精,他都能豪飲三大海碗。不過三箱啤酒下肚,就算是三箱水肚子也肯定會被撐壞,其他幾人都已經上了好幾次廁所了,他也是撐到現在才有些憋不住了。

跟倆人打過招呼,楊一凡問明了廁所的方向,便起身向著廁所而去。

在酒吧勁爆的音樂和熱烈氣氛的刺激下,再加上那一點點的酒精,楊一凡也漸漸的興奮了起來。看著舞池裡的纖腰肥臀、乳浪翻滾,自己的小兄弟也有了挺立的趨勢。

心裡也有了一個想法,想要衝進去把那些美女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忍不住正要付諸行動的時候,腦海中閃過了那個躺在床上,總是一臉柔情蜜意望著自己的身影。

身體的浴火一下子消散了下去,那朵嬌弱而又純潔的小白花還沒有去採摘,自己又怎麼能用進入其他女人身體的兄弟去玷污她純潔的靈魂?

使勁搖了搖頭,把自己所有的不良想法全部殺死在萌芽,不敢再去看舞池中搖曳的身姿,快步向著廁所行去。

在快要靠近廁所的時候,楊一凡敏銳的發現在旁邊的角落圍著一群男人,那些男人身上手臂上都紋著青龍白虎各色紋身,神情也甚是彪悍,不過此時他們的臉上卻都是滿臉的淫笑。

楊一凡有些奇怪,這是在做什麼?緩步走了過去,看見被圍在他們中間的是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看不清面目,但從妙曼的身體輪廓卻能看得出這是一位美女。

不過現在這位美女的狀態可不怎麼好,身體匍匐在一張軟凳上,褲子已經被扒到了腿彎,露出了一個潔白渾圓的豐臀。

這是多麼美妙的一個畫面,不過再加上她身後的一個乾瘦男人,這個畫面就令人作嘔了。

乾瘦男人一臉的Y笑,雙手扶住女人的腰肢,下面和女人的白臀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不停地聳動著,臉上滿是愉悅的表情,這畫面是個男人都知道他在幹什麼。

乾瘦男人真的很瘦,枯乾的雙手,麻桿一樣的雙腿。一看就知道他的身體很虛弱,抱著女人的腰聳動了沒幾下身體就猛的一顫,然後就打了個哆嗦,緊接著就趴在女人背上不動了。

女人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被人用了葯,在乾瘦男人整個動作過程中都沒有一絲的反抗,只是毫無生息的趴在那裡,任由他的施暴。

乾瘦男人剛趴在女人身上不動,旁邊另外一個健壯的男人一把扯下了他,嘴裡嘟囔著。「廢物,真沒用,你要不是老大的侄子,哪能讓你吃這頭一口肉,下去,現在輪到我了!」

說著把乾瘦男人推到旁邊,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掏出了那個醜陋東西,抱住女人的纖腰,對著的女人的臀部緩緩的伏了下去,不一會兒又響起了啪啪啪的肉與肉撞擊聲。

也許是楊一凡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太久,引起了這夥人的注意。一個光著頭滿面橫肉的紋身男人狠狠的瞪了楊一凡一眼,兇惡的開口說道。

「小子,看什麼看,難不成你還想上來加一棒?哈哈,那可得等我的兄弟們都爽完了,你才能上來喝口湯了。」說完哈哈大笑了起來,旁邊的幾個人聞言也跟著發出了YD的笑聲。

楊一凡聞言一陣無語,我像是那樣撿便宜的人?而且還是你們這麼多人撿過的便宜!緩緩的搖了搖頭,也沒有開口說話。

光頭男人看見他的動作,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收,復又惡狠狠的盯著他。「既然你不想喝湯,就別在這站著給自己找不自在!就當做沒看見,趕緊給勞資滾,再不滾惹勞資生氣,讓你以後別說喝湯了,空氣都呼吸不了!」說道最後已經威脅起了楊一凡。

楊一凡聽見他的威脅頓時失笑,也許是自己的外表太有欺騙力了吧,什麼阿貓阿狗都把自己看成了軟柿子好拿捏了。 妖寵天下無雙 自己手上也算是有好幾條人命了,這些平時只知道欺軟怕硬的渣渣也敢和自己比狠?

不過楊一凡也真不打算管這件事,葯不醫死人,佛不渡無緣。這個女人既然已經被他們輪流上了,自己救不救她已經不重要了,相信他們也是不敢先J后殺的。既然結局已經註定,自己出手也就沒有必要了!

而且作為一個女人,就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就應該知道什麼地方可以去,什麼地方死也不能去!既然來了,就要承受來到這裡可能造成的痛苦!不管你是被所謂朋友忽悠來的,或者只是受到打擊想來買一醉,又或是工作繁忙之下來放鬆一下。

那麼,不管是你可以承受的,或是萬萬不能承受的後果你都必須承受住!

楊一凡也不是超人,也不是聖母。不能拯救世上每一個可憐的人,他只救他能救的,想救的,覺得還有救的有緣人。

最後看了一眼背後又換了一個人的女人,女人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知道等到她明天早上在街邊醒來,發現自己身上的狀況後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當做沒有發生過,或者是想不通了結自己年輕的生命。這都不是楊一凡能夠管的了。。。

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楊一凡沒有理會威脅他的光頭男,也沒有出手制止他們的行為,轉身大步朝著廁所走去。 走過一條長廊,便來到了廁所前面。仔細的辨識了一下,確認左邊的這個標誌就是男廁所,楊一凡邁步走了進去。

站在小便池前面,拉開拉鏈,掏出了小一凡,隨著尿液的飛射,一股舒爽的感覺便瀰漫了楊一凡的整個身體。

良久。。。真的很久,這一泡尿也許是憋的太久,真的尿了很久。楊一凡舒服的打了一個冷顫,伸手扶住小兄弟,抖了倆下,正準備把它收回自己的褲子。

就在這時廁所門砰的一下被人從外面踢開,一個長頭髮的人闖了進來。一進來就反手把門關上,然後整個人抵在門上。拍了拍高聳的胸口,輕舒一口氣然後就看見站在小便池前的楊一凡。

握草!女人!這可是男廁所啊,自己進來的時候可是仔細看過的,沒可能走錯啊,而且女廁所也是不可能有小便池這個東西的啊。

楊一凡被眼前的女人驚呆了,怔怔的立在那裡。那個女人也被眼前這個面對著她手扶小兄弟,手還不時抖動的男人嚇呆了。

哐啷一聲,女人背後抵住的廁所門劇烈的震動了一下,然後外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思彤!快把門打開,我剛才只是和你開個玩笑,你怎麼就走了呢?快從男廁所出來,我們不喝酒了啊。」

闖進男廁所的女人聽見男人的聲音,一下子回過神來。又看了楊一凡一眼,尖叫了一聲「流氓!」便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楊一凡也被她的高音震的緩過神來,干嗽了一聲,鎮定的把自己小兄弟緩緩收進了自己的褲子。這個時候如果還讓它在外面對著女人立正敬禮,那就是一件很尷尬的事了。

這邊楊一凡正準備開口對著女人說點什麼,緩和一下彼此之間有些尷尬的氣氛。

外面的男人又踢了一下廁所門,接著又對著廁所里大聲的吼了幾句,語氣也是越來越不耐煩。

廁所里的倆人也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尷尬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忽然,那個女人感覺一陣困意向著自己襲來,眼皮也感覺越來越沉重。她想起朋友說過夜場里的事,明白自己中了壞人的招了。

今天她本來是想下班回家早點休息的,結果一個她有些喜歡的男同事約她到稻草人酒吧玩,再三婉拒無果之下,也有些欣喜男神能夠約自己,於是答應了一起來到這裡。

結果她到這裡之後男人就不停的勸她喝酒,喝了一杯又一杯,她漸漸的已經有些不支了,結果這個男同事還一個勁兒的灌她,直到這時她才發現了不對勁,趁著男同事去叫酒的時間,就從包廂里逃了出來,跑到了男廁所躲了起來。

卻沒有想到這個平時看上去陽光帥氣的大男人,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卑鄙!他不光勸自己喝酒,還悄悄在自己的酒里下了葯。

不然以自己不算多好,但也絕對不差的酒量,也不至於那麼些酒就醉成現在這個樣子。

輕輕的搖了一下頭,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她感覺越來越困了,身體里的力氣像抽絲剝繭一樣一絲一毫的從她的身體里離去,眼前也越來越模糊,眼看著就要站不住腳了。

意識模糊之下,恍惚看見了前面的那個男人,用最後的力氣向著他撲了過去,在男人措手不及之下投入了他的懷抱。「救救我!外面有壞人,他們想要傷害我,救我。。。」

說完最後的倆個字女人再也抵不過藥效,眼白向上一翻,便趴在楊一凡的懷裡昏迷了過去。

楊一凡也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投懷送抱嗎?沒想到自己也有這麼一天啊!虎軀一震,美女投懷送抱,真帶感啊~哇哈哈哈!

就在這一瞬間,楊凡決定不管這個女人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要自己扛得住,那就一定幫她一幫。

你說為什麼剛才那個女人不救,這個就要救了?

當然是因為這個女人跟自己有緣了啊!自己上廁所的時候她剛好就闖了進來向自己求救,這不是緣分是什麼嘛。古人有云:葯醫不死人、佛度有緣人。這個女人看來就是自己的有緣人了,自己就必須得治她一治了。

楊一凡當然不會承認真正的原因是:之前的女人已經被糟蹋了,而這個女人。。。顯然壞人還沒有得手。這之間救不救造成的結局可就大不一樣了,自己的一個選擇,一個救助,可是會改變她的人生。

當然楊一凡更不會承認真真正正的原因是:這個女人真正點啊!一撲在懷裡,入手的就是倆團豐潤圓滑的大白兔,慌忙的把手向一邊撤去,就觸碰到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摸上去更是光滑如綢緞一般,腰間沒有衣服遮擋的地方潔白如玉,白晃晃的讓楊一凡的眼睛一陣生疼。。。

楊一凡忍不住把女人往自己懷裡緊了緊,又感覺有些尷尬,自己算不算乘人之危?自己可是江湖人稱正直小郎君的楊一凡!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想到這裡,一股正直、正義的情緒從楊一凡的心中涌了出來。他想到了堵機槍的黃繼光,想到了炸碉堡的董存瑞,還想到了烈火中永生的邱少雲。他們都是自己的偶像,他們大無私大無畏的精神,時時刻刻教導著自己。

讓楊一凡深深的明白了一個道理—–正直,是要死人的!不如。。。 穿越到遊戲商店 嘿嘿嘿。楊一凡沒有再想下去了,手中卻是把懷裡的女人又緊了緊。

抱著懷裡的尤物楊一凡打開了廁所的們,引入眼帘的是廁所門口的八個人,其中三個應該是來上廁所的,一看到楊一凡打開門,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就飛奔進了廁所,顯然也是憋的不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